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尊在武漢市第三期講法班的日子

湖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04月21日】

一九九三年九月,我及親友共八人有幸參加了師尊在湖北省武漢市的第三期講法班。講法班設在當時的「中南財經大學」(現在的「中南政法大學」)的一個大禮堂。與在其它地方講法班一樣,師尊除講法外,還給在場的學員清理身體、教授五套功法,講法班臨近結束,師尊和每片的學員合影留念;講法班結束,每個新學員都授有塑封的、蓋有師尊印章、印有法輪圖形、貼有學員像片的結業證書。

師尊身著樸素整潔的夾克衫,形像高大、挺拔,神情莊重、祥和。整個禮堂滿滿的一兩千人,無論是在聽師尊講法,還是在中場休息,絕大多數的時間段里禮堂里外都是一片祥和,沒有人喧囂,也沒有在師尊身邊打圍的現象(除了學員們那一時爭著與師尊合影外)。師尊給學員們道出了洪大的宇宙真理,講明了此次人類有史以來的文化從未開示的人生真正的目地和意義;師尊還在最後一堂課不厭其煩的認真回答學員們的各種提問(包括一般常人聽起來都覺的幼稚可笑的提問),並鼓勵學員回去抓緊時間實修。而師尊當時面對的又是怎樣一群人呢?我的一位親人在一次課後從禮堂出來,聽走在前面的一個學員與同行的學員說:「我看到講台上的李老師是一位金光閃閃的大的大佛,台下坐的都是鬼,我們都是鬼呀!」

第三期講法班臨近結束,師尊讓學員們儘可能的寫下「心得體會」交給師尊。在我進師尊講法班以前,我有太多的常人執著,因而伴生了太多的心靈創傷和太多的怨恨,對人生、前途充滿迷茫,很希望明白人生的究竟,身心俱疲的我剛又被東北來的一個假氣功師欺騙過,所以我是帶著萬分的渴望和將信將疑的心情參加講法班的。師尊的講法震動著我生命的深處,表面的我卻還是懵懂未開,我在滿滿幾頁信紙的「心得體會」中多是傾訴自己從小到大所遭遇的苦和難。在第八堂課開課前,有很多學員聚往禮堂前的平地,遠遠的就看見師尊矗立在中央,我毫不猶豫的上前將「心得體會」交到師尊手中,師尊平靜的接過並裝進上裝的內口袋裡。這時周圍的學員們也都紛紛一個接一個的將「心得體會」交到師尊手中,師尊仍是面帶祥和,從容的一一接過裝好,那神情穩穩的,象一座巍峨的大山。

最後一堂課結束後,學員們都陸續步出禮堂,我則情不自禁的走到後台想再見到師尊,師尊和其他兩位工作人員正站在那裡,我冒冒失失而又緊張的站在師尊的側後方請問師尊:「李老師,我原先練過其它的氣功,身上的那些東西還有沒有呀?」師尊肯定的回答說:「沒有了,全部都清理掉了。」「李老師,我在『心得體會』裡面夾的兩張像片,您簽過字了嗎?」我接著不太好意思的問,這時正台下正走過來一位工作人員,師尊示意讓他將像片還給我。我激動的接過像片,發自內心的給師尊道了聲「謝謝」,另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師尊說時間不早了,車子已在禮堂大門外等候。

看著師尊走遠,我心裡一陣難過,因為那時的我雖還未打定主意修煉,可就是想和師尊多呆一會兒。我隨後與我的一位親人並肩走出禮堂小門,正見大廳內一位手拿象機的學員在師尊身旁,想找人給他和師尊合影,請我的那位親人幫忙。師尊與學員合影完,我便急急的搶上一步站在師尊身邊說:「麻煩您也給我們與李老師合張影吧!」那位學員二話沒說,同時師尊爽朗的笑著說:「好嘛,都是緣份嘛!」我與我的親人在師尊身旁一邊站一個,我孩子似的緊緊的倚在師尊左邊,那一瞬間我心裡感到格外的自然和踏實。師尊隨後又被工作人員請上了車。師尊坐在麵包車的後座,車窗開著,見麵包車尚未發動,我奔走近師尊關切的問:「李老師,您這樣在外奔忙,好長時間不回家,您不想家呀?」師尊輕輕的回答說:「沒辦法呀,要洪法嘛。」我還想和師尊說點什麼,可麵包車開始發動了,我留戀的目送師尊漸漸遠去。

師尊在我和我的親人的兩張單人照上留言中有:「美好的未來都是從苦中來」,「悠悠萬事修煉為大」。近十四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們現在越來越能明白那師尊的告誡。師尊為度化被封塵入地獄、業力滿身的我們,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弟子永生永世也報答不完師恩,我們唯有不辜負師尊的期望,不怕吃苦中之苦,萬事以修煉為大,實實在在做好三件事,最後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