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遊天機峰

明奧


【正見網2007年05月22日】

話說東方古國有一位書生,姓陳名博,字無知,好讀書,逢書必讀,好與古今人物相論,好尋根問底,無窮追問。一日,無知讀著時人著的《劉伯溫傳》,其中有一段話說到:「唐人袁天罡與李淳風寫出大預言《推背圖》後,為防天機泄露,乃以甚深功力將其隱藏於天機峰上。後數百年,劉伯溫得異人傳授至道,方得以超凡功力將《推背圖》發現出來,並使其傳揚於世……」

讀至此,書生掩卷長嘆:「愧我讀書萬卷,博涉群科,對天地宇宙的真理竟無法知其究竟,我真無知也。此天機峰是否蘊藏著宇宙天地的玄機呢?何日可得異人指點,又或者能到傳說中的天機峰一游,方了我平生求知的宿願。」

隨後,書生釋卷出門閒逛,不覺踱步到了村外,但見山氣淡然,原野空闊,心中不禁生起幾分超然物外之意。

正陶醉間,忽見一老者迎面走來,笑道:「境不醉人人自醉。先生好雅興。」

書生隨即一揖道:「人世百年終究是意義渺茫,愧我空有閒雲野鶴之志,卻不得其方,我這也不過是假超脫罷了。」

老者說道:「誠如是。惜乎世人拚命勞心於名利,反以為自己聰明達道。向道明道之人已是越來越少了。」

書生說道:「在下名叫無知,其實也真是無知,望前輩有以教我。請問尊號?」

老者因道:「你我一見如故,想來緣分非淺。我叫凌虛子,曾尋覓多年,知一所在,真箇是好去處。你可願隨我一往觀之?」

書生本是個有慧根之人,也不多問,即隨老者前行。走著走著,到了山角轉彎處,一條小河曲曲折折的從山上流下,正橫在兩人面前。老者也不往尋常的渡口處走,卻領著書生走到一偏僻處,那裡繫著一隻小舟。書生隨老者上了小舟。

也不見小舟怎麼發動,無帆無風,無槳無杆,竟是自動而行。書生正詫異間,低頭一看,小舟竟是無底的,可是也不見漏水,自己也不知是如何站穩的。書生想到牛頓力學諸定律,正思索此種現象如何能夠成立時,小舟已到對岸,老者已是招呼書生下船了。

書生一看對岸景象,更是大為驚異。這裡竟不是自己平素熟悉的所在!書生自小生長於斯,對這條小河,記憶所及也不只渡過上千次了,可是這一次到了對岸,其景象竟是完全陌生!

老者似乎瞭然書生的心理,乃說道:「你或許已經遇到了無法解釋無法理解的事情了,沒關係,天地間本來就是有許多現象是人們還無法解釋的。你既然知道自己無知,那說明你還能接受新事物和新知識,能夠接受無法解釋的事物和現象。隨我來,你還會領略到更多奇妙之處。其實這是多重時空的現象,不過我現在暫不細說,隨後你會明白的。」

書生本有許多問題要問,聽老者這麼一說,也就暫時按在心裡,只問道:「我們此行是要到哪裡?」

老者道:「我們到天機峰一游,如何?」

書生道:「正是本人志願。」

一路光景估且不表,說不盡的奇妙玄奧,書生明明記的應是某地某處,可是景象卻是完全陌生。對此,老者只是簡單的解釋道這是同時同地存在的多重時空現象,因為任何物體都是由不同的粒子組成的,所以不同的物體穿身而過的現象到處都是,宇宙就像是一個共溶共存的複雜體系。好在書生慧根不淺,雖熟知各種科學理論卻不為其所局限,所以對老者的解釋還算是多多少少能理解吧。

一日,遠遠看見一座高山,古石奇松,閒鶴悠鳳,祥雲繚繞,天樂輕聞。書生心中大喜,只聽老者說道:「這就是天機峰了,因為你有慧根和緣分,所以能到此一游,你可要珍惜此次機緣,不可輕慢,不可無禮,切記切記。」書生應諾。

