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試解(三)

撣塵

【正見網2014年03月14日】

(四)、輪迴與因果

唐僧是十世修行,當然就是輪迴轉生成人十次進行修行。唐太宗游地府後又還魂,可見人都有生死輪迴。唐太宗在地府中還到了“六道輪迴”之所,書中這樣講六道輪迴:行善的升化仙道,盡忠的超生貴道,行孝的再生福道,公平的還生人道,積德的轉生富道,惡毒的沉淪鬼道。

講到輪迴,自然就會提到因果,書中這方面的例子很多,唐僧因輕慢了佛法,便要經歷十世的修行。第八十一回“鎮海寺心猿知怪 黑松林三眾尋師”中還講到,因唐僧不聽佛講法打了一個盹,往下一失,左腳下踩了一粒米,所以才有那三日病。就包括孫悟空因為當初從八卦爐內出來,蹬倒丹爐,落了幾個磚來,內有餘火,到了下界就變成了火焰山。

師徒在烏雞國受阻時,所救的國王因好善齋僧,如來佛祖差文殊菩薩度他歸西。菩薩變做一個僧人,用幾句言語考驗他,反被他捆了,在御水河中浸了菩薩三日三夜。於是便有了烏雞國王三年水底之災。天竺國鳳仙郡,三年無雨,百姓賣兒鬻女,苦不堪言。原因是鳳仙郡郡侯將齋天的素供,推倒餵狗,被玉帝見到,乃立一座十丈高米山,讓一隻雞去啄;立一座二十丈高的面山,讓一隻哈巴狗兒去舔;懸一金鎖,用一盞燈去燎鎖梃。是要等到雞啄了米盡,狗舔得面盡,燈燎斷鎖梃,才准下雨。後來,天師告訴悟空善解的方法,那郡侯一方面皈依佛門;一方面領眾拈香瞻拜,答天謝地,引罪自責;一面又教城裡城外百姓都要燒香念佛。只這一善念,便使得米麵皆無鎖梃斷,甘霖普降鳳仙郡。

(五)、修煉與疾病

現代的宗教早已亂了,用自己的認識亂解釋。有些在世間一心向道的人,也早已不知不覺的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比如救度眾生一說,本是讓人修煉的,從而達到生命的解脫。可是有些人就將給人治病當成救度眾生了。再比如對待疾病的態度,常人有病當然要吃藥了,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人,就是超越於常人的人了。《西遊記》對修煉人應該如何對待病症講的非常清楚。

第二十一回“護法設莊留大聖 須彌靈吉定風魔”中,孫悟空被黃毛貂鼠的黃風吹的眼珠酸痛,冷淚直流,見到護法伽藍所化的老者要眼藥時自己還說:“不瞞你老人家說,我們出家人自來無病,從不曉得害眼。”

第五十五回“色邪淫戲唐三藏 性正修持不壞身”裡,八戒被蠍子毒刺所蟄,孫悟空請來昴日星官降妖。豬八戒對星官說道:“恕罪恕罪!有病在身,不能行禮。”星官道:“你是修行之人,何病之有?”

第八十一回“鎮海寺心猿知怪 黑松林三眾尋師”裡,唐僧感到“頭懸眼脹,渾身皮骨皆疼”。悟空問他怎麼回事。三藏道:“我半夜之間,起來解手,不曾戴得帽子,想是風吹了。”如此三天, 唐僧自己感覺病情越來越重,要給唐王寫“遺書”。孫悟空說出了病的根源:“只因他輕慢佛法,該有這場大難。”三日後,唐僧什麼症狀也沒有了。

上述三例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即使出現一些所謂“病”的症狀,對修煉者來講,要麼是為了還罪業,要麼是上師安排的對自己修煉是否堅定的考驗。而一些不修煉的常人對有症狀的修煉人不吃藥就理解不了了。其實這不也是一種考驗嗎?古代的人對修煉有一種較為正面的認識,而今天這個環境,人們對修煉的人不吃藥就理解不了。甚至一些被政府操縱的媒體更是不負責任的進行誣陷。所以,今天的人,特別是在世俗中修煉的人,遇到的考驗就更多更難。

