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了的「三齊」

【正見網2011年07月08日】

晉・伏琛《三齊略記》 

堯山在廣固城西七裡,堯巡狩天下時登上此山,遂以其名命名。山頂立祠,祠邊有柏樹,枯後又再復生,也不知到底是幾代樹了。

台城的東南面有蒲台,台高八丈,秦始皇經此地時,車駕所停頓之處,在台下系馬歇息。至今那兒的蒲草猶生生不息,糾結縈繞,似木楊可又堪折為箭。陽城山,山石盡皆豎起站立,正經八百的向東傾斜,形狀如大伙兒相隨而行,模樣青翠可愛呢。

海上常浮現蜃氣,有時結成一大片巨幅樓台,名叫“海市”(即海市蜃樓)。

不夜城,在陽廷縣東南方,據說古代經常有太陽在此地的夜間出現。此城就以“不夜”之名,來顯示其奇異特殊之處。

秦始皇于海中建築石橋,海神為此橋豎立橋柱。始皇求神與他相見,神說:“我形像醜陋,不要描繪我的樣貌,我就可以與皇帝相見。”於是始皇入海四十裡去面見海神。左右隨從沒人動手畫像,可有個工人卻奉命偷偷的以腳畫其形狀。神震怒的說:“皇帝違約,快離去。”始皇無奈,只好掉轉馬頭原路回家。那馬的前腳才剛立起,尚未站穩,可後腳隨著踩空,一人一馬僅僅得以安全登岸。當然那位畫者,溺死於海中,而四周眾山之石,盡皆傾倒歪斜,至今還岌岌可危的向東遙望哪。

曲城、齊城之東有萬歲水,水之北有萬歲亭。

鄭司農這位儒者,常居於不其城的南山中講課、教授,等到黃巾之亂發生,才避禍離去。只剩下生徒,如崔琰、王經等諸位賢人於此處,不久就都揮淚而散。所居山下,有草,形如薤葉,葉長尺余,堅韌異常。土人呼為“康成書帶草”。

始皇祭青城山(四川都江堰西南,古稱丈人山)。築石城,入海三十裡,射魚,海水被魚血所染,變成血紅色的面積廣達數裡,至今猶是如此呢。

“三齊”由來

三齊──《史記項羽紀》:項羽分齊為三國,徙田市為膠東王,國都在“墨”;立田都為齊王,國都在“臨淄”;田安為濟北王,國都在“博陽”。後來都被田榮所殺,田榮併吞三齊而稱王。按三齊,今山東中部地區,膠東為山東東北部,濟北為山東中部,而這三齊的位置在膠東與濟北之間。

三齊與青州、廣縣、臨淄、廣固的關聯

最早的青州城是廣縣城,如今已經無處尋找;最輝煌的城是廣固城,也已在一千六百年前消失。對於青州,廣固城是重要的。因為它承載了許多許多,如果沒有它,青州就不是一個完整的青州,青州的歷史也不是完整的歷史。

說到廣固城,不能不說到曹嶷,因為是他修築了這座城。西晉永嘉五年(西元311年),割據山西的前趙皇帝派王彌率軍南下,攻陷西晉都城洛陽,西晉滅亡。王彌命部下曹嶷率軍取青州。曹嶷從洛陽出兵,先打下兗州,又攻取汶陽,越過魯(山東)中山區,沿淄河進軍青州,最後,齊郡太守徐浮被殺,青州刺史苟?棄城而逃,齊魯郡縣望風而降。曹嶷占領青州,自任刺史。

在此之前,青州首府無定所,有時在廣縣,有時在臨淄。曹嶷看到臨淄城池太大,無險可守;廣縣城太小,不能屯重兵;於是另築了廣固城。廣固城在今山東益都縣西北八裡堯山之陽,根據史書的記載,廣固城應該位於如今的堯王山東南,現在的康家莊、叉河一帶。

它背靠高山,有幾條河繚繞,“四周絕澗,岨水深隍”,既“廣”又“固”。廣固城建成後,成為青州、齊郡、臨淄三縣施政所在。在今山東省青州市區西北八裡之 廣固城,曾為十六國之一南燕都城。南燕國在歷史上只是曇花一現,轉眼間土崩瓦解。只剩這黃土城牆矗立在南陽河畔,見證著歲月的滄桑。此城自興築迄被廢僅存 在百年,為歷史上短命城池之一。儘管存在時間短,可它也曾輝煌一時。

劉裕攻下廣固之後,一聲令下,廣固城被夷為平地。羊穆之被任命為青州刺史,接受的是一片廢墟,為了有個辦公的地方,只好另築東陽城。廣固城永遠消失了。這座東陽城在今青州市北關一帶,因在南陽河之北,北陽河之東,所以叫作東陽城,這是歷史上的第三座青州城。西元420年,劉裕稱帝,國號宋,史稱南朝劉宋,青州歸屬南朝劉宋。東晉、劉宋占據青州六十年。

結語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除了日理萬機之外,還積極尋求長生不死藥,又派方士徐福率童男女數千人,至東海追索神仙,一心想成神而長命百歲;可看看晉朝伏琛的《三齊略記》裡,記載秦始皇與神人相見一事的經過,你會哭笑不得:

神怒曰:“帝負約,速去!”連個皇帝都以為神像人一樣好騙啊?因此不守然諾、耍心眼,答應的事,做起來表裡不一!

“始皇入海四十裡去面見海神”,他是騎馬去的哪,可見是那位神仙運用神通,在海中給他開的道呀!否則那馬再會游泳,可那秦始皇也不可能泡在水中四十裡而毫髮無損,是吧?他只是個凡人皇帝,充滿了野心與執著,所以,連神術的展現眼前都視而不見,夠蠢的啦!

何為神,他根本不懂,也不知,甚至過分到把心都動到神那兒去啦。那神沒把他銷毀算他幸運,因為他是真命天子!難怪天象變化,讓他當起了首先統一中國的“始皇帝”。

涓聚河川深,埃積峰巒秀,千萬年塵土堆疊成一座座山頭,千萬年水滴開鑿出一條條大河,沒有一個城市與都邑,沒有一個民族和物種,能比天地更永恆。人和萬物消消長長,生生滅滅,衰衰榮榮,惟有天地穩操勝算,在大自然面前,誰都沒有資格談笑。“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只有上蒼掌控一切,唯獨天地屹立不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