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集電視連續劇故事:歸程(第十七集)

古燁


【正見網2011年05月09日】

(根據明慧網法輪功學員修煉交流稿和正見網法輪功學員輪迴記憶編寫)

(一)
劉大偉和明華爸跑進明華屋,明華正安祥的睡著。
明華爸:明華,明華。
明華被叫醒。
明華:大偉來啦?
劉大偉:(扶住明華)明華,要相信師父。
明華:(堅定的)嗯。
劉大偉:一定沒事的,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
明華:(點點頭,看著爸爸)爸,我沒事,我感覺很舒服。髒東西都排出去了。
明華爸鬆了口氣。
明華爸:大偉,那麼早把你叫起來。
劉大偉:沒事,袁叔。放心吧,煉功點上好多人,以前病的厲害,現在病都好了。
明華爸:(半信半疑)真的嗎?
劉大偉:明叔,你瞧,咱們中國人信中醫,對不?
明華爸點頭:中醫治本嘛。
劉大偉:在外國,人家不信,有不少國家中醫還不合法。可咱們中國人幾千年來都知道,真正的中醫治病是很管用的,對不?
明華爸點頭。
劉大偉:那是外國人他沒有這個實踐,以為非得西醫這個藥才能治病。其實,中醫治療方法很多,很有效。氣功修煉也一樣,治病效果很好,只是人們還不認識。
明華爸:是這個理。
劉大偉:(轉身對明華)當然修煉可不是為治病啊,明華,你多讀《轉法輪》。
明華:嗯。
明華爸:不為治病為啥?

(二)

明華爸在看電視。
明華爸:(喊明華)明華,快來看,電視裡都說法輪功好了。明華跑來看電視。
鏡頭:電視畫面:清晨,公園裡,到處可以看到練習法輪功的身影,據介紹,法輪功治病效果在97.9%以上,很多有疑難病症的病人,通過練習法輪功,病情都得到好轉……。

從同樣的電視畫面。鏡頭轉到:
一個普通工人家的電視。家裡凌亂,破舊,一個中藥鍋裡煮著藥。
一個老年婦女蘭姐,正表情麻木的躺著看一個舊的小電視。電視裡正在介紹法輪功。
蘭姐眼中有了光。她艱難的下床,疼痛使她移動的很慢,她貼近電視想看的清楚些。這時可以看出原來蘭姐是個駝背,九十度彎曲。

鏡頭轉回明華家。
明華爸:你看這麼多人煉呢,你也該到公園和大家一起煉,那才容易堅持啊。
明華看著畫面點點頭。

(三)
98年,初夏時節。明華爸陪著明華第一次去煉功點煉功,麗華跟在後面。煉功點的人很多了,有不少新面孔。
劉大偉看見明華很高興。向吳俊英介紹。
劉大偉:這是我從小長大的好朋友。
吳俊英熱情的招呼明華爸和明華。明華爸看吳俊英的眼色有些異樣,原來明華爸對吳俊英仰慕已久。

大偉看見麗華也打了聲招呼。麗華冷漠的點點頭,眼睛移向了別處,她竟看見了她的同事警察肖雲飛。
麗華剛要打招呼,肖雲飛把手指放在嘴上,並使了個眼色。麗華心裡一震,又不動聲色的用眼睛掃煉功人群,又發現了同事老劉。麗華走開了。

煉功開始了。明華爸隨著不煉功的人走開了。
蘭姐駝著背,也在隊伍中煉著。鏡頭隨著蘭姐的眼光,只能看到前面人的小腿,雖然這樣,蘭姐在努力的煉著。她甚至翹起因駝背不能上仰的頭,微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明華。
明華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別人都平靜、祥和的煉著,沒人注意他,他才也煉起來。

第二套功法抱輪,明華聽到“叭叭叭”地響聲。他尋聲朝蘭姐看去,明華驚呆了。

蘭姐駝著的背在逐漸直立,背後骨頭“叭叭叭”地響,鏡頭隨著蘭姐的目光,從前面人的小腿,可以看到前面人的後腰,逐漸上移,最後能平視前面人的後腦勺了。蘭姐激動的一邊抱輪一邊哭。
明華簡直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揉揉眼睛,並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大家睜開眼睛。
有人問:剛才是什麼動響啊?
蘭姐哭出了聲。
當大家看到蘭姐直直地站在那時,個個目瞪口呆:啊!? 蘭姐,原來你這麼高呀?!
蘭姐一下跪在了地上:師父的大恩啊,永世難報啊。嗚嗚……。
肖雲飛感到很震驚,肖雲飛向老劉看了一眼,老劉眼睛是濕潤的。

