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的內涵

榮欣

【正見網2012年08月14日】

在人類還沒有發明文字之前,就已經有了最初的舞蹈形式。古時,甲骨文的”巫、武、舞”是同一個字,巫是“格於天人”的人,也就是上天在人間的代言人,必然要求品德高尚,同時也是內功和技藝高超的舞蹈家,舞前常會有特異的氣功表現,令人驚異崇敬。古時的舞蹈有文舞和武舞之分,古代的萬舞即包括文舞也包括武舞,萬是一種舞的專名,先是武舞,舞者手拿兵器;後是文舞,舞者手拿鳥羽和樂器。因此武功如果文用就是舞蹈,舞蹈如果武用就是武功。

原始舞蹈多在祭祀和重大的活動中盛裝舉行,通過舞者虔心舞蹈敬天娛神,來歌頌神的偉大和智慧,從而祈求得到神的庇佑。

舞蹈的過程是有形的歌,流動的畫,無怪乎許多舞蹈理論家認為舞蹈是多種藝術形成的母體藝術,《世界舞蹈史》中對原始舞這樣描寫,在舞蹈中,人們跨過現實世界與另一世界的鴻溝,走向精靈和上帝的世界。一位著名的雲南大理白族舞蹈藝術家也曾經說“小時候奶奶告訴我,跳舞是為了和神對話;許多年之後我明白了她的話。每當我在心靈的天地裡伸開雙臂起舞時,神會握住我的手,我能感到靈魂從身體裡飄蕩開來,這種美妙的感覺使我的靈魂得到了最清靜的安撫。”

古代的著名舞者往往是修煉有素的人。《中國舞蹈史》有這樣的記載:“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酷愛舞蹈,又善行氣術”,也就是擅長輕功。而晉朝女巫章丹、陳珠可稱得上是出色的中國古典舞表演者,傳說她們姿容秀麗,善於輕步回舞,靈談鬼笑,更能隱形匿影。

唐代舞蹈家楊玉環曾出家當過女道士,她跳舞和彈奏琵琶的技藝之高超是有記載可考的。埃及流傳的東方舞,實際上也是一種氣功;經過特殊的訓練,舞蹈家的腹肌具有一種不尋常的力,有的舞蹈家腹部極度收縮,可以倒進一碗清水而不外流。

舞蹈和氣功在某些方面有異曲同工之妙,通過人體動作、姿態、意念和呼吸在身心之間達到和諧,從而激發人體的潛能。太極圖中,陰陽黑白兩分,如二魚首尾相逐,劃分黑白的界線恰好是一條迴旋宛轉的S線,陰陽二魚依附著S線對立呼應,沖和轉化,很明顯,敦煌壁畫中飛天和華夏古代伎樂舞蹈之“曲線”的韻律模式正是從這裡派生出來的。而太極圖表現的哲理也正是《周易》的精義所在。

中國古典舞和傳統舞蹈中戲曲身段都符合這種精神,體現出丹田是運動的意念中心,引領軀幹之根,髖部在縱、橫、深三個維度上循8形線順序迴旋運動,根一動,梢緊隨,手、眼、身、法、步全身諧調,都始終有若干個8形運動在中間聯絡,8形也是兩個相反的S組合而成。即“欲前先後”,“欲左先右”的對立呼應,含蓄穩定,規整統一,神形兼備,神氣相隨,能作能唱。因此大凡從事中國古典舞和戲曲藝術而功底深厚的藝術家舞台壽命較長,無疑是順應了生命規律,在從藝的同時起到了修養健身的作用。

中國傳統舞蹈體系的建立得益於博大、精深的儒、釋、道神傳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直接針對人體、生命和宇宙,以道德的提升帶動人體功能的開發,進而帶動個體的技藝提高,從而帶動整個社會的良性發展。以書法為例,人們都知道這樣一句話:“人品不高,用墨無法”,練習武術的人也知道如果練武之人如果不重視武德的修煉,功夫高深反而會走火入魔。這個道理也可以推廣到社會各個領域的方方面面,“人品不高,奏樂無法”,“人品不高,舞蹈無法”……,對於舞蹈,舞者身體的柔軟度和動作是否到位,僅僅是衡量舞者是否掌握了跳舞的基本要求,但是僅僅這些是不夠的,跳舞本身會帶出舞者的氣韻、內涵,人生的閱歷和對生命的體悟等等,如果一個舞者雖然動作能夠到位,但人品不高,那麼舞蹈也會帶出了舞者的慾望、對名利的執著,這樣的舞蹈就不但不會給觀舞者帶來美好的感受和啟迪,反而會污染觀眾。舞蹈尚且如此,音樂也是一樣,現代科學也發現了現代派的音樂(例如:重金屬音樂)的魔性很大,會傷及健康和生命,所以藝術技藝的發展一定要以道德的提高為前提。

好的舞蹈,純真、純善的舞蹈會帶給觀眾美好的心靈感受和視覺衝擊,會啟悟人性中的良知和善念,會善化人心。同樣好的舞蹈者也必然是修煉有素之人。雲南大理,白族人跳舞時,老人們常常會在舞蹈者的手上畫一隻眼睛,就是提醒舞者要不斷的用心、用另外一種眼睛去看身邊的事物。中華藝術家強調“內養”,而內養的最高境界就是“悟道”,也就是用心靈去感知宇宙規律,順應宇宙特性,從這個意義上講,世界第一秀“神韻 ”的演出正是順應了宇宙“真善忍”特性的演出,而神韻的藝術家也正是以不斷的道德提升追求技藝的盡善盡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