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盈的傳說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1月23日】

傳說中,在浩瀚的蒼宇中,有一層很高的天,那裡有座莊嚴雄偉的戒盈宮。而這一天的主宰便是戒盈王。一次,諸天聚會,眾神歡聚,天庭祥瑞靄光四溢,五彩祥雲繞飛不絕。這時,戒盈王無意中看到天意,於是趁眾神毫無意料之時,放出了自己的罕見寶物天茫。而正在蓮池邊欣賞蓮花的月神,陡然看到天茫,竟一時不知所措,瞬間仿佛停止了神意,待回過神來,月神匆忙急走,竟然繞著蓮池跑了幾圈。

月神看無法擺脫天茫的追趕,一路徑直奔向大殿。月神的寶相非常莊嚴殊勝,卻因著天茫的緣故,神意慌張不知如何是好。“年長”的眾神一眼識破了戒盈王的神器,揮手便收了起來。月神這時才停止了慌亂,只是蹊蹺不知何故。戒盈王心有感應,走到大殿,恭敬的對月神和眾神解釋了他剛才看到的天意,聖主下世,諸天同向。世間人道,需要奠基。

月神圍著蓮池奔走的一幕,正巧被地上一位修道的人慧眼洞穿,不覺會心微笑戒盈王的風趣,感嘆世間造化的不易。天庭那一幕的演繹,便為後世留下了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的文化內涵。

戒盈王是想以此,來啟示後人:身在迷濛世俗,一個人在各種痛苦和艱險中,是否能夠讓自己的心達到滿盤豐盈?當明月退去圓潤的光環,呈現缺像時,你是否又學會了戒掉盈心,虛懷若谷?

時光流逝,輾轉唐朝。一天唐王李世民上朝議政時,無意中凝神之間,看到文武百官的言談舉止,露出的驕奢和輕狂,唐王頓時心裡一驚,六神不安。

唐王思慮,上古聖賢教誨:對待黎民社稷,要兢兢業業,誠惶誠恐,不能有貪天之功,倨傲之心,懈怠之意。而眼下群臣輕狂無懼,以自我大,以天下輕,長此下去,德行再好也會逐漸脫離善道。儘管現在倉廩豐滿,人的貪心卻沒有滿足,衣衫錦繡,飽食終日卻只思淫慾,歷朝的戰爭不都是因此而起嗎?

唐王思慮間,一股王道正氣直衝雲霄,撼動天庭。戒盈王看到那股沖天的巍巍正氣,直嘆聖主下凡濟世救人,殷殷心血滿為蒼生,思思計量滿為大宇。即使唐王入睡後,盤踞在皇宮的護法青龍,緊跟風塵僕僕的聖主一路大道通天而去,巡視天庭各方。

戒盈王畢恭畢敬的邀請聖主屈尊戒盈宮一游。聖王看到戒盈宮的景致,奇異瓊香分外繚繞,萬般瑞靄盡灑繽紛。鳳翥鸞翔形神縹緲,玉萼金花浮沉影飄。看到此番景象,聖王不禁心曠神怡,自心嘆道:要是世間的臣子,心中都有這麼一座戒盈宮,那該能廣納多少眾生!

戒盈王見聖主深謀遠慮千秋大事,於是跪拜聖主,雙手把戒盈宮的鎮宮之寶戒盈神器送給了太宗,以助聖主濟世救人時盡一份微薄之力。

這是一段有關戒盈的傳說。在中國早期的歷史文化中,就有卮器(即宥卮,一種器皿),該器的奇異之處,滿即傾,空則仰。昔日,孔子前往魯桓公的宗廟,見到這一器皿時,為其弟子講述戒盈的道理。在《尚書·大禹謨》有這樣一段話:“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

於是,人們會在很多的古典文學中常常看到“謙受益,滿招損”這樣的說法。曾國藩也曾自誡說:“天地間唯謙謹是載福之道,驕則滿,滿則傾矣。凡動口動筆,厭人之裕,嫌人之鄙,議人之短,發人之覆,皆驕也。無論所指未必果當,即使一一切當,已為天道所不許。”“大抵人道害盈,鬼神福謙,傲者內恃其才,外溢其氣,其心已不固矣。”

縱橫歷史文化,看看華夏民族自久遠以來演繹的人文之道,皆在秉承謙和謙下謙遜的美譽,影響中國歷史五千年文明,孕育出華夏民族顯著的性格特徵。或許,很多人都會有功成名就的時日,如果只在意頭上那頂顯耀的光環,就會妨礙內心容量的提升與擴充。一個人的心態如果能時時像水一樣,在包容善化世間萬物時,卻又不與萬物爭論高低,秉持這樣的謙德,人生會有另一番開闊天空的明淨和高遠。

註:這篇文章寫作的背景,是源於有段時間,我總是沉浸在回顧昔日的正法過程中所作的成績,那一念使我無法靜心凝神的做事。所以就想寫一篇鼓勵自己,連續寫了兩篇底稿,但都在發正念後撕掉了。覺的大法開啟的內涵,我並沒有清晰的表達出來,而是陷入了傳統文化的牴觸和糾葛中。於是靜心學法,持續發正念,在一天的夜裡忽然明白了,大法開啟的智慧和內涵,怎麼能硬往傳統的文化和故事中套呢?傳統文化只是為了奠定人認識法的基礎,大法開啟的都是全新的嶄新的,再放入任何過去的傳統,即使正統中,也是不合適宜的,因為開啟的思想,是為豐盈修者的智慧,幫助理解法理,可不是讓修者對人的傳統文化產生執著的,是為了證實法,不是為了證實人的傳統。人的傳統文化或者典故只能作為輔助。開啟的新思想,是要全面用於證實法的。所以這方面的認識也得到了糾正,想要表達的內涵和意義於是一寫而就。那段故事,也是因為大法的開啟,才想到的,其實是很風趣的一段故事。寫完後,才發現,我在修煉中才上一年級,好像修煉剛入門的樣子,自己好渺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