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明啟示錄(四):我們應敬誰?(上)

欒樹軍(馨宇)


【正見網2013年12月07日】

四、我們應敬誰?

生、死的選擇

在我們曾經輝煌的歷史中,偉大的覺者、睿智的聖人、聰慧的賢人伴隨中華文明走過漫長的歲月,為我們打牢了博大精深的文化基礎,使我們在過去的歷史中不致迷失又能夠等到屬於我們的最神聖時刻的降臨,啟悟我們如何登上橫越末劫的度船,到達我們無法想像的聖潔、永恆的彼岸。

中華的子民,這個文明的承接者,不要忘記我們的歷史是神賦予的,這個文明的每一部分都閃耀著神的光輝,這是任何人無論如何都否定不了的。當我們抹去神性的時候就是斷了與上天的根,就像柳絮找不到方向隨風飄蕩,就是在否定這個文明本身。而否定這個文明本身就是否定我們自己,我們的一切都將無從談起,他的啟示,他的引領都會消失,如果是這樣看看我們的自心還能否找到一絲光明?我們憑什麼能是人?我們憑什麼為人?神性所殘留的那一絲亮光才是我們能是人、為人而存於世的證明。

是誰在十惡毒世的污泥濁水中撈起了我們?是誰替我們償還了累劫的罪業?是誰給我們鋪就了從生的道路?又是誰珍惜每一個生命都給予同樣的機會使之不會消失在即將過去的歷史中?看看當下的世界唯有李洪志先生(法輪聖王)在做。在善與惡的選擇中,把善與惡的一切展示給世界,在未有任何約束的發自內心的選擇中體現出生命真實的一切,並在不斷銷毀邪惡勢力的每個片段中,在億萬生命所走過的驚心動魄的真理之路上得到驗證。現在就是看清歷史進程,看清自己並選擇方向的時候。千萬不要選錯!!

有人說:“在現實世界,我們要吃、要穿、要住、要生有養,子有學,壯有作,病有醫,老有托,這些都需要我們依賴這個社會,現實一些,想脫離實在太難”。這裡的“現實”就是說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脫離”的意思就是做好人實在不好生存,會給自己帶來重重的困難。

其實我想這裡有兩個主要因素導致了這樣的想法:一個是社會已經壞到這個成度,做好人按規矩來實在得到的不多,不能滿足自己的慾望,我還想過得更好;另一個是看到現在不擇手段的往往過得不錯(尤其在現今的中國),這善惡之報的天理也不見得就是對的,在這種心理驅使下那簡直能讓你妒嫉的去搶銀行,去發狂。

今天,如果我沒有曾經知道的中華文明的神傳文化做基礎來啟示我有不同層次的生命存在,如果我不學法輪大法不知道一切都敗壞到了即將銷毀的成度,我也會是這樣的想法,沒什麼區別。可是今天不是這樣,既了解了中華文明,又在大法之中,我體悟到了看表面看不到問題實質的道理。

善惡有報的理錯沒錯呢?沒錯,不管誰現在做什麼,你享著什麼樣的福,最後都會有一個帳單跟著你,跑是跑不掉的,接到帳單的可不僅僅是人,不論是高層生命還是低層生命到時候同樣要算帳。也就是說人間的任何事都有高於他層次的生命在參與、左右,如果不是這樣,許多為惡的人他們的命今天早就沒了。古時為什麼不這樣?現在為什麼是這樣?是有敗壞的生命在刻意為之,要利用各種因素,在人間營造出一個為惡不被懲罰的假象,引導人們對真正天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懷疑進而放棄,從此不去相信更廣泛的天理而敢於無惡不作,最後被銷毀,達到毀滅眾生的目的。

正常的生命過程是每個人都有福份,也都有債業,別人一般都不會介入,該享受享受,該還債還債,這是正常的。但是現在不是了,現在這個歷史時期是個非正常的歷史時期,是一個極其複雜、極其敗壞、亂了套的歷史時期,是一個一切罪惡徹底爆發的歷史時期。你想在古時百應不爽善惡有報的理在現在怎麼就錯了呢?天理改了?是古人騙我們玩?還是史書記錯了(我們不否認古代也有糟粕,但那是少之又少的部分,並不是主流。這裡要特別提到的是邪黨在歷史上把這部分提出來或者是無中生有的編造出這樣的事並把它無限放大、製造假象用以欺騙天下人,不讓你知道、不提或刻意抹殺一切好的,讓人以為古人也是不好的,營造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思想認識,這樣它就好下手了)?會是這樣嗎?

