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挖掘證實了《荷馬史詩》的真實性

伊蓮

【正見網2008年10月08日】

剛剛熱映的好萊塢影片《特洛伊》,是根據古希臘的《荷馬詩史》而拍攝的一部電影,講述了一個淒婉的愛情故事與一場殘酷的戰爭。公元前12世紀,特洛伊王子帕羅斯誘拐了希臘城邦國家斯巴達國王墨涅拉俄斯的妻子―美女海倫。為了復仇,墨涅拉俄斯和兄弟阿伽門農集合希臘軍隊,圍攻特洛伊長達十年之久。最後,他們巧將士兵藏在木馬裡運進特洛伊城,取得了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最後的勝利。

在古希臘文明的全盛時期,人們對於《荷馬史詩》深信不疑。特洛伊戰爭被視為希臘人早期歷史的一部分,特洛伊是希臘人獲得輝煌勝利的地方。然而,古希臘之後,人們普遍認為,特洛伊戰爭只不過是荷馬所講述的神話故事,根本就沒有歷史依據。直到十九世紀中期以前,人們仍然認為,古希臘文明應從公元前776年第一次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始,在此之前根本就不存在《荷馬史詩》所描述的古老而發達文明。許多學者都懷疑《荷馬史詩》的真實性,甚至有的學者認為這些傳說是希臘人創造出來的,出自於他們永不枯竭的想像力。

但是,這種成見在十九世紀七十年代被考古學家謝裡曼的發掘實踐徹底打破了。亨利۰謝裡曼(1822―1890)是德國著名考古學家,他的一生頗具傳奇色彩。他出生於德國一個貧窮的牧師家庭,七歲時,讀到有關特洛伊戰爭的書,對《荷馬史詩》中的故事非常神往,並且對故事的真實性深信不疑,立下決心,要發現特洛伊城,來驗證《荷馬史詩》的真實性!

謝裡曼家境十分貧寒,十二歲時外出做學徒謀生,他先後做了學徒、售貨員、見習水手、銀行信差,後來在俄羅斯開了一家商務辦事處。由於天資聰穎,再加上具有吃苦耐勞的精神和堅忍不拔的意志,四十歲出頭便成為一名腰纏萬貫的富翁。更難能可貴的是,謝裡曼在為生計奔波的過程中,從未忘記過自己的理想,利用業餘時間,始終堅持自學。他可以算是十九世紀最有天賦的語言學者,一生掌握了十八門語言,精通了英語、法語、俄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等,並學會了希臘語。

有了金錢和語言工具,謝裡曼便放棄經商,而專心致志地去實現兒時的夢想。1868年,手拿《荷馬史詩》的謝裡曼第一次踏上了希臘和小亞細亞的土地。經過實地考察,謝裡曼把目光鎖定在土耳其西北部靠近達達尼爾海峽的一座名叫希薩爾利克的小山,他堅信希薩爾利克就是《伊裡亞特》中所提到的特洛伊城的位置。

1871年,謝裡曼得到土耳其政府的准許,雇用了一百多名工人挖掘這座50英尺高的小山。整整挖了兩年,1873年的5月,在接近小山遺址的底層挖到了一座大型建築物的遺址。謝裡曼堅信,特洛伊最後一位國王普裡阿摩斯的宮殿遺址找到了!幾天後,謝裡曼在宮殿的基石旁發掘出了國王的大量黃金飾物: 3件頭飾,60隻耳環、6隻手鐲、許多黃金珠子。

1874年,謝裡曼將他的發掘成果公布於世,整個西方世界都為之震驚了。當時有史學家評價:特洛伊城的發現,其意義和價值並不遜色於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因為謝裡曼讓人類對自己的文明史又找回了丟失的自信。

三年之後,謝裡曼又在希臘的邁錫尼遺址中發掘出五座保存完整的青銅時代古墓,出土了大量珍貴文物。他還聲稱找到了 「人間之王」阿伽門農的陵墓,看到了他的黃金面具。

1890年,謝裡曼在那不勒斯去世。遺體被運到雅典後,自希臘國王、王儲以下,都到場致哀,靈堂放著一尊荷馬胸像。英國首相格拉斯通,在致遺孀索菲亞的信中評價說:「在他投身的事業中,他的熱情以一種純粹和不流血的方式重新召回了古代的騎士精神。」

然而,從考古學的觀點來看,希薩爾利克山共有9個地層,一層壓一層,每一層代表著一個時期。謝裡曼認為真正的特洛伊應在最下面的地層,由於缺乏系統的考古知識,沒有用標準的考古挖掘方法,一層一層向下開掘,而是一下子挖出一道40米長的深溝。謝裡曼挖出了黃金寶藏的地層,據考古學家推斷,形成於公元前2500年到2200年,也就是說,比特洛伊戰爭早了1000多年。

在謝裡曼去世後,當年為他監督發掘工程的威廉•多朴菲爾德,在沒有被破壞掉的山體部分,成功定位了符合特洛伊時代的地層,發掘出大量的城磚,並發現了一堵有觀測塔和城門的大型石牆,它的構造和外形與《荷馬史詩》的描述都非常相似。

但是,一些學者認為在希薩爾利克發現歷史遺蹟,不能表明它就是特洛伊,更說明不了曾經發生過特洛伊戰爭。於是,1988年,來自近20個國家的350多位科學家和技術專家再次來到了希薩爾利克山的山腳下。考古人員在公元前12世紀前後的遺址第6層中發現了大量火災殘跡、散亂的屍骼以及大量散置的投石器彈丸。這些顯然是戰亂留下的跡象。遺址第7層所反映出的城防建築和經濟、文化水平比前一階段明顯衰落。專家們推斷,這座城市輸掉過一場戰爭,曾經被完全摧毀,這就是特洛伊城的遺址,而且特洛伊戰爭確實存在。

謝裡曼以其熱情與信心使埋於地下的特洛伊重見天日,更重要的是,這一系列考古成就證實了《荷馬史詩》具有真實性,使古希臘的文明史上溯了數百年。這也使人們重新思考《荷馬史詩》的真實性,荷馬所描述的古希臘已具有高度發達的文明,而且古希臘是一個人、神同在的時代,戰爭的勝負與英雄人物的命運往往掌握在天神手中。但是,由於人類的慾望與貪婪而導致了戰爭的爆發,最後毀滅了自己創造的文明。隨著星轉鬥移,人類漸漸忘記了古老的歷史,忘記了神靈的存在與教誨。但是,謝裡曼以其獨特的方式喚醒了人類古老的記憶,也喚醒了人類內在的靈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