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走入大法修煉

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5月3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四年六月在紐約得法的。一年前我因聽信謊言而對法輪大法還持負面印象,一年後卻在紐約的十七碼頭跟其他老學員學習發真相資料和講真相。短短一年,因走入大法而給自身帶來的變化,每次想到都覺得太不可思議。

我知道我是無比幸運的。跟許多經歷各種坎坷才得法的同修相比,我得法的過程比較“平穩”。我跟父母移居國外比較早,一直生活很平靜,算是在蜜糖里泡大的,對於修佛修道的事從沒多想過。

幾年前,與我很親的祖父母在數月間因病相繼離世。在那之前,我的堂妹也因病年紀輕輕就去世。再加上看到朝夕相處的父母這幾年明顯日漸衰老,讓我第一次對失去至親產生恐懼,感嘆人生無常,開始懷疑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常人對於人生的各種解釋和學說,雖然也能起到一些安慰,可我覺得終究不是根本。我們來到世上,經歷生老病死,即使金錢物質上不發愁,也會失去青春、體力、健康和光陰,這些誰也無可奈何。人好像是專門來受苦的。我想不通為什麼人的這個身體那麼脆弱和骯髒,卻配給它一個有無限潛能的靈魂。我覺得人的這個靈魂它可以昇華、可以變得高尚、智慧,如果人死真的什麼都沒有了,那這個象奇蹟一般的靈魂難道也跟著什麼都沒有了嗎?我的朋友說這些問題不是常人應該知道的事情。可我覺得一定有答案,我很想找到這些答案。

我當時根本預料不到我這些疑惑不久就得到了解答。我遇到一位早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她是我的音樂老師。回憶得法前那段時間,每次去她那裡上音樂課,她都會順便跟我聊修煉體會,修煉中遇到的有趣的事情,師父講的法等等。本來以為自己會排斥這些,可我聽的津津有味,尤其修煉界那些有趣的事我很願意聽。然後我的音樂老師就推薦我嘗試讀一讀《轉法輪(卷二)》。我還記得當讀到“因為人不是象達爾文講的是從猴子進化而來的”[1]這句時,原本根深蒂固的觀念一下子就被消滅掉了。想來實在不可思議。宗教里一直在說人是神造的,可我從沒信過。但只是讀了師父講的這句法,我立刻就明白並相信了人確實是神創造的。我現在知道這是大法才有的力量,破除了我的謬見。

師父在《轉法輪(卷二)》里的講法已經讓我很震驚了,但我的思想還沒有徹底轉變。我的人生觀徹底轉變是在第一遍讀《轉法輪》的過程中。我還清楚記得當讀到“在高層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為了當人”[2]這句法時,就像被棒子一棒敲醒了。在整個讀《轉法輪》的過程中,我的思想都在發生著顛覆性的巨變。一口氣讀完後,我感覺自己象終於睡醒了一樣,過去幾十年似乎都迷迷糊糊活在夢裡。

讀完後我就想要修煉了。雖然說修與不修是每個人的選擇,但是既然我們來到人世的目地是為了通過修煉返回家園,而常人的一生只是個暫時的過程,那就不應該忘掉我們真正的目地。

剛得法的那幾天,我心裡真的鬆了一口氣,放心了。幾十年來,我沒有任何嚴肅的信仰。雖然家裡一直拜觀音,但那只是民間信仰那種形式,對於真正的信仰是什麼、神佛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根本不理解。所以我一直以為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偶然的:生命在人世間產生是偶然、天災人禍都是偶然、好人不一定有好報、壞人卻可以活得很逍遙等等。我覺得這樣的人生很可怕,說不定哪一天自己或親人就遇到什麼災難了。我的人生觀也變得消沉悲觀,還以為自己會一輩子這樣下去。得法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一切事情都是由神在管理控制著,是由正的、善的力量在安排著,人類社會根本沒有偶然。做好人會有好報,做壞事會有後果。中國傳統文化里那些原本被當作迷信的道理與傳說,原來是真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我就覺得心裡終於有底了,知道以後要怎麼去做人了。