人間所為和所謂的上、下面是對應的,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先講一個例子,釋迦牟尼當年講法時曾載:“迦葉菩薩白佛言 世尊 如佛所說有四種魔 若魔所說及佛所說 我當云何而得分別 有諸眾生隨逐魔行 復有隨順佛所教者 如是等輩復云何知 佛告迦葉 我般涅槃七百歲後 是魔波旬漸當沮壞我之正法 譬如獵師身服法衣 魔王波旬亦復如是 作比丘像比丘尼像優婆塞像優婆夷像 亦復化作須陀洹身 乃至化作阿羅漢身及佛色身 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無漏身壞我正法 是魔波旬壞正法時。”《大般涅槃經》。很早之時就是這樣了,那現在呢?難道現在只有寺院是這樣嗎?是已經遍及一切了,而且以波旬的破壞力是遠遠達不到今天的成度的。那麼是誰?誰敢這樣做?誰能做到今天這個成度?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

一個普通的人,如果幹了殺人害命的事(在個人的問題上),那已經就是大罪,對他的生命來說已構成重大威脅了,就是你修煉了有師父替你承擔,一般的師父都沒有這個能力,承擔不了殺人的重罪,反過來你都得自己拿命來還。但是我們來看看現在的中國,人們會發現中國這個共產黨體制下有許多人借所謂黨和國家的名義殺了千千萬萬的人卻沒事(既非戰爭又非遭災),貪的越多也越沒事(貪污記錄超越任何歷史時期),不是現在,是從幾十年前就開始了,尤其是殺人從它還沒有奪取政權時就開始了。而且還不止中國,凡是打著共產黨旗號的國家都這樣。好像這部分人天生就帶免死金牌來的,殺得越多反而越沒事,這是人類從來沒有過的事,就是因為這一點給很多人造成錯覺、認識上的混亂,他們認定幹這種事的人都沒幾個有惡報的,善惡有報沒有那回事,所以也就跟著什麼都干。

這是現在一個最典型的看法,也是很多人迷惑的地方。那麼為什麼是這樣呢?因為現在的歷史時期是與任何一個以往歷史時期都不同的時期。以往正常的是誰有罪,那就去承擔罪,一般都不會有人去介入使事情變複雜,這是正常的。可是現在不是,在這個共產黨框架下殺人放火的,就有數不清的所謂高層生命介入,原本該死的人因為這些生命的介入源源不斷的為其注入能量(生存所需的一切),就是說那些介入的生命把自身的福份給該死的人或者直接擋在那裡阻擋執行惡報來取命的執法者。舉個例子,一個科長犯罪了,按照法律法官判其死刑,可是那個科長的上級處長說法官你的級別沒我高,我命令你不能判他死刑。那個法官可以聽從也可以不聽從,如果那個法官不聽並讓執法人員去行刑,那個處長就會擋在執法人跟前,以權力或者武力等來阻擋,或者反過來對執法人採取威脅、暴力,這個法官可能沒有辦法,會請求他的上級來幫助執法,可是另一邊就搬出更高級別的官來對抗,就說這個意思。他牽扯到了非常高的地方因此才造成了今天的這種狀態。否則的話誰有這個本事這麼幹?!其實我們看看現實生活是不是都是這樣的翻版?那個我們看不見的高處就是因為它們在這樣幹著,所以你才會感覺道理講不通了,規律不好使了,思維混亂了,進而也就跟著下去了。千萬不要迷糊,這才是它的實質,無論它編造什麼樣的原因這樣干都是錯的,罪惡的,都是對大法犯罪,對眾生犯罪,對生命的良知犯罪,都是不被承認的。法輪聖王所來高於一切,我們沒有生命知道他來自哪裡,看不到盡頭。反過來法輪聖王卻可以知道那邪惡的來源,你想那邪惡怎麼會逃脫呢?!現在一切都在按法輪聖王所講的在變,這不就是天意嗎!

大家也看到了現在中國和這個世界在急速的變化著,不好的一切都被快速的剷除,當然不是瞬間就變化了,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也是在給世人看,演示著大善和大惡。從變化中是能看出這個趨勢的,無論它們怎麼做都將從上到下被徹底銷毀,除非你跳出來,也就是不再是它們的一部分,在人間的表現就是聲明三退(退黨、退團、退隊tuidang.epochtimes.com—大紀元退黨網站),不再是那個邪黨的成員,這不是給人看的,是給天看的。這樣最起碼能把命保住,不在最後的劫難中被銷毀。這不是誰能逃脫的,我們任何人都在其中。也不要耍任何小聰明,你想騙天是騙過去的。也不要給自己找理由,什麼為了錢,為了權,為了什麼什麼,我想你首先要為了命才是第一位的。是你的命重要還是這些重要,最後的劫難來臨時,那可不是說死了再進入輪迴,這次真的不是那樣,那是銷毀,是從此以後沒你這個生命了,什麼都沒有了,連帶的一切也沒有了,你說哪個重要?再有,別說天上面是怎麼樣,就是人間的這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壞到這種成度你還不應該退出嗎?從人性來說,從神性來說,從一切正的來說都與之背離,從這一角度我們也應該退出啊!我們天天說中華文明,中華文明,這是我們中華文明中的東西嗎?我們中華文明就這麼幹嗎?說的不太好聽一些這不是認賊作父嗎?它坑著你,害著你,還要毀滅你(那是從一切方面在毀你,這絕不是玩笑,看看所謂現實社會是不是這樣。),有些人還與之為伍甚至助紂為虐,不要說別人怎樣評價,我們自己又怎樣評價我們自己呢?還有些人是騎牆派,看風向,說等最後結局已定了我再站邊,我可以明確說這部分人將來一個都不會存在,為什麼呢?這不是平常的為了利益,搞政治、拉幫派、占山頭(就是在這種環境中,牆頭草也是不被人待見的)。這是善與惡的選擇,生命本質的體現,這還要看風站邊嗎?如果是這樣你的心裡還有善與惡的分別嗎?在上天來看這等於沒選擇,沒選擇的也一併銷毀。所以一定不要被利益沖昏頭腦,我們的生命的本質和永遠才是現在最應該考慮的,這是決定生與死的。