(四)
酒樓。麗華請肖雲飛吃飯。
麗華:這就是你們培訓一年的任務?
肖雲飛:是啊。上頭就是多疑。
麗華:有結論了嗎?
肖雲飛:前年就開始查了,是以刑事犯罪調查的,看看有什麼斂財啊,偷稅漏稅啊、不正當關係啊。
麗華:有嗎?
肖雲飛:沒有啊,煉功都是免費的,大家也就是買本書。而且這個功法提倡道德,嘿,我不是吹,大法修煉人啊,比雷鋒還雷鋒呢。
麗華:(笑)那你們還查什麼?
肖雲飛:唉,上面不甘心啊,今年又按政治罪調查。
麗華表情嚴肅了。
肖雲飛:看看有什麼拉幫結社搞義和團的跡象。唉,(輕聲)就是上面啊,六四以後杯弓蛇影,老怕有人造反。
麗華:查的怎麼樣?
肖雲飛:沒啥跡象啊,我去煉功,也沒人問我姓甚名誰,我各地都去過。大家談論的也是怎麼提高心性的事。
麗華:老劉怎麼樣啊?
肖雲飛:老劉是學進去了。你沒看他都紅光滿面的了。我的書還是老劉買了送給我的。
麗華:那你呢?
肖雲飛:(笑笑)不可否認,在事實面前,本人世界觀受到強烈衝擊。呵呵。
麗華:呵呵。(開玩笑)那有一天讓你們在大法和黨中選擇,你選哪個呢?
肖雲飛:(開朗笑)最好沒有這一天。沒必要嘛,哈哈。
麗華:但願如此。

(五)
明華家。明華爸拿著醫院的診斷書。
明華爸:醫生說完全正常?不是你又騙我吧?
明華:是真的。我現在修真善忍了,不會再騙人了。
明華爸不敢相信的點點頭。
明華:明天……,(有些低沉的)我該上班了。

(六)
明華公司。
明華慢慢推開市場部的門,林清清的位子是空的,看上去很長時間沒人用了。辦公室的人都看著明華,明華又輕輕把門關上了。

明華敲總經理辦公室的門。王先翎在裡面說:進來。
明華:(進屋)王總。
王先翎:(高興)好啊,明華。你大難不死啊,現在身體怎麼樣?
明華:都好了。
王先翎:真是練氣功練好的?
明華:是修煉法輪大法才好的。
王先翎:修煉?真的有效?
明華:(拿出兩張診斷書)您看,只有一個半月,我沒吃一粒藥就好了。
王先翎:(仔細的看著兩張診斷書)……會不會是第一次診斷錯了?
明華:(笑了)應該不會。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
王先翎:(把診斷書還給明華)好,只要身體好了就行。……嗯,明華,你看你回深圳工作怎麼樣?
明華:噢?
王先翎:(得意的)三十河東,三十年河西啊。我現在是總經理了。你去做華南地區的總經理,坐鎮深圳。
明華:那吳鵬?
王先翎:(生氣的)把他調回來裝電腦,省的給你搗亂。
明華:(沉默片刻)吳鵬……,業務能力還可以,還是把他留在深圳吧?
王先翎:噢?你不記恨他?
明華:過去會,現在不了。
王先翎:(舒了口氣)好好,我還怕他回公司給我搗蛋。你要願意,放你那更好。……可惜啊,林清清停職一年出國了,否則……,唉,要是給你當助手,我相信……(開玩笑的)你們會配合的很好。
明華很尷尬的笑笑。

(七)

夏天的河岸。
明華一個人漫步走著。明華腳步輕快,有一種獲得新生的感覺。走到小橋上,明華駐步,望著河水。

鏡頭從河水推開,是異地風光。林清清在國外某地,在一個小橋邊,眼望河水發獃。腦中晃動的都是明華的音容笑貌。
林清清信步走進一個圖書館,在電腦旁,打開自己的信箱。竟有一封明華的信。但標題因是中文,顯出是亂碼。
林清清手哆嗦著,想點擊那封信,但又沒有勇氣。滑鼠在標題上來回移動著。
終於,林清清小心翼翼的點出了那封信。是一張圖片文件:英俊的明華健康祥和的打坐照片,照片上還有兩個中文字:新生。
林清清眼睛亮了:明華。

