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集電視連續劇故事:歸程(第七集)

(根據明慧網法輪功學員修煉交流稿和正見網法輪功學員輪迴記憶編寫)
古燁


【正見網2011年04月26日】

(一)
接上集。
可以看出所有煉功的人都有些緊張。
這時,煉功場上的大罩顯給鬥法人師父看了,紅光照著,紅光上面更是光芒四射。
有的大法弟子看見了:(吃驚的不禁脫口而出)師父法身!
鬥法人師父忙收了手,後退了幾步,拉著徒弟走了。
吳俊英:哎,別走啊,我拿你啥東西了……?我好還你啊……

大家都鬆了口氣。
眾人議論:法輪功神了,真有師父管著這個場。
議論:是呀,看那老頭好像挺害怕……
議論:嚇跑了……
大法弟子:師父真在管著我們!
大法弟子:我也看見了。
大法弟子:看見啥了……?

劉大偉坐的地上,也瞬間看見了紅光,但定睛看時,又沒了。大偉有點興奮。
劉大偉:這大法真厲害!

(二)
白天。
劉大偉店裡。阿山、阿水在招呼顧客。
劉大偉在寫信。阿山在後面偷看。
阿山:大哥,又寫情書哪。
劉大偉:(馬上用手蓋起信)你小子別搗亂。
阿山:(怪模怪樣的學)春艷,我現在學好了,我修煉真善忍了,請相信我……
劉大偉:(笑著,要追阿山)你小子偷看。
阿山:(笑著跑)大哥,你寫上,我阿山可以作證,大哥你是變好了。

阿水沒有笑,表情複雜,在一旁忙著收拾。

劉大偉:(問阿山)哎,我欠的稅你算好沒有?
阿山:算好了。
劉大偉:多少啊?
阿山:兩萬三呢。
劉大偉:(嚇一跳)這麼多啊!
阿山:是啊,大哥,要不以前的就算了吧。以後我們按時繳稅就行了唄。
劉大偉:(低頭思索)……我修大法了,就得按「真善忍」做,欠人家的就得還。……我去取錢啊。

阿水:(忍不住了)大哥,你就不想想奶奶還在鄉下哪,她等著你攢錢給買房呢。
劉大偉痛苦的皺起了眉頭。還是出了門。

看見劉大偉走了。
阿水:(憂鬱的)大哥現在是越來越傻了。
阿山:大哥變好了,你還不高興,我們少挨多少罵啊,我跟大哥說了,也想修煉。你呢?
阿水:(搖頭)我可不那麼犯傻。大哥傻了,老婆都快跟人跑了還不知道呢。
阿山:你說啥呢。大嫂不是那樣人。
阿水哼了一聲。

(三)
在銀行門前,人來人往。劉大偉手裡拿著存摺,想進去,又轉出來,走到一個牆角,蹲下來。劉大偉打開存摺看了又看。

回憶:(大偉送劉奶奶回鄉下)
路牌:北莊村。
湖南一個窮山村。水在一個水渠裡流動,幾個農民正在澆地,其中一個劉家玉,40多歲,動作麻利,表情非常愁悶,滿腦門官司樣的。鏡頭轉到山坡上。

山坡上。
劉奶奶坐在石頭上,劉大偉坐在石頭下,拉著奶奶的手,頭枕在奶奶的膝上。奶奶一手拉著大偉,一手摸著大偉的頭。劉大偉眼睛哭的紅腫。
劉大偉:奶奶,跟我回去吧。
奶奶:不行!
劉大偉:奶奶,大偉不孝啊。……(哭)我不結婚!明兒就把老婆轟回去!
奶奶:(奶奶照著大偉腦袋上打了一個響奔兒)大偉!你敢!!那你就是最大的不孝!
劉大偉:我還小哪,我想和奶奶在一起啊……嗚嗚。
奶奶:(忍住淚)大偉,大偉啊,奶奶沒事。奶奶在哪都能過。我們劉家就你一根獨苗,你好好和老婆過日子、生兒子。將來,你出息了,給奶奶買個房,把奶奶再接回來……,奶奶一定等著你。
劉大偉:(看到了希望,抬起頭)是啊,奶奶。我玩兒命掙錢,把您接回來。
奶奶:(飽經風霜的臉)這就對了,大偉。活著有念頭,日子就能過下去啊……
大偉哭的一抽一抽的,頭埋在奶奶的膝上。
鏡頭:奶奶摸著大偉的頭,奶奶飽經風霜的臉。

