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歸程(二)

小舟


【正見網2013年01月17日】

第三章

“修煉。”

你咀嚼著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詞,說熟悉,那是根植在中華文化深處的一個古老而又神聖的詞彙,說陌生,可能是因為在現代這個講求物慾的社會裡早已失去了它的容身之所。

車子在雨中行駛著,山色朦朧,只不過穿了一個山洞天氣就有這般變化,你輕靠著窗表情憂鬱眼神遊離,仿佛是對那個古老的名詞的無法釋懷,抑或是被這陰沉迷濛的天氣所感染,你突然開始思索一些很深奧的事情,你想著你這樣突然告別朋友來到這山裡有什麼意義,你又想你想這個有什麼意義,什麼又有意義,人活著又有什麼意義,你晃了晃腦袋,顯然你也想不出來。

大概那個阿姨知道,等有機會一定要問問她,你嘴角微微揚起,真是個聰明的辦法。

客車雨刷器響著,車胎在打濕的公路留下長長的軌跡,外面已是煙雨迷濛。你眼睛微閉,靜靜感受著。但是你安靜不下來 ,每當你想安靜下來什麼都不想的時候,那些令人煩心的事就自動跑出來了,它們在你的腦子裡翻來覆去,你壓不住它們,它們千變萬化,它們讓你覺得那就是你,你有點痛苦,它們又讓你想起了他,他的壞,他的好,他在你耳邊說過的悄悄話,你慢慢睜開眼睛,透過車窗看見了綿延不斷的山,你多希望大山能壓住它們。

眼淚又流了下來,和山裡的天氣一樣毫無預兆。這回你肆意想著,你知道你最終還是敵不過它們的。

只有你前面座位上兩個高中生還在談論著,他們說著遊戲裡的事,有高興的事,有失落的事,也有對遊戲中作弊人的憤憤不平,你真羨慕他們年輕,有朝氣,從來不知道睏倦。其實你也很年輕,但你就是覺得累,愛的累,恨的累,算計的累,工作的累,無知的累。你看著周圍的人,大抵都同你一樣。

所以你跑了,跑到這個山里來了,你想找個解脫之法,你不想這麼累的活著。

你的面前有山,連綿不斷,阻隔著你的視線,還有滿天的霧氣,你就像生活在一座巨大的迷宮裡,覺得自己渺小到無法辨認,不論行到何處,都是撥不開的迷霧,天地間還有比你更渺小的生物嗎,你的思緒又開始隨意飄移。

不過這不能怪你,許多人都會有相同的感受,也有人會問問自己到底是誰,為什麼而活著,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又會有許多人放棄思索,因為他們得不到答案,或者他們只是草草的得出了一個自己都不完全相信的答案,而有些人可能窮其一生都在找尋著答案,或許找尋本身對他們而言就已經是那個問題的結論也未可知了。

當然這些對於現在的你而言還太複雜,你現在只是個逃兵,你逃離了你的家人,你曾經的戀人,你的朋友,你的工作,你的生活,你逃離了一切原本應該屬於你的時間和空間。

可是,誰又能說現在這段經歷是不屬於你的呢?只是它對於你而言太過突然,就像是一隻闖入你屋子的小鳥,與其去解決它們還不如去平復你那無措的心,你自是知道現在找不到這解決的辦法,或者說你只是不習慣一個人去面對什麼,但那又如何呢?

“隨其自然吧。”你口中喃喃道。

第四章

汽車停在了景點附近的站台邊,雨也止了。

你並沒有隨著人流往景點的售票處走去,而是找了個景點的工作人員詢問這附近的住處。你覺得還是得先找地方放下你的這個背包。雖然原本你也是輕裝出行,只帶了幾件換洗的衣物和一些看似瑣碎對你而言又必須的小東西。但是這次你不同了,你不想再有什麼包袱了。

可沒想到的是,這次的行程差點沒讓你訂到房間,究其原因,還不是你自以為“這偏遠的景區旅館是不需要預定的”,要不是有一個臨時退房的大叔,今天你大概就要與這山區的鳥獸為伴了。

你呵呵笑了起來,上天眷顧我呀。你不禁這麼想著,就如同你高中期末那會兒剛知道自己過數學合格線那天的場景。

這時你才想起他,一個你在網絡上認識的人。因為就是他告訴你,上天是眷顧人的。你已經不記得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了,現在想來,總覺得你們一直都是這麼熟絡,你們時常聊天,天南地北,古今中外。你也喜歡和他說話,不知為什麼你總喜歡把自己心中很瑣碎的東西和他分享,每當這時,他就會說:呵呵,是啊之類似是而非的話。不過你可不管他什麼感受,只要沒有嘲笑你,就連你拯救了一隻小蟲這事都是會去和他說說的。

但只是這樣還不足以使你主動去找他說話,因為他會說很多你從來沒有聽過的知識,做人的道理,歷史的故事,你把他當成你課外知識的儲藏室,不過你又有點埋怨他,因為他從不主動和你說話。

“自命清高,哼!”你脫口而出。

你又笑了,笑自己像個傻瓜。

你繼續想,想像他的樣子,他說他的年齡和你一樣,你不很相信,當然也不是懷疑他,只是每當你想像他的樣子時腦子裡老是自動浮現出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形像。