突然一下轉變了思想,我要按大法的要求修煉了。雖然道理上明白了,但是這個心,一下子還轉不過來。周圍的家人朋友,有不少都對大法持負面印象。修煉最初那段時間,我把自己對大法全新的認識告訴周圍的人,告訴大家我成為了大法學員,糾正他們對大法錯誤的觀點,就成為我磨鍊心性的好機會。好在我的家人不干涉我的信仰,但最初他們不希望我參與所謂的“政治”。那時候我雖然對“講真相”、“三退”這些事情還一知半解,抱著許多常人的觀念看待,但既然我已經選擇大法作為我嚴肅的信仰,那麼就不能只接受他的一半,他的全部都要接受才行。所以剛開始我就知道我遲早要走出去做大法學員該做的事情。有些事情剛開始不懂,通過修煉,通過實際去參與,我想我一定會慢慢懂得。我家人看我已經決定了,也就沒再阻攔。另外畢竟是在美國這樣信仰自由的社會,也沒什麼壓力。而且因為我得法,我家人也在不同成度上接觸了大法。我的母親雖然還不太理解修煉的事,但也完全改變了對大法的錯誤印象,也在學法煉功。我的父親被觀念和思想業干擾比較嚴重,經過一次次交流溝通也在讀法的過程中。

象我這麼晚得法的,與九九年之前早得法的同修在有些方面還不一樣。一方面,我沒有經歷無比嚴酷的考驗,又是在國外得法,可以說是太幸運了。但是另一方面,我得法之後的心情並不輕鬆,因為我悟到不允許我長時間只是單純修煉而不參與證實大法、救眾生的事情。我必須儘快地在各方面都趕上來才行。個人修煉和救眾生基本要同步進行。在學法方面,我在比較短的時間裡從師父早年的講法一路讀到《導航》。當時我還沒悟到學法的本身就是在提高層次,只是覺得修煉中的事情太有意思、太神奇了,想知道更多。再加上這些年養成了大量和快速閱讀的習慣,我就這樣貌似輕鬆地讀了很多法,而且基本能夠相信和接受,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我真是似懂非懂地被一股力量在推著往前走。可是因為讀的太快,很多法讀的不紮實,還抱著個“求新鮮”的心,距離真正認識法差距還很大。

一讀到《導航》,我就感受到了那種沉重的壓力。我只不過就是讀法,就已經有種壓的我喘不過氣的感覺,恐懼心、顧慮心全都出來了,我更無法想像那些勇敢地去天安門、勇敢地向周圍的人講真相而被關押、迫害、甚至迫害致死的國內的大法弟子,是抱著多麼堅定的信師信法的信念才能做得到的。我跟他們的差距太大了。

順便一提,在讀《導航》之後師父講法的過程中,我的心態還出現了一個沒有意料到的變化。我在國外雖然生活了很多年,但是一直把自己當作是中國人,因為我對於中國文化是很熱愛的。可是以前我一直分不清“中共”與“中國”,我只是覺得為什麼我的國家在做許多事情時不符合普世價值呢?隨意侵犯人權、人們沒有言論和信仰自由、打壓那些敢說真話的人、真正有信仰的人。而我的國人們,有些人道德那麼敗壞,毫無修養和公德心,劣根性那麼嚴重。這麼多年來,這些事讓我覺得做中國人怎麼那麼抬不起頭,一直有自我認同方面的內心矛盾。

通過走入大法,了解大法弟子這個修煉團體,我才意識到原來中國還有這麼一大群人是真正有信仰的人,他們在做好人、做高尚的人、不畏強權暴政,不訴諸於暴力、通過平和的方法把真相告訴世人,把大法“真、善、忍”的美好洪傳給各個民族。真是無法形容他們多了不起,多令人佩服。通過師父的許多次講法,我才認識到原來真正的中華民族的傳統是個神傳的、尊貴的文化,是個值得自豪和珍惜的文化。以前我對於自己民族和傳統文化那些錯誤的觀點,也通過學法有了全新的認識。我在自我認同方面終於消除了自卑情緒、找到了自己,再也沒有矛盾了。這些都是師父和大法給我帶來的轉變。

