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呵護下堅定的走在修煉路上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1月3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知道,正法已進入最後的尾聲了,“我看這一切也都走在最後的尾聲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認這現實的一步步的展現,在最後的時刻到來之前要救度的眾生還沒有達到數量,大法弟子還有一部份沒跟上來,這就是還不能夠使最後這件事完成的關鍵所在。”(《再精進》)這使得師父一等再等,師父為我們承擔了巨大的我們無法想像的業力,使我們今天還有機會去彌補自己沒做好的。要跟上正法進程,我自己還要努力啊!

從九七年得法至今,一路走下來,似乎平淡無奇,但是仔細一回想,信師信法,就照著師父所說的去做,什麼關啊、難呀……哎!真是!一句正念的話就過關了。

九九年七二零剛過,單位找我談話,一再強調:“中央表態了,形勢不同了。保衛部找你,他要你怎樣,你就怎樣,不然的話,就回不來了的。”當時我就想:對大法的態度我就按照自己知道的、實事求是講,我一定要過這一關。就這一念使我在保衛部鎮定下來,大法是好的,我怎能不煉。我問保衛部的人對大法的看法,他們說大法的書他們以前也看過,認為是好的。現在中央表態說不好,他們認為那就不好了。我說不對,以前中央說劉少奇不好,是叛徒、內奸、工賊,過了幾年又變成了無產階級革命家了。所以我想,很可能搞錯了,你們能舉出點事實來說明法輪功不好嗎?他們搖頭。我說,那我就要繼續煉下去。談話結束,他們將講話記錄給我看,上面說我今後保證不煉功,讓我簽字。我說,要是國民黨的話,他會問你煉不煉?你說煉,他會說老子錘死你,他也不會代你說不煉。你們連國民黨都不如,我怎麼會簽字?假如說法輪功不好,你要我煉我也不會煉。現在的事實是法輪功是好的,我怎麼能不煉?他們說,好好好,你把這幾個字劃掉,我們以後再談。我把這幾個字劃掉了。

過後得知,單位有的學員在他們寫的字面前,簽字同意了,結果馬上就下崗了(實際是失業),而我一直在崗位上。以至於保衛部的人在後來的談話中對我說,現在廠里在崗的煉法輪功的就你一個人,捏你還不容易。我說,共產黨也講堅持真理,修正錯誤。你說法輪功哪點不好?他們無言以對。不久,人民日報發表誣衊法輪功的社論,他們如獲至寶,要我學習寫心得。我當天上班時看完了就寫給了他們,對他們的每一標題都給與了答覆。他們看完後覺的不對,問我,你說法輪功是好還是不好?我說,這還看不出來,當然是好。他說,我是代表組織找你談話,我說,那是肯定的。他說,你這種人要用鞭子抽。我說,那你就是國民黨了……

又過一段時間,保衛部的人一上班就開來一輛三輪摩托,把我帶到保衛部。這次不同往常,以前總是二三人。這次有好幾個人。對著本子問很多問題,如:你以前練過某功?我說是。你能不能現在練兩個某功的動作,我想學某功。我說,我早就不練了。動作都搞忘記了。法輪功講不二法門。如果你真想練,我隔壁小宋是練某功的,我幫你找他教你。……他們又問,你們師父是什麼人?我說,我們師父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他們說,何以見得。我答道:如果這個世界上有這麼樣的一個人,讓一億人做好人,更好的人,直至達到圓滿境界的人,成為高級生命。你說還有哪個比他更偉大?他們問,我們還有十二億的人怎麼辦呢?我說,你們收的大法書也多,光碟、磁帶都有,你們就去拿來看。按照“真、善、忍”做,你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圓滿。我今天要是被你們轉化了,什麼都不是。他們哈哈一笑,給我倒茶倒水,喝了接著談。我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越談越上勁。後來來了幾個派出所的警察,為首的對我說,你今天要是能夠講出個道理來,我就讓你煉法輪功。 我又講了一個多小時,我想反正就是用大法去衡量對錯。其間有人說,單位打電話要我回去做事。又有警察上級打電話來問,要不要帶我走(指非法關押)。我心裡想著,師父說了算。警察頭子最後說,希望你能平安做到退休,以後我會不定期到你那裡,跟你切磋。我說,歡迎你大駕光臨。他們就讓我走了。

做的不好,難就加大。先是說交書。由於有怕心,將一本在街上小攤買的盜版《轉法輪》(裡面有很多錯字)交了。以至於保衛部的以學煉法輪功為由騙走了四本大法書籍。結果過了幾天,派出所、居委會一二十人闖到我家,直接向我攤牌:這次到你這裡來,一是把你所有的書、光碟、磁帶全部交出來,你要保證不煉功;二是你班不用上了,住房也要交出來。我說,這麼大的事情我要考慮兩天。他們說可以。那時我兩天沒睡,將我整個的所作所為對照大法一想,為交書的事深深的痛悔。心想:決不能再做錯事了,師父啊,我什麼都能失去,大法決不能丟。我跟老伴也講好了,不許上班就出外打工,法輪功我煉定了。這一念定下後,幾天後對警察說,要說交書,沒有。法輪功我接著煉。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任何人找我麻煩。都是我找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勸世人三退是從二零零五年開始的,先是同修告訴我幫我三退,以後我是從家裡開始講三退的。從家人、鄰居、單位同事,從熟人到陌生人,說白了都是師父安排好了的有緣人。“再有哪,救度眾生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難抓緊,現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來,不重視,把救度眾生這件事情看的沒有那麼重要。其實,你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全在那裡了。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從二零零五年至今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勸三退。講真相併不刻意去做,走到哪裡,講到哪裡,總能遇到有緣人。很多時候都是幾句話就講通了,他們仿佛等待了很久就為了聽我這幾句話。迄今講了一、二萬人次,勸退了五、六千人,都已成為過去,還是留下一些遺憾,還有那麼多的人不信,講不通……還得講,要救那些能夠得救的,對所有眾生都要去講,你做到了嗎?我常對自己這樣說。講真相這條路感覺越走越寬,人越講越多,越講越自如。我要抓緊,抓緊!每天三件事都要做好。

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