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密西根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0月07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修煉了十二年的大法弟子,和美中的同修們也一起走過了八年的正法修煉道路。今天,藉此芝加哥法會,我向師父和各位同修匯報一下我的修煉心得:

堅定正念 闖過生死關

記得二零零六年,芝加哥第一次辦新年晚會的時候,就在演出開始前幾周,也就是最忙的時候,我的母親突然遭遇車禍,我匆忙趕到醫院,母親已經不省人事,醫生說頭部有兩個血塊,要開刀取血塊,但是手術是非常危險的,所以我得簽一個合同,就是一旦在手術過程中出現了生命危險,我自己承擔責任。

我當時悟到,這個事情不是師父安排的,不是師父要的,師父不會安排學員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動什麼手術,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所以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對醫生說再等等看。我心中有一念,這個手術是絕對不能做的,我能做的就是發正念,我把我母親的生命就交給師父了。

醫生願意再觀察一個小時,但情況並不樂觀,他給我看了從剛進醫院和二個小時後的腦部出血情況,可以看的出,腦部出血的速度很快,腦顱內積血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即使能夠停止,也有個過程,不會很快的停住。醫生讓我做好一切不好的準備。雖然我當時還沒有簽字,但醫院也已經開始了做手術的準備,所有的醫務人員都召集齊了,只等我簽字。我知道這雖然沒有直接發生在我身上,但對我來說也是一個生死考驗,到底信不信師父,信不信大法。

看著昏迷不醒的母親,醫務人員忙碌的樣子,我悟到這都是假相,我不能就這樣被帶動,被安排,一切都有師父說了算。這樣一想,心反而安定了,發正念也感覺到有力量了。半個小時以後,醫生再拍片子的時候,發現出血已經停止,也答應了我暫緩手術的要求。我知道第一關我是闖過來了。

但是「關關都得闖」,第一關過了,並不等於我的心就放下了。到底是一時的堅信,還是對師父對大法無條件持續的堅信,都在考驗著我,考驗著我是否還有對時間的執著。因為母親的情況並沒有明顯的好轉,其實後來一直是在反覆,也沒有醒,以後的幾天內,每個醫生都說不同的話,時好時壞的,不知不覺中自己的心又被帶動了,而我卻沒有發覺到。

直到有一天,在昏迷的母親病床邊,我正在製作一個給華人打電話的網站,用來推新年晚會的票,卻發現自己呼吸都很困難,平時流利的敲鍵盤的手都在發抖,網站也總出錯誤,這個時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被人心帶動的如此的厲害,不是已經把母親的生命交給師父了嗎?那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象我這樣心慌手抖的是否真的相信了師父呢?還是對時間的執著?只有真信師父,這個關才能真正的過去。悟到了以後,我又開始發正念,心裡慢慢的定了下來。

我把網站做好了,給美中的學員發了出去,就在這時,突然就覺的一大塊物質從我身上掉了下去,我知道我又過了一關。我感到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踏實感,雖然母親還沒有醒,但我知道我什麼都不用擔心了,任何常人的東西都帶動不了我了。

事後母親也確實出現了奇蹟,不但醒了過來,四個星期以後回家了,精神抖擻的又回到了正法當中,再次顯示了大法的神奇。

美中「真相之旅」的體會

記得二零零二年訴江案的時候,當我第一次看到把江××的賣國罪行貼在一輛大車上給親共的人士和不明真相的留學生看,從而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我就有一念,就是把這個大車開到更多的地方,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今年三月,當看到退黨人數超過五千萬的時候,我心中的這個念頭又出現了,想在美國中部巡迴,把這個消息推的更廣,我想這也許是我的史前誓約吧,那麼今天就是我兌現這個誓約的時候了。

仔細想一想,這個事情並不容易,涉及到那麼多個州,動用這麼多的學員,不是一個人能做的,是一個集體協調的事情,現在學員都這麼忙,這個事情到底能不能做起來,心中也有過疑惑。

就在這個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在一艘大船上,船上都是大法弟子和神韻的演員,大家急著趕到一個城市去演出,因為船是逆水而行,所以開的很慢,我心中特別著急,擔心趕不上演出。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師父的聲音: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為了你們連河水都可以倒流的。一瞬間,鬥轉星移,河水倒流,船飛快的前進了。醒來後,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點化,做這個事情一定是有困難的,但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化險為夷,一定能成,因為一切都有師父在看護著,大法弟子能做的就是盡心。

我們也確實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難,都在師父的加持下化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們租了一個二十四英尺的大卡車,租來的時候車上有一個特殊的裝置就是限制速度,所以大卡車只能開到每小時五十五英里,我計算了一下,如果按照這個速度開,很多城市都不能夠如期按計劃辦成活動,我請教了幾個比較懂行的學員都來幫忙查看如何去掉這個裝置或者修改速度,但都沒有成功。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我心中有一念,非常強,就是我們一定能如期的趕到各個城市,一定能行,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行。

奇蹟出現了,就在我們離開威斯康辛州,我們全程的第二站時,鎖定速度的裝置突然就像被打開了一樣,汽車的速度一下就上到了每小時六十五英里,以這個速度我們就可以按計劃到達,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們,心中感激的向師父合十。

