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神傳文化的淵源--深邃的內涵(1)

吳友

【正見網2014年11月24日】

李洪志師尊在講法中開示:“瑪雅人的文化,很多人都說與現在的墨西哥人有關係。其實跟墨西哥人根本就沒有關係,他們只是西班牙和土著人的混血兒。而瑪雅文化是在上一個歷史文明時期的,那個人類已經在墨西哥毀滅了,只有少數人逃離了。但是這個瑪雅文化與蒙古人有直接關係。這些詳細就不講了。人類不知道他的歷史淵源,白人也是一樣。在上一次大洪水當中,上一次人類文明被毀滅的時候是大洪水。地球上海拔兩千米以下的高山都被淹掉了,只有住在兩千米以上的人活下來了。諾亞方舟的事情是真的。這次大洪水西方文化完全被毀滅了。東方文化也處於毀滅,可是住在喜瑪拉雅山和崑崙山一帶的那個山上的人,就像農村人倖免,住在崑崙山裡的中國人活下來了。因為那個時候,東方文化很發達,所以就繼承了過去的河圖、洛書、易經、太極、八卦等等。人們說那是後人誰誰造出來的,那都是他把它又改動了從新拿出來了,根本就不是他造的,都是史前文化。那麼中國雖然留下了這些東西,它在歷史的發展當中,還不止這些,在古代的時候留下的東西更多,流傳中越來越少了。那麼它就是一個內涵很深的、歷史很淵源的這麼一個民族,就是中國。而白人的文化全部被那場大洪水淹掉之後,什麼都沒有了。當時在歐洲大陸的邊緣上還有一塊大陸,也沉下去了。那是他最發達的地方沉下去了。所以白人是從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任何文明都沒有的一個狀態下從新發展起來的,就是他現在的這個科學。” (《紐約法會講法》)

“那麼這些古老的文明當中,就有許多現在人還搞不懂的東西,同時與現代的文化是脫離的,所以很多人包括西方人也知道,在中國這個地方有許許多多神秘的東西、現代人搞不懂的東西,中國人自己也知道。在中國這個地方啊,有許多古老的文化還不能被現代人認識。有的人聽到了、看到了,但是也解釋不了,也沒有人去把它這些古老的東西拿出來給人們去講一講。因為中國人祖先當時剩下的比較多,所以上古的文化就遺留下一部份來。

  過去上古時的中國種族的中心地帶不是現在的黃河流域,是處於新疆這一帶。當時這個民族最繁盛的時期也是在這一帶。因為崑崙山靠近這一帶,周圍地勢比較高,當年那場大水高達到兩千多米,淹了整個地球,有很多人在大水爆發的時候跑到了崑崙山上,活了下來,遺留下來一些上古時的文化。比如中國現在還有一些人搞不懂的,河圖啊、洛書啊、太極呀、先天八卦啊等等,還有今天人們所認識的一些古老的氣功。” (《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一》- 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在西方社會出土的古希臘文化中也發現了卍字的圖形。其實,大洪水之前上古時代,他們也是信奉佛的。大洪水時有一些住在西亞與喜馬拉雅山西南一帶的古希臘人種存活了下來,就是現在的白種印度人,當時叫婆羅門。其實,婆羅門教開始信奉的是佛,是上古希臘人信奉的佛的繼承,當時他們把佛叫作神。” (《精進要旨--佛法與佛教》) “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前,很多雕塑作品風格都與上一期(也就是大洪水之前)的文化有關,所以與佛教傳入中土後有著完全不同的藝術風格。嚴格的說,代表著本次人類文明的東方的雕塑作品應該是表現佛教的佛、菩薩與神為代表的。這樣的早期作品造像手法是從印度傳過來的,而印度的造像手法又是從這一期印度佛教之前的信佛時期留下來的,而上一期印度人信的佛又是歐洲的古希臘人信佛的人傳到印度的,因為在更早期歐洲人中很多是信佛的,當然不都是信佛的,還有信其他的神的,傳入印度後,佛的形像與造像的手法也傳入了印度,所以中國造佛像的手法初期基本上是古希臘式的。” (《法輪大法 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 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大家知道,我以前講過,世上的人,包括與正法有關係的一切生命都不簡單,都是為正法而來,都是為了正法而成的,都是為了正法而造就的,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將來你們就會看到。在迷的人類社會中,人們在歷史過程中經過了各種各樣的各種形態的社會形式,就覺的它是一個自然的發展過程。其實不是,每一個時期都是有原因的。大家知道,我以前講過,我說人的思想,開始的時候,神造出的人沒有應對自然、社會的能力,生活能力也很差。因為剛造出的人什麼都不懂,打個雷他會嚇的鑽到山洞裡去,暴風雨來了也不知躲、甚至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歷史過程中,人漸漸的知道了應對自然界的環境,然後神不斷的給人帶來各種各樣的文化,同時神也在看這些文化會使人成為什麼狀態,也都是在不斷的摸索、實踐中最後把它確定下來,這是經過一個極其漫長的歲月確定後,挑選一些適合奠定最後人類思想行為的文化、人類文化的精華,到最後人類的五千年,把它拿出來,叫人表演出來,這就是中國的五千年文明,是在久遠的歷史過程中奠定、總結出來的東西。這過程中要教會人用什麼樣的思維方式、形成怎樣的思維結構、遇到事情怎麼樣想問題、用什麼樣的思想方法想問題。

  人的思想會直接帶動人的行為,比如大家知道歷史上有魏、蜀、吳三國時代。三國的歷史在奠定著什麼文化特點呢?義。那段歷史人知道了什麼叫義,義的表現和內涵。南宋時期的岳飛,大家知道,奠定了一個什麼東西啊?忠。什麼叫忠,忠的概念是什麼、表現形式是什麼樣、怎麼樣應對。歷史過程就是教會人怎樣做人。人類這五千年整個過程都是不斷的在奠定這些人必備的東西,等到最後,人類已經在一個完善的、正統的思想過程中形成了神滿意的這樣的人,可以在歷史最後時刻演尾聲用了。” (《《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 什麼是大法弟子》)

“這箇舊的勢力安排這些事情在人這兒有多長的時間了呢?兩個地球的時間。我過去講過,我說大法呀,在人世上傳過。許多學員就問我什麼時候傳過,就是在上一個地球傳過。為什麼呢?上一個地球是為這個地球做實驗,舊勢力為了使最後它們安排的更新不出問題,上一個地球為此已經做過一次試驗了,為了不讓它出現問題,不讓它走偏。為什麼要做這麼長時間的實驗呢?因為過去在地球這個地方是沒有人這種生命的。我為什麼老講外星人?就是因為地球這塊的生命,過去不管更新過了多少個地球,這兒的主要生命都是外星人那種生物。每一個時期不一樣,但是都沒有人的形像。

  歷史上神為什麼仿造自己的樣子造了人呢?這在修煉界也是個迷。我告訴大家,就是因為要在這裡傳法,聽法的眾生必須得是配聽法的形像。弄一幫動物來這裡聽法對大法是污辱,是不允許的。如果不是為了傳大法,哪個神把這的生物造成人的形像,那所有的神都會消除他,這等於是污辱神。是為了正法,所以神就仿造自己的樣子造了地上的人。東方的人是東方人這種形像的神造就的,西方的人是西方人形像的神造就的,還有黑人形像的神造就了黑人,其他人種也是由其他神造就的。當時人們都把造就自己的那些神叫作主。但是現在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高層來的生命,而且多數層次很高,只是利用神當初造的人皮,他們本身與造就人生命的神沒有了直接的關係。那時我在第一個地球上傳法的時候並沒有講那麼大的法,因為那只是為了實驗。講的法只是往法輪世界裡度眾生,所以那一期得度的眾生都在法輪世界裡。那個地球就一直讓它存在到最後一步,科技是相當發達的,月亮就是那個時候送上去的。但是由於工業的發達,使當時的空氣、水、土壤、植物與人的食品,一切都變異了,最後人都畸形了,地球上的能源也消耗完了,這一期人也就結束了。