為什麼要選擇?

我們生存在這個世界是不易的,面臨著種種苦難,未來是渺茫的,不論你是有錢還是沒錢,有權還是沒權,高貴還是低微,天才還是智障,人生精彩還是平庸,未來同樣都是不確定的。我們對未來所知甚少又不能掌控,無論在人間你有多大的本事,於此都是無能為力的。每個人都得面對這個問題,必須面對這個問題。小到個人大到文明本身都得去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的生活都需要保障,住房保障,教育保障,工作保障,醫療保障,退休保障,家庭保障,社會保障,環境保障,生態保障,氣候保障,星際環境保障……看得見看不見的保障多的是。但他們歸根究底都需要一個保障:道德保障。

如果沒有這個保障,其他的都無從談起,沒有這個保障,住房被強拆,教育被洗腦,工作被強奪,醫療被活摘,退休被加齡,家庭被拆散,社會被墮落,環境被破壞,生態被肢解,氣候被異常,地球被撞毀(天災是因人類的敗壞所招致,否則就不會有天災)……總而言之,沒有一樣會隨你意、讓你舒服的,甚至會讓你陷入絕境,丟去性命。

在中國這個史無前例的巨大舞台上,把從上到下,從裡到外一切要演的戲全部演盡了,現在正是在最後的過程中,只不過這個舞台上的是真的會死人的。

在這個舞台上每個人既是演員又是觀眾,清醒冷靜的能夠用自己的大腦考慮問題、提出問題、不人云亦云的人跟著演了幾幕就看明白了,知道應該怎麼辦,不應該怎麼辦,沒有白來一趟,把該清楚的事情看明白了,把該做的事情做好了,最後有個好歸宿,好去處,這是真正的尖人、聰明人、有智慧的人;而自以為是的,自高自大的,聽不得別人意見的,用別人的大腦思考問題自己從無主見的人想在戲中看明白就很困難甚至不可能,從簡單來說他們很多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渾渾噩噩、醉生夢死、糊了八度就走完了一生。這樣的人是最傻的,他不知道自己面臨著什麼!當然也有看到某一個或某些問題的,但是如果你看的問題不能全面,不能解決你真正要來人這裡應該解決的問題,就像那些騎牆的人,自以為聰明的人,那還是白來。尤其是現在這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極為特殊的唯一的歷史時期,那就更是最後你無論怎樣後悔與痛苦都無法彌補的,實際上沒有後悔的機會。最後對不能被救度的生命來說太可怕了…...千萬不要走到這個地步。

從古到今,考試這種事沒有什麼改變,只是其中的內容和形式變了。我們現在也面臨著考試,面臨著被即將淘汰的舊勢力強加罪惡、扭曲內涵的考試,這是不被承認的。但是事已至此(不是說沒有別的辦法,也不是說這種局面改變不了,而是當幾乎所有的生命都有意無意這麼認識時,它就一定會是這樣的局面,這是你們的選擇。如果強行改變,就等於從新創造生命,不存在選擇的問題了,也不用這麼走過了),那就從這種形式中來過,可是內涵它們說了不算,要按照法輪聖王的要求來。這也就成了一切生命的生死關,各自擺放各自的位置各得其所。

正法與邪教

如果上來就說成佛成道,許多人接受不了,那麼我們就先不說,我們就先說你的生存,你的生活。

我們看看自己的生存、生活。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生活太不易了,尤其在中國就更不易。我們不只面臨著生活的壓力,更面臨著來自內心人之本性的如何生存於世的掙扎。這種增減存滅人之本性的掙扎潮漲潮落、無休無止、刻骨銘心。

人失去了人的本性就不成其為人了,可是我們的環境就在影響著我們,引誘著我們向這個方向走。從我們日常能忍受的不公到不能忍受的被拆遷、被迫害、被洗腦等等方面都會體現出來。

講能忍受,就是失去一些後感覺還能活著,沒有對生存產生威脅,生怕一旦自己去反抗就會面臨著生存都不可能的狀態,進而認了或屈服了;講不能忍受,就是被欺辱到已經不能生存了,不得已起而反抗。

我們回頭看看,不管你能不能忍,每一次事情的發生都是我們的人性在向後退,直到也和它們一樣變成非人性,變成魔性。很多人肯定很驚訝,怎麼會這麼說呢?

