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

宗原


【正見網2006年09月23日】

晚上下班後到火車站買票,排在我前面的是母子倆,兒子瘦瘦的打工仔衣著,母親圓臉,灰格子外套,背個黑色背包。他們好像在談怎麼買票。第一眼看到那位母親那張普通的臉,我的心一下有種感覺,那張臉普通的沒有歲月磨練後任何老成的痕跡,太善良了。他們談話時母親的眉頭偶爾輕輕皺一下,似乎什麼事弄不明白。

前面售票員在喊下一個,輪到他們了,兒子好像沒聽到,我輕輕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示意我先買。等我買好了票,轉身過去,沒看到那個兒子,母親退出了隊列,站在靠近售票員的地方,看著售票員低聲的問,有沒有到Z城的票。售票員顯然沒有聽到她的問話,只顧給另一個旅客售票。我聽到Z城,知道他要買的票和我一樣,便走過去告訴她,我也是去Z城,這裡沒有直達的火車,需要經N城中轉到Z城,這裡可以買聯程票,並拿出自己的票給她看。她看了後說,我還要轉車,我要去的是S城。我說S城就在去Z城的中途下就行了,S城是小站,去Z城的火車是經過S城的。你可以問問售票員。她看著我半信半疑,還是感激的說謝謝,自己又排到隊尾去了。

在回來的車上,我的淚止不住的下來了……

不久前,我因為煉一種讓人處處時時修心做好人的功法(法輪功)而被政府公安非法綁架到看守所,很少出遠門的母親頂著酷暑,千里迢迢的來到我工作的地方,找到公安希望能見我一面,她說知道兒子不會做壞事,他不會有任何事情的。最後它們讓母親拿出2萬元作保證,為我取保候審。

我是赤著腳走出看守所的,遠遠的看到母親背著一個十幾年前的有些發黃的包。回到母親暫時租的小旅店,看到她的行李,一個裝有一疊報紙的塑膠袋,幾包方便麵,一個茶杯,還有她背的那個包。我能想像到母親是怎樣在火車上度過的:火車上沒有座位,把塞有報紙的塑膠袋鋪在地上坐一程,餓時吃點泡麵,口渴了用茶杯盛點水……

被感動之餘,我誠心希望,這個有著燦爛歷史的古老民族,能夠允許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說句心裡話,讓善良擁有未來,讓這個民族擁有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