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護士峰會 證人親述經歷

李辰

【正見新聞網2022年11月04日】

石寧,女,原山東省勝利油田計算機工程師,2007〜2010年底,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山東省女子監獄。她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那裡,普通犯人和法輪功學員分開體檢,並且普犯一年僅體檢一次,而法輪功學員的體檢次數則更多。

2022年11月1日,石寧作為證人,在首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護士峰會上發言。本次研討會由「法醫護理學院」(AFN)以及「醫生反活摘器官組織」(DAFOH)聯合舉辦。

在該研討會上,多位專家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的證據無可辯駁,並且還在繼續,國際社會應採取行動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可怕行徑。

證人: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奇怪體檢

現居美國新澤西的原勝利油田計算機工程師石寧在會上講述了自己在大陸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多次被驗血和體檢的經歷。她懷疑,這是中共為摘取器官作準備。

她說,「被關押期間,我被多次體檢。我感到很奇怪,因為我的身體被折磨得很厲害,他們並不關心我的死活,也不關心我的傷情以及病情。」

「絕食期間,他們每個月至少給我體驗一次,但是,他們(當時)並不關心我虛弱的身體是否承受得住酷刑的折磨。」

11月2日,石寧在採訪中告訴大紀元記者,2001年7月〜2002年4月,她被關押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期間,至少每個月被單獨驗一次血,共計至少被單獨驗血11次。沒有一次給體檢結果。

「每年一次給勞教犯人體檢,大家一起做的。(每個月驗血)單獨給我一個人做。並且,做了(體檢)後,什麼都不說。」

她說,「到最後,我躺在床上不能動,(體重)不到60斤。給我打吊瓶的時候,我問打的什麼藥,他們沒有一個人回答。總而言之,他們經常給我做體檢。後來每天給我量血壓,測心電圖。他們(勞教所的人)認為,我要死定了,才叫我父母趕緊把我接回家,讓我死在家裡。他們沒有想到,我還能再活過來。」

她表示,自己當時絕食反迫害是出於無奈。

「他們整天迫害我,白天、黑夜地讓我寫保證書(放棄修煉法輪功),不讓我睡覺,11個人打我,白天黑夜地打我。我被迫絕食。」

「我親眼看到一個女法輪功學員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被他們活活打死。不絕食,沒有別的出路。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只能絕食抗議。」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上乘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1992年在大陸公開傳出後,廣受歡迎,至1999年,法輪功學員人數達七千萬〜一億人。中共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下令全面迫害,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投入勞教所、監獄,被強制奴工、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

石寧表示,她後來在被非法關押在山東女子監獄期間,發現監獄大範圍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體檢。

「2007年〜2010年,我發現,山東省女子監獄把法輪功學員和其他犯人分開體檢,很奇怪。而且,對法輪功學員的體檢多於其他犯人。這也很奇怪。

「我在山東省女子監獄斷斷續續絕食兩年。這兩年間,他們給我單獨抽血,送山東安康醫院。監獄大院裡邊有個小衛生院。我經常被抽血、化驗或者做心電圖,被注射不明藥物。每次問他們,他們也不給答案。」

朋友之妻腎臟疑遭活摘 丈夫被封口 疑遭毒殺

石寧在會上還提到她在山東省一位法輪功朋友的妻子的腎臟疑被活摘器官,這位法輪功學員本人後來疑遭中共封口毒殺。

石寧告訴大紀元記者,這對不幸遇難的法輪功學員夫婦是賀秀玲(女)和徐承本。

賀秀玲,山東省煙臺市芝罘區幸福十村法輪功學員,曾為法輪功三次進京上訪,多次遭到關押和酷刑。明慧網報導,2004年3月8日,賀在押期間被送入煙臺市毓璜頂醫院(又叫專區醫院)。3月11日,含冤離世。

3月11日,親人看到躺在醫院太平間裡的賀秀玲——她腰間繃帶纏繞,而她的雙眼還在流淚!

在親人的催促下,醫生約半小時後帶著心電圖姍姍來遲。經測試,賀秀玲的心臟還在跳動,心電圖測試紙跑出十幾公分長……醫生急忙撕碎心電圖紙,慌慌張張地走了。

徐承本懷疑:醫院偷盜了妻子賀秀玲的腎臟,否則遺體上腰間為什麼被包紮起來了呢?

