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歸程(一)

小舟


【正見網2013年01月16日】

 第一章

從火車上下來的時候,你已經筋疲力盡了。你突然開始後悔,後悔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你拿出手機按著什麼,然後又突然停下,皺起眉頭,接著又將手機放了回去。

現在幾點了?你想著便又拿出了手機,這回你還是沒有看時間,你想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你想到你的同學,你的家人,還有那個傷透了你心的人,然後你就想起了這段本以為會讓自己輕鬆下來的旅程,你胸口一陣噁心,仿佛那股不知是誰身上的惡臭再次撲來,那火車上恐怖的情景,是你一生都沒見過的。

你跟隨著人流來到車站的廁所,這裡和其它你去過的地方一樣,既臭又髒亂,潛意識裡仿佛在它建成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的。你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行色匆匆,而是在水池邊洗了很長的時間,甚至你都沒有發現周圍怨氣的眼神,你凝視著鏡子裡的自己,黃色頭髮略卷,清秀白皙的臉龐,小巧精緻的五官,還有那微微揚起的嘴角,那是你又油然而生的滿足感。

 “還沒好啊?”

你分明聽出了埋怨,這時你才想起來自己霸占了這個簡陋的洗手池,於是你提起包往外面走去。如果在以前,你肯定會嘟起嘴暗自嘀咕一下以發泄你的怨氣,你現在很納悶,為什麼自己會這樣毫無反應的走掉,你心裏面空洞洞的,想生氣,卻找不到生氣這個東西,難道是真的累了?不過你卻感覺什麼東西很空闊,是心嗎?你不知道,那是你從未體驗過的。

此刻,火車汽笛響了起來,你知道那是一班開往你家鄉的火車。

你聽著,信步走著,汽笛漸遠,你發現自己還是喜歡看著火車出發,就像看某部電影一樣,你可以讓自己置身在劇情里,你可以是那個女主角,但又和你毫無關係,你可以從中全身而退,你覺得自己很聰明,甚至接近於狡猾,但是現在你發現受傷的還是你自己。

其實你是一個很天真的女孩,你會因為一個小小的發現而樂不可支,但你本人並沒有所察覺,可現實是你被那部電影裡女孩悠閒看著窗外的場景所吸引了,你天真的以為一個人旅行是那麼愜意的事情。

你走出火車站,人群終於少了下來,幾個中年人快步朝你走過來,不用等他開口你就知道他們是誰,你唯獨不喜歡那些車黃牛車司機,還在讀大學時你就很厭煩這些人,你覺得那些帶著殷勤口吻滿臉堆笑的中年人都不是好人,當然你是拿不出什麼證據來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你現在突然不討厭他們了,你覺得這個地方和自己的家鄉一模一樣,一切都是那麼雜亂無章卻又是那樣的親切,你甚至施捨了那個來堵你路的老乞丐。

車站邊上不遠就是間汽車旅館,這間旅店的招牌顏色暗淡,店門大開著,貌似它的主人對這個城市毫無戒備。你在旅館外面徘徊了一陣子,最後還是走了進去。

你就是在鄉下出生的,雖然在你高中時舉家搬進了縣城的新房子,但你還是喜歡鄉下那種生活,那時候每家每戶的門都是敞開著的,只要一聲呼喊,就會有小夥伴隔著屋子應和,你們同時走出來,拿著碗在屋子前的溪水邊就著幾片青菜葉子吃飯,你們嬉鬧著,太陽下山了還在田野里追逐叫喊。那時的你可是個“野孩子”,經常幾天不回家也沒人管的住你,大人都為了你這男孩子的性格犯愁,你奶奶甚至為了你找來神婆,你自是不知道他們在干什麼,當然那一切也沒對你起什麼作用,你還是個野孩子,還是無憂無慮的過著每一天。後來你逐漸的變了,雖然在你的記憶里就是那麼一天或者也就是那麼一個小時,你已經變得不會再扯著嗓子喊了,你也不再主動去找那些夥伴們玩耍了,你開始注意自已的樣子,你會去問你母親如何綁好看的辮子,你還開始偷瞄那個鄰家的大哥哥了,你長大了。

