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中醫怎樣貼切的形容脈象

胡乃文

【正見網2007年03月24日】

脈象,雖然它本就是具有形像的,可如果想用言語表達,卻不簡單。

古時候沒有照相、錄音、錄影等技術,更沒有如今之電腦繪圖等簡便的顯示和畫圖方法,若要用文字形容一個脈象給學子們了解,有相當的困難。因此,中醫的先聖先賢們,上觀天文,下察地理、水流……等,找出許多很貼近的形容詞語,用來形容脈象,使後世的中醫學子們能夠以較輕鬆的方式,掌握脈學的豐富知識。

在這兒,筆者選一些古時候醫生們形容脈象的詞出來,由此希望能了解古人在使用語詞上的天才。

“來、去、疾、遲”,脈由沉部向浮部跳出來的感覺叫“來”,由浮部向沉部回去的感覺叫“去”。有力的、快速的叫“疾”,無力的、慢速的叫“遲”。

《傷寒論·平脈法篇》:“初持脈,來疾去遲,此出疾入遲,名曰‘內虛外實’也。初持脈,來遲去疾,此出遲入疾,名曰‘內實外虛’也。”形容了把脈之時,如果發現它從下往上跳出時的脈狀快速而且有力,可從上往下的脈狀慢速且無力的就是“內虛外實”,相反的,就是“內實外虛”。

“大、小”,就是脈動有大的、有小的樣子。在脈管的底部感覺脈之“本”,在脈管的上面感覺脈的“頭”。《傷寒論·平脈法篇》中“假令脈來微去大,故名‘反’,病在裡也。脈來頭小本大,故名‘覆’,病在表也。上微頭小者,則汗出。下微本大者,則為‘關格’不通,不得尿,頭無汗者可治,有汗者死。”

榮、衛之氣有強盛的、有衰弱的;強盛的用“高”、“章”、“綱”形容;衰弱的就用“惵”、“卑”、“損”來形容;榮、衛之氣正常的、不強也不弱的,用“緩”、“遲”、“沉”形容。

《傷寒論·平脈法篇》中,就使用這樣的形容詞:“寸口衛氣盛,名曰‘高’。榮氣盛,名曰‘章’。高章相搏,名曰‘綱’。衛氣弱,名曰‘惵’。榮氣弱,名曰‘卑’。惵卑相搏,名曰‘損’。衛氣和,名曰‘緩’。榮氣和,名曰‘遲’。遲緩相搏,名曰‘沉’。”

把脈的時候,想要知道病氣之在表、在裡,需要在寸口的浮部或沉部去探尋。這可以用指頭壓按以感覺它們,按壓的力道應該如何,用什麼詞來形容呢?有一種叫作“菽”的豆子,屬五穀類;聰明的醫生們就用菽的重量來形容下指的力道:“脈人,以指按之,如三菽之重,‘肺氣’也;如六菽之重者,‘心氣’也;如九菽之重者,‘脾氣’也;如十二菽之重者,‘肝氣’也;按之至骨者,‘腎氣’也。”不同的部位還代表了不同的臟腑部位。

光是感覺脈動在浮部、沉部的狀況下,就有許多不同的脈象用以形容:例如“濡脈”、“弱脈”、“革脈”、“牢脈”、“實脈”、“散脈”、“芤脈”、“伏脈”。

無力的脈,如“浮而無力,謂之‘濡’。沉而無力的,謂之‘弱’。浮中沉俱無力,按之且大,渙散不收謂之‘散’”。

極度有力的脈,如“浮而極有力,謂之‘革’。沉而極有力,謂之‘牢’。浮中沉俱有力,按之且大謂之‘實’。”

還有:“浮沉有力,中取無力,謂之‘芤’。按之至骨,推尋始得,謂之‘伏’。”

這些都是以浮沉的部位,兼以形狀的變化,而有不同的脈名。

把脈,還要看脈的跳動速度。脈跳動的速度,也有不同的形容詞,可用以敘述;可以用“遲、數、緩、疾、結、促、代”等來形容它們。古人沒有鐘錶,不能用鐘錶數秒,他們卻知道用每次呼吸的心臟跳動次數,又叫作“至數”,來形容脈的跳動速度。

古時候的大部分醫生都是修道人,都有打坐煉功的習慣,所以他們的呼吸比較勻稱。於是,用自己勻稱的呼吸,以一呼一吸叫作“一息”,計算病人的脈動在醫者的一息之間有多少次的跳動,例如:“一息三至,謂之‘遲’。一息六至,謂之‘數’。”

如果醫者的呼吸,一息之間,病人脈動六次,就是“數脈”,而一息之間,病人脈動三次,就叫“遲脈”。

現今的中醫都知道,數脈主陽,在府,主熱;而遲脈主陰,在藏,主寒。中醫使用鑑別病證的方法治病,就是以稱之為“八綱”的“表裡、陰陽、虛實、寒熱”來看病,以及開處方療治;有了這些好的方法,就已經能輕易的掌握病情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幾乎所有的病,到中醫這兒就都能治的原因所在。

又如:“一息四至謂之‘緩’。一息七至謂之‘疾’。”這說明了正常的脈,叫作“緩脈”的,是一次呼吸有四跳的,勻稱的呼吸一分鐘約十八次,每一次呼吸有四跳的話,就是一分鐘跳七十二跳,和現代人云之脈動完全一致。而一次呼吸脈有七跳的,那就是太快了,不能再用數脈的名,就用“疾”來形容。