  那麼這一期地球的開始是在一億年前,我們在座的有人覺的我在課本上學的是三十五億到四十五億年哪。我告訴大家,每一期地球都是一億年,上一個地球也是一億年。但是我在《轉法輪》裡也跟你們講過,我說那個地球上的文物有幾億年呢,甚至有二十億年前的。我只是告訴人存在著史前文明,人就只能知道這麼多,就是在這一億年的歷史中,人類也創造了許多次史前的文化。地球這個位置以前的那些星球也是經過很多次解體與再造了,那麼在宇宙中有許多星球解體後,飄浮在空中形成了塵埃與小的星體。龐大的天體中星球不斷的解體,不斷的從新組合。它的解體就是爆炸。地球也是由以前的地球不斷的爆炸再從新組合下一個地球的,爆炸一個組合一個。太空中有許多塵埃,有的個兒很大,有的象一塊大石頭,有的有幾平方公裡,有的甚至於上百平方公裡。每個星球上都有過文明,以前的地球上也有文明,那麼有許多大塊的沒有完全炸毀的那個物體上面就會留有過去生物的文明。從新造就地球的時候,把這些宇宙的塵埃弄在一起,從新再造的地球,就會遺留下以前的地球或者是外星球上面的文物、文明遺蹟。所以這對現在地質學家與歷史學家來說,我今天不講,他們無論通過什麼辦法也研究不出來到底這個地球上的物質是什麼年代的。這個地球,我剛才講了有一億年的歷史,到目前為止也正好是一億年了,也到了同它以前在這的地球同年齡了。當然人類在這一億年中也是幾經文明,由於道德敗壞而被神多次銷毀,目前人類的所謂文明是舊勢力有意安排出來的,不是真正的人類文化。

  那麼為什麼不在傳法時直接造人皮,神到下邊來聽法,要在那麼長的歷史以前造人哪?大家要知道,神造人的時候,是不能夠把自己的思想意識造在裡面的,因為那是完整的一個神,就不是人了,是不行的。雖然人有了神的形像,神也不能把人當作是同類的,因為人的行為和神的行為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那麼當初的人是什麼樣呢?人的這個身體結構是神造的,所以在這個空間中是最完美的人體系統,那些外星生命看著都讚嘆!當然也包括人的三魂七魄,構成一個完整的人體。不包括三魂七魄,只是人體的表面了,也叫人皮。人皮的概念與人所認為的皮膚可不是一回事。神認為由分子粒子組合成的最表面人體的一切,包括骨頭、血、內臟一切表面人體結構,也就是從微觀上看,由表面分子細胞組成的人,在解剖中人眼睛能看到的一切,神把這一整套表面結構叫人皮,而非指人的皮膚。

  可是沒有對宇宙、人世的一切以及生命表現的一切認識能力的人,沒有對大千世界變化的任何承負力,也沒有任何成形的思想,對宇宙地球自然界沒有認識與應付能力。他會是什麼表現呢?我告訴大家,他遇到高興事的時候,他會竄到樹上去,大笑不止。笑起來也非常可怕,沒有節制。他若遇到痛苦的事他會鑽到地下去,多少天他也不能自拔。他遇到生氣的事,不計後果的發泄。他會為喜、怒、哀、樂而死掉。大家想想這樣的人能聽法嗎?可是當初造出來的人就是這樣的,沒有任何內涵,沒有任何承負能力,沒有任何對這個空間一切事物認識的一個完整的思維概念。那麼人就要經過漫長的歲月,把人的思想漸漸的豐富起來,有了他的內涵和承負能力,這不是短的時間能做到的,所以這一億年中就是在幹這件事情。今天人的表現,遇事不驚,沉著冷靜,理智的思考,甚至於有了創造能力。人能具備這樣的思想、正常的思維狀態,這是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神有意給人造就成的。這個過程,我告訴大家,一直延續到五千年以前。

  到了近五千年中國的半神文化這段時間,就開始系統的規範人能夠接受法的思想了。人的空間理雖然是反的,但宇宙的大法是正的。我在講法時,三界以上不同層次上聽到的法理內涵、文字、表達形式不一樣,可是法理是貫穿的。昇華的境界造成的不一樣,但不是錯位的。我如果在人這講一樣,在天上又是另外一樣,大家想想,這個法就不是圓容的,那不行,因為正法中在人這講的法必須對映著整個宇宙,當我講法時層層中的我也都在講法,層層的眾生也都在聽法。

  那麼怎麼樣造就、規範人在聽法時能夠聽懂法的思想呢?因為法要怎麼講,就要怎麼造就人類的文化與人的這個思想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什麼叫德、什麼叫信、什麼叫善、什麼叫惡、好與壞,這是最基本的。在中國那兒表現的更具體一些,內涵更深,因為法要在那兒傳、事要在那兒做,所以那個地方要創造一個真正能認識與理解法的、豐富的文化。我過去跟你們講過,我在歷史上一直在和很多大法弟子結緣。結緣只是一個表面的目地,結緣後大法弟子與我一起還得承負創造人類文明與大法所需要的文化。因為在歷史上,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想在為傳大法而造就的人類歷史中留下什麼文明、遺蹟、學說,那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歷史上留下來的一切文化都是我們大法弟子乾的,當然還有師父帶著你們。人類的歷史就像一台戲,你們從國王到庶民,從英雄人物到強盜,(笑)從文人、名人到英雄,都是你們幹的。大家別笑!要沒有人扮演強盜,我今天講法時人就不知道什麼是強盜、強盜的行為是什麼、思想感情怎麼樣、強盜什麼形像。法中有空白可不行。

  大家知道《三國演義》吧。《三國演義》講了一個“義”。經過一個朝代,三個勢力互相之間的較量中充份表現出“義”的內涵。而且是經過一個朝代這麼長的時間表現出了這個“義”的深層文化,今天傳法時人類對“義”才有深刻的認識,知道義是什麼,它的表面與內涵所引申著什麼關係與深層反映。人不能光知道這個字的表面,內涵中得什麼都得明白。當然《三國演義》中也表現了人的智謀等內涵。

  那個南宋的岳飛表現了一個“忠”。什麼是“忠”,你光說出來解釋解釋是不行的。經過一個朝代的過程,才使人真正的理解它的真正內涵與深層關係以至行為的表現。

  歷史上還有諸子百家,還有孔子的中庸思想中提出的仁、義、禮、智、信,等等等等。釋迦牟尼與老子和耶穌的出現,才使人們今天能真正的認識什麼是正信與修煉,什麼是佛、道、神這一切。歷史上豐富著今天人類的思想,使人能夠認識理解法,能夠得法。人類的一切歷史過程都是在奠定這樣的基礎,也就是說為了傳大法才造就了人與人的文化,不是法在符合著人類的文化講,更不是人類文化的產物。這就是在這五千年中我們所做的。

  講到這兒呢,最形像的說人類社會就像一台戲。一朝一代的,那就像幕拉開了,一朝開始演。一朝結束了,大幕拉上了。再拉開,改朝換代。一朝一代、一朝一代就這樣走著過場,接緣,留下歷史,造就人類所需的文化,一幕幕的表演著。為什麼在中國這個地方叫作朝,而在中國以外其它地區都叫國家呢?為什麼他們的首領叫王,中國叫皇帝?我告訴大家呀,這不是一個名詞與文化上的差別。因為人類是為大法而造就的,大法是這台戲的主線,眾生的存在一切都圍繞著這條主線。只是人們都被戲中枝節的矛盾衝突表演所迷住了,忘記了戲的主題、人生的目地是什麼了。這台戲的戲台就是中國。

  一朝一代的,每一朝人都是一朝天人,是從遙遠天體來的代表,代表那裡的無數眾生來這裡結緣,正法中不至於丟下那些眾生。在那一朝結緣中留下了他們帶來的文化。結緣後下一世轉生到其它地區等待著大法開傳的一天。每一朝都是這樣,全世界所有的民族都在中國轉生過。包括各個國家的人,除了近期傳法開始後又來了大量上界生命外,歷史上各國人都在中國轉生過。不管你是哪一個國家的人,你首先是在地球上先當了中國人,因為你們第一次轉生就在那裡。那麼講到這,我要告訴大家,實際上中國的國家形式與內涵都是不存在的。你們覺的語出驚人嗎?其實中國文化是全世界的人在各朝各代中留下來的,結了緣就轉生到其它地區去了。例如,現在的美國人是大明朝人。現在美國人很喜歡道,還留有那時的觀念表現。明朝人向道最頂峰的時候,在一些城裡幾乎是家家設爐啊。英國是大唐,法國是大清,義大利是元,澳大利亞是夏,俄羅斯是周,瑞典呢是北宋,台灣是南宋,日本是隋。當時各朝人離開中國轉生時去的地方還沒有現在的國家,還是屬於荒蠻地區。那麼多數都是散轉在全世界各地了,等到近代才歸位。你這一朝的去這兒了,你那一朝的去那兒,就這樣啊。所以嚴格的說,哪是中國呀?誰是中國人哪?中國的真實意義是不存在的。

