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後走上修煉的一家四口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4月16日】

一、我要修大法,卻被邪黨開除、遭迫害,過流浪生活

我叫榮榮(化名),從小身體就弱,十五歲就得了類風濕心臟病。1997年結婚,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後來就辭了工作,整天打針吃藥,年輕輕的就成了藥簍子。到1999年上半年,就病的臥床不起了,幾乎生活都不能自理了,真是生不如死,我想跳樓自殺,幸虧讓丈夫發現了,就把我拖回到床上。

7月5日那天,丈夫說:“咱們樓下有集體煉法輪功的,我背你下去,跟他們一塊煉功吧。”我也是走投無路了,反正死馬當活馬治,下樓看看再說吧。

一個阿姨教我抱輪,我兩手一比劃,就從指尖呼呼的往外冒涼氣;“疊扣小腹”時,手心發熱,小腹裡頭真有輪子在轉;打坐時,我把兩腿一扳就盤上了,坐了40分鐘,同修們都誇我根基好、悟性高。煉完後,我就自己走著回家了。

我又請回來一本《轉法輪》,天天看,天天煉,一天一個樣。每天都有很大的變化。到7月20日,邪黨打壓開始時,才十幾天時間,我已經無病一身輕了。我那年27歲。

不久,社會上公開報考公務員,很多人報名,才招幾個人,我被順利的錄取了,當上了居委會主任。

時間不長,街道辦開會,讓居委會派人監督每個煉法輪功的人,還散布了很多誣衊師父和大法的惡毒語言,我當場站起來申辯,並公開聲明:“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我的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氣的街道辦書記當場質問我:“你是要大法還是要工作?”我義正辭嚴的肯定回答:“我當然要大法,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沒有大法,就沒有我今天。”

邪黨書記說:“那你就回家吧。”

沒隔幾天,就把我非法綁架了,關在一棟樓4層的一個單間裡,6個人包夾我一個人,給我辦洗腦班,逼我轉化。到了11月21日那天,下午1點多,看著我的人都睡著了,就見那反鎖著的門打開了,我想這是師父點化我讓我趕緊逃離。我當時只穿著秋衣、秋褲和拖鞋,輕輕下了樓,出了大門口,竟沒一個人看見,也沒人阻攔。正琢磨往哪兒去時,開來一輛大客車,我一揚手停了,上了車,售票員問我上哪兒,我反問:“你們開到哪兒?”售票員說:“終點站到XX市。”我說:“我就到那兒去。”問:“多少錢?”“10元”。“我身上只有6元。”司機說:“6元也把你拉到頭。”

下了車,我找了一家小飯館,對老闆說:“我不要工錢,管吃管住就行。”老闆見我年輕,手腳利索就把我留下了。我早起晚睡,端盤子、洗碗、擦桌子、掃地、清廁所,什麼髒活累活都干,老闆倆口子很喜歡我。從此開始了流浪生活,但每天堅持背法、煉功。

二、丈夫修大法,《轉法輪》沒看完,就無病一身輕了

丈夫看我修煉後,很快病都好了,就說:“真神奇,把書給我也看看。”

他有多年的老胃病,還有牛皮癬,經常癢的鑽心,都撓破了,還有腳墊(雞眼),走路一瘸一拐的。我說:“你要靜心的看,不要想病。”他洗了雙手,捧著寶書,一字一句的讀的很專注認真、誠心敬意的。

很快胃裡就動了起來,咕嚕咕嚕響,腹部有法輪在轉,從胃裡有一種東西向上冒,到頭頂,“嗖”一下子就飛出去了。從此,胃裡也不難受了,吃粘的、油炸的、喝冰鎮礦泉水,再也不犯胃疼了。

牛皮癬也好了,腳墊也沒了,一身輕鬆,在公司里總是搶著髒活、累活干,從不與人計較名譽、利益,他說:“吃虧是好事,吃虧是還債。”經常受到領導和職工的好評。

三、   媽媽見我病好了,也走上了修煉路

我是1999年7月5日得法,十幾天後病都好了。一天,媽媽來看我,見我無病一身輕的樣子,又驚又喜,聽我向她介紹了大法以後,她也決心修煉了,看了書,學會了五套功法。

媽媽也是多病纏身,肝、腎、胃都有病,尤其是牙疼和三叉神經疼,疼起來,腦袋撞牆。修煉沒幾天,病都無影無蹤了。

7.20打壓開始了,鋪天蓋地,天昏地暗,任憑它怎麼說,媽媽就是不信,她說:“甭聽喇喇姑瞎叫喚,我病了這麼多年了,吃了那麼多藥都沒管事,我煉功幾天就好了,這是事實,我就煉。”

爸爸是派出所所長,他受邪黨毒害很深,回家就阻止媽媽修煉;不聽,抓起痒痒撓劈頭蓋臉的打,打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快的,媽媽鐵定了心,堅持修煉,就被爸爸趕出了家門,攆到500里外的農村老家去了。

媽媽不但堅持修煉,還天天出去洪法,講真相,發傳單,勸三退,努力做好三件事,非常精進。幾天前,天下著小雨,她打著雨傘在大街上,迎面走來兩個女學生,一個捂著肚子,說疼的厲害,媽媽勸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兩遍就不疼了。還把她自己事先寫好的紙條送她倆每人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福無邊,得福永平安。”兩個小學生高高興興的走了。

四、爸爸的轉變

爸爸為邪黨賣命,積勞成疾:心絞痛、高血壓、腰間盤突出、兩腿靜脈曲張;2005年患尿管癌,做了摘除手術;又患膀胱癌,一年三次大手術。在痛苦中、受罪中,他絕望過;在看到親人修煉後祛病健身的變化中,他又看到了希望。他也開始看《轉法輪》了,他也開始打坐了,他也看神韻了。僅3天時間,他的腰間盤突出就好了,腰不疼了。媽媽勸他三退,他一連說:“退!退!退!”媽媽欣慰的說:“有一個退就夠了,用什麼名退呢?”“就叫得法吧。”

一天,公安分局打來電話,催要黨費,媽媽在電話里說:“沒錢,有錢也不交,退黨了。”

我們一家4口,先後都走上修煉之路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