他和你說著歷史故事,韓信受辱,孫龐鬥智,釋迦傳法,岳飛報國,屈原沉江,多的簡直沒辦法記過來,他一邊感嘆著古人的德行,一邊談著自己的體會,你常常從他所說的話里得到一些啟發,雖然大多都是些和這個社會現實追求格格不入的東西,有時你很認同,而有時候卻很反對,但他從不和你爭辯,仿佛從他發過來的字裡行間有一種莫名的力量,讓你覺得他早就真理在握了。這種感覺就像是被長輩那種慈祥的目光注視著的孩子一樣,自己只不過是在鬧彆扭而已。

有時候他也寫點古詩,你每每向他索要成功都如獲至寶,你把他的詩都抄寫在你那本寫滿你小心思的本子裡。因為每當你看到那些詩時,就會慢慢安靜下來,雖然似懂非懂,但你感受的到那股正能量,就像,就像那個阿姨一樣。

“莫非?”你自言自語道。

“不會不會。”你擺擺手。

“可是他會寫詩。”你疑惑著拿出那本小本子,隨手翻開一頁:

仰臥老藤下

神思天地間

死生無復慮

何須帶愁眠

這怎麼可能會是和我同歲的人寫的詩呀,你更加迷惑了。

其實,這次出行就是受了他的影響,因為這裡就是他的家鄉,他也跟你說了很多關於他家鄉的事。這讓你心生嚮往,總想去探訪那一方的水脈山巒,也想去見一見他,這個從未蒙面的老朋友。可是,來到這裡已經兩天,你都還沒有聯繫他,告訴他你已經離他很近,可能是還沒有那個勇氣吧。

第五章

你從窗外欣賞著這裡的風景,山林間高低錯落的不知是哪個朝代的古代建築,最高處聳立著一座九層高的白塔,還不時有鐘聲傳來,在這山間久久迴蕩,沒想到世間竟還有如此寧靜的山城。

你突然想要就此歸隱,逃離那紅塵濁世,以月為伴,以鹿為友,就住在這山間,最好找個山洞,餓了就吃些野果,再在洞口種點蔬菜,然後只結交山中的朋友,再做些象那古書上所寫的煉丹採藥的事。

不行,不行,還有我的爸媽,必須把他們接來和我一塊住,不然他們肯定會擔心的。你就這麼胡亂的想著,你覺得這樣的人生很不錯,人就應該這樣的活著,沒有俗世的拖累,瀟瀟洒灑自自在在的。

對了,給他發給簡訊,看看他有什麼想法。這麼想著你便拿出手機很自然的按了起來。

“呵呵,挺不錯的。”

你就知道他不會嘲笑你,於是你高興的回了一條簡訊:“那到時候你來和我作伴麼?”

“作伴干什麼呢。”

“一起修煉呀。”剛說完你就有點後悔,因為你想起了那個阿姨談到過修煉是最嚴肅的事情。

“好啊。”

你看到他這麼爽快就答應,心情馬上好了起來,可是你並不懂什麼修煉,於是你只能向他坦白:“不過我不懂修煉。”

“我懂一些。”

“真的,那你要教我。”

“好的,可是你離我這太遠。”

“我已經來了,就在你家鄉呢,我是昨天坐火車來的。”你終於找到時機說這事了,可它還是顯得很突兀。

“哦,是嗎,那太好了,你現在在哪裡呢?”

你看他語氣里不但沒有驚訝的意思,反而還說“太好了”,真是很難讓人理解他現在的想法,不過你聳聳肩,不再糾結,反而覺得這人忽然很有意思,於是你往手機里碼著字,這回你是在告訴他自己現在的位置。

“那很近啊,到時候可以好好聊聊,順便也帶你看看我家鄉的夜景。”他說。

“好的。”發完簡訊你便鬆開手,手機掉落床上。此刻你象沒了力氣一樣往床上一仰,眼睛呆呆的看著天花板。你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莽撞了,如此唐突的來見一個陌生人,還辭了自己的工作。如果他是壞人怎麼辦,如果他嫌棄我怎麼辦……

你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感受著仿佛是從別人身上傳來的疼痛,真實卻又虛無縹緲,又是那種空洞洞的感受。

你對這突如其來的發展有些無所適從,你緊張、焦慮、無力卻同時又期待、急切、興奮。這些情緒混繞在一起,糾纏著你,壓抑著你,你感覺呼吸苦難。

“啊!~~~”你尖叫著把臉埋進了枕頭裡,試圖把它們發泄出去。

終於,你喊的累了。你靠在床頭,看著窗外,遊人們還在只共雙人並行的石板疊砌的坡道上緩緩前行著。遠處是略帶秋意的山色,山間的楓樹葉在常綠喬木的映襯下隱現在那仍未散盡煙霧裡,宛如碧波中的錦鯉。

多美的秋山,但你卻無心多看,你本想放下那包袱,放下那不知何時出現的負面情緒,可是它們卻時刻逶迤著你,你開始想,想著去掉它們的辦法,其實你也一直在嘗試,尖叫就是其中之一,還有憋氣,你甚至嘗試過把自己關進漆黑的小屋,只是這一切都沒有真正起過作用。

“對了,那個護身符說不定有用!”你跳了起來,它就在那外衣的口袋裡。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