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在海外曝光後,徐承本更加懷疑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

同年4月19日,徐承本在網上發文,提出強烈質疑,並敦請國際人權組織到煙臺,對賀的遺體重新屍檢,查明死因。文章面世的第二天,4月20日,徐承本突遭警方抓捕。

2008年2月27日初,徐承本親屬突然接到徐的死訊。當親屬給他的遺體穿衣時,發現其皮膚已經潰爛,所穿的襯衣和皮膚粘在一起。親屬詫異,找來法醫做鑑定。鑑定結果為中毒身亡。

石寧表示,徐承本疑遭滅口身亡。「他們家非常慘。(徐承本)為他妻子的事情,告到公檢法了。(他後來被)送洗腦班,(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了,也不算完,最後被害死。」

對中共活摘器官調查的記者:中共活摘器官時間表

美國獨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護士峰會上講述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歷史以及現狀:

他說,「1980年代末期,在中國,摘取被處決犯人的器官成為常態。

「1999年,(中共啟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是自文化大革命以來,中共國家安全部門最大規模的運動;2001年,大概有2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勞改系統中,法輪功犯人被挑選出來體檢,檢查腎臟、肝臟、心臟等器官(的健康程度),為器官售賣作準備。

「2002年,到中國的外國遊客的移植器官等待時間為兩週或者更短。」

葛特曼說,2003年,被關押的藏人、基督徒也被體檢,檢查器官。

2014年,中共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裡,提取血液和DNA樣本。

2016年,北京要求維吾爾人提供血樣,以進行DNA和組織匹配。

葛特曼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的對像擴大,從被處決犯人,延伸到法輪功學員、藏人、基督徒以及維吾爾人身上。

葛特曼說,證人透露,也有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新疆的集中營中,「這意味著法輪功學員依然被活摘器官」。

明慧網報導,大陸法輪功學員被非常規抽血、驗血的情況持續至今。

「中共依然繼續活摘器官」

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教授亞瑟‧卡普蘭(Arthur L. Caplan)在會議上說,「中國的年度移植數量和他們所報告的器官捐贈的數字之間存在巨大差距。

「承諾在兩三週內給你匹配的器官,這是非常可疑的,除非這是通過非道德的方式獲得的。」

「器官如果不是從捐贈獲得,那麼這些器官是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從人體身上摘取。囚犯成為了中共政府的目標。」他說,這些囚犯包括政治犯、法輪功學員以及其他宗教信仰犯人。

他說,「但是,中共對於如何判定和處理腦死亡患者依然沒有透明度……對如何從囚犯那裡獲得(器官捐獻)同意書的問題上,沒有公眾監督。

「⋯⋯大量證據證明,中共依然一意孤行,繼續系統性地支持從被處決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和獲得(人體)組織。」

醫生反活摘組織(DAFOH)的護理事務主任黛博拉‧柯林斯-佩裡卡(Deborah Collins-Perrica)在會議上說,「(中共活摘器官的)證據,是不可否認的。」

她表示,「為獲取器官而殺害無辜者是最令人髮指的行為。在中國,這種做法獲得了政府的批准和贊助,由武警和軍方監管。」

她說,受害者在被關押監禁期間「接受體檢」為摘取器官作準備,「這創建了一個器官按需系統,數天內可快速提供移植的器官」。

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黑幕於2006年首次曝光,至今仍未停止。

2020年3月,位於英國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發表最後的書面判決,判決做出以下結論:

「(活體)強摘人體器官已在中國各地大規模發生多年,法輪功學員是其中一個——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體器官來源。」

「集中針對維吾爾人口的迫害和醫學檢查是比較近期的情況。」

該判決表示,沒有跡象顯示,中共活摘器官的行徑已經停止。

西方器官移植業需和中共脫鉤

葛特曼在發言的最後表示,「『國際心肺移植學會』最近宣布了一項政策,拒絕發表來自中國的(器官移植)研究論文。這是真正的勇氣之舉。」

他說,西方社會都要和中共的器官移植業脫鉤。

「中國器官移植的醫生或者護士的論文,不能出現在我們的醫療雜誌上,他們不能參加我們的大學(研究)、會議、醫院(合作);要凍結所有手術器械的銷售以及醫藥研發以及臨床方面的(和中共之間的)合作。」

法輪功學員石寧則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剷除共產黨。

石寧說,「共產黨就那麼邪惡,全國上下都在掩蓋(活摘器官)這件事。誰想給揭露出來,(中共)就給誰滅口,就這麼流氓。」

「這種邪惡,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全人類只能共同來剷除共產黨。」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