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德與福分



【正見網2015年07月09日】

清朝的李斌如,多才博學,又精通武藝,參加童子考試二十多年每次都是失意而歸。知府張化鵬喜歡他的才學,特拔舉他文試第一,他又去應武試,也考得第一,大家都認為他入京城學校不成問題。

會試來臨,李斌如領試捲入考場對號就座,那天正逢下大雨,他穿著帶釘子的鞋,把卷子放在案子上,就低頭穿襪子,誰知抬起頭卻不見了卷子,原來試卷掉落地上,他不曉得就在急轉身尋找時不小心把卷子踩到腳下,卷子被釘鞋踩成碎紙。他哭著稟告主考官,因沒有換卷子的先例,所以被趕出了考場。後來又去參加武藝考試,又因為馬蹶落地傷了腰,不能入院考試。先前在府中考得的兩個文武第一都沒了用處,從此貧苦潦倒。

親朋好友見狀,為他找了個教學的差事,他背著書去那個村莊教學。夜裡山洪下來,村莊被山洪沖毀,他的行李書籍也被沖沒,隻身逃脫性命,回到貧窮的家中。這時張化鵬已升任廣東運司,李斌如便跋山涉水來到廣州求見他,不巧張家有喪事,已返故鄉數日。他追至中途見到張化鵬,張化鵬很同情他的遭遇,說道:“你怎麼貧寒到這種程度,我現在守孝期內,不能舉薦你,我長子現在杭州作官,幕府缺少人手。我寫封信你帶上去找他,以你的才學,是可以暫時在杭州安身的。”李斌如持信趕到杭州,張化鵬之子正病危,已不能看他父親的信,數日後就病故了。

李斌如舉目無親,貧困交加,想到怎麼這麼多倒霉事都落到自己頭上,正走投無路之際,忽然見到來了一位長鬍子白眉毛的長者,於是向他哭訴自己的生平:“……為什麼我無大過,而屢遭大難,偏偏就讓我遇上這麼多的厄運呢?”

長者說:“上天仁愛,哪有偏袒,現今福祿壽全者都是前世或以前行善積德而來的,而饑寒落魄者也是前世或以前所造的業障所致。你今天雖然沒有罪過,但是你前生曾有惡行,自恃能言善辯,四處鑽營,從不顧及他人的困苦感受,一味坑蒙賴騙,自以為得計,想不到有今日的悲傷,這就是人們說的‘報應’啊!若你今生的諸多厄運還不足以償還前生的孽債,那麼來世還要繼續受罪,只有當下醒悟,從現在起存善心,行善事,讀好書,做好人,懺悔改過才能趨吉避凶。”

李斌如聽完此番勸誡,幡然大悟,從此以後遵循勸告,積德行善,助人濟人,後來果然中了進士,諸事順遂。

人的福分來自於德,有德才能在人中享大福,做成大事;無德諸事難遂心,甚至要飯都要不來,這是天理決定的,天理在衡定著人中的一切。

中共邪黨侵我中華,篡奪政權以來,大行殺戮,通過各種形式的政治運動,強制給人們灌輸邪惡的黨文化,鼓吹無神論,不讓人敬天信神,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目的是破壞人們心中的善念,割斷人與天、與神佛的聯繫,把人一步步引向拜金主義的漩渦,為了自己的幸福去奮鬥,與命運抗爭等,實則是把人一步步引向了邪惡。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為了對抗法輪功的真、善、忍,中共有意識的放縱假、惡、鬥、色情、暴力等,導致社會道德徹底淪喪,各種道德亂象叢生,人們為了錢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乾的出來:娼妓遍地,人們笑貧不笑娼;地溝油、毒大米、毒奶粉等有毒食品無處不在;貪污受賄、走後門成了社會常態……人們為了個人利益都在削尖了腦袋往裡鑽。特別在迫害法輪功中,那些把江澤民密令當作保護傘的政法官員自認為升官發財的機會到了,忘記了三尺頭上有神靈,把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當作發大財的機會。殊不知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邪黨的那一套才是真正的害死人的歪理邪說。

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善惡報應就如影隨形,從來沒有斷過。相信法輪功真相,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執迷不悟,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即使得到了一點蠅頭小利,最終難逃迫害佛法修煉重罪的報應。

明慧網2015年4月11日刊登了一篇文章《念“法輪大法好”念來的福》,文中講述了作者的家人相信法輪功真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後的福報。原文摘錄如下:

皇曆2009年11月,我們姊妹回娘家給父親祝壽時,二姐夫(家住山東省泰安市)對我說:“小妹,你太偏心了,你給大姐夫護身符,你不給俺,俺向大姐夫要,大姐夫捨不得給俺。”

以前二姐夫習慣背毛語錄,對他講法輪功真相,他也聽不進去,這次主動要護身符,我著實有點吃驚。我問起二姐夫咋想起了要護身符?二姐夫講起了事情的原委:前一段時間大姐夫到俺家,他說夏天腿也不疼了,還能推車子了,俺就不相信,對他說:你修橋時砸斷的腿,裡邊還有鋼板,咋能不疼?大姐夫說俺得了寶貝了,腿就不疼了,真的不疼了。說著掏出脖子上掛的護身符給俺看,俺眼饞的了不得,向大姐夫索要,他怎麼也沒舍的給俺,怎麼求他也不給,讓俺跟你要。

