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展現了真、善、美

【正見新聞網2021年07月03日】

神韻藝術團2021年6月27日在康州斯坦福派雷斯劇院(The Palace Theatre)演出盛況。 (戴兵/大紀元)    

要想看到西方文明中最優秀的藝術,您必須抬頭仰視。

在宮殿和教堂的天花板上,天堂、寓言、聖徒和神的輝煌壯麗一覽無遺——其蘊含著技術與工藝創新的壯舉、嫻熟的技能,以及人類豐富的創造力和想像力,足以與今天的任何發明相媲美。

其中最著名的也許要數米開朗基羅在西斯廷教堂天花板上的壁畫了。《創世紀》的故事在天花板中央的鑲板上上演,從人類的誕生到墮落,再到救贖,以及神人相顧的畫面。

傑出的藝術觸動人性,回答我們最深刻的問題,幫助我們找到生命的意義。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之一唐瑞(Jared Madsen)2021年6月接受了新唐人、大紀元聯合專訪。(新唐人電視台)

「您會想,『天堂會是什麼樣子?如果有天堂,那會是什麼樣子?』」長期擔任神韻藝術團主持人的唐瑞(Jared Madsen)說,「這是對神的追尋,對更高境界的渴望,這就是您在我們眾多的演出中所看到的中國文化。」

「最了不起的是,在我們的演出中,可以看到一些人不僅嚮往天堂,而且真的能上天堂。他們得到提升,飛入天堂。他們看到了天人,獲得了一種完整的體驗。」

「我想這是每個人都在思考的問題,也是我們都在思考的問題。我們能在舞台上看到這一切,真是太神奇了。」

唐瑞指的是神韻中的一個獨特的專利製作元素,展現的是共產黨之前的中國文化。

中國共產黨以「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為宗旨,然而中國傳統文化則恰恰相反,以天人合一為核心。

告別天上的宮殿,創世主下凡人間,開啟五千年文明,眾神前來援助從古至今善良、忠誠的人們,化解深層問題,昭示人生的目的,所有這一切都成為栩栩如生的藝術品,富有表現力的舞蹈、絢麗的服裝、動態天幕,將視野延伸進入浩瀚蒼穹。神韻融匯了想像力的光芒和卓越的技巧,具備了一部傑作必需的一切。

唐瑞說,「這是一場文化秀,同時具有更深刻的內涵,與人性的根源有關。」

這就是中共不希望您看到的正宗的中國傳統文化。

真實的中國

總部設在紐約的神韻藝術團的使命是復興五千年中華文明。古代中國人相信這種文明來自於神的恩賜,是神傳下來的,他們把這種文明傳承了五千年,直到嗜血的共產主義政變奪權。中共掌權後,在文化大革命十年時間裡通過砸毀寺廟、焚燒書籍、殘暴對待無辜百姓來剷除傳統文化。據統計,中共政權的統治導致了至少5000萬到6000萬人非正常死亡。

很多東西消失了,共產政權治下的中國文化被扭曲了,但歷史故事、神話和人物還繼續存在於中國和海外的一些人的記憶中。2006年,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包括一些逃離中國的人,聚集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成立了一家藝術團,在這裡他們可以展現一種幾乎消失殆盡的文化,並將它呈現在世界舞台上。

唐瑞說,中國傳統文化根植於敬神思想,佛家、道家、儒家等思想。這種文化的核心是對神的尊崇,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這種全方位的人生觀一下子讓唐瑞對中國哲學產生了興趣,當時他還在讀高中。在現代社會,人們依賴技術,世俗化傾向嚴重,在日常對話中沒人探討人從哪裡來、生活的目的是什麼,以及人的未來會怎樣等問題。但是唐瑞開始閱讀古代哲學,並從中發現了一些他甚至無法想像的問題的答案,他對中國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然後我去了中國」,唐瑞說。那是在90年代,現實很暗淡,「就在我抵達中國的那一刻,我很快意識到,在我讀的各種儒家和道家的書中有某種神奇的東西,我仿佛聽到了警鐘,哦,這是一個共產主義社會。」

