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開緣結

台灣台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11月30日】

偉大慈悲的師父 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台灣中南部長大,生於複雜背景的家庭,外柔內剛的我,因為家庭因素,曾有一段迷失叛逆的記憶,中學靠著打工學技能,一直到技術學院畢業到現在上台北工作,遇到生命中一位重要的貴人,她是小吃店阿姨,偉大慈悲的師父,讓阿姨帶著我走進了大法。在得法不長的幾個月過程中,多次感受到師父的偉大慈悲,更像父親一樣的呵護著我,也改變了我,心中有說不盡的感激,更不是言語能說清。

一、錐心之痛──戒癮

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喜得大法的我,跟著小吃店阿姨到九天學法煉功班聽師父講法,當看見師父廣州講法的形像,觸動到我的內心,且不知何種原因,當下眼淚在眼角不自覺堆積了起來,但身為男孩子,還是把眼淚給吞了回去......。第一次參加九天學法煉功班我是從第五講才進去,但在第七講師父講法時,身體開始出現很劇烈的胸痛、背痛,因為從來就沒有過這些現象的我,當時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前胸痛到後背,有如一根“五公厘”粗的針管子,從胸前正中間直插入人體,再從後背穿出順著人體吸出東西來的感覺,很不舒服,很難受,很難熬,但那種感覺一陣過後就停了,隨即是一陣胸悶,然而事情並未因為這樣而結束。

當我第二次去參加九天學法煉功班,當聽完第六講後,我胸悶的現象又出現了,回到阿姨店裡,我就把包包裡面新買的煙給拿了出來,完全把胸悶和《轉法輪》中的法理給忘了。《轉法輪》:“我們煉功人不是講淨化身體嗎?不斷的淨化身體,不斷的向高層次上發展。那你還往身體裡頭弄,你不和我們正相反嗎?另外它也是一種強烈的慾望。”到外頭抽了一根煙,聊了幾句後回到家,菸癮又上來了,這時候才發現,今天剛買的香菸才抽了一根,怎麼整包不見了,心急上癮的我,雖然難受,但還是忍下來,明天再去買。

當天早晨五點半起床煉功前,做了一個夢,夢中一位工地領班拿根煙請我抽,我很高興的隨手接了煙。工地領班幫我點著了煙,我高興地抽了一口,突然間我驚醒過來,我不是學法輪大法的嗎?在《轉法輪》當中有提到,如果要修煉就要戒菸戒酒的事兒,我當下驚嚇的把手裡的煙丟在地上,抬頭一看的同時,我面前的工地領班怎麼變高了,這人好面熟呀,一看嚇到了,是師父,我當時就像做了錯事的小孩一樣,眼淚流了下來,心裡一直說:師父我錯了,但師父就像父親一樣,把手放在我的頭上摸一摸我,笑了一笑,感覺到了師父的意思,眼淚潰堤,也醒了過來,時間剛好是早晨五點三十分整。從這一刻開始,我知道師父管我了,我不能再像個任性的小孩子一樣,得把法學進去,溶於法才能同化於法,下定決心戒去十八年的執著──菸癮。

二、迷魔亂舞──色關

後續每個月都會到九天學法煉功班報到,為了就是想聽師父講法和學好五套功法,每一次看到師父講法都會有不同感受與體悟。就在得法後第二個月某天凌晨,又做了一個夢,說是夢但好真實。夢中我在一間公寓裡,室內一大半是加高的木地板,上面放了好大張床,面對床的左邊是一排橫拉窗沒窗簾,床上躺著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身著絲質透明衣紗在床邊舞動姿勢向我揮了揮手,說一些難入耳的話。這時我也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句話來說:“盡說一些五四三的,窗戶沒窗簾你穿這種衣服成何體統,能看嗎?你不丟臉我都看不下去了。”突然間樓板上面“啪!”好大聲,一股好強的水柱從樓板破裂處直衝下來,淋了女子一身濕,頓時腦子裡浮現一句話:“有漏”,此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有很大的問題。

《轉法輪》:“你的念頭一動,可能就泄掉,就成為事實。大家想一想,我們煉功,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你不能老這樣泄呀。”當下我真怒斥著對方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你不要迷亂干擾我修煉。就在話出去的同時,什麼床、什麼女子、破洞、水柱,都不見了,出現在木地板上面是二排靜坐的修煉人,身著白色修煉服,深藍色煉功褲,每一排有九人共兩排,第一排第一個位置沒人坐,我瞅一瞅不敢吱聲,站在旁邊不敢吵他們。這時候在最前面出現了師父, 師父看一看我,說:“行,這邊坐下,靜心。”隨即我就醒過來,心想,我怎麼就這麼不爭氣,怎麼會有漏呢?趕緊拿了寶書《轉法輪》出來看,《轉法輪》:“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看了這段經文,自己意識到要嚴肅起來向內找一找,一定有什麼執著在我的深沉記憶中沒被挖出來,在定力不夠的情況與正念不足有關係,更牽扯到學法不得法的原因更大。當下悟到我得法時,在幾天內連續看了三至四遍,但看了卻沒有把法溶進去,這就是關鍵所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講:“千萬不要放鬆修煉,千萬不要放鬆學法,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以前沒學好,今天師父又給你講了一遍,你回去之後一定認認真真的看書、修煉,思想不要溜號。”看完這段經文馬上意識到,是我的思想溜號了,自己沒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在心性上都要完全符合大法上的標準,才能做好個人修煉,後續也才能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