你躺在旅館的床上傻傻的笑著,時間還早,你還可以在太陽落山之前探訪一下這座陌生的城市。你就此詢問了那個旅店老闆娘,她熱情的告訴你這裡好的去處,好吃的食物,她告訴你怎麼去那個地方,她訴說著比劃著名,也不管你想不想去,她就是這麼熱情的一個人,你微笑著向她告別,你說只是附近走走。她也笑了。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你腦子裡突然冒出這句詩,大概是觸景生情吧。你沿著街走著,偶爾有對面老式居民樓家的窗子反射的太陽光灑在你臉上,它柔和的好似輕撫著你,雲層也紅彤彤的慢慢游移,忙碌的街道上你顯得並不突兀,說不定剛才那個看著你好一會的年輕小伙正想著你的事呢。可他不知道你並非這裡的姑娘,只是命運陰差陽錯的把你帶到了這個城市,你自是不知別人在想些什麼,因為你有你要想的事情。此時一盞街燈忽然亮了起來,又順著你的視野延長開去,有點像西方的多米諾骨牌,整個城市都在延展,你又驚又喜,真想和誰說說。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你就要走,你告訴老闆娘想到附近的景點看看,她拉住你叫你一塊吃點早飯,你沒有拒絕,其實這麼長途跋涉下來,你早就想找個人聊聊天了。

你正準備告訴她自己是出來透透氣的,順便好好的玩幾天,但一開口卻變成了:“其實我男朋友對我不好。”大概你潛意識裡還是因為那件事而無法釋懷吧。

 “你爸媽知道嗎?”老闆娘用夾雜著這裡方言的普通話問你。

 “還不知道。”

 “哦,我知道這裡有個好地方,你可以拍點相片回去給他們看看。”

你覺得她回答的很聰明,完全改變了你想苦訴的氣氛,你開始仔細的看著眼前這個人,五十多歲的樣子皮膚卻很好,沒有多少皺紋,你有點吃驚,過會可一定要問問這皮膚的保養秘方。

 “那地方風景好,水也很乾淨,傳說曾經還有一位修道人在那裡得道成仙呢。”

“真的假的?”你似問非問的說著。

 “中國得道成仙的人很多,禪宗六祖的肉身不還在南華寺供著麼。”她沒有正面回答你。

你不十分明白,只是哦了一聲。

 “不過現在的廟裡也不清淨了,文化大革命以後就很少有真正實修的和尚了。”

這個你知道,你也去過好些個名山中的寺廟。

你說:“是啊,真是烏煙瘴氣,和尚都可以結婚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

 “都是國家政策給害的,連年政治運動,打擊宗教和信仰,貪官不治,專門迫害好人,卻不惜毀掉了一個國家的道德,讓人們不信神,失去做人的道德底線。”

 “是,是,現在貪官真的好多,我們縣的縣委書記就是,大家都說他貪得無厭,可誰也治不了他。”

“其實因為有滋養腐敗的土壤,中國才會有這麼多的貪官。”

“所以才有這麼多人要考公務員。”你這麼說著,想起了幾個考公務員的大學同學,也不知道他們考的怎麼樣了。

 “現代人只看重利益,認為什麼來錢快就干什麼,一方面罵貪污,一方面自己也千方百計往那條路上擠,因為他衡量事物好壞的標準就是用利益去衡量的。”

 “現在人不都是這樣嗎?”

 “可是不管人類的道德怎麼變,天理是不變的,善惡有報才是是天理,他們不知道這麼做是在害自己呢,所以古人才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賺錢也是有正道的,那就是講品質,講誠信。”

你們聊著,你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個阿姨竟然知道這麼多東西,她說著關於宗教、政治、文化、歷史的東西,簡潔明了卻讓你感覺微言大義,你覺的她比你們的大學語文老師還要厲害,你認真聽著,就像聽著媽媽給你講的故事一樣,你開始有點佩服她了。

 “阿姨,您是不是老師啊?”一等她說完上一個話題你就馬上問她。

她笑了:“我不是老師。”

你也笑了,你這才反應過來,這旅店不就是她開的麼。

“那您懂的可真多。”

 “因為我是個修煉人。”她的神情莊嚴而又和善,這個表情的確對你很有說服力。

原來如此,你這才恍然大悟,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但是你也覺得很奇怪,修煉人不都是沒有頭髮的和尚和穿著怪異服飾的道士麼,她不但沒有改變服裝,而且還不在寺廟裡,世間還有這種修行?

這次早飯吃了很長時間,直到大廳的鐘報了整點你才起身向她告別,但她拉起你,執意領你到了附近的汽車站,你們就這樣站著,你突然有點不捨,你只是覺的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這個人似的,但是是在哪裡認識的呢?你這麼想著,好像在大腦的深處有什麼東西躍動了一下,你剛想順勢尋去,它隨機就消失在莫可名狀的記憶漩渦之中了。

你還想和她說些什麼,卻搜遍腦子也沒有一句完整的話,真是奇怪,因為平時的你可有說不完的話。

 汽車終於來了,你轉過頭和她說再見。上車時,她往你口袋裡了塞了個東西,她說是護身符,保平安用的。

“謝謝。”你向她招招手。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