我們從頭說:從我們的先人在上古時期一直到清末無論怎麼衰微都能夠保持道德的底線,就是人性。這是我們僅剩的東西,因為有了他我們能夠在做任何事情上都符合人的基本面,你辛苦做工也好,經商也好可以得到你私有的財富,這是天經地義的,沒什麼可說的,別人也不能侵犯的。可是這個歪理邪說來了,說你的財富是大家的,是所謂集體的,公家的,國家的,不管怎麼說吧,總而言之不是或不全是你的。你可能想不明白了,我的東西怎麼就不是我的了呢?說看別人困難我發善心給點那是我自願的,怎麼現在不明不白的一轉眼就成了大家的?我辛苦付出得來的為什麼非要與大家分享呢?那個邪說又說了,這樣做是高尚的,是無私的,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的。這裡先說一點,這個所謂共產主義或者說類似於共產主義的東西本身就是一場騙局,它盜用了宗教(正教)中的概念,宗教中講天國,它們就弄出一個共產主義世界;宗教中講法,講道,它們就弄出一套共產主義的歪理邪說;宗教中講你要捨棄一切跟隨你的主,你的佛,你的道,它們就讓你把家財拿出來給它並造出一個領袖,它們的“神”,逼著你跟從天天喊萬歲。而實際上你的一切都是給了那個邪黨從上到下的官員,越往它的上面去官員得到的越多,你可能會想它們得到了這麼多,從人性的角度說最起碼應該感謝我吧?你又錯了,你忘了它們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的?那是無神論、進化論,是不承認人性和神性的。它們在騙完你後還在嘲笑著你是“傻X”,它們就是這樣的東西。而現實中你還在向它膜拜。

人都說實際,那實際中是什麼樣呢?千古以來的正教、正法那不是虛幻的,那不是像很多人想像的是虛無縹緲的,這樣的人想一想你的認識是哪裡來的?那是你的認識嗎?有多少人是聽別人說的(這裡包括無神論的共產黨,它們本身就是反對有神論的,不管有神沒神,中國古人還講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你也不能只聽一家之言吧?怎麼能把別人的言路都堵掉乾脆不聽呢?你們怎麼能不加辨別就相信它們呢?就是你抱著實證本身也不應該相信哪?你也應該親身去實踐才能下結論哪?!是不是,怎麼能別人一說你就相信呢?說我一時沒想明白,最起碼應該先存個疑問吧,這時怎麼就把自己的判斷力放棄了呢?尤其到今天我們看到現實中的結果是不是更應該讓人清醒了?!),看看我們文明本身在歷史中、在現實中有多少實例、遺蹟可以印證正法、正道是真實存在的,古代的典籍中到處都是,為什麼視而不見呢?當然共產黨告訴你們了那都是假的、是迷信不能相信,你們還就真聽了,真信了,從此不看也不聽,它們說的對不對這些都不去考慮,那典籍裡記載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一味的反對,真夠可憐的。這不就是斷你的根,斷你的路嗎?至於那些在事實面前仍然唱反調的,指鹿為馬的,這本書不是為它們寫的就不需要它們看了。反過來說那個所謂共產體系的創始人自己就是信仰撒旦教的(《Marx and Satan》《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作者:Richard Wurmbrand(理察.沃姆布蘭德)http://www.aboluowang.com/2011/0120/192881.html),撒旦是魔鬼是人所共知的,魔鬼最擅長的就是欺騙,因為它永遠也不敢把真實面目暴露出來:前面告訴你的是所謂共產主義,後面信的是撒旦教,它和魔鬼一起在欺騙你;告訴你的是民主選舉,你是國家的主人,後面是邪黨獨裁,黑箱作業,利益集團分配;告訴你的是言論、結社…自由,後面是誰敢這樣整不死你;告訴你是共同富裕、所謂共產世界,後面是錢權一體、刮盡一切、雞犬升“天”、加速逃離。它們沒有任何真實可言,一切都是虛假的,是欺騙,這與正教完全對立。正教以在人間所行的超常的真實性印證了天國的存在,它們看到了正教能夠得以傳遍天下的形式,而不是內涵或者說絕對不能用這種內涵。只是利用了這種形式弄出了它們的那套在今天來看連它們自己都搞不明白的東西(除了做惡剩下的一切都在變),共產黨(也包括其它邪教)以子虛烏有的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成立的所謂共產世界式樣的騙局對待眾生,說假宗教還得搜羅一些狐黃白柳弄出一些超常的事讓人相信,然後好騙你的錢。這個邪黨連這個也不用了,因為它是無神論嗎,根本就不承認有什麼超常現象的發生,連這個也省了。反倒是誰要提超常現象,或出現什麼超常現象,那一定會被無情地滅殺,因為如果這些被眾人所知的話,它就再也不能欺騙你,蠱惑人心了,再也不能騙取利益了,它就必然會被消滅。所以你看世界上凡是邪黨統治的地方,它們實行的一定是敗壞一切正法、正道建立起來的道德基礎,進而帶動眾生的道德一瀉千裡向下滑,把一切推向毀滅。對個人來說,你在它們的概念裡是不存在的,根本也不用顧及你的存在,對它們來說不過是騙著你、利用你給它們當奴隸而已。你的死活在它們來說根本就是無所謂的(其實連它們對待自己的死活都是無所謂的,不相信身後事的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只要活著能為所欲為就行),當你沒有利用價值了對待你還不如對待一條狗(不承認人性和神性的它們互相之間都在撕咬),任何超越你想法的對付你的無恥手段都會登上所謂大雅之堂,並被冠上一個它們創造出來的古代字典裡沒有的你搞不懂的黨文化的名字,當你還沒明白怎麼回事時已經對你大打出手了,而這時被洗腦的你或許還在給它下跪、對它歌功頌德呢,這是多麼悲涼的世界!