(六)、善惡一念間,佛祖在心田

孫悟空從八卦爐中跳出時,與眾天神大戰,《西遊記》對他有這樣的描寫:“也能善,也能惡,眼前善惡憑他作。善時成佛與成仙,惡處披毛並帶角。”孫悟空向善時,在天宮自在逍遙,與諸神稱兄道弟,就是一個散仙;做惡時,則是獸性盡顯,十分狂傲,就是一個凶猴。

觀音菩薩奉如來法旨尋找取經人前,如來遞給菩薩三個箍道:“此寶喚做‘緊箍兒’,雖是一樣三個,但只是用各不同。我有‘金緊禁’的咒語三篇。假若路上撞見神通廣大的妖魔,你須是勸他學好,跟那取經人做個徒弟。他若不伏使喚,可將此箍兒與他帶在頭上,自然見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語念一念,眼脹頭痛,腦門皆裂,管教他入我門來。”這三個緊箍兒一個帶在悟空頭上,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讓孫悟空聽唐僧的。因為悟空是心的象徵,人得管住自己的心才行,所以悟空帶的是個“緊箍兒”。菩薩收服黑熊精時,帶到它頭上的卻是一個“禁箍兒”。收服黑熊精的故事比喻修煉人要保住自己的真精元氣。腎臟在五行中對應的顏色為黑, 精液存於人的腎臟之中,用黑熊精指修煉人的精液,所以要“禁”。收服黑熊精前,菩薩曾變化作一個妖怪。悟空看了道:“妙啊!妙啊!還是妖精菩薩,還是菩薩妖精?”菩薩笑道:“悟空,菩薩、妖精,總是一念。若論本來,皆屬無有。”

菩薩說的明白,菩薩與妖精只有一念之差。對於修煉而言,就是要將不正、不好的邪念、妄念從本質上改變成善念,這樣一念一念的修下去,人自然就修成正果了。那麼從這個角度上講,菩薩也正是悟空向心去修時先天正覺的體現。所以,黑熊精被菩薩收走了,那只是作者用的象徵手法,是指唐僧已經達到禁慾了。菩薩收服紅孩兒,最後用的是“金箍兒”。紅孩兒,是悟空心火過旺的形像化比喻,唐僧師徒要過去這一關,當然就要熄滅心火。書中寫孫悟空時用的“金公”也代指心,因為心屬火,火能克金,紅孩兒也多次用火燒孫悟空。從另一個角度講,紅孩兒又是赤子之心的體現,道家修煉講復歸於嬰兒,這嬰兒一旦被收復,也就是指心的虛火已經修去,而修成的一部分心也就是金身不壞的了,所以將金箍兒帶在了紅孩兒頭上。明著說黑熊精、紅孩兒都歸從了菩薩,其實也都是在唐僧的自身。黑熊精是在落伽山後,此處卻是指在人身體的背面腎臟之中;紅孩兒跟定了菩薩,是指在唐僧的心中。

唐僧把悟空從五行山下解救出來那一章,開頭寫道“佛即心兮心即佛”,第八十五回“心猿妒木母 魔主計吞禪”中悟空對唐僧說道:“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三藏道:“徒弟,我豈不知?若依此四句,千經萬典,也只是修心。”所以從這個角度講,靈山與靈台方寸山又有什麼區別?如來佛遠在靈山,近便在自己的心裡。唐僧取經十萬八千裡,悟空一個筋鬥也是十萬八千裡,對於悟空來講去靈山也只是一念之間。書中也有這樣的語句:若能一念合真修,滅盡恆沙罪垢;還有一念善慈,驚動上天;一念回天等。

作為文學作品來講,只有這樣鋪開了寫,才能將修煉的過程與奧妙生動的展現出來。看孫悟空與六耳獼猴的爭鬥,其實就是真我假我的互相糾纏。先天的本性那是純正的自己;人在塵世中形成的各種觀念與感受所構成的自己又被稱為後天的自己。對一件事物的好與壞,人往往要權衡斟酌,這個過程其實就是自己先天之心與後天之心互相說服的過程。後天觀念過強的人,已經完全被後天觀念掩蓋了,也就失去了先天的自己,這種人根本就不相信修煉。人在修煉中就是要去掉後天形成 的一切觀念。可是這後天的觀念有時又頑固的占據著人的思想。只有自己完全沉寂下來時,先天的本性才能將後天的觀念祛除。所以六耳獼猴與孫悟空大戰分不出真假時,只有在本性大覺的鑒照之下才能分別出來。這時如來的出現,就可看作是孫悟空佛性的真實體現。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