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色慾物質的一點剖析

大陸弟子


【正見網2008年10月09日】

與同修交流中,許多人為色慾之心去不掉而苦惱。感覺這種物質在自己空間場中總是清理不乾淨,有時還很嚴重,表現形式多種多樣。還有的人長期被色慾思想業控制著而突破不了應有的層次,總是在「人」的境界打轉……

從法中我們知道,神不承認的我們都不能做,大法弟子必須要達到法的標準。而法對修煉人的要求是極清楚而嚴肅的。我也知道周圍有的同修在這方面修的很苦。有一個同修說:「我怎麼感覺這色慾的魔象粘住了我一樣,咋也甩不掉。」有的甚至頭撞牆和打耳光,還有的同修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夫妻有意分居。

我最近在學法時突然悟到,色和欲在另外空間就是活生生的生命,這種生命的特點就是從情中派生出來的一種獨立的個體,既然它是生命,就需要不斷的有能量補充才能生存下去。而這種「補充」的過程,恰恰是我們在修煉中要過的關。如果我們用法嚴格要求自己,使它不能夠及時「補充」能量,它必然要萎縮、消亡。只是我們有時意識不到它是「生命」。那麼,這種生命需要補充能量是什麼呢?那就是夫妻或異性間的眉目傳情和肉體接觸。甚至你對那些色情畫報書刊、電視、光碟等喜歡看的話,也可以成為給「色慾生命」輸送能量的「源」。因為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而你空間場中的色慾生命也在隨時隨地尋找並支配你不放過一切這種「源」的機會。為什麼有的人路過按摩院、足療、美發廳等色情場所時,總是禁不住的駐足觀望?是因為你空間場中的「色慾生命」看到了同類,它在控制你、支配你去干它喜歡幹的事,從而為自己補充能量。

有一個同修曾跟我說:他家的隔壁住了一對小夫妻,他時常被晚上發出那種聲音刺激的難以入睡。每當這時他就起來打坐煉功,他認為是一種干擾。有時也「忍」的很苦,很多時候也過不去。其實,這種心裡「難受」的表現,恰恰是自己空間場這種「色慾生命」需要補充能量的時候了,它在拚命掙扎,支配你的大腦去做它需要的事。那麼,從這個角度講,我們不向外看,這時用強大的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內的這種物質,它立即就會削弱或消亡。當你空間場中沒有這種物質的時候,外在的因素就不起作用了。被狐狸附體的人吃起雞肉非常香,當把那個附體清理掉之後,他再吃雞肉還香嗎?這對色慾很強人也是一個道理。我還看到許多同修存在一個共性問題:當夫妻間「那點事」沒守住心性後,過後很懊悔,這是因為,你空間場中的「色慾生命」在充實能量之後暫時不支配你了,而你本性的一面顯露出來的表現。而本性是純淨的,是討厭這種事的,怎能不後悔呢?

我認為清除這種生命最好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儘快提高自己的境界,時刻(或經常)保持強大的正念,不被這種物質操控。一旦這種「生命」在自己空間場有所反映時,立即結印發正念清除(這是清除它的最佳時機)。同時,在思想上要經常保持正念,用大法不斷嚴格要求自己,時刻在法上,不乾淨的東西不看、不聽、不想。一定要敏感,要抑制這種物質的泛濫。如果時刻保持在這種狀態中,那麼這種生命很快就會被滅盡。

一點認識,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指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