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黃帝滅蚩尤 正義戰勝邪惡

大約在五千年以前,在我國黃河流域生活着許多部落。以黃帝(姓公孫,名軒轅)為首的部落,最初興起於今陝西北部,後來沿着洛水南下,東渡黃河,定居於河北涿鹿附近,從游牧生活轉為農耕定居生活。

黃帝的母親,有一天到野外去,突然看見天上有閃電繞過北斗星,嚇了一跳。身上感到有點震動,於是就懷上了黃帝,懷了二十四個月才分娩。黃帝一生下來,就長得容貌堂堂,前額隆起,像太陽懸空,眉骨也是高高的,一看就是個非常精明能幹的形像。他出生只有兩個多月,就能說話。幾歲的時候,就才華出眾,語言流暢深刻,令人信服。到二十歲,他已經很有教養。對人寬厚友愛,考慮問題周到細緻,能明確地判斷是非。

由於黃帝的才能和威望,他被推選為一個部落的領袖。當時,部落聯盟的大首領已經去世,繼承者平庸無能,沒有威信,各部落之間,經常發生掠奪性的戰爭而無法制止。在這種形勢下,黃帝積極學習行軍布陣的方法,加強軍事訓練,開始征伐那些破壞部落聯盟規章制度的部落首領,使他們心悅誠服。

但是,有個部落的首領,名叫蚩尤,他又厲害,又殘暴,從來沒有人能夠戰勝他。還有一個黃帝的近親部落,首領是炎帝,也經常掠奪和欺侮鄰居。因此,遠近的部落,都來歸附軒轅。黃帝的勢力範圍擴大了,他積極地修好內政,整頓軍隊,制定曆法,發展農業生產,安定和提高人民的生活,安撫四方前來歸順的人。他還訓練了熊、羆、虎、豹等猛獸,作為戰爭中的新式武器。

這時炎帝侵略擴張的意圖,受到黃帝的阻撓,雙方矛盾激化,於是,這兩個近親部落在阪泉(河北保安東)爆發了一場戰爭。經過三個戰役的較量,炎帝失敗了。炎帝認輸,口服心服的與黃帝結成聯盟。

可是蚩尤還是我行我素,繼續到處搶掠,黃帝雖然想了很多辦法去爭取他,團結他。但是,始終無濟於事。對於蚩尤的無數侵擾,黃帝忍無可忍,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只好訴諸武力,於是,與蚩尤在涿鹿(今河北涿鹿),進行了一場大戰。

這次戰爭打得非常激烈,規模也很大。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個個都是猛獸身軀,銅頭鐵額,威風凜凜,勇猛異常。他們吃的是砂石,可以連續作戰,不必起火做飯。他們的武器又很精良。當時,他們就掌握了煉銅的技術,造了很多銅製兵器,這比石刀石斧當然厲害得多了。

黃帝也了解蚩尤的兇狠,他調集了各個部落的軍隊,組成了幾個由他統一指揮的大兵團,命令大將應龍(人名)作先鋒,首先出陣應戰。

雙方一交手,就打得難分難解、天昏地暗、鬼哭神嚎,喊殺之聲,響徹山野。逐漸,黃帝支持不住了,於是他拿出秘密武器,放出那久經馴養的猛獸部隊。只見那虎豹熊羆,步伐整齊,進退自如,張牙舞爪,咆哮怒吼,一齊撲了上去,見人就咬。蚩尤的士兵,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嚇得魂飛魄散,亂作一團,自相踐踏。

蚩尤一看不妙,馬上使出邪術,作起大霧,令人五里以內,迷不識路。黃帝便造出指南車,識別方向,大破其術。蚩尤又到天上,請來了風伯和雨師幫忙。剎那間,天色昏暗,狂風大作,急雨傾盆而下,對面不見人影。戰場形勢急轉直下。

黃帝在這危急關頭,也到天上請來名叫「魃」(讀拔)的仙女。仙女撥開雲霧,一下就風停雨止了。黃帝抓住戰機猛攻,蚩尤敗下陣來。應龍見蚩尤想逃走,盯着他緊追不放,追到凶黎的山谷中,趕上一步,手起刀落,蚩尤的腦袋便飛落到好遠地方去了。這次戰爭,使黃帝的威望達到空前的高度,各部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一致擁戴他為部落聯盟的大首領。

此後,黃帝在涿鹿山下的一塊平地上建起都城,設置一些官員分管各項工作。他命人制定了天文曆法,以指導生產。任用風后、力牧、常先、大鴻四人為他的助手。這四個人都德才兼備,關心百姓疾苦。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黃帝指導人民按四時不同季節,來播種穀物和栽種草木,指導人民飼養牲畜和利用自然資源,指導人民修建房屋和製作衣裳。由於他對人民做出了傑出的貢獻,所以後來人民一直懷念他,尊敬他。

在涿鹿之戰中,黃帝的一個重要同盟者是他的近親炎帝。這次戰爭以後,以黃帝和炎帝為首的華夏族,就成為不斷融合中原各地眾多部落的核心力量,炎黃也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尊崇為不斷擴大的華夏族的祖先。今天,我們中國人都認同是炎黃子孫,並以此而感到無比自豪。

黃帝與蚩尤之戰,是正義戰勝邪惡的大戰。黃帝代表着正義的一方,蚩尤是代表邪惡的勢力。蚩:在辭典里,第一個含意,就是指毛蟲,引申為害人蟲;第二、蚩通痴,即痴迷不悟的頑劣分子;第三、蚩又通媸,就是醜陋的陰人;第四、蚩還有講假話、吹大話用以欺騙他人之意。尤:在辭典里,第一個含意是特異、突出、更加、尤其的意思。第二個含意是:罪過。如果把蚩尤二字合起耒,便有醜陋、陰暗、欺騙、造假、害人到特別突出、無以復加,罪過極大之意。

這場正義與邪惡之戰,到了現今,又演化出人類最後的一場特殊的較量。那個現代蚩尤邪惡勢力,故伎重演,造謠欺騙,興風作浪,醜陋陰損,詭計多端,集世間各種卑鄙無恥行為之大成,終於在真、善、忍的光焰無際的金輝之下,被熾射得原形畢露,並在逐步的被粉碎、被解體的過程之中。蚩尤蚩尤,無恥之尤!覆滅之災,已近到頭!

(事據《史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