我過去每當有大的活動的時候,習慣性的喜歡看天氣,不知不覺的就形成了對天氣的執著。這次「真相之旅」前後一個多星期,十多個城市,要看天氣真是看不過來,我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這個執著,天氣也不會隨著我天天看天氣預報而變好,再加上行程的變動,客觀和主觀的因素都迫使我放下這個執著,我也真的就沒想起來查天氣預報。

在整個巡迴的過程中,每一個城市都是好天氣,而其實,五月的美國中部是龍捲風和暴風雨的季節,有時事後得知暴風雨就離活動場所幾十英里的距離,但就是過不來;在密西根州最後一站,我們在準備的時候都還在下雨,到活動開始的時候雨就停了,天空出現了一道美麗的彩虹。

整個美中退黨「真相之旅」活動在師父的看護下圓滿落幕。

推廣神韻過程中去掉人心

在做推廣神韻演出的這幾年當中,逐漸形成一個觀念,就是觀眾不會早買票的,因此在賣票過程中,就造成了開始動不起來,越到最後越著急上火的狀態。人世間是迷的。我們很容易這個迷中根據表面的東西形成一個觀念,比如「誰會這麼早買票」。

現在回想起來,這個觀念中帶有太多的人心,以及對大法的理解不深。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看到了啊,神韻藝術團演出中每一場最少幾百人,普遍的都是一千多人,甚至有兩千人、三千人的,多時五千多人一場,就看劇場大小。可是看完神韻的人哪,百分之九十以上對大法的態度都變了,對邪惡有了明確認識,人已經完全是正面的了。這個你們在講真相中一下子使這麼多人起變化,真的是很難做到,得有多少大法弟子同時講真相才能達到呢?當然其它媒體中起的作用也很大,但是馬上就看到這麼大的效果,目前只有神韻的演出才能做到這一點。」

對於這樣能夠大面積救度世人的演出,我悟到我的觀念就明顯的不正確了。反過來想一想常人,對於自己能夠得到救度這件事情還不緊不慢,如此無動於衷,這個狀態就更不對了。不管常人對常人的演出可能有那麼一個不緊不慢的所謂的規律,那是常人的事,但對於被救度絕對不能無動於衷。誰都知道這個狀態不對。既然不對,我們為什麼也去這麼想呢?我們為什麼要迎合呢?他們不早買票,我們也認為他們不會早買票,甚至把這個作為一種經驗來指導我們,做什麼事情第一念就是「誰會這麼早買票?」我們這樣想是不是在給這個不正確的狀態增加能量?給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困難?說嚴重一點是不是在用人心做事呢?說白了,就是一個正念的問題,正念,正念,一方面要清除邪惡,一方面要歸正不正的。

師父在《轉法輪》里說:「別的展位上沒有多少人,而我們展位周圍擠的滿滿的。排三行隊,第一行隊一早上就掛滿了上午的號;第二行隊等著掛下午的號;再一行隊等著我簽字。」 同樣的道理,應該是神韻一出來,人就是搶著去買。這才是正確的趨勢,是人應該的行為,那麼我們的心態也一定要給這個正確的趨勢增加能量。

我悟到我們做事的方式上,那是應該符合當前人的狀態去做,但我們做事的心態上一定要很清楚什麼才是正確的狀態。對於一切不正確的常人社會裡的所謂的規律,定律,我們就是要扭轉,能夠多快的扭轉取決於我們的心有多堅定。因為師父說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再進一步說我們也真是有這個能力去扭轉常人的事情。師父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現在的歷史就是留給大法弟子的,但是沒有人會主動請你們做什麼,人們都在迷中。這一切都是留給你們的,正的反的,善的惡的,一切都攪在一起,你們是很難做。雖然這樣,這宇宙中的任何生命誰都不能跟你們去比。這一點有專門管這事的神在把握,但是你們做好了世上事才會改變。」

我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起決定性的作用,我們要有這個信心,我們是有這個扭轉世間局勢的這個能力的。我們也要有這個正念,「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師父一定會加持。效果肯定比我們想像的要好,因為畢竟這才是應有的趨勢,才是正確的狀態。

神韻推廣過程中接觸的都是有緣人

師父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去年我和太太聯繫了一個中餐館,餐館老闆明白真相後,贊助了神韻演出,演出結束後我們還一直保持了聯繫;最近他們又主動找到我,開門見山的說想學法輪功,還有他們的親戚一起和我見面。在介紹法輪功和關於大法真相的過程當中,我也講了退出中共邪黨的原因,同時建議他們用化名退出一切相關組織。沒想到,他們說:「我們要煉法輪功了,法輪功講『真善忍』,第一個就是『真』,那麼我們就用真名退。」馬上,他們都工整的寫下了自己的真實姓名,請我幫忙退。我被他們的這個正念所震撼,我甚至有些慚愧,自己心底還是有些低估常人的心理。我悟到,真是處處都是有緣人,我們就是憑著一顆心去做,無所求而自得,師父一定會把和我們有緣的眾生帶給我們。

回首走過的十年正法修煉路,師尊給予我的實在是太多,要想寫的東西也很多,唯有去掉人心再精進,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才不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以上粗淺的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