共產黨的這一切在一個多世紀中共產黨連提都不敢提,拚命封殺,可是卻成功的欺騙了你們,讓你們把什麼都獻出來了,尤其是靈魂。

正教中講捨棄一切跟從你的主、你的佛、你的道,你在人間的所有不是給你跟從的人,而是別人,你所跟從的人過的也是和他要求你要過的一樣的生活,這不只是他的那種修法的要求,也是以身示範(就他們個人來說過什麼樣的生活是無所謂的)。他還要不斷的講給你如何修持得更好的法、道,糾正你的所思所行。依其所行在世間不斷的創造奇蹟,反過來增強你的信心堅定地走下去。他們也不講所謂的偶像崇拜,你願意遵從就遵從,不願意就走人,沒有人拿刀逼著你必須怎樣。這是正教所為。

我們再來看看共產黨是怎麼幹的。你的家財(實際上不只是家財,它所能控制的一切都是這樣)不是給別人,而是給共產黨並任其揮霍,它們也不會過它們給你說的那套說辭所描繪的生活。在任何一個共產體制下哪個沒有特權、特供?哪個又艱苦奮鬥了?在餓死幾千萬人的情況下都沒有停止過特權、特供。它們為了精神上控制你更牢固,讓你的心裡沒有其他的東西,紛紛的在造“神”,它們自己不稱神,叫領袖或說向偉大的什麼什麼人物某某某學習,每個共產國家都造了許多“神”,有政治上的,文化上的,體育上的等等,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政治上的,其它的也必須順從政治上的。讓所有人齊呼萬歲,不喊是不行的,拿著刀,拿著槍在你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地方監視你,不喊極有可能會掉腦袋的。有人說現在它們變好了不讓我們跟著喊了。不是的,不是變好了而是現在許多人了解了真實的歷史或親身經歷的歷史使他明白了,不好騙了。這種方法不怎麼奏效了,改用其它方法了,而且更精緻,更隱蔽了。在這種形勢下,它不想讓你吱聲,它認為這就是現階段要控制好的,儘量不讓它的邪惡更多的暴露,儘量不讓更多的人知道它的邪惡,它現在是這樣做。誰要揭它的邪惡你試試,我在寫到這兒的時候共產黨正在抓那些敢言的大V。那個流氓本性不會改的,它們的本質就是邪惡,永遠不會改變的,這就是其真實的體現。

這只是講了我的一點認識,詳細的請參閱《九評共產黨》。

放棄“自我”

說到這兒了,有人就會想我們的中華文明被邪黨破壞了,邪黨又當道,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可以直接說,李洪志先生(我們修煉的人稱師父,我們也認為預言中末劫時來救度的法輪聖王或稱轉輪聖王就是我們的師父,為了照顧有些人的心理接受成度,我這裡多稱為先生)的法輪功或稱法輪大法就是引領你、我、他(她)走出這一切並從造自心及其關聯的一切所在,以前的一切已即將過去,未來不會再有第二位會來做這件事,何去何從我們所有人必須面對了。無論你同意不同意這個說法,現實已如此。