不表上山途中的諸多門戶和守將,那自然是層層都是關,級級都有門,處處都設守,越高處守衛越嚴,守衛的天神也越高大,這些天神都是書生在神話傳說中未曾知曉的。於是他問道:「學生無知,敢問為何這些天神守將都是從神話和宗教中聞所未聞的呢?神話和宗教中說到的那些神人是否真的存在呢?」

老者答道:「那自然都是真實存在的,現在世人的科學認為那些是不存在的,可是這種否定是沒有根據的,那只不過是一種狹隘的主觀推斷而已。不信你細想一下,他們否定神存在的論據都有哪些,是不是能站的住腳呢?」

書生細想一下,果然沒有證據否定神的存在,科學最多只能說「科學發展到今天為止還無法證明有神的存在」,卻不能說「科學發展到今天已經證明了沒有神的存在」。

老者繼續說道:「因為這是天機峰。這是宇宙中最奧秘的所在,是宇宙天地的中樞與根本,自然不是一般傳說中讓世人了解的那些地方可比的。這就是為什麼你在這裡看不到一般世人所了解的那些地方與神人的原因。因為你有很大的緣份,而且你這次遊覽天機峰,也不是偶然的,待會兒你就明白了。這是天尊的玉旨,否則我也不能帶你到這裡來,那些守將也不會放你上來的。」

書生問道:「我是否能瞻拜天尊呢?」

老者答道:「那是自然。不過在瞻拜天尊之前,你最好隨我遍游天機峰,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這樣就不至於有太多問題要問天尊了。」

書生道:「這些天我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令我無法解釋的現象了,我始終理不出一個頭緒來,任憑我怎麼思考都無濟於事,您能否帶我到最根本玄機處,給我從最根本處往上開示天地奧妙?」

老者說:「從最根本處開始,這最好不過了。隨我來吧。」

老者把無知領到一處所在,只見一面巨大的鏡子立在那裡。初看那面鏡子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就像是一面巨大的穿衣鏡一樣。書生走近看時才大吃一驚,原來鏡中的自己已經完全不是原來的模樣,自己都認不出來自己了。鏡中的自己,黑白分明,身體大半部分是白的,可是也有很多黑色的物質成份。

回頭再看老者時,書生又是一驚,原來老者也已不是原來的模樣,而是天上神人的模樣,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而且全身發著光。

無知想看看老者在鏡中的樣子,奇怪的是,老者明明站在鏡子前面,可是鏡中卻沒有老者的像。無知想起物理學上講的光學原理,更是感到困惑不已,怎麼自己在鏡中就有像,而老者在鏡中卻沒有像呢?

無知想起古書中(《神仙傳》一類的書中)講到,神仙在日光下是沒有影子的,科學家們都認為這是迷信。可是照眼前的事實來看,竟一定是真的了。

老者說道:「其實人們認為是『虛』的很多東西,比如影子、虛像、思想、意識等等都是實物存在的。為什麼你在鏡中有像而我沒有呢?其實鏡中顯現的是另外的一個真實存在的空間的形態,你在那個空間中存在著一個身體,鏡子把你那個身體的形態顯現出來給你看了。其實人照出的相片也是一個真實的他,是另外一個空間的他的身體形式,相片與他本人也發生著一定的關係,如相片本身受到損壞對他也會有影響的。這就是一些方士對著人像作法而控制其本人的原理所在。而我在那個空間沒有存在這樣的身體,所以就沒有形態。」

書生還是不能完全相信鏡中有空間的說法,怎麼人們一直認為那只不過是虛象的地方――用眼睛可以看到但用手去摸卻摸不到的地方,竟然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空間?雖然當代的科學家如霍金等人都提出了數學上的「空」與「無」的存在理論,提出了「負空間」等理論,可是要真正說鏡中有一個真實的空間,恐怕連最大膽的科學家都會猶豫的。

老者自然看穿了無知的心思,他說道:「其實我可以用我的能力在鏡中顯現出形像來,你看,那不是嗎?」

無知一看,鏡中果然出現了老者的形像,但是鏡中的像沒有發光,可是也沒有象自己的像那樣有很多黑黑的成份。無知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老者顯然知悉一切,他接著說道:「我還可以入到鏡中的空間去。你看,我在這裡呢。」無知一看,鏡中的老者又是全身發著光的神仙了。再轉身看,哪裡還有老者在身邊呢?

