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廣州」

楊紀代

【正見網2011年05月16日】

晉・顧微《廣州記》裡古代的嶺南風物 

廣州廳事的樑上,畫有五羊像,又製作了五穀囊袋,隨著五羊像懸掛著。據說是往昔高固任楚相,有五隻羊銜著穀子聚集於楚國宮庭,所以繪其圖像留存,以為是祥瑞的徵兆。秦滅六國時,廣州屬於楚國。

傳說此地有個叫桂父的人,常食桂葉,一見就知他具神術,誰都尊敬他。有一天,他來與鄉親鄰裡話別,然後就飄然升空,入雲不見。

鬱林郡的山之東南,有一池,池邊有一石牛,人們爭相祭祀。倘若天旱,百姓就殺牛祈雨,用牛血和泥,把血泥塗於石牛背上。祭祀典禮完畢,那麼天即降大雨,傾盆如注,接著清洗石牛背,只要血泥盡數洗淨,立即沒雨放晴。

百管溪,周圍有丈余,溪水極度沸騰翻湧,就如猛火煎油之聲一樣。

海中有種文?鳥,頭尾都能鳴叫,似鐘磬又似玉器互碰之聲。又有一說,海中多產朱鱉,形狀如人肺,有四眼六腳,而且能吐珠。

平定縣東面大海有(馬孛)馬,似馬而牛尾,生有一角。又說,平定縣大海有水犀,似牛,出入時有光照射,水面為之分開。

熙安縣東南有固岡,高數十丈,岡西面為「羊腸道」。世代口耳相傳,說是遠古的尉陀,登上此處眺望漢水。

海中還有大珠、明月珠、水精珠。

懷化郡挖掘塹壕,挖得石墨甚多,精細好用於書法。如今山中多出產朱石,也可以入朱硯(紅色朱批)中使用。

「益智」這種植物,葉如騰荷(多年生草,高二、三尺,嫩根及花序可供食用),莖如竹箭。子從心中生出,一枝有十子,內部白滑,四周破葉去除之,只取其外皮,加蜜煮成粽子,味道辛辣。

熙安縣有孤祠,其號曰古度,祠前生長一棵孤樹。塵俗中人如果無子嗣,於祠前薰灼孤樹的乳狀汁液,就會生男,過後再以焚燒金帛報答之。

五子樹,所結的果實如梨,內裡有五個果核,因名五子。可治霍亂、金瘡等病。

熙安縣東北有菖蒲澗,其上有磐石,水從磐石上流過,味道特別甘冷,異於普通之水流。

此地蠻族,習慣不養蠶,只會採集木綿製成棉絮。

藤類有十多種。時續時斷的是草藤,一名諾藤,又一名水藤。登山行路者,感覺口渴,就可砍斷它,取其樹汁喝下。倘若醫治人體,可能有所損害呢。「沭」這種藤類,則是生長如長髮狀。離地一丈高將它弄斷,立刻便再次生根發芽,下垂覆蓋至地面,永不死哪。

鬼目樹,樣子似棠梨。葉形如楮樹,皮白,樹高。果實大如木瓜;而小果子卻長相傾斜,不周正。味如酒酢。九月成熟。又有草昧子,也是如此,可作為糝(米粒)來用。

雍菜(即空心菜)生於水中,可以製成菹(鹹菜)來食用。

深山有鳳、鸞棲息止宿,而且吃這些植物的果實。出了山之東面,有條溪叫羅陽,永泰年中,夏季暴雨溪水高漲,有一竹葉,大如芭蕉葉般,隨水浮出,蔚為奇觀。

《廣州記》作者顧微,晉代人,生卒不詳。按:《廣東考古輯要》載:「《廣州記》,晉.裴淵撰,佚,見黃志。」「黃志」指明嘉靖四十年黃佐修《廣東通志》。此為最早記載五羊城傳說的書籍。

