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於情中失愛女 本性覺醒志愈堅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6月11日】

人泡於情中,對情看得越重,情對人的牽扯就越大。作為修煉的人,跳不出這個情,毀掉的不僅是自己,還可能牽扯到自己最鍾愛的人的性命。這是我從新走入修煉後的切身體悟!

一、 沉淪苦海

我在常人中是個很重感情的人,把情看得很重。小時候我家養的貓死了,我都會哭上一天,不吃不喝。長大成人後和同學、好友、丈夫及家人感情我也看的很重。我的生活條件比較優越,沒什麼負擔,家庭非常和睦。當然,在沒有什麼災難和病痛時,我浸泡在情中,還覺得很舒服,可是一旦有了什麼災難或變故時,我就會被情牽扯得暈頭轉向、痛不欲生。

一九九七年生下女兒後,苦難就降臨了。我在產床上時,醫生就告訴家人孩子的胎音不對勁,可能心臟有毛病。婆婆很緊張,可到這時候了也只能把孩子先生下來再說。家人以為現代的醫學很發達,如果真有病就給孩子治。可是結果卻非常不好,檢查出來是罕見的先天性心臟病,單心房、單心室,大動脈轉位,肺高壓。孩子生下來臉都是紫的。醫生建議要保住孩子得儘快給孩子做手術,否則活不過兩個月。這些都是我後來知道的。丈夫、婆婆及家人都瞞著我,怕月子裡的我承受不了。

當時我還挺納悶,為什麼我生完孩子看不到家人的笑臉?總覺得有些異樣,以為他們是重男輕女,嫌棄我生個女兒。後來孩子滿月,婆婆才把實情告訴我。初為人母的我,聽到這消息簡直是五雷轟頂,天都塌下來了。看著懷裡女兒那麼乖巧、可愛,我的淚水就止不住了。

為了給女兒治病,北京、上海、瀋陽……國內的大醫院幾乎跑遍,可結果都是一樣:拒絕手術。這等於給女兒判了死刑。記得在上海長海醫院的病房裡,醫生告訴了我不能手術的消息,心碎的我看著身邊熟睡的女兒,我真想從樓上跳下去,死了算了,活著太痛苦了。

二、得法不悟

女兒月子裡一斤肉沒長,生下來七斤,滿月時還是七斤,食量小的幾乎難以維持生命。當時的我終日以淚洗面,抱著懷裡的女兒,象抱著一顆定時炸彈一樣,不知什麼時候就炸了,那種精神上的苦,真是苦不堪言。

有一天,我二姐和姐夫來給我送了本《轉法輪》,囑咐我一定要看,說是對我和孩子都有好處。於是我就開始看書,看過一遍之後,覺得書上寫的一些法理對解除我精神上的痛苦有很大幫助,知道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也知道了人為什麼有苦難,業力輪報的產生等道理,但對修煉的內涵還不太懂。就是這樣, 師父就已經開始管我和女兒了。女兒在一天天的好起來,雖然很瘦,但智力發育良好,很聰明,剛會說話時就能認得兩百多個漢字。三歲時繪畫的天賦就已展露出來。給她講了小故事,能用四幅畫的形式把故事內容畫出來。婆婆是幼兒園的園長,經常夸女兒是個奇才。在我眼裡,女兒就像棵小草,雖然弱小,但生命力卻很強。

這期間我也到煉功點煉功。可是不到半年,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由於學法不深,還不太懂得向內找,又失去了修煉的環境,雖然隔三差五的還在看書,但卻看不出什麼法理,明白的一面只知道功法是好的,慢慢的我就掉在了常人中。

不知不覺之中,女兒已經六歲了。由於迫害的發生使我與大法脫離,逐漸的忽視了女兒的健康發育就是我修煉大法後出現的奇蹟,不悟的我還在指望著常人的醫學。

二零零三年的四月,女兒因發燒不止,醫院檢查說是病毒性腦炎。輸了幾天水,燒止住了,可是吃什麼都吐,醫生就按消化不良治。直到女兒視力出現問題了 才想起來讓我們去做CT,結果女兒腦子裡有個雞蛋那麼大的囊腫。那些庸醫不能開顱把囊腫取出來,說女兒有先心病,不敢做手術。當晚我們轉到省醫大附院時, 女兒的囊腫已經形成腦疝了。雖然做了手術也回天無力了。在病房裡用儀器維持了一天一夜,最後孩子的鼻腔都出了血,醫生都說不行了,勸我們放棄。女兒的心臟雖然畸形,可還在頑強的跳動著,直到呼吸器拔了,才停止了跳動。

女兒走了,留下了一個支離破碎的我,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對女兒的思念讓我陷入無法自拔的悲傷之中。由於傷心過度,脾臟受損,我得了怪病,只要身上一來例假,血就止不住,不吃止血藥就不行。中藥喝了三年,藥罐子喝穿了六個,到後來身體越來越弱,整個人黃的不象人樣,生活不能自理。侍候我的外甥女說: “小姨,這中藥味我聞著都受不了,你喝著怎麼就受得了呢?”當時的我就是這樣的不悟 ,還在用常人的醫學解脫身體的病痛。

三、本性一出百病消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中午,我拖著渾身難受的身體去了三姐家。三姐見我那難受的樣子,忍不住給在醫院工作的大姐打了電話,說什麼也得給我做CT、B 超、X光一類的檢查,說非得查出個結果不可。聽到三姐這句話,突然《轉法輪》里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有人想了,現在的醫學多發達呀,做CT可以看到人的身體內部,做B超、照像、拍X光片的。現代設備是挺先進的,依我看也不如中國古代的醫學。”我腦海里突然出現了“修煉”兩個字。當時的我正趴在三姐家的餐桌上,我不知哪來的力量,手一拍桌子說:“不行,我得修煉!”就這麼一句話,感到渾身的難受勁立刻消失了,身體很是舒服。

後來我才悟到,那是我本性的一面真正的覺悟了。這一覺悟,師父隨即就給我清理了身體。當天午飯我吃了一大碗,這在以前根本就不可能。三姐當時就愣了,對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還反應不過來。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悟性差的弟子,很快讓我結識了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她們對我的幫助很大,使我很快的溶入法中,精進實修,懂得了修煉的內涵,我的人生發生了全新的改變。

修煉了四個月,我身上的怪病就不治而癒了。隨著身體上的虛症逐漸消失,生活能自理了,上樓也不喘了,臉也不黃了,有了血色。從新走入修煉至今已八年 了,沒再吃過一粒藥,沒再打過一次針。從女兒出生到我再次得法修煉近十年的苦,精神上的,身體上的,真是苦不堪言。雖然物質上我不缺什麼,可這些苦海情誰能替我承受?

困於情中,我失去的太多太多了。如果沒有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果我能在迫害中堅定修煉,我修煉得會更加堅實,我的女兒也不會因為我的不悟而失去生命。如今的我可以放下世間的一切,每天都在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還有一件美好的事,四十一歲時,也就是修煉的第四年,我又有了一個女兒,很健康、聰明,今年已經四歲了。感謝師尊的救度,否則我不會有今天!最後我想用關貴敏先生演唱的一首歌來結束此文,它代表了我的心聲:

當我在那人生中飄搖,不知道路它在何方
當我在那迷茫中等待,尋找那真理和光明。
法輪大法,宇宙的法,法輪大法,眾生的法
燦爛的光芒照耀我的心,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