只聽見鏡中傳出了老者的聲音:「你信,才能把虛無的空間昇華到有形中來,你才能真實的接觸到,如果你根本就不信,那一切都無從談起,這些空間也不會向你顯現的。」

說完,老者即從鏡中走出。無知目睹了他從鏡中走出來的過程,才全然相信了鏡中空間的真實性,

「我的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地方是黑黑的呢?怎麼原來看起來我與你的形像沒有什麼差別,可是一到這鏡中就顯現出這麼大的差別了呢?」無知問道。

老者說:「你可知道肉眼所見與X光拍的照片是不同的?同樣道理,肉眼所見我們的形像沒有太大的差異,可是在這玄鏡前,就顯現出真實的一切來了。這表明人的肉眼所見是如此的局限,肉眼其實是限制人類認識世界真相的最大障礙,可是現代的人恰恰把肉眼當作是認識世界的根本依靠了。你身上的白色物質叫做『德』,是人做好事和承受痛苦得到的,也就是為善的果報。而黑色物質叫作『業』,是做壞事得到的,也就是惡報。古人講積德積德,講的很對的,可是現代人把這些話當成是無稽之談了。」

無知心想:「我做了哪些壞事得到這麼多的黑色物質呢?」他這樣一想,玄鏡中就顯現出另一重影像來,這玄鏡竟然了知人的思想活動,他把無知過去做的各種壞事象放電影一樣的放出來了,有很多事,無知都不記的了。當時以為這樣做是好事呢,殊不知在天理看來竟是大壞事。有些事,無知以為除了自己之外世上再無第二個人知道了。殊不知這一切都被天地玄機錄製了下來。無知不禁感嘆:真箇是蒼天有眼,神目如電啊。古人做事不欺暗室,真是大智慧啊。如果那些惡人壞人都能認識到這個道理,恐怕叫他做幹事他也不會做了。

老者說:「其實這玄鏡可以回答你的許多問題,只要你心中一產生疑問,他就可以通過顯象來回答你。」

無知說:「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宇宙中有沒有『天理』存在?因為,如果有天理存在,那麼天理當然就是世上一切道德準則、一切科學、學說、理論、法律的最高依據了,也就是一切學術的『第一原理』了,也就是人人所最必須遵循的準則了。如果沒有天理存在,如果所謂的天理只是人們主觀上造出來的,並不是客觀存的,那麼當然人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了,人認為怎麼好就怎麼做了,人認為怎麼快樂就怎麼做了,這樣也就無可厚非了。我最想知道,如果天理存在,那麼又是以什麼形式存在呢?」

老者說:「你有此根本之問,這也是安排你到此一游的原因之一。其實真正的天理,天理存在的真實形式,只有天尊知道,這是天尊對我們說的。但是我們也能看到天理的許多顯現形態,天尊曾開示過我們說,你們雖然能看到天理存在的許多形態,可是千萬不要把你們看到的當作最後最根本的真實形態,因為,就如同用不同倍數的顯微鏡觀察物體所看到的物體形態有差異一樣,不同層次的神人看物體的形態也自然是不同的。」