  那麼,現在存在了吧?因為它也叫國了,現在也沒有朝代了?其實現在也不存在,因為到最後一台戲要唱的時候,要傳法的時候,全世界和我結過緣的眾生,或者是最有可能得法的那些人和當大法洪傳時出來起負面作用的人,統統轉回到中國了。不管是得法的、搞破壞的,都是為這法而來、為法而生、為法而成的,都到齊了。所以現在中國人是最雜的,那是集中了全世界的為正法時期而來的正負生命。但是無論是起正面作用的或者是起負面作用的,因為正法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的,只要眾生能正確對待正法,就有免於被淘汰的希望。如果能得法我就會救度。過去我跟你們講過,我說,為什麼世上會出現民主了呢?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在那一個民族、那一個天體中來的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誰能在那裡再稱王啊?最後舊勢力中的那些高層生命決定:咱們叫他們人自己選吧。選上了,也不能叫王,就叫他總統吧。反正是當了之後也不能象王那樣對待,不好了還可以罵他,再不行了還可以彈劾,再重選。這是上邊安排民主的真正起因。還有其它因素。在人這兒的表現也有人的一層理的表現,人是不知道咋回事的。所以中國那地方的人啊,你別看他長的不起眼,由於近代業力大而造成的,這張皮雖然不那麼太漂亮了,可裡邊的內涵很大。大家想想那裡的眾生要被毀了,多可怕呀。無論他們代表的與他們自身對映的空間與眾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

  講到這兒呢說一下,我剛才談到了這個地球的歷史只有一億年。大體上在這個地球上的一億年中分兩個大的時期,五千萬年為一個時期。前五千萬年是大人、小人、中人同時存在的時期。大人平均五米高;中人就是現在我們今天的人類,平均不到兩米;小人呢只有幾寸高。當時神造人的時候為什麼同時造出這三種人出來呢?因為要試驗這三種人哪一種人適合於在地球上生存到最後那一步,適合於得法。在這個五千萬年的過程當中啊,一邊不斷的造就著人對世界認識的能力,一邊確定著留下哪一種人。最後發現,大人還是不適合,由於他身體大,從而使距離對地球來講相對的變短了,時間相對來講也變短了,因為大人對物質資源的消耗和地球比例不協調。後來發現小人也不協調,整個地球上都是森林,他要開採起來很困難,當時沒有一塊土地,他們如果創造出今天這樣的文明對他們來講很困難,同時來講地上的時間對小人顯的過長,距離過長,小人要跨越大洋那實在是太難了,所以不適合。就這樣大人與小人就淘汰了。不是一下淘汰的,是五千萬年以後開始漸漸在歷史上淘汰的。大人最後在我們視線中消失是上兩個世紀,也就是兩百多年前,大人才最後的看不見了;而小人在七八十年前,還有人看見過,是到了近代以後才絕跡的,也不是都沒了,有的去了其它空間,有的去了地下。他們知道是屬於淘汰人,所以不和現代人接觸。

  那麼講到這兒呢我就揭示兩個歷史上的迷。人類解不開金字塔怎麼造的。那麼大的石頭人怎麼搬運哪?五米高的幾個人搬運,就像今天的人移動一塊大石是一樣的。造那個金字塔,五米高的人就像我們今天造大樓是一樣的。再一個迷是為什麼有恐龍那麼大的動物啊?其實那是給大人準備的。五米高的人看恐龍等大型動物與我們現在的人看牛沒什麼兩樣。不同的人要給他準備不同的物種,地球上的一切東西都是為人而造、為人而成的。我也順便告訴大家,動物絕不能跟人劃等號,絕不能同等看待。你可以慈悲它,你可以愛護它,但是絕不能跟人一樣對待。人是神造的,把動物與人相比等於是污辱人、褻瀆神。歷史的真實不久就會展現給人,那時會有人類真正對宇宙、生命、物質認識的正見。現在有人在考古中,他把那個人的骨頭安到恐龍上去,對於金字塔的建造也在用現有的狹窄認識推理思考。其實科學對這個現有的物質世界的認識,很多都是錯的,定位的基點都是錯的。連那個萬有引力學說都是錯的。這些有機會我會講給人。” (《北美巡迴講法》)

“也就是說呀,在大法弟子的修煉中啊採取哪一種修煉的理論、方式、外形,都很主要,特別是師父採用什麼方式。因為在歷史上他們早就知道大法要在人類社會這兒傳,舊勢力做了很久很久的安排。其實不止是舊勢力做了這樣的安排,這個龐大的宇宙,我不管給大家怎麼講,我都是在你們能夠理解的範圍講。這個物質不管怎麼昇華、達到什麼境界,這只是一個巨大的體系而已,一般情況下我都是在給大家講這個體系。其實象這樣的宇宙體系,這麼巨大的體系,對於裡面的眾生來講就是無邊無際的,作為一個巨大的神來看都是這樣認為的,可是它在更遙遠、更龐大的天體中,其實也只是一粒塵埃。更遙遠處還有無數這樣的天體,在遙不可及神都去不了的地方還有更龐大的天體,它們的生命是什麼樣?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劃分層次、生命如何提高?其它體系的神都無從知道,甚至理解不了。我講的這些,對於不同的宇宙的神來講都是不可思議的事。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人類社會很多東西也不簡單。大家知道現在人類社會的行業真是五花八門、眼花繚亂,這個現代社會好像非常的繁榮,什麼都有。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在古代的社會就沒有這種情況出現呢?是因為就像我剛講過的在宇宙遙遠天體的生命很多也都把他們的東西拿到人這來了。為什麼?我剛才講了說師父要選擇佛還是道,那個外形都很主要。其實何止這些?修煉的路,給人類這個歷史造就出來的各種修煉的方式,其實很多民族存在的方式啊、各種文化特點,都是遙遠天體那些神插進來的一隻腳,都是在給大法展現他們的路,意思是,李洪志要選擇什麼,都在這兒了,大家公平。比如說我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繪畫,也都知道音樂、雕塑,包括現代科技,這都是不同的人類生活的各種技能,好像是為了繁榮人類社會而由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其實根本就不是。是什麼?我告訴大家,那就是修煉,那就是遙遠體系中生命境界的特點。因為那種境界的提高也是把生命對這種技能的認識與法溶在一起的,在認識中提高,也是無止境的向上攀登。高層空間的組成粒子更小,聲音的場也是由微觀物質粒子構成的,音樂更加悅耳,顏色更加美麗;一切物質都是高層微觀粒子構成的物質,是低層空間生命找不到的;作品與技能更加高超、更加神奇,生命的提高是境界與技能共同的提高,是自己在不同境界中認識的提高。也就是說,用地球人的概念講,你能夠創作出好東西來,是因為你人好,或者做什麼好事。反過來講,神看你人好才給你智慧,才讓你創作出東西來,(鼓掌)人類社會不是神在控制嗎?其實這些東西中都有法的因素,如果我叫大家採用那樣的方式能不能修煉?一樣能修煉,只是我沒有叫大家走這樣的路,那是不同的天體、不同的生命採取的方式。