(八)
深秋季節,大雁南飛。
農村場景。春艷家村頭,一群人圍著賭博。
賭博人:嘿,老蔫兒,他又贏了,邪門兒!
人群中一個乾瘦的中年男子,得意地笑著。
老蔫兒:再來一盤……。
賭博人:不來了,不來了,邪門兒,……錢都叫你騙去了。
賭博的散了,乾瘦男子老蔫兒也起身回家。

老蔫剛一進家門,頭痛的要倒地。
老蔫兒:哎喲,哎喲,又來了,祖宗啊,你又來了。……
老蔫兒連滾帶爬到供桌前叩拜。

天漸漸黑了,老蔫兒蒙著被子,感覺一條大蛇先盤在腰上,後盤在脖子上,嚇得渾身出汗,把被子都打濕了,老蔫兒縮卷在被子裡,痛苦的嘟噥著:你離開我吧,求求你了……嗚嗚……。
附體:白天你可離不開我呀……哈哈……,明天你再去抓獎,號碼是……。
老蔫兒:我不要,我不要……!
附體:哈哈……。
老蔫兒嚇的一夜不敢合眼。

白天,在一輛抓獎券的車前,老蔫兒徘徊著。
三嬸正在向一個人介紹法輪大法。老蔫兒側耳在旁聽。
老蔫兒答腔:這功真靈嗎?
三嬸:看你這精神不太好啊,煉煉功吧。
老蔫兒:我練過氣功,不管用。我和別人不一樣……,嗯,你懂不?我有附體,我自己知道……。
三嬸:附體!《轉法輪》裡第三講講到附體了,附體再折騰,你就喊大法師父。……這書先借給你,明早兒到後坡來煉功啊。

當天晚上,老蔫兒在燈下聚精會神的讀《轉法輪》。讀著讀著,突然大蛇又盤在腰上,他嚇成一團,渾身顫抖,忽然想起了三嬸的話:附體再折騰,你就喊大法師父。
老蔫兒:師父?師父……,師父叫什麼來著?……哎喲,可急死我了……。
老蔫兒急忙哆嗦著翻書。
還沒等喊的時候,唰一下,大蛇無影無蹤了。老蔫兒驚得呆若木雞。片刻之後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腿,是真的,不是夢。
他激動得跳起來,大喊著:這回我可有救了!我找到最好的師父了!
他馬上在書中師父像前保證:師父,不管修煉路上有多苦多難,我一定要明明白白、堂堂正正一修到底!
他扣掉供桌上附體的那個香爐碗。附體唰地一下全沒了。
老蔫兒興奮的跑出屋。

(九)
同天晚上。二嬸家。
大偉和小梅、小強在桌邊,小強拿糖給小梅吃。
小強:小梅姐,我給你留了一大包糖啊,你先嘗嘗這個。
文弱的小梅笑了,張著缺了一個大門牙的嘴。
小強拿出一枚法輪章,小梅大眼睛一亮,想拿過來。
小強:(手縮回)這個我還不能給你,我太喜歡了。
小梅:(非常失望,羨慕的看著小強)我……看看。
小強遞給小梅,小梅愛不釋手。

二嬸躺在炕上哼哼。春艷幫春艷爸給二嬸煮中藥。
春艷爸:(對大偉說)腰上長了個包,整天就是疼。
二嬸:(忍痛的)什麼疼,是疼的死……去……活……來。
劉大偉:這藥管用嗎?
春艷爸:試了幾種了,不見啥效。
二嬸:(疼的呲牙咧嘴)春艷啊,你也教媽煉功吧?
春艷:(吃驚的)你要學法輪功?
二嬸:(忍著疼點點頭)嗯。
春艷:我們這個功法要修真善忍,你愛罵髒話,那可不行。
二嬸:(疼的一呲牙)我改嘛。
春艷:你愛占小便宜,又自私。
二嬸:(一咧嘴)我改嘛。
春艷:師父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罵人從不饒人,到時你忍得住嗎?
二嬸:我改嘛。
春艷:我們這個功法要修心性,光煉功可不行,你又不識字怎麼看書呢?
二嬸:我可以叫你爸給我念。
劉大偉:(一邊看著小強寫字)對,三嬸都行,媽咋不行呢。
二嬸:是啊,我一準比她行。

