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婦科生理病理概述(二)

陳乃菁

【正見網2008年11月23日】

中醫婦產科的致病因素可歸納為感染邪氣和生活所傷兩大類;感染邪氣多見於感受寒邪、濕邪和熱邪三種,而生活所傷則包含了精神因素、飲食不潔、勞逸失常、房勞多產、跌仆損傷等五項。

一、感染邪氣

1.寒本為六氣之一,是指溫度降低而造成的寒冷。而人體感染寒邪一般分為外寒及內寒兩種;寒邪從皮膚肌表侵入的稱外寒,如冒雨涉水、氣溫驟降等等;若素體陽虛又過食生冷,導致寒從內生的則稱為內寒,內寒往往易造成血行凝滯,並會影響氣機的運行,因為寒為陰邪,主收引、凝聚之故。《婦人良方大全•月水不調方論》云:“夫婦人月水不調者,由勞傷氣血致體虛,風冷之氣乘也。若風冷之氣客於胞內,傷於沖任之脈,損手太陽、少陰之經。沖任之脈皆起於胞內,為經絡之海。”《婦人規•血寒經遲》云:“凡血寒者,經必後期而至,然血何以寒?亦惟陽氣不足,則寒從內生,而生化失期,是即所謂寒也。”《靈樞•水脹篇》說:“石瘕生於胞中,寒氣客於子門,子門閉塞,氣不得通,惡血當瀉不瀉,衃以留止,日以益大,狀如懷子,月事不以時下。皆生於女子,可導而下。”故可知內寒往往與體質虛弱有關,且不論外寒或內寒,均可致月經失調、閉經、痛經、帶下增多、胎動不安、症瘕、不孕、陰冷等婦產科疾患。另外,內寒除上述婦產科疾患外亦可伴有形寒畏冷、面色蒼白或發青、小腹冷痛、腰膝酸冷、四肢不溫、舌淡苔白、脈象沉遲等臨床症狀。

2.熱邪即是指六淫中的火,火、熱皆為陽盛所致,兩者為同一屬性,火能生熱,但兩者在程度上是有區別的;一般認為熱為溫之漸,火為熱之極。火熱為陽邪,其性炎上,可以耗氣傷津、損傷血絡或迫血妄行。熱邪亦有外熱、內熱之分,如因感受火熱之邪而出現發熱、下血者,此為外熱,臨床可見於熱入血室、產後發熱等等;如素體陽盛,又過食辛熱溫燥之品,或七情過度,五志化火則屬於內熱,臨床可見月經過多、崩中漏下、胎漏、胎動不安、子煩、惡露不絕等等。這都是正、邪之間交爭的過程中所出現的病理現象。

熱邪致病還可分為實熱、虛熱和熱毒三種,這裡的實是指邪氣實,虛是指正氣虛,實熱為正邪交爭激烈所致,虛熱則是氣陰已傷,正邪交爭不劇,往往可遷延日久不愈,熱毒則是邪熱熾盛,重傷正氣的一種急重病。《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陽盛則熱,陰盛則寒。”《婦人規•經不調》說:“然先期而至,雖曰有火,若虛而挾火,則所重在虛,當以養營安血為主。”《內經》亦提到:“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

3.濕邪是重濁黏膩之陰邪,容易阻遏陽氣,也容易與其他邪氣合併,如寒濕、濕熱、痰濕、濕毒等。濕邪亦可分為外濕和內濕,如生活在空氣濕度大的地區或久臥濕地,致使肢體疲倦疼痛、頭重納呆或發熱纏綿不退、舌苔白膩、脈浮濡緩等,這是屬於外濕;又如脾土虛弱,運化失職以致水濕停滯內留,停住下焦,影響沖脈、帶脈,可致白帶增多、泄瀉、妊娠水腫、不孕、閉經等,此則為內濕。因泄瀉和水腫都屬於濕邪為患,所以《素問•六元正紀大論》中說:“濕盛則濡泄,甚則水閉胕腫,隨氣所在,以言其變耳。”

二、生活所傷

1.飲食不節:包括饑飽失常、飲食不潔和飲食偏嗜。《素問•痹論》說:“飲食自倍,腸胃乃傷。”《素問•生氣通天論》中則提到:“膏梁厚味,足生大疔。”

若飲食過多,會影響脾胃消化能力,引起腸胃病變;但飲食不足,亦會使氣血生化之源匱乏,而引起沖任虛損、發育不良,出現月經不調或妊娠疾患,如:月經量少、閉經、不孕、胎萎不長等等。

若飲食偏嗜,過寒過熱亦會引起臟腑功能失調,陰陽偏盛偏衰。如過食寒涼,易損傷脾陽,致使寒濕內生,而出現帶下、崩漏、不孕、月經後期、閉經、痛經、泄瀉等疾患;反之,若過食辛熱助陽之品,或飲酒無度,則易導致濕熱內蘊,熱擾胞宮,損傷沖任,而出現月經過多、月經先期、崩中漏下、胎漏、胎動不安、子煩、惡露不絕等疾患。故《靈樞•五味篇》云:“五味入於口也,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之令人癃;咸走血,多食之令人渴;辛走氣,多食之令人洞心;苦走骨,多食之令人變嘔;甘走肉,多食之令人悗心。”

