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法輪功保護法案》或終結殺人產業鏈

章洪、駱亞

【正見新聞網2024年07月10日】

近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法輪功保護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制止中共以國家形式支持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行為,並對參與和協助活摘器官的人實施制裁。圖為手術示意圖。(Pierre-Philippe Marcou/AFP via Getty Images)

「把完全健康的人放病床上,不問他們是否同意就活摘他們的兩到三個器官,然後殺死他們。這就是謀殺,這就是危害人類罪。」 美國眾議院議員、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克裡斯‧史密斯(Chris Smith)對大紀元說。

近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的《法輪功保護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制止中共以國家形式支持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行為,並對參與和協助活摘器官的人實施制裁。

活摘器官罪惡被中共極力掩蓋了二十多年。美國法律專家虞平教授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是到了有積極作為打擊、消滅、減少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了。」

參與活摘器官的醫生心生驚恐 經常噩夢連連

1999年7月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呈爆炸式增長,中共一直極力隱瞞巨量器官供體的來源。

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首次在國際上曝光。女證人安妮當時在新聞發布會上指證,她前夫所在的醫院發生了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臟器、肝臟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駭人聽聞的惡行。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被非法抓來的,沒有收到逮捕證、沒有身份,被活摘器官後幾乎沒有人能夠存活。

安妮說,她的前夫是一名腦外科醫生,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手術後,變得非常驚恐,夜間經常作惡夢,即使家人碰觸他的身體他都會大叫。他說,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痛苦,因為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活的,若說從死人身體上摘除器官還好說,可那些人都真的還是活的。

2006年後,更多活摘器官參與者曝光了他們的親身經歷。美籍華人陸樹恆對「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披露,他的親戚周清曾任上海市普陀區浦東醫院婦產科主任、上海宛平醫院院長,曾親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周清說,活摘器官時是不打麻藥的,法輪功學員痛得慘叫,太恐怖,她晚上做惡夢,就再不敢幹了,說這個錢不好賺。

這些證人的指證掀開中共活摘器官慘烈內幕的冰山一角,他們指證的醫生直接參與了活體摘取器官——這是中共活摘器官產業鏈上重要的一環,也是史密斯議員和虞平提及的為取器官而「謀殺」的證據。

虞平說,中國自願捐贈器官的人非常非常少,但中國卻是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國家。「活摘器官這個現象是人類文明社會不能接受的。人的尊嚴全部都沒有了,更可能會涉入一些不應該發生的謀殺。」「當然這裡面(活摘器官)黑箱作業,有很多的產業鏈都是非常讓人震驚的。」

「希望通過美國這個法案(《法輪功保護法案》),對器官移植的制裁、對涉案人的制裁、對一些組織的制裁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舉措,這個舉措希望能夠促使全世界關注這個問題。」他說。

虞平表示,「因為人類社會絕對不容許哪一個社會有這樣的一個黑暗產業鏈的存在,所以我覺得這個法案通過,一方面是給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遭受的迫害的一個證明,也是對他們被迫害事實的一個認可、承認,對法輪功是一個好的消息。」

他說,這個法案不光是對法輪功信仰團體,對全中國所有可能會受到活摘器官產業鏈影響的人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就是國際社會在關注活摘器官。

「殺人的黑暗產業鏈 捕殺鮮活的生命」

證據顯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形成了產業鏈。國際上曾一度流行到中國去做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移植旅遊」。

人權律師岳律師披露,他曾接到一個舉報,舉報人說,他的父親做了兩次肝移植,第二次肝移植的時候,移植醫院的院長對舉報人說,這一次是一個28歲男性法輪功學員的肝。在一個星期內,他父親做了肝移植手術。這個移植醫院院長本人就完成過兩千多例肝移植手術。

一個器官供體與受體的HLA(白血球抗原)配型完全相符的機率是非常低的,直系親屬在25%到50%之間,非血緣關係的人在千分之一到幾萬分之一之間。僅上述這個院長一人完成的兩千多例手術,至少需要二百萬到二千萬供體來提供配型需求。