突然,老蔫兒跑進了屋。
老蔫兒:(興奮的)我的病好啦!我正常啦!我再不賭博了。(突然醒過神兒來)噢,我是要到他三嬸家,怎麼跑二嬸這兒了。對不住啊。
老蔫兒又跑出去了,進了隔壁。大家笑笑。
春艷:(若有所思,對二嬸)媽,你真想修煉,那你先把那堵牆拆了。(用手指和三嬸家之間的牆)
二嬸想了想,下決心。
二嬸:好!拆就拆!
春艷爸高興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音樂聲起。
“轟”,隨著一聲聲鞭炮聲,二嬸和三嬸家之間的那堵牆倒了。村裡人很多圍觀,鼓掌。
三嬸到二嬸跟前,合十,二嬸忙兩手亂抖的向三嬸作揖。大家都笑了。三嬸指指二嬸的腰,二嬸拍拍自己的腰,意思是全好了。二嬸、三嬸忙招呼大家吃團圓飯。

(十)
晚上。大偉家。臨睡前。
劉大偉:(對春艷)你先睡吧,我再盤盤腿。
春艷:我可不忍心看你受罪。
春艷先睡了。

劉大偉腿是勉強雙盤上了,就是痛得鬧心。很快那種鬧心的劇痛幾乎使他昏過去,汗水很快就濕透了全身的衣服。
劉大偉:(痛苦的)師父,我為什麼要受這樣的苦?
他在痛苦中將腿放下來,一種絕望的感覺湧上來。
就在這極度痛苦中,大偉很快進入了一種似夢非夢的狀態,一個聲音在講故事。
聲音:土改時期的一個小村莊……

鏡頭:一個頭戴“封建地主狗崽子”高帽的小伙子在被批鬥,批鬥會失控了。憤怒的村民開始毆打那個小伙子,村民們高呼“打倒……”的口號聲。一個人一棒子把那個小伙子的腿打折了,還接著打。
小伙子捂著腿痛苦的在地上爬:別打了……,求求你們……。
那個打人的人逐漸在鏡頭上清晰了……劉大偉的前世。
神的畫外音:世間萬事皆有因緣哪。

鏡頭:出現了一碗冒著黑氣的毒藥,一團光芒把毒藥捲走了……
劉大偉驚醒了,他摸著自己的腿,想著那個小伙子捂著腿痛苦的在地上爬……。
大偉竟然輕鬆的把腿雙盤上了。
劉大偉:(高興的)我能雙盤了!
春艷:(被吵醒)咋啦?真的?
劉大偉想著那碗捲走的毒碗,迷惑不解。

(十一)

傍晚,天剛黑。
劉大偉向王玉蓮家走,拐過王玉蓮家的那條胡同,一個小女孩在家門口玩。
小女孩:你找誰啊?
劉大偉:(友好的笑笑)王玉蓮王大媽。
小女孩:(手指王玉蓮家)那兒,在家呢。
劉大偉:(逗小孩)你咋知道?
小女孩:(指牆上的路燈)看那路燈亮著呢。王奶奶剛安的。
劉大偉:(笑笑)噢,謝謝小妹妹。
小孩媽媽出門來叫小孩進屋,和大偉笑笑。

劉大偉和王玉蓮在王玉蓮家。家中乾淨整齊。王玉蓮在一個黃包上繡蓮花,靜靜的聽大偉說。
劉大偉:(比手畫腳的)……你猜怎麼著,是我上輩子造了業了,把人家的腿打折了,這輩子才遭這個罪。原來這因果輪報啊,真是一豪不差啊。
王玉蓮:所以啊,修煉就得吃苦,還業啊……。
劉大偉:可是,奇怪啊,後來我又看到了一碗毒藥,被一團光捲走了……。後來就一下能雙盤了,你說我咋沒吃苦,業就這麼消了呢。
王玉蓮手裡的針扎在了手上,吃驚的看著大偉。
劉大偉:那碗毒藥,冒著黑氣,能感覺到……,很厲害。是啥意思呢?
劉大偉正說的起勁,看見王玉蓮低頭,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劉大偉:你咋啦?
王玉蓮:……那是師父給你承受了。
劉大偉嚴肅了,眨眨眼。
劉大偉:業力輪報,一絲不差……?那是師父替我遭罪了……?
王玉蓮:(點點頭。若有所思的)……
劉大偉:師恩難報啊……。
王玉蓮:(仍若有所思)……也許,我們還有更大的使命啊……。
二人互相對看,思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