無知看那鏡中,此時已顯現出一個龐大無比的景象來了,赫然是一個龐大無比的宇宙演化圖景。

此時,無知已分不清自己是在鏡裡還是在鏡外,就像過去看環幕電影時的感覺一樣,明知自己不在其中,但又感覺自己確在其中。

無知看到了層層的空間與層層的世界,看到萬物穿身而過、川流不息,互不干擾,但高一層的生命可以如意的制約低層的生命,那種制約就是舉手之勞,就是咫尺天涯,就像人類控制電腦中的人物事物一樣輕而易舉。無知想到來時路上的情景,他這樣一想,立即看到了家鄉小河一帶的多重空間,平時人們生活在一種空間形式當中,而同時同地、與人類並存、交溶在一起還有許多空間形式,那些人物生物與人類穿身而過而人卻不知道。人類日常呼吸的空氣,科學家認為只不過是散亂的粒子,可是無知卻看到了空氣的粒子其實也組合成種種形態的生命與環境形式,也組成一個空間、一個世界,在人們的呼吸中,有著種種生命形式在人的身體中川流不息,他們過著他們的生活,與人類並不相干。無知還看到,人類世界,連帶人類的星球在內,也都在更龐大的生命體的呼吸中川流不息,可是人類並不能察覺。宇宙的玄奧真是無法形容……

老者提示說:「你不要光看那些龐雜的無數層次重疊的空間形式,那些其實還都是現象。你要清楚你此行的心願。」

無知這才從迷亂中清醒過來。是啊,如果看這些現象,就是耗盡一生也是無法看完的,就是用盡人世間的語言也是無法形容和描繪的。

無知細看,看到了在所有這些人、物、環境與現象的更深層、更微觀,存在著真正玄奧的本體。

無知一生中讀書無數,無知也知道自古以來就有不少人一直在探討這樣一個問題――這個世界、這個宇宙極其的複雜,其中的事物無計其數,可是為什麼這個宇宙這個世界會如此有序呢?簡直不可思議。這也是從古到今科學家們一直在爭論的問題。就拿當代科學家來說,量子力學認為世界是沒有固定的規律的,所謂的規律只不過是事物運動所表現出來的一種「統計規律」,是一種「幾率」,也就是說世界從根本上說是偶然性的。可是愛因斯坦堅決主張世界是有必然性的,是有固定規律的,他的名言是――「我不相信上帝在擲骰子」。

無知曾感覺到,雖然量子力學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可是它的根本哲學觀念卻缺乏理性,無論如何,說這麼龐大的宇宙世界沒有一種必然性,卻能顯現出如此有序的整體性來,確實很難令人信服。但是無知也找不出很多證據來證明宇宙是有固定的規律的。就像愛因斯坦那樣,他的觀點在理性上更令人接受,可是在與量子力學的論戰中,在證據方面卻顯的明顯不足。

在玄鏡中,無知看到了,在每一層空間、每一層世界的「背後」(也就是更深層),存在著一整套龐大的制約著這一層空間、這一層世界所有事物的「機械」體系,不用心是看不出來的。這種「機械」體系比人類的任何機械,比人類的任何生產流水線都要完善的多,奇妙的多。它所制約的那一層空間、那一層世界的所有生命、物體,無所遺漏的,全都在它的制約之中。就像電腦是一個機械體系,其中的人、物影象,從最大到最小,全都在這台電腦硬體的制約之中。如果關機了,電腦中不管是放著什麼電影、什麼遊戲,一瞬間就全都不存在了。人通過鍵盤按紐可以自如的控制著電腦中的一切。

無知想起中國古代科學中講到的「乾坤」學說,說到乾坤有「開」與「合」,乾坤「開」則萬物生,乾坤「合」則萬物滅(藏),確是如此。

正是因為每一層空間每一層世界都有一層根本機械、機制的制約,才使整個空間整個世界顯的那麼有序、和諧。

看不到這個機制實體的人,就只能感覺到這個世界是有序的有規律的,因而把規律看成是一種「統計」規律,認為所謂的規律是事物運動「表現」出來的規律。甚至象休謨這樣的人乾脆把規律說成是人類的一種思維習慣,認為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客觀」規律,只有「主觀」規律而已。德國哲學家康德所說的人為世界「立法」,意思是說,世界本沒有法,是人類為世界立了法,才有了科學、道德與美……