  我在正法中還發現一種情況,什麼情況呢?在相當遙遠的一個巨大天體中那些生命的提升啊,和你們所在天體體系中生命認識的相差甚遠,他們是以技能、以技能不斷的向上攀登這種方式維繫著。當然更高一層的神也把低層能不能發明出東西來、能不能有所創造溶在了他們境界的提高中,他的境界能提高就讓他開智開慧,就讓他有所造就、有所創造、有所提升,提升之後他能夠不斷的認識到自己是因為自己的道德提高才得到的、是因為自己的境界高了才能夠有這樣的提高。整個一個無比巨大的體系都是在這樣的追求著一種技能在提升。這和這個宇宙體系特別是現代眾生能認識到的修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所以這洪大的穹體它其實非常的龐雜有序,展現在人類面前的、人類所能知道的,甚至於給予人類的那些個技能、各方面的文化、人類生存的不同方式,人認為好像是以人類社會的繁榮為目地的,一些個學問、不同的技能,人只是把它當作人類自己在社會的實踐中豐富了自己的生活、創造了自己的文化。什麼都不是,人什麼都沒有創造、什麼都創造不出來;如果宇宙中沒有的,人根本就創造不了。就包括現在社會上最爛的東西,也都是不同的神弄來的,因為人類的社會就是相生相剋,有好的就讓它也有壞的,而那個壞的拿來也不是以讓它壞為目地的,那是因為與人類理念差異太大,生命生存的方式差異太大,有些甚至是與正的方式是對立的。當然有一些東西到人這就更爛了,因為人類社會是有情的,在情的作用下人把這些東西搞的更低下、甚至非常骯髒,比它們原來那裡要壞的多,是人類自己造成的。”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大家看《轉法輪》中講過,佛家有八萬四千法門,道家有三千六百法門,其實這也不過是在一個很小的層次中講的、在一定層次中的認識,而且也只是說給人認識的。大家知道佛上有佛、天上有天、神上還有神。這宇宙到底有多大?簡直無窮無盡。我在正法中做到今天為止,雖然已經是在解決最後的事了,可是這些構成宇宙的最最根本因素也都是那種方式存在的巨大生命,對宇宙內的高層生命來講都是巨大無比的、遙不可及的,何況人哪?那麼也就是說,宇宙有這麼多的巨大的生命,其中那些神都有自己成就的方式,都有自己對宇宙認識所形成的法理。這是我用人的語言形容。而且宇宙內還存在著幾千萬不同的巨大體系。這些巨大的體系呀,當然也都在接受著整個宇宙最後的正法。

  大家想一想,如果這巨大的體系他們都是神,他們會不會說你們佛怎麼就比我們強啊?以佛法傳宇宙大法、以佛法正整個宇宙,我們的體系與你們沒有直接關係,你們佛怎么正我這兒的法呢?你們那個體系的神怎麼能管得了我這個體系呀?你那些正法方式對我這個體系來講合不合適呀?對生命存在的認識方式上與我們有著完全不同的認識,相互的認識很多都不相容,你們的表現在我們這兒如何理解?對不上號怎麼能正了我們的法呢?宇宙是太複雜了、太龐大了,生命的存在方式、觀念、對生命的認識都是有著很大差異的。人覺的人挺好,有的神覺的人走在街上兩個胳膊甩來甩去多難看哪?(眾笑)看我那兩個大翅膀、象一個雄獅一樣的身體,多威武啊?(眾笑)那些遙遠巨大體系的神和我們這體系對生命的認識概念相差就更遠了。你們認識的好和壞在我們這是不同的,正法中怎麼能衡量我們這的好和壞呀?生命的差異也非常的大。我傳的大法是包容一切宇宙的根本大法,只是用佛像、佛理為形式表現,這些他們也不知道,所以才有此想法。

  那麼也就是說正法中是不是所有體系的生命都牽扯到了?如果都包括在內,那麼那些生命體系中的神他不知道你根本是誰,他能夠叫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嗎?既然是全宇宙的事,他能不參與嗎?每一個體系都有巨大的他們體系的主,他能夠袖手旁觀嗎?(笑)其實都算上他們也只能知道他們境界的事,超越他們更高或者最後的事他們根本也不可能知道,所以他們認為這事既然包括我們,你們想對我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我也有無量眾生啊,我也要爭取被選擇。這巨大的天體這麼多體系都這麼想的話,是不是所有的體系對正法之事都有所為了?那這小小的地球就成了宇宙在正法中的焦點。

  我以前經常講,我說這個地球是宇宙正法的焦點,可是誰都沒能想到這宇宙天體它有多大,你們也沒有那種巨大的概念去認識它。非常的大,可是都在地球上形成了他們要表現的方式。具體講,人類不管經過幾千萬年了,我遠的不講就講近代吧,自從上一次人類文明敗壞走向毀滅後留下的人進入到這一茬人類時,開始從沒有任何生活資料的狀態下走到今天,用現代科學講就是從所謂的石器時代開始的。當然這種進化論是不存在的。無論怎樣,與這一茬生命有關的歷史大約有將近一萬年,與近代文明有關的大約是七千年左右,就是與形成這一茬文化有關的歷史大約是七千年左右。在這個過程中生命的表現,歷史所展現的這一切都與這次正法有著直接的關係。可是古代的歷史只是在人的思想中奠定人能認識法、認識神,與確定人生活的方式、人的理念是什麼樣的,有認識好和壞、美與丑、善與惡等等巨大的文化內涵。整個這個時期的古代歷史就是給人奠定思想、奠定人的行為的過程。今天人的行為,人認識好和壞,穿什麼衣服好,人怎麼樣思考問題,人怎麼樣對待父母,人怎麼樣對待親朋好友,人怎麼樣對待這社會上的一切,人怎樣認識天地物,其實是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歲月奠定的,不然人的思想就會是空白的或是獸性的,那我今天這法怎麼講啊?神怎麼用人體來世上投生啊?神怎麼對待人啊?所以得讓人有一個充份認識與健全的過程,走過來的才是今天的人類。

  可是在人類歷史中,不管經過了幾千年,可從來沒有出現過象今天這種社會形式。因為過去是為了奠定,現在是展現。過去人類生活是比較簡單的,無論是在東方或西方。中國一直作為神輔導與傳播文化的主要地方,近代叫“中國”也是暗示這一點。其它地方既是人類中心舞台的觀眾,又是配合的角色。這是歷史過程和目地。那麼為什麼現代一下子來了許多各種各樣的文化、各種各樣的學說、各種各樣的社會表現形式呢?這就是各個宇宙巨大體系的東西在人類最低層表現造成的,目地是被選擇。大家知道在中國也好、在西方社會也好,古代社會除了幾大宗教之外任何一個方面都沒有獨立的文化體系與形式。你比如說文藝復興後的音樂、文藝復興後的美術、近代歷史上的各種學說、近代社會上的各行各業的表現形式,包括人類行為正的反的表現,一下子突然間就像爆發一樣全來了。特別是近一百年,一下子使幾千年的人類社會變成了現在這樣的社會。人世渾渾,有許多人還覺的沾沾自喜啊,認為科學給人類帶來了進步。現代的教育使人只能用進化論的假說認為人進化到這一步啦、社會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科學水平啦、人類創造了自己的文明、創造了現代的文明。其實根本不是。因此,很多人就在這種思想的作用下享受這種所謂科學帶來的文明。那些被現代科學教育出來的不信神的人好像是如魚得水,這麼好玩,盡情享樂,現代變異的文藝形式也多,使這個社會表現的真的是眼花繚亂。

  其實神從來都沒有想叫人這樣生活。作為人來講,看不到人類社會的輪報過程,也看不到因緣互相起的作用,做任何事情由於看不到迷底也就不計後果,那麼也就沒有滿足感。其實社會再花花,甚至超越現代的發達成度,人也不會滿足。神是為了叫人無休止的追求而存在嗎?過去人有一匹好馬,哎呀,就會覺的這簡直高人一等,騎著好馬走在街上人都羨慕:哎,這馬真好啊!你看人家有這麼好的馬。與現代人有了一輛好車的感受是一樣的。可是今天誰騎一匹馬走在街上人會覺的怪怪的,人也沒有這個認識概念了。現在人看著誰開一台好車,哇,這個車真漂亮,寶馬,(眾笑)(師父笑)這車真漂亮。人可以在不同的狀態中生活,生活中的感受是一樣的。不給人現代生活狀態,人也不會知道有這種狀態,幾千年來人在正常的人的狀態中的生活情趣同樣會有滿足感,在宇宙中人就是這一層生命。人現在有轎車,當人知道還有飛碟,這個東西不用現在這種能源,一下子就起來了,說上哪去一秒鐘到了,這個玩意兒更方便。那時轎車誰要啊?那車是什麼東西啊?太落後啦。(眾笑)其實現代人真要在那樣一個狀態中生存也同樣不會滿足,他還會不斷的追求更好的。當然人能創造出什麼來也是神的作用,也不是人為而成的。當今神給人這些不是叫人這樣生活,目地是展現他們體系的造化,從而有機會被選擇上。也就是說,雖然人在所謂的研究中追求,可並不是人追求得來的。人看不到這個迷、看不到這個真相,所以人才在現代化的社會中盡情的享樂。

