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的意境

榮欣

【正見網2011年06月30日】

「文章千古事,書法萬年傳」,書法與文章一樣,在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化長河中,占據著不可替代的地位。縱觀中華歷史,書法無論歷經兵火戰亂還是朝代更迭,都以強大的生命力演繹著歷史和生命的傳奇。

中國書法獨一無二,在黑與白、點與線的千變萬化中完成生命玄妙的精神創造與渲染。它所表現出的精神內涵與中華傳統文化是一脈相承的。早在3000多年前的商周時期,甲骨文書寫著神秘的占卜,其運筆及結構已構成了最早的書法,它特有的游玄之境道出了中華民族遠古的智慧。不同時期的書法表現了不同時代的精神面貌,劉熙載說:「秦碑力勁,漢碑氣厚」,「觀晉人字畫,可見晉人之風猷,觀唐人書蹤,可見唐人之典則」,這正是時代特徵的定格。晉書尚韻,唐書尚法,宋書尚意,元書尚態,不一而足,書法的風格特色是一個時代深層次的特徵表象之一。所以博大精深的書法藝術不僅僅是一門藝術,更重要的是它所承載的是歷史、信仰、精神和民族的特徵。

人品不高,用墨無法,真正的上乘書家必須是書品與人品達到統一,書藝一道,尤重人品。所以習練書法與修身養性是密不可分的,取法自然,一絲不苟,平和澹泊都是書者需遵循的章法,做人又何嘗不是如此!習練書法可以讓人體悟做人的道理,參悟了書法可以啟示人生。

現代社會浮噪、誘惑、忙碌、苦惱、競爭和彷徨。科技越發達,離人性所乞盼的理想生活就越遙遠。如何尋找心中本性的自由呢?書法給予了現代人類雖然身居鬧市但是可以超越凡塵的修心養性的生活方式。古人云:「書,心畫也」,每當閒暇之餘或夜深人靜時,寧心定氣,揮灑幾筆,頓覺時空穿越,蘇東坡曰:「當其下手風雨快,筆所未到氣已吞。」

書法中的楷體「人」字是很簡單的,但大道至簡至易,寫好「人」字對練書法的人並非易事兒,寫「人」字一撇時,用筆要徐澀頓挫,以曲寫直,不斷蓄勢,這恰似人生陰晴圓缺、運數起伏跌盪、轉流不息,所以告誡人生如身處窮困、渺小、卑微之境,要有靜心和耐心,「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柳暗花明之事終將到來,如處榮華富貴之境,要從從容容,樸實自然,不要傲慢張狂,要有平靜心和平常心。「人」字的一捺要書寫時伸展舒暢,底蘊充足,還要在知進知退中用藏鋒,這就要人聽天命,盡人事,知進退,上善水,勤習練,滴水穿石,這樣才能大雅人生,體悟人生。

書法的玄秘還在與宇宙萬物同道同法,柳公權觀察天上的大雁,水中的游魚,奔跑的糜鹿,脫韁的駿馬,把自然界各種優美的形態都熔鑄到書法藝術裡去。張旭看到「公主與擔夫爭道」及音樂的吹打之聲,頓悟筆法的龍蛇翻轉之妙,觀看公孫大娘舞劍,方知書法的精髓。黃庭堅見船夫劃漿受啟發得到了書法的神韻。所有這些,見證了書法道法自然的哲學內涵。

人生漫漫,雖然不能人人都有唐人的吟詩品酒之風,宋士的作詞高歌之雅,但是只要您用心習練書法,同樣可以達到 「平心靜氣看浮塵,修身養性忘物我」的意境。

千百年來書法以它永恆、自然、玄妙的氣質傳承著歷史、文化、信仰和理念,靜心面對人生,一壺茶,一本書,一張紙,一支筆,一顆修心向善的心,有了這些,人生富足而又與眾不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