還從我們的日常談起,現今的中國可不像古代社會那樣生活很隨意,很愜意,沒有巨大的壓力,沒有在各個方面逼迫、毀滅下產生的許許多多難解的問題。其實說到底還是個道德問題,是道德崩潰所帶來的後果。可是我們都在其中,這個社會又已經這樣了,我們怎麼辦?許多人在期待著社會整體的翻盤,他們期望著這樣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所有的問題,實際上是不可能的,這都是一廂情願的看問題,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每個個人都是這其中的組成部分,如果每個個人內心不發生改變,外在形式如何變化都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內在的一切,對事物本身沒有什麼用處。從而一切必然還會向毀滅走去,這不是誰能夠擋住的,也不是誰能夠讓它停止的。可以說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和周圍的一切解體消失,它就是應該結束了。

在這潭污泥濁水中,我們沒有乾淨的,我們都在這樣的環境中難以自拔,難以逃脫,因為我們自己根本上就認識不到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又怎麼走出呢?可是我們無論在什麼樣的環境下從小就有這樣的中華文明的傳承,無論他是哪一個方面的,哪個層面的,無論如何被破壞,他都像晨星裡的一絲微光讓我們不致失去希望並啟悟我們黎明時刻的到來。在善與惡的較量中,中華文明給疲憊的已受夠了這一切的我們提出了無數的問題,促使我們尋找那個為什麼為人的終極答案,目標是尋求解脫。

惡的為這個世界做足了功夫,善的也為這個世界做足了功夫,在我們能夠感知的每時每地都在呈現。都在阻礙或引領著你如何去思考問題(其中有善也有惡),能否去思考或如何去思考才是作為生命本身解脫應該思考的問題。誰要藉口在現實中沒有得以思考的空間與時間,那就是在撒謊,在逃避,為保護自己的什麼在找藉口。無論這樣做他抱有的是善念還是惡念他都在把自己推向危險的邊緣。那等於說他不想知道答案,不想解脫。而不知道答案本身你就不知道怎樣做,你什麼都沒做如何去解脫?

在我小的時候,與其他人沒什麼區別,同樣活的渾渾噩噩,在來自家庭內外惡的不斷打擊中,同樣產生仇恨心理,同樣在反抗和尋求如何反抗,同樣想在將來如何去報復,同樣在道德底線上不斷後退。但同時中華文明中善的一面或多或少也在不斷的讓我感知到並去思考,比如自小母親給我講的善惡有報的故事;比如在史籍中看到的歷代先賢的美德;比如那些曾經善意幫助過我的人。當然,除此之外還有那種來自於自身生命中善的一面(人都是善、惡共存的,只是孰強孰弱的問題。其中有自身的部分,也有外加的部分)不願看到別人身上從演自己的痛苦。雖然這些有“連帶”的和先天的成分但在歷史上的輪迴中也與中華文明本身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當我們不知道生命的真正方向時,就在善與惡之間飄忽不定,亦善亦惡,像沒頭的蒼蠅。如果我們真正去思考過往的自身和更廣意義上的歷史以及在自身位置解讀生命意義的佛道兩家的經典,每個人必然走向三個根本問題:我從哪裡來?我來干什麼?我向哪裡去?每個文明本身也同樣存在三個這樣的問題。

我自小長大到修煉之前,曾經有過兩次出家的經歷。一次是小學四年級因為逃避來自家庭的痛苦,受夠了不想再這樣下去了,但沒成功被接了回來;另一次是大學一年級因為找不到上面提到的三個問題的答案,對自身境遇又非常失望,心灰意冷,想乾脆進入寺院了此一生算了,但也沒成功。就在要走的頭幾天,遇到一位修煉法輪功的人,出於自己的爭鬥心、顯示心就和他辯論起來。我在那之前就瞧不起練氣功的人,認為他們都是騙子,是假的。我認為佛教才是最高的,對他們瞧不上眼,雖然他煉法輪功我早就知道,但從來也沒想去接觸,也不想知道法輪功是什麼,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對上話了。

不管以前自認為看的書有多少,自己看到、聽到、琢磨出的道理有多少,當我們談完之後,我當時心理說不清楚是什麼滋味,就覺得自己簡直可以用無知來形容,對我的認知來說從來也沒有這麼大的衝擊,第一次發自內心的低下頭去求對方讓我聽一聽李洪志先生的講課(我們稱講法)錄音了解一下法輪功講的到底是什麼。

在講課中李洪志先生把我人生中曾經的疑問全部解開了,不僅如此,我還知道了很多以前從來也不知道、也沒有想過的事情。自此開始走入法輪功。

我為什麼要說這些呢?因為這很關鍵,當我們先入為主考慮事情的時候;當我們對自己知道的這個世界也好、人生也好一知半解甚至是似是而非,亦或哪怕真的知道一點並自認為知道一切而自滿飄飄然的時候;當我們不能抱著開放的胸襟而主觀武斷的只聽片面之詞而不能全面看待一切的時候…...我們就喪失了一切向前的原動力(就是那些搞所謂科學研究的都一樣,他們都很難再有突破,因為你今天發明的是昨天沒有的,如果像上面說的那樣你還怎麼突破?),我們就封閉了自己再也看不到更廣闊的世界。