  可是這些東西不是給人享樂的。神從來都沒想把人搞成這樣,目地是展現他們自己。有人覺的活的簡直象神仙一樣,當然真比起神來是比不了的了,人在這樣的環境中更不計後果、更不相信神了、更容易造業、更快的在毀滅自己。而且現代的工業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生態環境的污染,使物質發生變異,人類社會永遠都解決不了了。不止這些,它已經嚴重的影響到宇宙其它空間了,因為宇宙是一個循環體系,這個空間生物提取的物質更高層空間還在再提取。人類空間生命一開始提取的東西不純,那麼上邊再提取的東西一層一層都會不純,所以人類現代社會的變異,包括觀念的變異,對神都造成了影響,高層生物都造成了變異。為什麼宇宙要正法?當然這種變異不止是發生在人類空間,巨大的宇宙天體都出現了各種不同情況,我這只是說在人類這的表現。

  其實人類社會近代出現的這些個所謂豐富的文化表現,其實是不同宇宙、不同遙遠的巨大天體中那些神弄過來的。用人的話講是他們體系生命的維繫方式,弄過來的是他們體系中生命層次的昇華與下降的法則在最低的人類社會的表現形式,都是這些東西。當然這些東西對生命來講,如果有大法指導,這種形式就能使生命昇華,也能使不好的生命下降。我講“大道無形”引出這番話來。大家想過沒有?如果這個社會中許許多多行業、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他們遙遠的生命體系弄來的東西,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各種不同的行業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等於是在用法正他們?是不是承認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們?

  當然我不可能把他們在人類社會中這種表現形式都留給人類,救度的是那些體系中的眾生。因為任何東西到了人這一步由於層次的關係都變的很不好、也都變的很低下了,當然大法與大法弟子不能對這樣低下的形式本身給予證實。就拿宗教來講,真正明白的人是利用著宗教的形式在修自己,不明白的是在維護著那個宗教的形式。也就是說,人類的這些形式並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讓你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你能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了,你就是在證實法、證實神與救度眾生,是不是這個樣?(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中修煉就是承認那些體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著一切眾生。我過去對你們講,我傳的是宇宙大法,什麼都包括在其中了,你們想一想這法大不大?我說大的無形,無形卻包容一切,(鼓掌)正法在正著整個宇宙生命與儘量挽救神所留下的一切原始的東西。

  一開始啊,沒有生命知道我在做什麼,連那個外星人都以為我是它們一夥的。(眾笑)沒有人知道,因此各個境界不同的神在我這次正法中才表現出對舊勢力的干擾視而不見。所以我過去講,我說整個宇宙眾生對這件事情都在犯罪,我說他們都欠了我,因為我是在救他們,這部法就是一切生命的根本。

  其實人類社會的任何一個東西,我只要選定它,都能用其來使大法弟子修煉。你比如我過去談過的音樂,如果人在音樂的學習與創作中有大法來指導,就能夠進步、在思想中能夠有靈感,能夠意識到、想到需要的,那是神的點化。那麼也就是說呢,不論你在哪一個領域裡,你的技能方面能夠提高那是你不斷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後的表現,表現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你在變成好人,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大家想想,在人類社會中,任何一個正當的行業是不是都能夠這樣?你既在做好工作中的那一切同時你又在修你自己,你是不是就能夠提高?在當今社會,我選擇任何一個形式作為你們修煉的形式都能使你們修成,(鼓掌)只是我沒有選擇那些而已,我沒有為大家選擇那些,我選擇了佛的形式,用佛的形式講宇宙的法,同時用我開創的五套功法與修煉方式,教你們按照這種方式修煉,救一切眾生,包括一切佛、道、神、人。那麼多形式當然我不能所有的都選用,我選了佛的形式,可是實質上我講的是宇宙大法,雖然形式上是佛的理法,站在佛的理法上去講,實質上講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我叫你們在修煉中走的路卻是宇宙不同體系那些大神們的一切路。什麼都在被正著,什麼東西不也都包括在這部法中嗎?這就是大法。” (《法輪大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其實師父告訴你們,我們的宇宙,我是說與我們生命有關係的,這巨大無比的宇宙其實我早就做完了,師父高處早就歸位了,我們的宇宙已經美好無比。當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我想進行下一步,可是卻發現表面世間還解脫不出來。為什麼哪?我們這宇宙,巨大的簡直大的無法想像的大,生命多的一個小範圍都無可計量,浩瀚的天體已無法形容,所以後來講法的時候,我從來不對你們講宇宙多大,越往後做越大,人的思想語言也無法去形容它了。正法到了最後我發現,那些個與我們宇宙中沒有任何關係的、其它的天體中的生命發現我們的宇宙被做的這麼好,象宇宙中的一塊閃閃發光的寶石、金剛一樣,誰都看好了,都想要這個法,都想得這個法。(鼓掌)

  我以前給你們講過宇宙的概念,多少銀河系構成了一個範圍,這個範圍就是我們所說的小宇宙。多少億這些個宇宙才構成了第二層宇宙。最終我們宇宙體系有多大,一兆層巨大的宇宙說成個範圍,把一個兆羅列到一兆個兆,把一兆個兆形容成一個空氣的分子,滿劇場都是這樣的粒子,那麼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個空間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粒子。正法中我做到最後的時候,看到生命的形式也不是下面生命能認識的那樣了,昇華了的法理低層的神都無法理解了,到了那個境界那個狀態,最後發現這還是宇宙中的一粒塵埃。” (《二十年講法》)

                                                       ***** *                    ******                         ******

筆者從法中悟到,從人可以探知的起源看,此次中華神傳文化匯集了上一期東方黃種人和西方白種人的史前文明。從更遙遠的時期看,此次中華神傳文化匯集了兩億年來多次史前人類文明的精華。從更廣闊的宇宙時空看,此次中華神傳文化匯集了舊宇宙大穹數千萬個巨大遙遠的獨立天體體系的生命生存和昇華方式。

史前大洪水

上期人類文明由於道德毀壞然後被全球性的大洪水毀滅。大洪水是世界多個民族的共同傳說,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印度、中國、瑪雅等文明中,都有洪水滅世的傳說。英國民族學家弗雷責.班傑明在考察了大量的民族歷史傳說後發現,幾乎所有北半球民族的上古傳說都有關於大洪水的傳說。而且內容驚人的相似。《國際標準聖經百科全書》(第2卷,319頁)說:“幾乎所有民族、部族都有洪水的傳說。雖然最廣泛流傳的地區是亞洲大陸及其南面的島嶼,以及北美洲,可是各大洲都發現有洪水傳說。已知的洪水傳說總數多達270個左右。由於洪水的故事廣泛流傳,因此常常給用來證明人類曾被一場全球的洪水毀滅,證明人類是從一個地方或甚至是從一個家庭繁衍開來的。雖然不一定是全部,但看來大部分洪水傳說都指向同一場洪水。可是,有學者聲稱,這許許多多的洪水故事不過來自傳教士而已,但這個講法是說不通的,因為這些故事都是由人類學家在各地搜集得來的,而這些學家並不熱衷於維護聖經;況且故事內容離奇怪誕,充滿異教色彩,顯然是因為這些故事在異教社會中流傳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再者,一些寫下洪水故事的人對希伯來和基督教的傳統是大力反對的。”

蘇美爾古國的傳說

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傳說年代比聖經早。1922年,英國考古學家倫德納.伍利(C. Leonard Woolley)爵士,開始對巴格達與波斯灣之間的美索不達米亞沙漠地帶進行考察挖掘,結果發現了蘇美爾古國吾珥(Ur)城的遺址,並發現了該城的王族墓葬。正是在這個墓穴之下,伍利和他的助手們發現了整整有2米多厚的乾淨黏土沉積層。在這層沉積層之上是吾珥工族的墓穴,其中有各種陪葬品,如頭盔、樂器、刀劍,還有各種工藝品和刻在泥土書板上的歷史記載。經過對黏土的分析研究後表明,這層乾淨的黏土屬於洪水沉積後的淤土。由此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在人類用泥板記載歷史之前,這一帶曾經發生過一場巨大的洪水,這場洪水足以摧毀整個蘇美爾文明。