修煉後的心得很多。我只說兩方面比較突出的。我最重的執著心之一是自我意識過重,也就是從虛榮心裡衍生出的各種怕心、愛面子心、顧慮心等這方面的執著。因為我比較乖,從小聽的都是好話,多年來就養成了怕被別人說,說我幾句就難受的不行。再加上我性格比較內向,在學校里就不善於在課堂發言,隨著長大好像變得越來越內向,有時候甚至在一些社交和公眾場合有溝通障礙。後來我才意識到,這個其實有黨文化的不好因素在起作用。我離開中國那麼久了都沒有把這個東西扔掉,還是通過修煉才意識到這是很大的執著。所以現在就刻意在修這方面。

我第一天去十七碼頭學習講真相真是膽膽突突的,這對於經過大風大浪的同修們根本不算個事兒,可對我就是個心理障礙。但是事實上,一邁出去其實就輕鬆了。其實都是自己心裡胡思亂想,把它想的象山一樣高,一邁出去發現也沒什麼。當然,我距離能講好真相差距還相當大,要全方位地修好才能做到的。但總算把第一步邁出去了。

另外還有一點,我悟到在紐約這樣的國際都市修煉,雖然不會遇到中國大陸這種嚴酷迫害,但是最大的、最無形的對修煉人個人修煉的考驗之一就是這種優越安逸的大環境。一個不小心就容易把修煉的心沖淡。紐約確實是很特殊的地方,全世界各種民族、文化、宗教、學說都能在這裡找到,還有物質和娛樂方面五光十色的誘惑更是很難讓人置身世外。這種常人的洪流隨時都對修煉人產生影響和干擾。

修煉之前我的求知慾非常重,覺得生活在紐約太方便了,想了解什麼這裡都有。修煉後我知道要把這種求知慾看淡,一開始真是很難,放不下那個心。師父其實已經很清楚地講了:“人類社會中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人覺的很偉大,其實都很渺小,因為他們是常人。”[3]師父又說:“掌握了全人類的知識還是個常人。”[3]

隨著不斷學法,這個求知慾我才自然地開始慢慢看淡。另外在物質方面,我從小沒吃過苦,家庭環境也算不錯。現在一修煉,這些都成了無形中的障礙。雖然還不至於到養尊處優的程度,但平時花錢也時常亂花、這些年對於物質的追求也變得比較重,吃也好、穿也好、各方面人心都重。雖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不能走極端,應該正常過日子,不過這些日常生活中的喜歡享受、看重物質的心都應該在修煉過程中把它看淡的。還有包括每天要戰勝睡魔,在學法、煉功、發正念等方面不能偷懶和敷衍了事等等,看似不過是尋常的事,但要完全做好我發現是很有難度的。我認識到在這種安逸的環境中修煉,其實就包括要把這些身邊的、每天的事情儘量做好,讓自己修煉的心在這個誘惑力非常大的環境中還能不斷保持精進,不斷提高。

我悟到人的一生是一場考試,無論修煉人還是常人都一樣,只不過修煉人知道自己在考試,常人不知道。因為在迷中,所以是在考試,在每次面臨選擇時,是按照修煉人的標準,還是按照常人的執著和慾望來做。我修煉起步這麼晚,只能努力往前趕,多學法,許多師尊的講法我覺得我學的很不夠,很多法理都悟不到。另外就是要踏踏實實修心性,隨時向內找,找自己的各種執著心和常人的觀念,從身邊的小事開始做起。

我真的無比感謝師父給我安排這麼好的走入大法修煉的道路。

修煉時間短,認識法還極其有限,講的不對不恰當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