廣而言之,你說這些中華文明的歷史中沒有告訴過我們嗎?不只是告訴了,而且從來就沒有停過,從帝王的“兼聽則明 偏聽則暗”、“諮諏善道 察納雅言”到庶人“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也就是說我們今天看待自己、看待世界的心態、方式、方法都是錯誤的,扭曲的。我們要認識到它們對中華文明的破壞不只是我們認識到的事物被破壞了,連我們如何認識、如何看待事物的思考方式都被破壞了,並且被替換了,替換成了自高自大的黨文化(《解體黨文化》http://tuidang.epochtimes.com)認識事物的方式,這是更隱蔽的更難以覺察的,也是更致命的。一個事物出現了,當你在開始認識這個事物的最初階段你已經自毀了,根本就不用毀你這個人或對你做什麼,你自己就在自動的按照它們的要求在思考,在做,或許做得比它們要求的還好。務必要看到這一點,回到正常的思考問題、看待事物上來。

我們在生活中必須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在現今的中國問題就更多,許多是我們想逃避也逃避不了的。比如身體健康問題、日常安全問題、老有所養問題、生活環境問題、如何教育問題、怎樣維持生計的問題等等。大的方面有社會治理問題、國家財富分配問題、國際關係問題、人類發展前景問題等等。許多人有一句口頭禪:“管不了那麼大,把自己管好就行了,那些讓別人或者說領導人去操心吧!”如果是一個正常的社會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勉強可以說的過去,可是現在是一個非正常的社會,這種非正常又聯繫著這個世界的方方面面,你想不聞不問都不行,它都會對你產生影響甚至是致命的影響。按以前的理說修煉人是不管你常人社會怎樣變化的,誰修成走了就是他自己得了,其他的愛怎樣怎樣跟他無關,你入不入六道也好,你去哪裡也好都影響不到他,都是這樣一個關係。但現在不是了,現在是一個非正常的世界,是一個極其特殊的獨一無二的歷史時期。不是修煉的人要做什麼不做什麼,而是在這個非正常的歷史時期生命之間的關係也是獨一無二的,從來沒有過的這樣一個特殊問題的出現,使我們的這個世界異常複雜,也就是說沒解決問題(問題解決對個人來說無論結果好壞都是解決了,不解決是不行的)之前誰也別想跳出來。

我們詳細的說,在身體健康上,現在人說:有什麼別有病。對我們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來說修煉之初我們的師父就把這個問題徹底解決了,因為心性的昇華,道德水平的提高,甚至更好。當然這是因為我們決定修煉了才給解決的,這也不是誰想不想修的先決條件,沒有任何先決條件,煉與不煉沒有討價還價之說。

當今社會,無論你生活在哪個國家,醫療已經成為人類生活必備的條件,尤其在中國這個問題就更加突出,因為中國不是你的病能不能治的問題,而是你能不能被治的問題,或者說是能不能治得起的問題。因為那裡包括醫療在內沒有任何保障,一切的事情隨時在變,任何不確定的事情隨時發生。

中華的子民,是否想過現在的境遇為什麼會這樣?能不能給我們自己找一條出路?其實這些都是拜共產黨所賜。不只是能意識到的政治也好,經濟也好,連你有病都是一樣。如果不承認中華文明是神傳文明,是用來指引你輪迴到現在登上真正回歸旅程的,你就解不開任何一個結,一切都是死扣。為什麼這麼說呢?我上面講了,為什麼醫藥會出現,是因為人有病了才需要醫藥,如果沒有病要醫藥干什麼?我們上古時期的先民不已經為我們演示過一遍了嗎?!那時沒有病,沒有病就不需要醫藥,為什麼沒病?就是因為那個象天(在道中)時期的人整體的道德水平很高,他沒有生病的根源,自然就不會得病。我們回頭看看我們自身的道德水平在哪裡?怎麼能不得病呢?這就是因果循環、報應不息,無論是誰,你承不承認,都得在這痛苦中煎熬著,沒有例外。什麼時候能夠改變呢?什麼時候你認識到了善惡有報,不再逆天道(這裡說的是對人的要求)而行,什麼時候改變。這還得說上天給你機會,給你在有限的人的幾十年時間裡能夠認識到的機會,那些做了大惡的人或許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

