小說:梅花記 (一)

天樂


【正見網2006年08月06日】

(一)

林月皓是個剛滿二十歲的小伙子,平時喜歡舞槍弄棒,研究拳術,還曾拜過當地小有名氣的習武人為師。他機靈聰慧,加上天賦及勤學苦練,年紀輕輕就練了一身硬功夫。高考落榜後,家境清貧的他為一家食品公司做運輸司機,早出晚歸,雖辛苦,但一個月下來,收入還不算壞。

元宵節到了。這天月皓可提前下班,領了工資和獎金,跨上自行車興沖沖地往家趕。路上車水馬龍,行人如織,到處洋溢著過節的氣氛。他一路哼著小曲,穿梭在大街上。當來到鬧市區時被一片嘈雜聲吸引。月皓看到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在路邊圍著看,議論著,擠了個水泄不通,便好奇地推車向前探個究竟。

只見一個大約二十三、四歲年紀的城管局男青年正扯著一個賣花小姑娘的頭髮,叫罵著:「走,跟我上局裡走一趟,你阻礙交通甭想做買賣!」小姑娘的頭髮被扯得零亂不堪,疼的直哭:「放過我吧!我的花都被你拿走了,今天沒賣幾個錢呢!我下次不敢了!」小姑娘大約十四、五歲,一身破舊衣服,臉凍得通紅,眼淚象斷了線的珠子從驚恐的大眼湧出。地上散著零七八落的鮮花,有幾枝被泥水弄得很髒。

「少廢話,跟我走!」男青年看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更加猖狂起來,用手狠狠卡著小姑娘的胳膊,恨不得把她拖走。圍觀的人有的搖頭嘆息,有的說:「欺負一個小女孩算什麼!」「這孩子今天倒霉了!」

生性善良又好打抱不平的月皓看不下去了,便走上前,輕輕拍拍男青年的肩,說:「這位大哥,有話好商量。大家都生活得不容易,有話慢慢說嘛!她還是個孩子不要與她計較。」「你是誰?」男青年斜眼看看了他,冷笑道:「這臭丫頭今天碰到好人了!好吧,便宜你,老子今晚住四星級賓館,吃喝住全由你包,另外還要個小姐按摩陪睡,這事就算了結了。怎麼樣?」月皓覺得象碰上了流氓強盜,一陣怒火衝上心頭,說:「小姑娘你先走,這裡由我來應付。」說罷伸手抓住男青年的肩,往後輕輕一推,只聽這個地痞「哎喲」一聲坐在了地上。「你敢打人?我看你不想活命了!」這地痞火冒三丈,從地上站起來,張牙舞爪地向他撲過來。月皓把身子一側,地痞撲了個空,又一個「螳螂掃腿」,只見地痞重重地來了個「狗啃屎」扒在地上。圍觀的人哄堂大笑,月皓對小姑娘說:「你趕緊回家吧!」飽受驚嚇的小姑娘慌慌張張地走了。

月皓瞪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地痞,撥開人群騎上車回家了。

到家後,母親已做好了豐盛的晚餐,看到母親多年來一直悉心照料著自己,心裡不禁一陣酸楚。父母晚年得子,對自己疼愛不已,但天有不測風雲,十歲那年,父親重病去世,生活的擔子落在了母親一個人身上。她知書達理,意志堅強,從未讓自己受過委屈,只可惜自己不是讀書的料,不能有個好前途來盡孝心。

月皓想到這,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就是考上大學,這昂貴的學費怎麼辦?什麼世道,賺錢都賺到學校里來了!」又想到今天在街上碰到的那一幕幕,心裡很是氣憤,拿出柜子里的白酒連續喝了幾杯。「月皓,少喝點,你還得開車呢!」母親提醒道。「媽,今天不用上夜班,沒事的。」「吃完飯就趕緊休息吧,辛苦一天了。」

月皓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明月,思緒萬千。從小就聽母親講做人要有良心,要做好人,可現在這個社會真有些十惡不赦,警匪已成一家,欺壓著老百姓;越來越多的人下崗,很多工人、農民沒飯吃;人們已不再笑話那些賣淫的妓女,反而會鄙視貧困潦倒的人,這好人不容易做啊!

夜深了,月光如水,萬賴俱寂,群星在蒼宇中閃爍,月皓漸漸進入了夢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