蘇美爾國王列表最值得關注的地方,就是大洪水。在國王列表中紀錄了這樣的情節,“然後Zimbir衰落了,國王轉移到了Shuruppag城邦。Ubara-tutu統治了1萬8600年。然後洪水沖走了一切。”這就是眾多神話中的大洪水的來源。這和之前我們介紹的蘇美爾的創造史詩Eridu Genesis的紀錄是重合的。為什麼說Eridu Genesis和國王列表重合,而不是同一本呢?是因為兩個材料的來源不同。我們介紹了Eridu Genesis主要出自2塊泥板,而國王列表則主要是根據4塊泥板整理的,分別是在倫敦Ashmolean博物館的WB62號和WB444號,加州大學的UCBC9-1819,Kish泥板和後世的一些資料整理的。這說明蘇美爾人有紀錄檔案的習慣,將國王們整理成表,這是世界檔案史的開端;也說明不同的人都觀察到了洪水,引證了洪水是可能發生的。和國王列表關於大洪水的簡單描述不同,創造史詩詳細描述了洪水的過程。

在伊拉克出土的烘乾的泥版上用楔形文字記載的美索不達米亞神話和傳說,這些泥版,有些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都有類似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四位神靈共同統治我們這個地球:蒼天之神、大護法、戰爭與愛的女神、水神。水神是人類的朋友和守護神。在那個時代,地球上人煙十分稠密,人類不斷繁衍,整個世界充滿嗓音,如同野牛吼叫,吵得天神不能成眠。大護法聽到人間的喧囂、便對座上諸神說道:“人類的喧鬧實在刺耳,吵得我們不能安睡。”於是眾神決定消滅人類。

水神憐憫國王。他來到王宮,站在蘆葦牆外對殿內的國王說,人間即將發生一場大災難,他得趕緊建造一艘船,保全一家人的性命:拆掉你的房子,建造一艘船,拋棄所有的財物,趕快逃命去吧!莫依戀世俗的時物,拯救靈魂要緊……聽著,趕緊拆掉房子,依照一定的尺寸,以均衡相稱的長寬比例建造一艘船。將世界上所有生物的種子貯存在船中。國王不敢怠慢,立刻動手建造一艘大船。“我把全部財物搬到船上,將所有生物的種子貯存在船艙裡。”一家大小上船後,我把牛馬和其它牲畜及各行各業的工匠帶到船上……那個日子終於來臨了。破曉時分,天際湧現一堆烏雲,風暴之神策馬馳騁,鐵騎過處傳出陣陣雷聲;風暴之神將白晝轉變成黑夜,摧毀大地如同敲碎一隻杯子。一團黑霧昏昏暗暗,直湧上天堂……。

頭一天,風暴席捲整個大地,四處引發山洪,天地間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眾神也嚇得倉皇撤退,紛紛逃奔到天神居住的天宮,蹲伏在宮殿四周,瑟縮成一團。一連六天六夜、暴風不斷吹襲,波濤洶湧,洪水淹沒整個世界。暴風和洪水同時發威咆哮,有如兩支對陣交鋒的軍隊。第七天黎明,南方刮來的暴風終於平息,海面逐漸恢復寧靜,洪水開始消退。放眼瞭望。只見大地一片死寂。大海一望無際,平滑得如同屋頂的天台。地球上的生靈全都葬身水中……我打開艙門,讓陽光照射到我臉龐上。心中一酸,我彎著腰,周圍觸目所及儘是白茫茫的大水……約莫40餘裡外,水中矗立著一座高山。我們的船漂流過去,擱淺在山腰。我把船緊緊系在尼西爾山上……第七天早晨,我打開鳥籠放出一隻鴿子,讓它飛出船艙,它在水面上盤旋了一會,找不到可以棲息的樹木,只得飛回船上。我又放出一隻燕子。它也找不到落腳的地方,只好飛回來。我放出一隻烏鴉,它看見洪水已經消退、高興得啼叫起來,四處飛翔覓食,轉眼消失無蹤。”

中國傳說中的大洪水

談中國大洪水前我們必須介紹女媧,傳說天地開闢的時候,還沒有人,女媧於正月初一創造出雞,初二創造狗,初三創造羊,初四創造豬,初六創造馬,初七這一天,女媧用黃土和水,仿照自己的樣子造出了一個個小泥人,她造了一批又一批,覺得太慢,於是用一根籐條,沾滿泥漿,揮舞起來,一點一點的泥漿灑在地上,都變成了人。黃土製作的是富貴的人,繩子抽出來的是地位卑下貧苦的人。為了讓人類永遠的流傳下去,她制定了嫁娶之禮,讓人憑自己的力量傳宗接代。(《太平御覽》)中國神話裡說共工將撐天的不周山撞斷後,滾滾浪花瀉滿大地,女媧忙煉五色石來補天,蒼天補好,四方也正了,人們才得以安穩的生活。在中國神話中談第一次大洪水,是說共工和祝融大戰。共工兵敗,就一頭撞向不周山,誰知不周山是撐天的柱子,經共工一撞便斷了,於是半邊天塌下來,天上露出大洞,大地也裂成溝痕,洪水從地底噴涌而出,滾滾浪花瀉滿大地,一片汪洋,人類在此情況中已無法生存。造人的女媧眼見此慘烈災禍,便煉五色石用來補蒼天,斷了大鱉的四腳當柱子用來撐起四方,殺黑龍以救助冀州,堆積蘆灰用以止住大水。蒼天補好,四方也正了,大水干竭,天地才算又奠定了,謹慎善良的人得以存活。

另一則洪水神話是發生在堯帝時代,《書經》堯典說鯀治水用了九年,《史記》夏本紀說禹治水在外十三年,這次大洪水持續有二十二年以上。起先鯀被派去治理洪水,他用堵塞的方法使洪水反而愈高漲,九年下來,毫無所成。後來鯀的兒子禹被派去治水,禹時候的天帝是虞舜。治水之前,曾得到河神的幫助,授予禹一張治水的地圖(《尸子》孫星衍輯本卷下)。他改堵塞為疏導,結果成功了,洪水平息,解救萬民的痛苦,得到人民的愛戴。在中國歷朝歷代,君王就像是該朝的表帥,君王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影響著臣民的道德舉止。而大禹是中國歷史中,德行相當崇高的君王,因此當時中國的百姓能在大洪水中得救,實在不能說與大禹使整個國家社會的民風轉為純樸高尚無關。

中國上古的記載有《淮南子.覽冥訓》曰:“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蛐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洪興注曰:“凡洪水淵藪自三百仞以上。”《尚書.堯典》記載說:“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山海經.海內經》記載說:“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湮洪水。”《楚辭.天問》曰:“洪泉極深,何以填之?地方九則,何以墳之?”《孟子.滕文公》記載說:“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泛濫於天下。”“當堯之時,水逆行,泛濫於中國。蛇龍居之,民無所定,下者為巢,上者為營穴。” 《淮南子.本經訓》記:“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繹史》卷五引《歸藏》云:“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關於大洪水的發生,不但能在神話傳說中找到大量的證據,而且可以在古文字中找到有力的佐證。在甲骨文中,“昔”字下面的三條曲線代表水,上面圓圈中間有一點的圖形代表太陽,在太陽底下到處都是大洪水,看不見高山,也看不見平地,可見當時的洪水有多大。這個字的意思是:從前曾經有過大洪水泛濫的日子,大家不要忘記了。

