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玉兒(之三)高山流水

小蓮


【正見網2009年07月03日】

從前我在寫《輪迴紀實:高山流水》的時候,有意迴避了真正的歷史上的「高山流水」。為什麼?因為我當時無法找到「另一半」,就是另外一位撫琴的當年的「俞伯牙」所以我就沒寫。可是時光輾轉,當我看到同修寫的《高山流水和我的思念》的時候,忽然明白「緣」來如此!

那麼我今日就用最美的筆調寫一下這個令人間天上都十分感動的心心相知的故事。 首先我們來欣賞一下同修的「思念」 。

散文詩:高山流水和我的思念

文/蕭玉

  在文字與音符之間,一幅畫面映入眼帘
  高山流水,是我陌生卻又熟悉的思念
  我靜靜的凝視著遠古的那岸
  就如時空從不曾度過漫長的流年
  任記憶芬芳著
  芬芳著柔軟的心弦
  雲捲雲舒,花開花落
  多少斑駁的歲月從指縫中悄無聲息的流過
  多少來去匆匆的人們已變換了容顏
  然而
  高山流水和我的思念
  卻在洗盡鉛華後,沉澱的更加燦爛
  我早已將思念播種在寧靜致遠的高山流水間
  通過春風、雨露、冬雪的灌溉
  結出豐碩的果實
  是我在等待了千年後的今天,誠心的期盼
  其實
  今日的黑夜與那時的白晝
  隔的並不遙遠
  就如
  無論走過多少荏苒的日子
  高山流水和我的思念
  仍然清晰的,如昨天一般

接下來我們就正式的走入這段歷史:

(一)

遙望當年春秋時代的蓬萊仙山
一位琴師為了學習更高的琴意而被師父獨自留在這邊
伯牙四望無人
於是靜下心來
望著表面上的海水激盪奔涌,海鳥悲鳴呼號,山林杳杳冥冥
似乎看見:
那潮起潮落都是神力在展現
那悲鳴的海鳥似乎在訴說著前生的悲壯和此時的掙扎
山林的杳杳冥冥在襯托著它們那博納萬物的胸懷和與世無爭的境界
這正是:
天人合一來撫琴
神思遊走越古今
天地萬物來相助
合力助牙奏清音

本來他就是天上的樂師
只因未來宇宙大法將要在世間洪傳
他與最好的朋友子期才一起下到人間
為的就是在人間展現出一幕幕純淨無比的千古畫卷
那時,伯牙長的是四方大臉,濃眉,外加薄嘴片
子期是比較消瘦的長臉,圓眼、大耳垂肩

(二)

俞伯牙達到了這般境界
那一瞬間也想起了那真正的天籟之音:
那是一段真正的「天音」
在一個空曠無際的境界
他身著七彩的仙衣手撫神琴
奏出那遙遠的絕響
奏出那無比清淨,無比慈悲的樂章
多少偉大的天神都為此讚嘆
多少眾生都為之感動的淚水漣漣
多少聖花為此競綻
多少聖果(天上的樹結的果子)為此展開笑顏
他手撫神琴時而在高山之巔
時而在流水之畔
時而又在萬里的雲端或是深山峽谷的小路邊
神的韻律就這樣穿越在這茫茫的蒼宇間
神的天音傳遞到那無數的眾神的心間、耳畔
從而將自己的責任完成於這美麗純淨的音符間……

(三)

俞伯牙此時似乎明白了師父的用意
將自己的身心徹底的打開
成為一位撫琴的妙手
更成為一名得道的智者
從此天地的神韻漸漸的瞭然於心……

(四)

一次,伯牙有些寂寞和傷感
於是手漸漸的在琴弦上遊走、撥動
訴說那種「吾心今生誰知」的寂寞
和「淪落天涯」的傷感
似乎他在冥冥中期待
期待一位真正的知己的出現
出現在這萬丈紅塵中
出現在這美麗的高山流水間
也許是機緣未到
也許是對方還有別的塵緣未了
這麼彈奏著過了很多很多天
連天上的飛鳥都讀懂了
在他的心中是怎樣的一種「天」(心境)
飛鳥感動的四處找尋
正好遇上一位路過這裡的道人,它叫了幾下
說明了伯牙的困惑
道人一笑
把拂塵向東一撣
砍柴的子期就從萬里之遙的天邊來到了這高山的小路邊
他依舊還是樵夫的模樣
似乎對這裡很是陌生,於是四處打量……