《廣州記》裡所輯存的資料,記述嶺南(包括現廣西鬱林與湖南懷化等地)地區的山、水、石、木、禽、獸、果、菜等。古代嶺南風物,從中可見一斑。

《晉書卷九.吳隱之傳》裡所寫的廣州概況

廣州地區環山抱海,山珍海產豐富異於其他地方所出,擁有一篋櫃的寶物,一家就可以生活數代而不虞匱乏,所以前後任刺史多數瀆職、囤積財貨。……

離廣州二十裡,有一地,名石門,該處有水曰貪泉,只要飲上一口者,立即懷有貪得無厭的大慾望。吳隱之到達之後,告訴他身邊的親信說:「不接觸、不親近可引起貪慾的事物,就能使自己的心不擾不亂。傳言中說越過嶺南即喪失清白的原因,我知道啦。」於是走至該泉,親酌泉水而飲,因賦詩一首曰:「古人云此水,一歃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果然隱之治理廣州,清廉潔操更顯突出,日常食用不過菜蔬及乾魚而已。……

如今的廣州

這五羊城還有個傳說:韓湘子助其叔父韓愈之後,回天庭途中經過此地,剛好天亮,其中五隻仙羊,來不及藏好,就只能落戶廣州了。

早在周代,嶺南地區的百越人,跟長江中游的楚國人就有往來,並稱廣州為「楚廷」。到秦始皇三十三年 (西元前214),秦始皇派兵南下,統一嶺南設置南海郡,郡治在番禺,就是廣州了。

西元前214年,南越人趙佗將嶺南分為南海、桂林和象郡三個郡。並於公元前204年自稱南越武王,國號「南越國」,定都廣州?這時叫番禺?,確立廣州在嶺南的重要地位。漢武帝元鼎六年(西元前116),漢武帝派兵南下攻打南越國,直接接管嶺南。

西元226年,孫權為方便管治,將交州分為交州及廣州,「廣州」之名由此起。到了南宋,因北方已被遼金控制,對外貿易就只能尋求於海上了,此地成為海上「絲路」的出發港。清乾隆二十三年(西元1757年),廣州是惟一的對外口岸。

如今的廣州,經濟開發鼎盛、外國投資聚集,現今轄有越秀區、海珠區、荔灣區、天河區、白雲區、黃埔區、花都區、番禺區、蘿崗區、南沙區,以及從化市、增城市兩個縣級市,儼然成了中國的南大門。因位處亞熱帶,擁有多種的植物品種。在一些老舊的馬路,可以見到紅棉樹、榕樹、鳳凰樹跟雞蛋花等等。

結語

這俗世紅塵裡,萬事萬物都沿著天定的鐵律──始卒若環、死生相續的過活;由初始到頂峰、由繁華至殞落;從枝葉茂盛即刻枯萎敗壞、從一籌莫展隨著自助天助……,哪樣不是起伏跌盪穿插、何事不是興衰勝負交雜?看透了你就不會煩惱;想通了你就不會在意!

在五千年歷史長河中,在神傳文化演繹裡,多少英雄豪傑、幾許名臣文士、眾多的古都名城和族裔血脈,投入了所有心神戮力參與,不管潮起潮落,不計生死存亡,只為儘自己該負之責,只是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只為正法大幕開啟時,作出周全準備!

感謝晉朝時,那些有心的文人名士,留下了許多篇當時著名都城的簡短筆記,分門別類的記載了那個時代的名勝古蹟、神跡傳說與風土文物;這兒只是其中的四篇而已。雖然「昔」非「今」可比;雖然「科技建設」勝過「往日繁華」,但隨著時光的足跡、日月的觀照,所有的一切,都會隨著天象的變化,化為烏有……。或許,有朝一日,它們又會重新興起,朝氣蓬勃!

所以,別管廣州、會稽啦,甚或洛陽、關中或長安,這些昔時赫赫有名的都城,經過繁華喧鬧、走過殘破孤寂,甚至成為一片焦土,只余荒煙蔓草與寥落,但它陪伴著眾多生命,留存在史跡裡,積澱著上蒼所擘畫的藍圖,成就著老天所起的正面作用,為眾生回歸奠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