印第安人的傳說

保留到今天的墨西哥的古文書《奇馬爾波波卡繪圖文字書》中說: “天接近了地,一天之內所有的人都滅絕了,山也隱沒到水中……岩石覆蓋了全部地面,發出可怕聲音沸騰著,紅色的山在上面飛舞……。” 這段話展現給人們的是這一個畫面: 地球板塊劇烈衝撞引發了大地震,大地在上下顛簸,震盪起伏。同時火山爆發了,岩漿噴發出來。地陷和地震引發了驚天海嘯,大海的巨浪,象沸水翻滾一般吞噬一切。人們四處逃散,但不是被大水吞沒就是跌入火坑。住在墨西哥的阿茲特克人傳說,神向一對夫妻男的叫柯克斯柯克斯特裡(Coxcoxtli),女的名為蘇齊奎澤兒(Xochi quetzal)發出了關於勢必降臨的大災變的警告。大洪水果然來臨了,地上的人都死光了,而那塔和他的妻子卻逃脫了滅絕。夫妻倆建造一艘大船,漂流到一座高山上。洪水消退後,他們鑽出船艙,在當地定居下來,生養子女。瑪雅人的聖書《波波武經》是這描述大洪水的: 天開始下起了黑色的雨,晝夜不停地下……這是毀滅性的大破壞。人們拚命地逃跑……他們爬上了房頂,但房子塌毀了,將他們摔在地上。於是,他們又爬到了樹頂,但樹又把他們搖落下來。人們在洞穴裡找到了避難的地點,但因洞窟塌毀而奪去了人們的生命。人們都淹死在從天而降的黏糊糊的大雨中,尤卡坦半島上的瑪雅人相信,一個諾亞式的人物和他的妻子――瑪雅人管他們叫 “大父和大母”逃離了這場洪水,重建災後的世界,成為往後世世代代人類的祖宗。

希臘神話中大洪水

在希臘神話故事裡,也有一段這樣的傳說:天帝宙斯統治大地,看到人類愈來愈殘忍無道,人心險惡,弱肉強食,正義和禮節漸離人而去,就說:“人類是世間禍源,若憐憫他們而讓他們享樂,就會立刻繁殖,變得驕縱傲慢;如果懲罰他們而讓他們受點災難,固然會收斂,但轉瞬又會墮落,無惡不作;因此,倒不如一次消滅了他們。”便召集諸神開會,結果決定下大雨製造洪水把人類淹死。盜火給人類而受罰的普羅米修斯,他有個兒子,名叫鳩凱林,正在世間和人類住在一起,鳩凱林不時勸人類向善,以免遭受神罰。有一天,鳩凱林到奧林帕斯山探望父親,普羅米修斯告訴他:“天帝宙斯不久要用洪水淹死全人類,你快準備逃命方法。”鳩凱林下山後立刻造了一艘堅固的船,把生活必需品裝到船上避難。果然,沒幾天,傾盆大雨從天而降,下了數個月,洪水淹沒整個大地,連高山都沒入水中。數個月後,雨才停止,鳩凱林的船漂到帕那薩斯山山頂,不久水漸退去,大地又呈現出來,但舉目茫茫,只有祈求神諭,指示他們怎麼做,神說:“遮上你們的頭,往山坡上走,一邊撿你們母親的骨頭往後丟。”他們猜想母親既是大地,母親的骨頭便是石頭,便撿石頭往後丟,果然奇跡出現,鳩凱林所丟的變成男人,他的妻子丟的變成女人,人類才再度重現大地上。

大西洲的傳說

有關大西洲最早的記載見於古希臘的思想家柏拉圖,他生活的年代大約在公元前350年左右,與中國孔子生活的年代差不多。柏拉圖是先知蘇格拉底的學生。柏拉圖在公元前350年撰寫了名著《對話錄》,以對話的形式描繪了神秘的亞特蘭蒂斯。這本《對話錄》記載了公元前421年他的老師蘇格拉底與三個學生之間的一次對話。這本《對話錄》是到目前為止學界公認的對亞特蘭蒂斯描述的最有價值的記錄之一。

柏拉圖家族的一位祖先、古希臘七賢之一的著名政治改革家和詩人梭倫 (約公元前638年-前 559年),曾在擔任雅典衛城執行官任職期滿後出國旅行,在埃及、賽普勒斯、小亞細亞等地漫遊達10年之久。在他結束遊歷生活回到家後,潛心寫作,他的許多作品中提到了亞特蘭蒂斯古國。在《對話錄》中柏拉圖的表弟柯裡西亞斯在談話中說,梭倫有一次到埃及去旅行。梭倫到達埃及三角洲,也就是尼羅河分流的地方,在那裡有一塊叫作薩伊斯的地方。在那裡,他深受當地人的歡迎和愛戴,但他卻發現不論是他還是任何其他的雅典人所知道的有關那個時代神的故事與薩伊斯人相比都是那麼的不值一提。有一次,梭倫嘗試著盡力向薩伊斯人說明自己正在講述的這些在希臘人的歷史上發生的事件是如何的年代久遠。有一位老祭司站出對他說道,“梭倫啊梭倫,你們希臘人還只是孩子而已啊,你所列舉的希臘人中還沒有一個可以稱得上是老人呢。”梭倫忍住不快,問道,“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老祭司答曰,“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在思想上現在還很稚嫩;你們並沒有從你們的祖先那裡繼承什麼古老的思想,也沒有什麼任何科學稱得上是歷史綿長的。我會告訴這一切的原因:由於各種原因,在這個世界上曾經有過,也還將繼續有許多被毀滅了的人類文明。”老祭司向梭倫講,據古埃及歷史記載亞特蘭蒂斯沉沒的時間是大約在那之前的9000多年前。由於梭倫的所在年代是約公元前600多年,如此推算,亞特蘭蒂斯最後的毀滅是於公元前1萬年左右,距今約為12000年左右。

祭司說:“亞特蘭蒂斯位於‘海克力斯之柱’(即今直布羅陀海峽)之外不遠處的地方,這座島嶼比利比亞和小亞細亞加在一起還要大,是大西洋上通往其他島嶼的必經之地,穿過這些島嶼你可以到達環抱大西洋的另外一片大陸”;“這個龐大的帝國還統轄著利比亞在‘海克裡斯之柱’之內、埃及以近的部分地區,歐洲以遠直至地中海一部分。巨大的權力中心在不斷膨脹、匯集,周圍的部族一個接著一個地被征服,整個海峽以內都是亞特蘭蒂斯帝國的勢力統轄範圍”。 老祭司又說,“後來亞特蘭蒂斯發生了猛烈的地震和大洪水,一晝夜之間,所有這些好戰的人都遭到活埋,亞特蘭蒂斯也就此沉入海中了。”

18世紀的時候,有一個名叫查奇華德的英國人長住印度,當時他還是個兒童,在一座破敗不堪的寺院中,他無意之中發現了一些泥片,這些泥片就是著名的“那加爾書板”,上面有許多古怪的文字。據寺院主持講,這些泥片是很古老的東西,此寺院代代相傳保護著它們,上面的文字只有相延的主持才能解讀。因為查奇華德家與此寺院乃是世交,也是出於好奇,他從主持那裡學會了這些古怪的文字,上面記述的內容如下:

在印度東南面的大洋上,曾經存在一個名叫“姆大陸”的地方,但是在大洪水發生的時期,姆大陸在一夜之間沉沒了。現在的印度人就是“姆大陸”的子孫。19世紀末,墨西哥礦物學家威廉.奈本在墨西哥城附近發現了一個在地表下10米左右的古城遺址,有鐵、金、銅、銀等金屬。據探查,這個古城是大約12000年前被毀滅的。同時,在墨西哥城北8公裡左右地點的地下,人們挖出了2600多塊石碑,其中第684號的碑文是這樣的:“這個神殿是按照夜以繼日守護我們的神的代表、我們的君王--拉姆的旨意,修建在姆大陸移民地,用以祝福來自西部陸地--太陽帝國的使者的。”這裡所說的“姆大陸”,就是印度“那加爾書板”中的姆大陸。在英國大英博物館記錄瑪雅傳說的托洛亞諾古寫本中,也有這樣的記載:“刊六年,十一牟魯枯,沙枯月發生可怕的地震,粘土丘國姆大陸成了它的犧牲品……這件事發生後的八千零六十年,才寫成這本書。”文中“刊”估計是國王的名字,“牟魯枯”估計是日期,“沙枯”估計是月份。在尤卡坦半島烏斯馬爾的烏斯馬爾寺院牆壁上刻著這樣的碑文:“這座建築物是為了紀念姆,即西部大陸,靈魂大陸神聖的神秘發生的地點而建築的。” 在尤卡坦半島上居住的瑪雅人的口述傳說,在東面的大洋(大西洋)中曾經有過一塊巨大的島嶼。島嶼上面住著高高個子的白種人,他們有非常先進的文化、天文、建築和農業。可是這塊陸地在一夜之間被淹沒。