2024年1月27日,中共肺移植專家、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在微博中自曝:2023年他在無錫、杭州做了370例肺移植手術。

陳靜瑜主筆的《中國肺移植供體標準及獲取轉運指南》詳細規定了供肺的獲取方法,就是把供體的心臟和肺同時切取,然後進行心肺分離。

國際知名專家卡普蘭(Arthur Caplan)教授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是「按需殺人」的活摘器官。他說,如果你只是乾等有人在監獄裡死去,你不可能在3周內就等到一個肝,而且這個肝還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體質。你只能去找到合適的供體,然後殺掉他們。這就是根據需求來殺人。

虞平表示,他相信活摘器官的罪惡存在,「(器官移植)形成產業以後,它在外面捕殺一個個新鮮的、鮮活的生命,這是一個極其重大的罪惡。」

他說,中共體制是不透明的,「沒有人知道器官移植的產業以及整個力量系統到底是怎麼樣運營的。」

「所有的西方國家,主流的力量、主流民意的價值觀是不認可這種人體器官黑暗產業鏈的,所以我們希望美國做了這樣一個行為(通過《法輪功保護法案》),以後能夠影響其它國家。」

「到該打擊和消滅活摘器官的時候了」

《法輪功保護法案》明確規定,對參與和協助活摘器官的人實施制裁。制裁對像包括美國總統認定的「在中國境內明知故犯地直接參與或協助非自願摘取器官的外國人」。

制裁方式包括美國境內的財產凍結、禁止進入美國、不簽發籤證、自動撤銷現有簽證、經濟及刑期系列處罰等。

虞平教授表示,「現在是到了有積極作為打擊、消滅、減少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了。」「很多人多多少少都與美國有關係,特別是(中共)體制內的人,他們把自己的小孩送到美國來讀書、把自己的財產轉移到國外,特別是在美國,那麼這個(法案)對他們有很大的威懾力,這個作用非常有力。」

「這個(器官移植)產業鏈只要是存在,它是不太會自動消失的。」他說,「我希望除了各國對中(共)國進行施壓以外,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方法,包括立法的方法、行政的方法以及可能的外交方式,都可以對中(共)國政府不斷地施加壓力,而真正需要採取正確態度的以及真正能夠阻止黑暗產業的是中(共)國政府自己。」

法案或讓保持沉默的人公開站出來

活摘器官罪惡2006年在國際上被曝光後,中共並沒有收斂,反而繼續把器官移植產業越做越大。即使在疫情期間,中共還宣稱希望到2023年中國能成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國。

虞平認為,「中共體制裡面很多人有各種切身利益關係,特別是有的權貴們,總是感覺自己的生命比別人重要,所以他們會默許這種產業的存在,甚至支持這種產業。」

中共為什麼沒有得到懲罰?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陳世民對大紀元表示,「有可能因為中共用它的整個國家力量、整個黨的力量脅迫,逼使其他的人、其它國家的人或其他中(共)國內部的人保持沉默。」

「沉默基本上就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放手。」他說,「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美國眾議院最近通過這個法案是非常重要的。」

《法輪功保護法案》發起人佩裡(Scott Perry)議員說,「這是一項遲到25年的立法」。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法輪功保護法案》,從過去的就中共迫害法輪功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議題表達「看法或意向」(「決議案」),改變為通過法案要對中共的上述野蠻行徑採取實質性的法律行動。

陳世民認為,這樣可能過去受到中共壓力而保持沉默的人能夠因此願意公開站出來,來把他們所看到的一些證據公開透露出來,讓大家能夠有更多直接的資訊對這個事件究責。

「能夠讓全世界知道中共所做的罪行的人,都願意公開來揭露、來究責。」他說,「那當然要找出一些更直接的證據,讓中共無法反駁它所犯的罪行。」

他表示,「中國老百姓是否能夠認清中共政府、認清它是一個非常邪惡的政府」,這是最重要的一個關鍵。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