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宇文明統之六: 神諭天兆傳暮鼓 醒世真言報曉鍾

宋紫鳳

【正見網2013年10月16日】

人類文明源自神傳,故其轉移變遷盛衰興替,或有神諭為卜,或得天兆為徵。時至近代,三百年間文明陵替,一入末法世道喪亂,各民族亦早有神讖流傳以為今日之兆,若夫亂世之人何所適從?文明巨劫何以為解?後世新運有否相繼?藏之隱語,載之經籍,傳之眾口,雖言語不同,形式互異,考其主旨,大抵相合。惟其所諭皆未來事,不類可驗於當時者,故而救世之說傳至今日,人多不信。直至二十世紀末,東西方兩大神讖終得明驗於世,舉世轟動,以為大奇。

此神讖之應,一為東方佛教所流傳之天界聖花優曇婆羅大放人間。佛典於此花記載非止一二,諸如“優曇花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要皆此花之出,在佛歷三千年左右,及其出也,當為未來佛下世之時。公元1997年,佛歷3024年,夏7月,優曇婆羅花現身韓國京畿道寺院,於金銅如來座像花發二十四朵。其後十數年間,佛花大寶見諸世界各地,仙萼如雪尤以中土最盛。不惟寶相莊嚴,如玉如鍾,且每生於金屬、玻璃之屬,有大不可思議之妙。識者無不歡欣踴躍,道路傳言未來佛已下世廣度眾生。

正值佛花大放,而美洲瑪雅人神讖所諭之水晶頭骨亦如期現世。其族人相傳遠古之時,有水晶頭骨十三顆,散落人間不知其處,及其復出,當於本紀文明之末,開啟終極之謎,兆示神之歸來。此說之流傳,今人競以為荒誕之談。未想,上世紀九十年代至本世紀初,水晶頭骨風雲際會,一十三顆相繼現身,天下震動,聚議紛紛。

佛國聖花大放,水晶頭骨聚齊,神跡已顯,瑞應紛至,世人如夢方醒,乃知救世神話絕非虛妄,於是上設學院研討,下有坊間巷議,眾口傳談,而於眾說紛紜間,又以東方未來佛下世說及西方救世主歸來說為最盛。未來佛者,號曰彌勒,於佛典多有記載;救世之主,號曰彌塞亞,為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所共識。近年更有學者研究,以為東方未來佛亦即西方救世主,唯譯音有差。蓋彌勒佛譯自梵文Maitreya,彌塞亞傳自希伯來文Masiah(亦為mashiach),二者音近形似,且相關傳說多有契合,殊非偶然。無論號曰彌勒或彌塞亞,要皆以諭末法之世救世之神,故謂彌勒佛與彌塞亞乃一尊所化,確有所以然之理。

考察東西方救世神話,見其為說也確然,然其有應者誰何?參之文明流變之跡,佐以神讖天兆之應,乃知能應彼東西方救世說者唯有當今洪傳於世之法輪大法。此非妄議,乃有確鑿可憑之據見諸以下四端,試為論之。

其一,按東西方救世說,神之歸來時值末法,而人類之末法亦即人類文明之末法。蓋如前五章所述,信仰為文明體系之中脈,文明之入末法源於背離信仰,道德失守,引魔入世,故而人類文明欲解巨厄,唯有回歸信仰之一途,此一也。又華夏文明是為人類文明之坤軸,雖其陵替尤甚,而文明新運必始於華夏文明之中興,此二也。

考之當世,法輪大法以“真、善、忍”三字行教化於天下,尊道重德,回歸信仰,此合於一者也;又華夏文明以儒釋道文化為主體,道法惟真,釋教說善,則“真、善、忍”亦華夏文明精華之所在,而大法洪傳,華夏文明亦坤軸常轉!此合於二者也。乃知法輪大法今日之所擔當者何啻傳說未來佛之下世、救世主之歸來。

其二,文明變異之怵目驚心,非為某一民族某一局部之亂象,乃全人類文明之現狀。故而,救世主之降,當不獨為某一民族,某一局部之救渡,其有所傳授,必為普世之大法,跨越宗教,不限種族。

及夫法輪大法,基於佛法,然其所闡發者,則宇宙之公理,曰真、曰善、曰忍,所以正教中人每有緣結大法而受益匪淺者,可謂破除宗教門戶之見;又如大法廣傳一百二十多國,《轉法輪》多語譯本三十餘種,修者億眾,民族不同,文化各異,於大法修煉卻一理相通,可謂不以種族為限;再如大法洪傳,各界支持紛然而至,數千褒獎昭然於冊,蓋以其不獨為修煉之上道,亦為普世之正理,可謂大道無形,覆載群生。

其三,今按優曇婆羅花及水晶頭骨之現世,則救世主之出必在當世,非為以往下世之諸神。又瑪雅人所謂文明最末之地球淨化期乃1992至2012年。按瑪雅長老皮克之解讀,「淨化期」意指人類於時將有一精神覺醒及意識轉變,而後進入文明新紀。然精神之可稱覺醒者,孰大於識正邪,明善惡,辨是非。

考之淨化期二十年間事,則1992年,法輪大法開傳,十餘載廣傳世界,修者億眾,道德回升,世風一新,“真、善、忍”為世間善眾奉為普世價值。與之相對,中共之瀆神本性於大法洪傳尤為切齒,迫害法徒極盡人間未有之邪惡,世人反因以覺醒,中國大陸上億之眾退出邪共黨團隊,國際社會亦漸清醒,稱中共曰邪惡軸心。可謂正邪不兩立,善惡已分明。想來人類末法之世,非有此全人類之大反省,精神之大覺醒,意識之大轉變,何能拯文明於壞滅,挽狂瀾於既倒!

其四,人類社會善惡同存,生克之理古來有之,所以釋尊在世,八外道作亂,耶穌傳法,三百年始立。及救世主之出,蓋如東西方所預言,將有萬魔出世,魔亂人間。譬之法國諾查丹瑪斯《諸世紀》語「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又如中國唐代《推背圖》語“九十九年成大錯”,皆為99年人間大劫之謂。

回顧其時,1999年7月,中共江逆狂言三月消滅法輪功,酷刑虐殺,迫害法徒,炮製謊言,毀佛謗道,大行連坐,綁架民眾,手段一如文革之群眾鬥爭,而窮凶極惡則遠過之。於國際社會則勾結黑幫,廣布鷹犬,極暴力、暗殺、威脅、造謠之能事輸出迫害,更以金錢外交及經濟鏈條捆綁國際社會之有力者,使其坐視火在眉睫,默然不與為力。其初,撒旦立教意在末法之世毀滅正信,而中共繼撒旦之魔脈,其不遺餘力對法輪功之迫害,頗足以為一反證,乃知法輪大法正為撒旦所誓與為敵之救世之法。

蓋救世神話之多不可勝道,以上引述僅為流傳最盛,明白易解,廣為共識者。余者名篇,諸如韓國《格庵遺錄》,中國《梅花詩》、《推背圖》等,其於救世主之降於何方,身處何地,姓氏特徵,傳法事跡等皆有指示,與法輪大法殊為相合,蓋篇幅所限,不能一一俱到。所幸相關資料流傳甚多,方便可查,可資諸君研讀。

想彼諸天文明流布人間,千載燦然,一朝法末,江河日下,如暮鼓之敲晚景,令人傷之不已。然此文明凋敝天下草昧之時,法輪大法橫空出世,三字真言直指人心,回歸信仰重建道德,真醒世之晨鐘,振聾而發聵,而救世神諭終真機大顯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