鏡頭轉到水渠上,水渠裡的水沒有了。
一農民:南村又把水截了。
劉家玉:(點火就著,憤怒的)他媽的,敲鑼!叫人。
鑼聲響起:南村截水嘍!
村裡一片嘈雜聲。
劉大偉扶著奶奶,向山下望去。
劉大偉:他們打起來了。
奶奶:(眯起眼睛看)嗨,這南北兩村為爭水啊,打了多少年了,現在的人哪,嗨……

回到現實。
劉大偉眼睛濕潤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人來人往,有喜的,有愁的,有富足的,有要飯的;特別街頭還有一個瘋子,蓬頭垢面的,沖人傻笑。
劉大偉定下心,站起來,走進了銀行。

(四)
白天。
劉大偉走在街上,一路對攤販善意的笑笑,攤販們看著他,不知大偉什麼意思,也害怕的假意的賠笑著。
劉大偉進稅務局。
老趙頭老遠看見了,打電話:……快躲躲。
老趙頭放下電話,大偉進屋。
老趙頭:大偉來啦。人都不在……
劉大偉:我找孫幹事,是來補交稅款的。
老趙頭:交稅?今兒沒人,算了吧。
劉大偉:沒人?不會吧,我上去瞧瞧。
老趙頭:哎……,你……(沒攔住)

劉大偉要上樓。孫幹事正要拐走,被劉大偉叫住。
劉大偉:孫幹事!
孫幹事只好戰戰兢兢的轉身賠笑。
孫幹事:大偉有啥事啊?
劉大偉:我來補交我欠的稅款。
孫幹事:繳稅啊,你手續沒帶全,就算了吧啊,改天,改天……

逐漸有些人來圍觀。
劉大偉:我都帶全了,我要全部補交過去的欠款。
孫幹事:補交欠款?
劉大偉:是呀,我過去欠的,我算了算,不知對不對。你核對一下。
孫幹事:(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對對,不用核對了。(反應過來了,眨眨眼睛)你……,你真要繳稅?
劉大偉:我浪子回頭了,學好了。希望你給我個機會改……
孫幹事:給機會,給機會。哪敢不給你機會。你……,你真要繳稅?你……,你不是耍我們吧?
周圍人鬨笑。
圍觀人:聽說他煉法輪功了,修真善忍了。
議論:他真能改啊,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大偉你真改好了?
劉大偉:我劉大偉過去對不住大家,我現在真想改了。
議論:修真善忍?他能忍的住?……

(五)
晚上,天瀝瀝拉拉下著雨,大偉家。
廚房水池裡仍放著沒洗的碗筷。
劉大偉孤獨的坐在屋裡,給奶奶寫信。
劉大偉:奶奶,我現在修大法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了。今天,我把欠政府的稅都還了。帳上的存款是……少……了點。您孫子做好人了,您應該高興。您最應該高興的是我現在不賭錢了,原來賭錢是為了快點掙大錢,結果反而賠了很多錢,每次都心疼的喝酒發脾氣打人。現在好了,我改了。不孝之孫,大偉。

大偉臨睡前,在床上打坐。單盤,腿還翹的老高。
劉大偉(對自己很失望,嘟噥):這腿老盤不上,可咋辦呢?

寂靜中,空中的神給大偉灌頂。一股能量熱流從大偉頭灌到底。大偉感到身體從裡到外一片清新、乾淨,大偉的身體通白通白的發著亮。
劉大偉驚奇的回味著:美妙啊……
窗外的小雨還在淅瀝瀝的下著。

鏡頭轉。同樣的夜,雨水順著房檐滴滴噠噠。
房檐下,余洪瑞縮卷在一個已經關門的店鋪門臉角落裡睡覺,身上蓋著一張報紙。雨水驚動了余洪瑞,他醒來,抖抖報紙上的水,站在屋檐下,等著雨停。
街上公共汽車偶爾經過,車上人溫馨的一家正說說笑笑;路對面房檐下一對男女也在避雨,親密低語。
余洪瑞人孤影單,但他嚴肅而堅定的望著雨夜中黑黝黝的天空。

(片尾主題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