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紀昌學射箭,功到自然成(三文)

默安

【正見網2015年07月12日】

一、紀昌學射箭,功到自然成

紀昌向飛衛學習射箭的技術。

飛衛說:“你先學習盯著一樣東西,一直不眨眼,這樣練習成功之後,才能談學射箭。”

紀昌回到家裡,仰臥在他妻子的織布機下,他妻子織布時,他用眼一直盯著 在眼前翻動的腳踏板。兩年後,縱使有錐尖刺到眼瞼,他眼也不會眨上一眨。

他把這情況,告訴了飛衛。飛衛說:‘這還不能談學射,你還要學好看東西的本領:要把很小的東西,看得很大;細微難見的東西,能看得清楚明白,然後再來告訴我。”

紀昌回家後,用氂牛尾的細毛,拴著一隻虱子,把它吊在窗上,然後便面朝著它,一直望著。十來天之後,覺得虱子漸漸大了。三年之後,看這虱子,就覺得它與車輪一樣大。用這樣的眼光,看其他東西,都像高山大丘一樣。

於是,紀昌試用燕角弓,搭上朔蓬箭,來射虱子。他射的不偏不歪,正好射中了虱子的心臟。而懸掛虱子的細毛,卻並沒被射斷。

紀昌把這情況,又告訴了飛衛。飛衛高興地說:“你已經掌握了射箭的根本。”

二、鯤鵬和知了、小鳩及麻雀

在不毛之地的北方,有一個廣漠無邊的大海,稱做北溟。這是一個天然的湖海。那兒有隻魚,它的身寬就有幾千裡,沒有人知道它有多長。這魚的名字叫鯤。

鯤變化成鳥,名字叫鵬。鵬的脊背就像泰山,也不知有幾千裡。它的翅膀,就像垂掛在天際的雲。

鵬在海動風起時,就要起飛去南海。起飛時水花激起,範圍達三千裡,然後乘著旋風上沖,直升到九萬裡的高空。它超絕雲層,背負著青天,沒任何東西能對它有所阻礙,一飛就是六個月。

知了和小鳩鳥,嘲笑大鵬說:“我們使盡渾身力氣去飛,碰到榆樹、枋樹,就停了下來,有時飛不上去,便一頭栽到地下,算了。你干什麼要飛九萬裡,去南海呢?”

還有些小麻雀,也譏笑大鵬:“它要往哪飛呀?我拍動小翅,一躍而上,不過幾丈高,就落了下來。在蓬蒿之間,飛來飛去,這也是飛的極限,盡了飛的能事。而它將要飛到哪兒?有何意義呢?”

它們都在不斷地嘰笑著大鵬。但大鵬,依舊展翅高翔,並且鵬程萬裡!

三、曲轅櫟樹:真神奇!

匠石(人名,一位製做木器的專家)到齊國去,在曲轅(地名)看見一棵被人們當作土地神祭祀的神樹。

這是一棵櫟樹,長得非常的大,可以供幾千頭牛遮蔭,人們也常在這裡乘涼或避雨。上百個人手拉手,才能把樹幹圍起來,樹身長得跟山一樣高,好幾丈以上才生枝,可以造船的旁枝,就有十多根。從遠處來觀看它的人,像趕集一樣。

可是,匠石看見它,頭也不回,一直往前走。只是匠石的徒弟,卻站在大櫟樹前,看呆了。

徒弟趕上匠石問:“自從我拿著斧頭,跟隨先生,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的木材。可是,先生看也不願看這樹一眼,徑直往前走,這是為什麼呢?”

匠石說:“算了吧,你不要說了!那是沒用的散木:做船會沉,做棺材很快就爛,做器具很快就壞,做門會流出污穢的樹油,做樑柱會被蟲蛀。它是沒有長處可用的,沒地方能用得上它。所以,它才活了這麼多年,長得這樣大。”

匠石回來後,晚上夢見櫟樹對他講:“你拿什麼跟我比?把我和文木(結果實的樹)比,那些柤、梨、橘、柚等 結果實之類的樹,果實熟了就有人去採摘,敲打,大枝斷、小枝折,這都是由於它們的性能遭的罪,所以不能享天年,而中途夭折。顯露有用,招致人世的掊擊,世上的一切東西,都這樣。我追求沒什麼地方能用得上我,已很久,在此期間,多少次都幾乎被搞死,直到今天我才達到這境地,這正是我的大用。假使我有用,還能長這麼高大嗎?你和我都是物,為什麼不能拿超脫於物的眼光,去品評物、看待我呢?你是快要死的散人,又怎能了解我這樣才會得以長生的散木?”

匠石醒後,把夢告訴給徒弟,徒弟說:“它既然意在求取無用,那為什麼要憑藉土地神,讓人們把它當作土地神來祭祀,做一棵神樹呢?”

匠石說:“快閉嘴!你不要說了!它不過寄生在這人們祭祀土地神的地方,使那些不了解它的人指斥它,以為它憑藉土地神,而得以不受砍伐。它用以保全自己的方法,是在於與眾不同!而你卻用常理去衡量它,這不是相差太遠了嗎?它是超常的!常人都不理解它,我也不理解。”

(均據《淵鑒內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