(五)

一次,一隻小野兔可愛的從他身邊掠過
他童心大起的前去追趕
不料無意中
開啟了從古至今無人能比
天上地下無人能勝的
流傳千載而依然純淨無比的
「心心相知」的篇章……

子期聽琴音似乎是那麼的熟悉
似乎真正的撥動了自己的心弦
那一刻他
整個身心仿佛產生了共振和共鳴
那琴音時而盪氣迴腸
時而低吟婉轉
時而高亢
時而悲壯
時而如萬馬奔騰
時而如小橋流水
時而如百川歸海的浩浩蕩蕩
時而如山間清泉的滴滴咚咚……

子期走上前,禁不住的說:
「妙哉!汝琴音似海(就是廣博的意思)時為天下妙手!」
伯牙看了看子期看了看天
雙手繼續波動琴弦
那真是:
琴音流轉天地現
萬物復始見真顏
一曲彈出吾心聲
知己天涯今得見

子期撫掌笑曰:「妙!妙!妙哉!」
這正應了:
吾在天涯正砍材
不知怎會這裡來
今聞兄弟譜天音
如同灌頂心大開

「好!好!好!」伯牙笑道
「兄,請上座」
從此
二人一起在這高山流水的美景中
心與心的完全溝通
脈與脈的完全相連
那種來源於天上的默契
今朝又持續的重演
表現在眼間耳畔……

一日,山雨濛濛,天開始下起了小雨
望著身邊的高山似乎更加巍峨
伯牙伸出手來,在琴弦上撥動
那清音真是雄偉壯觀
巍峨無限
承載著萬物,支撐著青天……
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

又一日,天氣很好,夕陽無限
伯牙似乎看到(其實是通過天目看到的)
一條大河浩浩蕩蕩的奔涌而去
後浪推著前浪,從那萬里高山中走出
一直走到廣闊的大海
道路雖長
雖然曲折,但最廣闊的海就在前頭……
那是回歸
那是生命自然的流淌
感嘆:人生亦是如此!
於是在琴上奏響一曲以山河明己志的樂章!
一曲完畢,天上正好有雙鶴在飛翔
水中來了一位當地的龍王
子期似乎沉浸其中,心不願回來
神思游到仙境
感受那如此的空靈
許久,一隻鳥兒落在桌邊
歡叫著,他才回過神來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伯牙笑,「汝明吾意,亦明吾志?」
(就是說你明白我要表達的表面,難道也明白我要表達的境界嗎?)
「知汝若己,方為知己」子期答。
(就是你心裡想什麼,我都徹底完全的知道,那才是真正的「知己」)
後來伯牙他們到泰山,遇雨
伯牙心悲崖下撫琴
久而不停的雨聲從弦中飛出
子期的心亦潮亦悲
山崩般的巨響衝出那弦
子期的心亦撞亦散

那是一種默契
那是一種心與心一起跳動的快感
在天人合一的清曲中
二人完成了那世的修煉!
子期後來以病故的形式走了
伯牙心痛的破琴折弦
他發出「吾心今生無人能知,吾琴彈奏與孰聞!」的感嘆……
從此靜坐在這高山流水之間,不再撫起琴弦……

(六)

意猶未盡,再寫幾句「附言」
經過幾千年的輪迴輾轉
我們彼此都已換了容顏
但,那份心與心的相知
脈與脈的相連
雖經千古卻不曾改變
今朝我們彼此都成了大法中的一員
是師父讓我們分別想起了遠古、那岸
那份來自高山流水間的「緣」
寫出這些就是說明
我們真的都是在歷史上開創出
那麼多的文化
在一起做過那麼多的事情
我們曾經在一起輝煌
在一起沉淪
在一起……
明白了這些,我們就擦亮眼睛
用我們的神筆來把餘下的所有邪惡滅盡
同修們,讓我們都努力精進
不負師恩!
這正是:
天國一願下凡間
迷中還業苦錘鍊
輪迴轉世歷萬苦
今朝網上續法緣!

後記:本文中的俞伯牙就是玉兒,鍾子期嘛就是在下,那位道人就是雲兄,兩隻仙鶴還有龍王野兔飛鳥都是餘下的各位,就不一一對應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