若飲食不潔,不僅可導致腸胃諸疾,易會感染諸蟲,而致血虛經閉、帶下、陰癢等疾患。

2.勞逸失常:適當的勞動,有助於氣血流暢,但若勞動過度或過於安逸,也容易成為致病的誘因。《素問•上古天真論》云:“上古之人,知其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勞作,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素問•舉痛論》中說:“勞則耗氣。”氣足才能攝血,也才能載胎,故行經期、妊娠期、產褥期或產後均不宜過勞,以免耗氣動血,飲食要有所節制,才不會損傷脾腎功能。否則容易出現月經過多、崩漏、胎漏、胎動不安、滑胎等疾患。《素問•宣明五氣論》和《靈樞•九針論》的五勞篇中均提到:“久臥傷氣,久坐傷肉。”《婦人規•產要》中則說:“凡富貴之家,過於安逸者,每多氣血壅滯,常致胎元不能轉動。此於未產之先,亦須常為運動,庶使氣血流暢,胎易轉則產亦易矣,是所當預為留意者。”可知婦人一方面要避免過重或不適當的體力勞動,以免影響經、孕、產、乳;另一方面又不宜太過安逸,以免影響氣血運行。

3.房勞多產:婦女在月經期、妊娠期及產育期,由於生理上的關係,特別要注意勞逸結合,以免導致月經病、妊娠病及產後病的發生。在《婦人規•妊娠寡慾》中云:“妊娠之婦,大宜寡慾。其在婦人多所不知,其在男子而亦多有不知者,近乎愚矣。凡胎元之強弱,產育之難易,及產後崩淋經脈之病,無不悉由於此。其為故也,蓋以胎神鞏固之日,極宜保護宮城。使不知慎,而多動慾火,盜泄陰精,則藩離由不固而傷,血氣由不聚而亂,子女由元虧而夭,而陰分之病,亦無不由此而百生矣。此婦人之最宜慎者,知者不可不察。”張景岳又在《婦人規•小產》中說:“故凡受胎之後,極宜節慾,以防泛溢。”《素問•上古天真論》也提到:“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由此可知古人強調節慾防病的重要。

4.跌扑創傷:婦女在月經期、妊娠期及產育期亦應注意生活上要安靜穩定,避免跌扑閃挫、登高涉險、用力負重,否則易影響沖、任、督、帶或傷及氣血,而導致月經異常、崩中漏下、胎動不安、小產等疾患。

5.七情內傷:七情是指喜、怒、憂、思、悲、恐、驚七種情志的變化。正常的情緒反應是屬於人體正常的精神活動範圍,但若因情志刺激而導致臟腑氣血功能紊亂,因此而產生疾病則稱為“內傷七情”。《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另外,篇中亦提到“心在志為喜”,“肝在志為怒”,“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而《素問•舉痛論》云:“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這些情志失調而導致臟腑氣血逆亂,若進一步影響沖、任、督、帶,則會產生許多婦產科疾病,如月經失調、痛經、閉經、崩漏、不孕、胎動不安等。古人深知對於內傷七情致病,除藥物調理外,心理的調治更為重要。故《靈樞•師傳》中云:“人之情莫不惡死而樂生。告之以其敗,語之以其善,導之以其所便,開之以其所苦,雖有無道之人,惡有不聽者乎?”可知醫者對於病患必須懷有同理心,才能針對其心理狀態在言談中給予疏導。

上述的致病因素,只是足以構成疾病的條件之一,並不是決定疾病是否會發生的根本原因。在《內經》中提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為何在同樣的生活環境中,有些人百病叢生,有些人則安然無恙?其實,兩者之間的差別乃取決於其本身正氣的強弱(即抗病能力的強弱)。不論外在的邪氣如何猖獗,正氣強的人依然自在生活,絲毫不受影響,而正氣弱的人,就會整日為疾病所苦,鬱鬱寡歡的度日。所以一個人在平時就應培養自身的“正氣”,那麼,要如何培養自身的“正氣”呢?中國人講“無欲則剛”,《素問•上古天真論》則說:“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皆謂之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恬惔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以志閒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首先必須學會漸漸放淡自己的各種慾望及執著心,凡事不強求,不執著,不要一味的羨慕或妒忌別人,《素問•上古天真論》云:“故美其食,任其服,樂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另外,要守住自己的“真氣”,不要常常起心動念,所以《素問•上古天真論》中說:“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賢不肖不懼於物,故合於道。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只要是帶有負面能量或者會產生負面影響的一切人、事、物一概都不接觸,就算無意中接觸到了也不為所動,做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樣自會知足常樂,輕安自在,從而達到“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的境界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