當無知從玄鏡中看到了宇宙的真機之後,感覺到自己過去所做的思考是十分幼稚可笑的,可是現在絕大部份的科學家還在爭論這個問題,還在認為世界是「自主」、「自為」、「自足」的,認為規律是一連串的「偶然性」的統計結果……也就無所謂什麼客觀真理了。

老者說:「你現在已明白了真理的實體了吧?」

無知說道:「真理其實是真機。只不過不為大多數人所洞見罷了。我看到了整個銀河系都在一個龐大的圓盤中演化著,這個圓盤並不是我們天文學家用天文望遠鏡所看到的銀盤,那只不過是萬物的形態罷了。真正的銀河系圓盤象一個太極盤,可是細看又可以看出其中的「四象」和「八卦」,再看時,赫然就是「周易六十四卦」。這個圓盤在轉動著,隨著它的轉動,銀河系的萬物就出現了春夏秋冬、生長收藏等各種變化。從人和生物的本身來感覺,是經歷了時間的變化,其實這個「時間」就是這個真機大圓盤,中國古代的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畫的就是這個真機大圓盤。一人、一物,處於這個大圓盤的不同方位上,也就是處在不同的「時間」的制約作用之中,那麼這個人這個物就會出現不同的狀態,也就是會出現人所認為的吉凶、順逆、生死等「命運」。

無知感嘆:原來命運是這麼回事。原來周易的奧秘在這裡。原來時間與空間是一體的。原來中國古代的科學是如此博大精深。

老者說:「你現在可知如何才能改變人的命運?」

無知答道:「無知無知,還未曾細想。總想不明白這樣一個問題,就是既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那麼還有什麼主動性可言呢?那麼人活著豈不象一根木頭一樣了,那有什麼意思呢?」

老者說道:「其實人與真理、真機之間的關係,不是那麼簡單死板的。真機、真理對人對物的制約是決對的,那是肯定的,人和物決對不會反過來制約真理、真機,也就是說人無論如何認為自己有本事,也不能改動真理和創造真理。可是真理對於人來說,又象是一種遊戲規則,人可以善用這種規則,得到好的結果,也可以歪用這種規則,從而得到壞的結果。人是生命,是有智慧的生命,人可以活動的,人甚至可以選擇時間場的位置,也就是選擇在大圓盤中的位置。比如說,不明智的人只能被動的經歷著大圓盤的『春夏秋冬』,可是有智慧的人卻可以主動的永遠處在大圓盤的「春夏」位置,也就是說,他懂得尋找和行動,所以他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生機勃勃,長生不老。」

無知說:「原來如此。這是否就是修煉者追求的最高境界呢?」

老者說道:「還不是的。境界是一層比一層高的。更高的境界那就是超脫出這個時間場,也就是根本不受這個大圓盤的制約。可是他還要受著另外的更深層次真理真機的制約,一層一層都是這樣,只不過越高受制約就越少,也就是越高越自由吧。用修煉界的話講,叫越高越『自在』。」

無知說:「原來要從根本上改變人自身的命運,只有修煉才能辦的到啊。可是,按照周易等去修煉的話也不能從根本上超出時間場的制約,那麼應該依照什麼法門去修煉呢?」

老者說道:「這個問題還是由天尊來回答吧。我們現在還可以到其它各處走走的,然後才去瞻仰天尊。」

於是無知隨凌虛子遍游天機峰各處,看見各處的天神都過著大自在的生活,雖然他們都在看護著、制約著往下的各層空間、各層世界,可是一點也不象人類的管理工作那樣煩累。無知看到下界眾生的一切都在上層天界的制約之中,上界天神的意念也就成了下界眾生必須遵循的法則,因為天神就是如意的運用著真理機制管理下界眾生的。真理不是下界眾生創造的,也不是他們所能改動的,不管他們接受不接受、認識到還是不認識到,他們都受著這種必然法則的制約。無知看到了自己身上那些黑色物質(惡業)就是這種法則、這種天機所產生出來的。當自己一做壞事的同時,真理機制立即產生出這種黑色物質來,粘在自己身上,這不是自己願意要的,也不是自己做壞事所傷害的那個人給自己加上來的,而是從宇宙的真理中產生出來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就是這樣。