從某種意義上說,唐瑞遇到了神韻,就仿佛回到了家。

提升心靈之美

偉大的詩人但丁曾寫道:「美喚醒靈魂,使其付諸行動。」


神韻藝術團主要領舞演員朱穎姝2021年6月接受了新唐人、大紀元聯合專訪。(新唐人電視台)

神韻主要領舞演員朱穎姝也有同樣的感受:美不僅在於賞心悅目,而且在於清純、超凡脫俗,可能就是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學者和藝術家們所說的客觀美,或者是浪漫派所謂的崇高,可以感動心靈。

她說,「藝術有一個至關重要的方面,那就是它的審美原則:美是什麼?什麼不美?凡是藝術都涉及美,但是藝術形式的特定標準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在當今世界,人們對什麼是『美』看法不一。我們會說,旁觀者說了算,或者會說『這是我的品味』,既然如此,我認為,藝術家的思想和道德境界與他們的技能同樣重要」,朱穎姝說。為了表達超凡之美,藝術家必須努力理解它的內涵。

神韻呈現了其對美的追求,它的名字本身意思是「神舞動之美」,就連服裝設計製作、細節點綴都不是任何觀眾所能全部覺察到的,都是在尊重真實性的基礎上完成的,包括不同朝代的服飾。

她說,「對我來說,能開闊人們的視野,喚醒人性,觸動心靈,使之向善的藝術形式都是美的。」

中國古典舞極富表現力,很適合通過舞蹈講故事。神韻演出包括大約十幾種敘事性的舞蹈,每一種都配以中西合璧的現場樂團所演奏的原創音樂。這些故事講述了人間冷暖,悲歡離合,父母與孩子的緣分,以及英雄人物在保家衛國時展現出的榮耀和勇氣。朱穎姝看到,很多觀眾被她的表演感動落淚。

她說,「舞蹈是一種交流方式,它傳遞著超越語言的東西,通過所傳遞的感受,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想要傳達什麼?……我認為這值得每一位藝術家去思考。」朱穎姝說。

激發人們心中的善良

神韻給觀眾留下的往往是鼓舞和希望。

去年由於疫情,神韻巡迴演出中途被取消。在中斷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最近,那些原本計劃在紐約林肯中心觀看神韻演出的人終於得到了機會。6月26日,在康乃狄克州的斯坦福市,神韻拉開了新一輪巡迴演出的序幕。

工程師克裡斯·費因(Chris Fiene)說,「這令人精神振奮,疫情過後,終於能和其他人一起觀看一場演出,並且看到他們也很喜歡,這是一件令人非常開心的事。」

對許多人來說,這不僅是一次聚會,也是再次見證現場藝術的機會。

約翰·康納·布羅(John Connor Blow)高舉雙臂走出了劇院,表達了他的感激之情。「我高興得哭了」,布羅說,「她改變了我的人生。」他去年一整年都在夢想著觀看神韻。

「我可以感覺到我和舞蹈演員以及他們試圖表現的情景之間的聯繫。我感覺很棒,這是一種意義非凡的經歷」,麻薩諸塞大學教授迭戈(Diego)說。為了看神韻,他和他的妻子阿黛爾(Adel )幾乎等了三年,疫情延長了等待時間,但是等待是值得的。

「人生有悲劇,但是也有正義獲勝」,迭戈說,「無論逆境怎樣,最終結局總是帶來美好和希望。」阿黛爾說這一信念將在日常生活中陪伴他們,提醒他們堅信「人生不幸的一面永遠無法征服我們的心,他們(演員們)展現的美好將永駐我們的心間,讓我們做出明確的選擇,不與惡勢力為伍」,她說。

阿黛爾說,「他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把美好展現給了我們,讓我們感悟到這種真、純,我怎麼能一回家就生氣呢?我不能……我覺得我有責任把他們給我們的東西保存下去。」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