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岡人超凡絕倫的天文學及外星生命記錄

- 知識來源之迷(二)

【正見網2000年12月30日】

人們往往在最意想不到情況下,出於偶然或者隨機,發現最大的世界之秘。在馬裡南部的尼格爾河大拐彎處,生活著多岡人,他們是一些窮困的農民,大多仍然住在荷姆波利山區的山洞裡。最臨近的城市是北邊的蒂姆布卡圖和南邊上沃爾特境內的奧哥多庫。

從外表上看, 多岡人同西部非洲人幾乎沒有區別,但是他們同另外三個相關部落幾百年來秘密保存了可能迄今為止世上最為罕見的資料。其最深奧的教義的核心,是關於一星體的詳細知識。該星體無法用肉眼觀察到,即便使用望遠鏡也非常難以觀察。人類直至1970年才拍攝到它的照片。多岡人認為這些知識(已在1930年代及1940年代公開給了法國考古學家)是由其它星系的來客傳授給地球人的。

他們所描述的星體即為天文學家所稱的天狼星B,多岡人則稱之為波托羅。西方天文學家於1844年猜測到它的存在,當時發現天狼星 --即處於大犬星座的主星出現不規則運動,為解釋這一攝動現象,人們猜想天狼星一定受到一個未知星體的引力作用。在1862年,通過大量觀察,終於發現了一個暗淡的伴星,但是該伴星太小似乎不足以對天狼星產生明顯的影響,而天狼星是太陽的二倍大比太陽亮二十倍。現在我們已知道天狼星B是白矮星,雖然小而暗(白矮星屬於可見星中最小的級別),卻密度非常之大,其質量足以對天狼星A產生引力作用。

多岡人對天狼星的稱呼由兩個詞組成,「托羅」意為「星」,「波」即為多岡人認為的「最小的種子」(實指一種叫Digitaria exilis的野草種子),用這一名字來表示該星體之小,他們認為「這是最小的東西」,也聲稱它是「最重的星體」(因為裡面土的成份被一種叫作sagala的巨重金屬所取代),以至於「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加起來都舉不動它」,而且星體是白色的。多岡人因此認為天狼星B(注意,肉眼無法觀察到)有白矮星的三個主要特徵:小,重,白。他們還認為該星體的軌道呈橢圓形,而天狼星A在此橢圓的一個焦點上(確實如此),橢圓周期為50年(實際數字為50.0-0.09 ~ 50.0+0.09年),該星體繞自身軸旋轉(確實如此)。多岡人還描述了天狼星系的第三個星體,稱之為「艾米婭」(意為「高粱女」),圍繞此星體的軌道上有一個單一衛星。至今為止,西方天文學家尚未發現「艾米婭」。

對於多岡人而言,天狼星的重要之處在於它是神所創造的第一個星體,並且是宇宙之軸,所有的物質與靈魂均產生於那裡的一種複雜螺旋運動,多岡人將其形像成為織籃筐。所有的靈魂,無論其最終目的地,都先要從波托羅吸向艾米婭。

除了他們關於天狼星的知識,多岡人的天文學還認識到土星有外環,木星有四個月亮,他們有四種日曆,太陽曆,月亮歷,天狼歷,金星曆,並且早就知道行星圍繞太陽運轉。

多岡人表示他們的天文知識是由諾莫傳授的,即從天狼星到地球上來使人類受益的兩棲類生命。諾莫這一名字來自多岡詞,意為「讓人喝水」,也被稱為水的主人、監護者及指導者。他們到達地球之處位於現多岡人居住地的東北,飛船登陸時(經過了「旋轉」下降並帶著巨大的噪聲和風聲),經滑行後停止,燒焦了地面,並「噴出了血」(或許指火箭的噴火),同時天空出現了另一個新的星體(或許是指一母船)。登陸後,出現了一個四條腿的東西把飛船拖至一窪地,往裡注水使飛船浮起。

在多岡人的藝術中,諾莫象魚勝似象人,並且必須生活在水中,他們是救世主及精神守護者:

諾莫分解了他的身體以供給人食物,也供給人水,這也是為什麼說宇宙「吸取了他的身體」,他向人類傳授了生命的原則。

諾莫死而復生,在將來會以人形重返地球,然後會呈兩棲類形從水中統治世界。

如果多岡人記載了外星體生命在地球登陸的重大事件,人們會因而期望在別處能發現類似的描述。這類描述是否存在呢?答案是肯定的。 從巴比倫人關於歐內斯的記載中,描述了兩棲類生命來到地球為人類造福,他們的運載工具是蛋形的,降落在紅海。下列描述摘自於公元前三世紀巴比倫教士貝羅索斯所寫的美索不達米亞歷史,他的著作靠後來希臘史學家的記錄才得以斷章不全地保留下來。

歐內斯「具有魚和人的混合體」,一種「介於魚和人之間的複雜形狀」,他們是「半精靈--人神各半」,其外形令人不易親近:

該動物的整個身體象條魚,魚頭下有另一個頭,下面有腳,同人腳類似,附加在魚尾上,他的聲音和語言也清晰象人。

該生命白天與人交流,但在那一期間不進食,他教人認識字母,科學及各種藝術知識,他教人造房建廟,編制法律,解釋地理知識原理,總而言之,他教授的每一樣東西使人類變得文明開化。日落時,該生命的習慣是跳入海裡,整個晚上住在深水處,因為他是兩棲類。

另一關於歐內斯的記錄以概述方式保留下來,作者為君士坦丁堡主教,聖.弗梯爾斯(公元820至892年)。在他的Myriobiblon中,講到史學家海勒蒂爾斯詳細敘述了從紅海裡出來,名字叫歐的人,他有魚狀的身體,但卻有人的頭 、腳 、臂,他教授天文與字母。某些記載說他從一巨蛋裡出來,由此而得名。他其實是人,只是看上去象魚,因為穿了海中生物的皮。

是否有可能多岡的諾莫和巴比倫的歐內斯是同一事件的不同描寫? 多岡人自己堅持認為他們原先並非住在今天的領地,有證據顯示他們是柏柏爾人的後裔。柏柏爾人在公元一至二世紀從利比亞向南遷移,同當地黑人通婚,在十一世紀完全形成了馬裡地區。

如果多岡人真的是從東北方遷來馬裡,他們原住處離紅海如此之近,將諾莫和歐內斯聯繫起來在地理上看極為可能。然而果真如此的話,令人好奇的是多岡人應該單獨保存了天狼星B的資料,而埃及人確定無疑與巴比倫文化有聯繫,應該僅對天狼星A有著很高的認識,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能幫助他們預測尼羅河的洪水。

基於這些根據,看來多岡和巴比倫的歷史各自記載了各自獨立然而相似的事件。

(正見網編譯,資料來源:The Mysteries of the Unexplained,The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pp.49-52)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