我對二姐夫說:“真不巧,這次沒帶護身符,你誠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起作用。當時二姐夫就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

我給了二姐夫一些真相小冊子、年曆,讓二姐夫帶回家看看,看了就會受益。二姐夫說:“那多給俺拿點,俺分給四鄰,讓他們也受益。”

2010年再次給父親祝壽時,二姐說:“今年就花了八元錢的醫藥費,還是俺花的。你二姐夫一分錢也沒花。”我對二姐說:“受益了吧,二姐。”自此以後每次和二姐打電話,二姐都叮囑我:“別忘了給俺帶點好東西(法輪功真相資料,為了我的安全,二姐在電話里不敢直說),俺給你發發。”二姐本來早已耳聾,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耳朵也不聾了。

兒女家都過得如意,二姐和二姐夫也不用為兒女操心。以前二姐的兒子幹活不順利,有時打一年的工,工資都要不來,自從他做了三退,佩戴“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後,干起電焊工,每月的工資就六、七千元。外甥(二姐的兒子)家先生了個閨女,後又添了兒子,外甥和外甥媳婦懂事,不惹二姐和二姐夫生氣,頗為孝順。二姐女兒也有一雙兒女,日子過得富足和順。

自二姐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肌型缺血好了後,能放羊、料理家務。二姐就放心的離開家到四姐家的飯店幫忙。這樣二姐夫身體好省了錢,放羊增加了收入,二姐不用照顧二姐夫又能多掙一份錢。有錢了,二姐和二姐夫就把老房翻蓋了。2013年夏天,二姐夫翻蓋好房屋後,我們給二姐家溫鍋(祝賀),親戚到了三、四十人。

一些親戚受中共污衊宣傳的毒害,對我說:“表妹,別犯傻了,那麼痴迷干什麼?說個不煉了,回單位那你拿四千塊錢的工資多好。”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們,我就問他們:“恁看著我二姐夫身體這兩年怎麼樣?”表姐回答:“也怪了,那兩年他病懨懨的,這幾年怎麼看著身體壯了,也能幹活了,臉上白裡透紅。”我對表姐說:“你問問你哥什麼原因?”恰好二姐夫路過,聽到了我們的談話,二姐夫邊走邊說:“念‘大法好’念的。那真管用,恁都快點念吧。看看我滿屋子掛的都是。”

二姐家的新房子裡到處掛著大大小小的護身符,在新房子裡格外耀眼、漂亮。然後我就給親朋好友讀《天賜洪福》聽,都明白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親戚們都開始向我索要護身符、真相光碟、真相資料,其中一表姐拿《天賜洪福》時,她的侄女說:“姑,你別拿了,你又不識字,還是給我吧。”表姐說:“俺不識字,放羊時讓識字的念給俺聽。”還有幾個親戚要學法輪功。

2014年4月初,親朋好友在一起吃飯喝酒時,親朋好友又議論起來,二姐夫說:不管共產黨怎麼說法輪功,反正共產黨不能給俺治病,我這麼多年的心肌型缺血是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俺就信法輪功。那時心肌型缺血每年得花一台手扶拖拉機的錢,還遭罪,自從好了,不但不用花錢治病了,還能掙錢了,多大的差別!這福可都是念“法輪大法好”念來的。

如今二姐和二姐夫住著寬敞明亮的大瓦房,兒子、閨女家也過得順,那如意的小日子,那心裡真是透著樂。這都是大法給的福啊。

相信法輪功真相,改變被中共邪黨強加的惡念,善待大法弟子,對法輪功表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這本身就是行大善、積大德的行為,怎能不得福報呢?

明慧網也同時刊登了大量因為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事例。最明顯的惡報,也是中共掩蓋不了的就是:薄熙來、王立軍被判刑;中央610主任李東生被抓;徐才厚被抓後,得癌症已死亡;周永康被中共的法律判無期徒刑;現在大陸已經掀起了要求公審元兇江澤民的熱潮。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擒拿元兇,起訴與公審江澤民是必成的事實,這是作惡者的必然下場。

回過頭來看看這段歷史,江氏流氓集團成員的福分何在?當初那些追隨者如何的官運亨通,如何的貪污受賄,再看看今日的結局,不做行善積德之事,守得住自己的高官與厚祿嗎?

人真的應該清醒了,法輪功真相才是這末劫亂世人生路上的指路明燈。了解真相,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才是順應天意的明智之舉;相信法輪功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真誠悔過,廣傳真相救人,就是為自己積大德的好機會,為自己的生命開創一個美好未來的難得機緣。

善良的中國民眾,珍惜上天賜予我們這難得的得救機緣吧。有句老話叫:不拿住奸賊不散戲。在這善惡較量大戲的尾聲,在這起訴、公審江澤民的關鍵時刻中,再次認真的看一看法輪功真相吧,不要再被中共邪黨的妖言迷惑了,錯過了這次明白真相得救的機會,天滅中共的大劫難真的到來,報應加身之時,將會是自己生命長河中永遠的痛悔!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