三、大法弟子是整體──救度眾生

得法未滿三個月,循序漸進的遵師父說的三件事去做,同修們也帶著我第一次去景點講真相表演功法,當時既歡喜又害怕,害怕是因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勝任講真相表演功法這重大的使命,經過同修們的相互扶持與鼓勵,終於把這顆怕心突破了。師父在〈走出死關〉中說:“怕心會使人干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因為這句法,讓我更不能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師父把我們大法弟子在歷史上所造的所有業力都幫著承受了大部分,自己如果連這點怕心都突破不了,那真是太對不起師父,更對不起那些把所有希望都託付給我的芸芸眾生。

某一天早晨到公司將設計簡報email給客戶競圖,然而那天剛好是要去景點,但外面下著大雨刮著風,心中就現出不好的念頭,外面下著雨有人會去嗎?此念一出當下肚子就覺得不對頭,如果每個人都像我這樣想,那景點講真相的使命不就沒人做了,這樣不行呀,我怎麼可以有這種常人心呢?

心中想起了《洪吟(三)》〈助師〉:“群雄集結洪流中 階層行業不同工 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大法弟子是整體,落下了誰都不行,一定要像當初走進大法一樣保持著那幹勁和精進的心,整體的大法弟子才有威力,助師阻邪風。

當下騎上我的機車去景點,到景點了,走在階梯上的時候,聽到煉功播放的音樂,心裡高興真的有人來,滿心歡喜跑了上去,結果沒人,只有在真相展板大洋傘下有二位講真相的同修,和一位老伯伯同修,當時心裡難過起來。後來看到講真相的二位同修和老伯伯同修在大雨中也都準時到景點把真相展板固定好,這種威德當下就把差距拉了出來,心想就算只有我一個人表演功法,也要把整體救眾生的使命做好。絕不能像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談到的:“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說‘助師正法’、‘師父要什麼我們就去做什麼’,說的很堅定;一到師父真正讓你去做那件事情不如你願的時候,或者有一點難度的時候,你就一點也想不起助師的正念了。”身為大法學員,雖得法不久,但我不能說話不算話,不管是否在歷史中跟師父有過什麼樣的約定,或是答應過同修的話,大法弟子一定要說的到做的到,不能說出去的話而做不到,這就不符合法上的標準,也是個人心性的問題。

不管雨下的多大,一定要好好把大法弟子的精神帶出來。發正念、第一套功法、發正念、接著穿插五套功法接續著做到位,在煉靜功過程當中,原本的雨聲變大聲了,打在身上好痛、風颳的厲害,陸客人數變的異常的多。因為廣場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拍照急促聲,心中又出現了怕心,怕心一出,突然我的胃就抽筋痛的直發哆嗦,腳麻了,起不來,也喊不出話來,眼淚就在眼角上打轉,當下知道自己念不正,被邪惡鑽空子,趕快導正信念去除怕心。雖然自己在大法中只是一顆微小粒子,但我能把粒子的光發揮到最大,並且與講真相同修的大法粒子一同改變整個場掃除邪惡。當下突然間空間都停了下來,沒有雨聲、肚子也不會抽痛了,好靜,靜到一點波紋都沒有,隱約可以聽到心臟的跳動聲,愈明顯愈多顆心,突然聽到好多人說話,有人說:“看那個煉法輪功的阿Q,我們來打賭,待會兒,雨下愈大,他一定離開那位置去高的位置上。”另一人就說:“如果他沒離開,寧願浸泡在水中,那我們群體去退黨、團、隊。”我聽到煉法輪功的阿Q, 師父在《轉法輪》裡面也有提到這名詞,印象中阿Q是好意並沒有反意,我就想,阿Q是很有韌性的,堅韌的精神才像大法弟子。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靜功音樂結束,眼睛睜開的同時水也變高了,前方廣場一個人都沒有,旁邊突然出現一位下午講真相的婆婆同修。我跟婆婆說,您要不要去高一點的位置,這樣就不會被水浸濕,婆婆跟我說了一句話:“大法弟子不畏苦,說到做到才是修,這才是大法弟子。”

當下我的眼角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心裡坦蕩、明白,婆婆說,該發正念了,我們倆就坐下發正念。約過了幾分鐘,後邊草叢有人丟石頭打到身旁積水,我聽到小孩子跟媽媽說:“媽媽,那個大哥哥和婆婆的旁邊好多不同顏色的花,好漂亮。”她媽媽說:“不要亂丟,不許亂講。”在發正念十分鐘後,掃除一切干擾的我打著蓮花手印,將力度加大到整個功直衝各空間與天體剷除邪惡。時間到了,整理好物品到別的地方學法交流,在離開的同時,同修大姐跑來跟我說,今天大家辛苦了,我們今天退了三十六位陸客。當下跟大姐說加油,心中想著謝謝師父,師父一直在旁邊守護著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呵護著教導走向大法正途,度人的是師父,我們一定要心擺正,助師正法,人數不是重點,重點是要正念正行剷除邪惡救度被蒙蔽的眾生,使他們獲救才是最重要的。

因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各位同修告知指正。謝謝!合十。

(二零一二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