又,如果脈跳動的不規則,就屬不正常的,集合至數兼跳動的不規則而命名“促”、“結”、“代”等脈象:“數時一止謂之‘促’。緩時一止謂之‘結’。至數不乖,動而中止,不能自還,須臾復動,謂之‘代’。”

脈跳動的大小形狀,也可用以形容特殊的脈象,“芤、洪、滑、弦、緊、虛、實、微、濇、細、軟、弱”等都屬這種。

隨意舉幾個例子:例如《脈經》記載的“芤脈”就說它“浮大而軟,按之中央空、兩邊實。”也有人用“如蔥管之狀”來形容“芤脈”的。“芤”是一種類似蔥的植物。“弦脈”是“舉之無有,按之如弓弦狀”;而“緊脈”則“數如切繩狀,如轉索之無常”。又例如“實脈”是“大而長,微強,按之隱指,愊愊然”;“微脈”則是“極細而軟,或欲絕,若有若無”;“濇脈”卻是“細而遲、往來難、且散,或一止復來。”

其實,脈的形像還有很多難以完全掌握而辨別得清的。所以,聰明的古中醫,將脈象中有相似而難以分辨的,都聚在一起,讓我們能有較清晰的分辨。

例如“浮脈”與“芤脈”相類似,而“芤脈”又與“洪脈”很類似;“弦脈”與“緊脈”也很相似,且“革脈”、“牢脈”與“實脈”也相類似;又“滑”與“數”相類,“沈”與“伏”相類,“微”與“濇”相類,“軟”與“弱”相類,“緩”與“遲”相類等,讓人能用比較的方式,分辨它們的類似與不同之狀,就能掌握與了解脈象。

脈的跳動速度,有極不正常的,也有形容的方法。例如“離經”脈、“奪精”脈、“死”脈、“命絕”脈等,都是脈跳動得失去原有的生理了。

《難經》有:“至之脈,一呼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四至曰‘奪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絕’”及“一呼一至曰‘離經’,二呼一至曰‘奪精’,三呼一至曰‘死’,四呼一至曰‘命絕’”。一呼就是形容“一息”的一半。量測病人在一呼一吸之間脈動的次數,一呼有兩跳,就是“一呼再至”、一吸又兩跳而“再至”,即是一息之間有四跳的意思。

這種脈象極度不正常的速度改變,也意味著人何時可能死亡。所以有“至脈從下上,損脈從上下也”的預測方法。認為人的脈象發現了“損脈”,“從上下者”由上面的病情“皮聚毛落”,而到了下面的病情“骨痿不能起於床”的人會死。而在脈象中發現了“至脈”,“從下上者”,由下面的病情“骨萎不能起於床”,到了上面的病情“皮聚而毛落”之時會死亡。

《傷寒論》有一些關於脈象大小形狀有趣的形容詞。列舉幾種:(a)浮大有力,且速度快,有向上踴之象的“藹藹如車蓋”,屬於“陽結”之脈象;古時候的車子行走快速時,上面的蓬蓋大,而且動盪的幅度也很大。(b)沉石有力、沉遲強硬,並且有似堆積的樣子,“累累如循長竿”屬“陰結”之脈;好像摸尋長竹竿上面的竹節,累累然。(c)脈浮而無力的“瞥瞥如羹上肥”屬於“陽氣微”的“濡脈”,形容得很有趣,像浮在濃湯上面的小塊肥肉一樣,輕而浮,無力的樣子。(d)脈沉而無力的,“綿綿如瀉漆之絕”的、前大而後細之“榮氣微”的弱脈;形容像油漆似的、細細的流下來,有一種像要斷絕了似的,那種很弱、很無力的樣子的脈象。(e)脈細小,難於尋按的,“縈縈如蜘蛛絲”,浮中沉取都似有似無的微細欲絕狀的脈,屬於“陽不足,而且陽氣衰”的微脈;形容它有如蜘蛛絲般纏繞著的,很細、很微小的樣子的脈象。

還有,當生命非常垂危了,會出現的脈象,叫作“怪脈”。有些書中有“七怪脈”,也有些書中有“十怪脈”的說法。

“七怪脈”即:“雀啄、屋漏、彈石、解索、魚翔、蝦游、釜沸”等;此外,再加上“偃刀脈”、“轉豆脈”和“麻促脈”等三種,合起來就叫作“十怪脈”。它們都反映了髒氣將要斷絕、胃氣將要枯竭的危重狀況。

現在僅舉幾個例子解釋如下。只要想一想那個形容詞,就可以知道古人的描述是多麼地貼切:(a)“屋漏脈”,脈搏很久才跳動一次,且間歇時間不均勻,像下雨天的屋漏,水滴下來的節奏不齊之狀。(b)“雀啄脈”,脈象急,速度快,而且節律不均勻,停止後又再動起來的樣子,像雀鳥啄食之狀。(c) “魚翔脈”,脈搏動的似有似無,像靜止的魚,只有那些鰭的輕微游翔之狀。(d)“蝦游脈”,脈自底部向上部跳動時,隱隱約約,自上部向底部回去時,一躍而消逝,如蝦之遊動的樣子。(e)“轉豆脈”,又稱為“轉丸脈”,脈來去不定,捉摸不著,如旋轉的豆子之狀。

脈象的形容語彙,由以上所舉的少數例子,可以知道,古時候的中醫觀察事物,夠仔細、夠翔實。他們把事物的表現性狀,跟脈象連結起來的高深功夫,也是很了得。

由此,也可見到,中文字使用之時是那麼的多采多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