埃及的《死亡書》中也有關於大陸沉沒的圖形記載,大意是:一塊大洋中的陸地,有一天,火從海洋中噴出,大陸在突然到來的災難中沉沒到了海裡。1772年,荷蘭遠征軍雅可布.羅格溫率領的艦隊駛進了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這個小島後來被定名為“復活節島”。島上的古老傳說激起了人們極大的好奇心:首領發現他的土地正在慢慢地沉入海中,於是便將所有的臣民召集起來,乘上能夠遠涉大洋的船。當他們航行到天涯時,只找到了一個叫毛利的小島,而他們所在的大陸卻沉到了海底。人們相信這是又一塊陸地沉沒的記載,人們想像,在浩瀚的太平洋可能存在已經消失的大陸,並稱之為“太平洲”。歐洲人雖然沒有在太平洋中找到沉沒的大陸--“太平洲”,不過他們發現,太平洋上數百座大大小小的島嶼,雖然相距都十分遙遠,但島上的居民卻有著共同的文化和語言、習俗等。動物學家和植物學家也發現,這些眾多島嶼上的動物和植物分布基本上差不多,它們在遠古以前肯定存在著某種聯繫。

大洪水的水位高度

《漢唐地理書抄》記:“宜都上絕岩壁立數百丈,有一火燼插其岩間,望可長數尺。傳雲,堯洪水,人油船此旁,囗餘,故日插灶。”《藝文類聚》又記:“宜都夷陵縣西八十裡有高筐山。古老相傳,堯時大水,此山不沒,如筐篚,因以名。”這兩條材料說明,史前的那場大洪水曾在宜都留下過一些痕跡。宜都在今天湖北宜昌附近的枝城,它屬於巫山山脈,地圖上的標高大約是海拔1200米左右。而宜昌以東,就是廣大的江漢平原。

《太平御覽》卷七六九引《郡國志》記載:“濟州有浮山。故老相傳雲,堯時大雨,此山浮水上。時有人攬船於岩石間,今猶有斷鐵鎖。”《太平御覽》卷五二引《永嘉志》記載:“永嘉南岸有帖石,乃堯之神人以破石椎將人惡溪,道次,置之溪側,遙望有似張帆,今俗號為張帆溪。與天台山相接。” 在山西龍門山有一個叫禹門口的地方,它與大禹有關,估計也與洪水有關,它在地形圖上的標高是1122米,與雁門幾乎處於同一個海拔高度之上。浙江省仙居縣境內韋羌山上有一危崖名蝌蚪崖,距離地面大約200米,鳥獸絕足跡。但正是在這處崖面上發現有人工刻制的奇怪文字,俗稱蝌蚪文,至今無人能識。這片碑文寬50米,高40米,蝌蚪一樣的文字突出崖面5厘米,每個字直徑在7--12厘米之間,每個蝌蚪文相距15厘米,排列十分整齊,外崖壁上有許多形如日、月、蟲和海洋生物的圖形。

民間傳說,這裡原來是一片水鄉澤國,當年大禹治水時來到這裡,在此崖上刻下了蝌蚪文。在貴州省安順市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內曬甲山西,有一片暗紅色的懸崖峭壁遙立半天,北側岩面上,有30多處令人不解的奇怪文字,其中最大一處寬10米,高6米,上面有40多個怪形圖案。當地有一句關於紅岩碑的民謠,聽起來就好像什麼咒語一般:“紅岩對白岩,金銀十八招,誰人識得破,雷打聲去招稱來。”目前對紅岩碑有種種說法,有人說這是禹碑。

在南嶽衡山七十二峰之一的岣嶁峰上,同樣刻有77個古文字,書法怪僻難辨,號稱岣螻碑。晉朝時第一次被發現,但直到宋代才有拓本藏於嶽麓書院。關於此碑的來歷,目前最流行的說法是大禹紀功碑,看來也與大洪水有關連。衡山在地形圖上,它的最高峰標高1290米。所有這些有記錄的地點,北起雁門、龍門山,經宜昌、枝城到衡山,標高都在1000-2000米之間,這個台階往東往南,就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海拔都在500米左右。這個台階的西部,就是中國的第二個台階,海拔高度基本都在2000米以上。大洪水後的古人不可能有意圖將治水的所有證據和碑文都排列在幾乎同樣的海拔高度。唯一的一個合理解釋就是:大禹時的大洪水的水位在800-1000米左右,它幾乎淹沒了整個東南沿海,中原的河北、河南、山西一部、陝西一部,也浸泡在洪水中,中南地區的湖北、湖南、廣西和西南部的貴州等地區也被洪水淹沒。

地質學證據

本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兩條美國海洋考察船對墨西哥灣海底進行鑽探考察,他們從海底鑽出了幾條細長的沉積泥芯,這等於截取了海底的一些地層剖面,其沉積泥芯所代表的地質時間有1億多年。也就是說,這些沉積剖面中記錄了墨西哥灣海底1億年以來的沉積情況,由沉積泥芯的特點可以推測當時海水的含鹽度和地球氣候的變化情況。當地質學家研究這些沉積泥芯的時候,竟意外發現,在大約距今1萬多年的沉積層中,存在大量有孔蟲甲殼。有孔蟲是一種微小的單細胞浮游生物,其甲殼中氧同位素含量的比例可以代表其生活時期海水的鹽度。科學家通過對沉積層中有孔蟲的甲殼分析,證明在這些有孔蟲生活的年代裡,墨西哥灣海水中的鹽度很低。這一情況表明,當時有大量淡水湧入墨西哥灣,稀釋了大洋中的海水。那麼這些淡水又是從何而來呢?科學家們一致認為,這突如其來的淡水就是史前那場大洪水。

本世紀以來,在中國的華南地區、德國、法國及北美地區,各國地質學家都不約而同地發現了一層海底濁流沉積物。科學家肯定地認為:這是由一場巨大的海嘯造成的,而且是全球範圍內的大海嘯,時間大至在距今1萬--3萬年之間。大家一定會注意到,上述的幾個地點都在地球北半部,因此可以肯定地認為,這場海嘯僅僅發生在北半部。大陸沉沒釋放的能量實在太大了,有傳說稱姆大陸和亞特蘭蒂斯沉沒之後的上千年裡,地球還在“顫抖”。科學界發現的海嘯遺蹟正是神話中大洪水的最直接證據。華盛頓大學的大衛•蒙哥馬利的《岩石不說謊:地質調查諾亞的洪水》書中,介紹了多個有關在地質調查諾亞的洪水時,找到了許多證明地球上曾經發生過毀滅性大洪水的證據。有地質調查證明,當地球在冰河期時,巨大的冰蓋的變化會改變海平面的高度,最終,冰川融化,海的天然地質調查堤倒塌,數百萬億加侖的水,淹蓋全球土地,影響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命。這些災難中的文化記憶可能已經形成了各民族有關大洪水神話的根源。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植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於2002年在專業期刊《第四紀研究》發表了題目為《北京平原晚第四紀堆積期與史前大洪水》的原創科研論文,作者採用當今標準的放射性同位素半衰期方法精確測定考古年代,系統的考察了北京永定河的古沉積平原的地貌情況。根據實驗結果分析,在距今10000-12000年的時候,發生過一場超大規模的洪水,在距今5000-10000年之間,又多次發生過超大規模的洪水,但都比第一次規模小,在距今4500-5000年之間,最後又發生過一次超大規模的洪水,但這次與前面的比較,相對小的多。在距今4000年之內,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規模的大洪水(圖1)。這證明了毀滅上次人類文明的史前大洪水的存在,又比較圓滿的解釋了中國古籍上記載的不同時期出現的大洪水的矛盾:大約可以確定上古三皇、中古五帝時代是超大規模洪水泛濫的時期,距今5000-10000年之間;而從夏禹(距今4500-5000)開始,華夏文明進入一個逐漸興盛的朝代時期。據後人推測,距今5000年之間的洪水高度大約在800-1000米左右,從圖1可以看到,距今10000年的超大規模洪水是距今5000年的大洪水的3倍左右,據此推算距今10000年的毀滅上次人類文明的史前大洪水高度約在2500-3000米左右。

圖1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