種種玄虛,不一而足,暫且不表。凌虛子與無知游遍天機峰之後,最後來到最高處,無知看到一所洪大無比的宮殿,莊嚴、祥和、輝煌的無法形容。在門口迎接他們的竟然就是劉伯溫。兩人由劉伯溫引領入門後,看見無比慈祥、莊嚴的天尊坐在大蓮花盤上,殿內有無數天神眾生在聽天尊講法。兩人趕緊向天尊行禮。

劉伯溫對天尊說:「小神劉基奉玉旨已派凌虛子把無知引領至此,請天尊開示。」

天尊用洪亮的聲音說道:「凌虛子,你已近成道,往後還要繼續引領無知,勿使荒廢。無知,你本是大穹宇宙中的神,因發願要在宇宙最後階段向世人傳播真理真機而降凡。現在整個穹宇都已發展到最後階段了,就如你剛才所看到的景象一樣,整個真機大圓盤已轉動到最後一個部分了。用周易來說,已到了『坤』,就要關閉了,關閉之後再從新開啟。就像電腦在關機之前要保存有用數據一樣,這個洪大穹宇中的一切尚好的眾生、萬物也要在新舊宇宙更替中儘可能多的保存下來,在新穹宇產生後繼續生存在新的世界中。這是神對眾生的慈悲。因為,即使不保存,也同樣可以產生出全新的一切眾生的。可是要保存眾生的話,就必需眾生都認識到宇宙有天理、天機的存在,願意按照天理行事,不違背天理,才能被保存下來。那些不承認天理,違背天理而行的生命肯定是不能留下來的,如果留下來的話就會擾亂整個世界。因為你發過史前宏願,要在宇宙更替之時救度眾生,所以今天引你至此,讓你明白天機天理之所在,回去後好向世人宣說,多多的救度眾生。」

無知如夢方醒,一下子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一生這麼愛讀書愛追問,原來是自己心底處有著這麼一個願望和誓約。他說:「無知一定完成史前誓約。」

天尊繼續開啟道:「世間的歷史經過了那麼漫長的時間,留存下來的各種學說太多太多了,其中有許多是邪理歪說,毒害世人的。毒害世人最深最大的無神論與進化論,最最毒害的是宣揚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鬥爭邪說。如果世人不能認清這種邪說,就必然不能認識有天理的存在,就更談不上遵照天理行事了,那麼這樣的世人與眾生肯定就不能留下來了。他們就將隨著舊宇宙的解體而徹底解體、毀滅。」

無知應說:「原來歷史上那些預言都是真的。」

天尊繼續開示道:「為了在最後保存更多的眾生,神過去曾派下去許多使者給世人留下預言警世,劉伯溫就是其中之一。」

無知說:「我會把先知的預言傳揚於世,也不枉先知辛苦下世一場。」

天尊講道:「天理真機將越來越顯現給世人知道,最後所有的人都會知道有天理正法的存在,好人將得新生,做惡不悔者將在最終審判中毀滅至盡。時日已近了。你可不要沉迷於塵世的名利之中啊。一定要把真理福音傳遍全世界。這是當今世人唯一的希望。」

無知再次頂禮天尊后,由凌虛子領著出了殿門,只覺體輕神清,一下子竟飄起在空中,駕起雲來,綜觀洪宇,盡覽玄妙,也忘了凌虛子在不在身邊了。

正當意猶未盡之時,無知忽覺身體一沉,重墜於地,不禁「啊喲」一聲叫了出來,睜眼看時,竟是跌坐在書桌旁邊。剛才所歷,原來是南柯一夢。

無知有感於夢中所歷,做詩一首道:

浮世生涯一夢遊,無窮宇宙空悠悠。
天機真幻憑誰問,善惡禍福總由頭。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