那是不是我們認識到了,就會徹底改變呢?不會,因為那是人的理,不是更高的永遠脫離這個境界(三界)的理。並且你現在即使認識到了,也不一定能做到。就是能做到還得有這樣的時間能做好並且把你以前所欠的償還掉。對於一個只想做人的生命來說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且你這世能做好不等於你下世能做好,下世又可能變壞,就是下世你能做好也不等於你以後永遠能做好。並且也同樣存在一個再以後如果做壞了被毀滅的問題,以後你怎麼辦?又有誰會管你?你這世不毀於這個不相信因果的問題,你下一世或以後就可能會毀於這個問題,以後的事情作為人來說誰知道?人連明天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更罔論更久遠的以後了。你又如何能夠保證得了自己沒問題(比如說做壞事)?其實這個問題說到底就是你沒有跳出這個環境所限,也就是這個三界之內。上古時期的人是能持守天道(對人的要求),無病且長壽,但那也是人的層面,他也只能保當時,不能保永遠,讓他不變也不可能。在輪迴轉生中會隨著人類及其他三界的敗壞而敗壞,你想躲都躲不了,因為你在其中無處可躲。還有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在迷中做了大壞事而被處理掉了,永遠消失了。都面臨著這樣的險境,你說你怎麼辦?說這些不是要嚇唬誰,這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無論你相不相信,反正有病的時候是你痛苦不是別人痛苦,是你要考慮有沒有錢去治病不是別人。反正到今天到這麼敗壞的地步了,你也在其中。

你說聽說宗教(還得說原始正教)能讓我們解脫,對,以前是能(先別管他解脫的是誰),但現在不能。這是他們自己說的,他們講的不是末劫就是末日,他們自己都在劫難中。我在前面已經說過,對於他們來說反正就是沒人來也沒人管。為什麼這麼說呢?你自己去宗教場所看看,那是不是修煉的地方(他們原始修的形式就是這樣的)?你如果在其中你會怎麼樣?你能真正變好嗎?會把你帶向何方?

還有一件事,以前很少有人說,作為一個人來說,幾乎所有的人都這麼認為有一個健康的好身體就可以了(表面上沒病和自我感覺不出來有病)。尤其現階段是這個狀態的更是這樣想,自持健康的人對能夠使他有個無病身體的事往往嗤之以鼻,似乎這輩子他絕對不會得病。有的頂多扔下一句話:得病了再說。我現在要說的還不是你以後怎樣,而是現在怎樣。有一個無病健康的身體難道就是盡頭了嗎?就是你現在有一個這樣的身體它就不能向更好的方向發展了嗎?它就不能有你更想像不到的能給你帶來身體沒有束縛,獲得身心真正的自由的實實在在的更好的狀態?你就不想讓你的身心昇華到更高、更好的美妙境界嗎?

很多人就會說了,說過來調過去,你就是把我們往法輪大法上引,對了,就是這樣的,我就是這樣的目的。寫這本書也是這個目的。因為現在所有的人都站在十字路口上了,都面臨選擇。我不想隱瞞什麼,也不想騙誰。每個人自己看我說的對不對。中國人不是講一句話嗎: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從這一點上咱們退一萬萬步來說,上古時期的人再無病再長壽,都是暫時的,此後他(她)都得進入輪迴,以後就生死不知了。可是現在法輪大法就擺在我們面前,就能把我們帶出這個無盡痛苦的生死輪迴。說實在的就是為了一個無病的身體也應該捨棄邪黨(三退)選擇大法吧(法輪大法不是為治病來的,但是我們的師父為了讓人能夠認同真、善、忍的大法法理,先保住眾生的命,告訴人們只要心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一善念就可以化解你的病,甚至於當你遇到危險時保住你的命。看看你的周圍這樣的實例還少嗎?共產黨對法輪大法迫害十四年了,誰善誰惡還看不出來嗎?)!怎麼能這麼糊塗呢?!如果道理是這樣,那你就應該這樣走。你說我就不這樣走,我就心裡不痛快(不管什麼原因),我就和你賭一賭(老子為王,天下第一,爭強好勝,反正說什麼都行)。如果你是打牌賭錢我還真不能說什麼,頂多你就是把錢輸掉了。可是你是在賭命,說我輸了到時再改,到這件事情結束時,沒有你改的機會、後悔的餘地。以前的一切全部結束,都過去了。新的一切只和能留下來的人有關係。對你來說這命可就一條,命沒了你也就真沒了。我是不會和你賭的,人生也不是賭博。任何把人生當作賭注在押寶的人都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你哪怕是在賭注中押對了都是錯的,那不是真正的你,善與惡不是用來投機的,而是用來體現真實內心的。

我還提醒一點,無論你選擇什麼、你怎麼樣了能礙著別人什麼事嗎?能礙著我什麼事嗎?人不應該用“腳後跟”想問題而應該用“大腦”想問題。我跟你講那些真正“尖”的人,人家早就三退了,早就在心裡默念這九個字了,人家該吃吃該喝喝,就等著順利過渡到新紀元中去了。你跟誰較勁呢?不是跟自己較勁嗎?!怎麼那麼傻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