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管戈被酷刑致死看江氏集團慘絕人寰的罪惡

石銘


【正見網2015年09月21日】

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中,中共動用了一百多種酷刑,可謂慘絕人寰。下面是訴江狀中法輪功學員管戈被 “約束衣”酷刑致死的迫害案例。

目前流亡美國的原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博士耿颯,就妻子、法輪功學員管戈被 “約束衣”酷刑致死近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強烈要求對其違法犯罪行為即刻立案偵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停止迫害法輪功。

耿颯在控告書中說:“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至八月二十三日,我的妻子管戈在河南省新鄉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個多月,然後被送往河南省十八里河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那裡受到了更殘酷的迫害,直到二零零三年六月四日她被約束衣酷刑迫害致死。

所謂“約束衣”,是一種衣形酷刑用具,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二十五公分,衣袖上有帶。此衣由細帆布製作。警察將“約束衣”給堅強不屈的法輪大法學員穿上,將法輪功學員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向上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一用此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三年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約束衣”酷刑殘害致死。知道姓名的有孫士梅、管戈、張雅麗和張保菊四人。虐殺慘劇發生後,中共中央“六一零”明確表態:對相關勞教所及責任人不得追究。

瀋陽市三家鎮的農婦胡華勇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也向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三十三歲的女兒管戈被酷刑致死。胡華勇女士要求最高法院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希望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胡華勇女士在訴狀中說,當我們去鄭州第二醫院,在冷凍房裡,看到管戈的遺體上有很多傷痕,眼睛睜著,在管戈的冷凍盒外面還有一灘凝固了的鮮血,那就是管戈嘴裡流出來的血,因為她頭部被打得很重。

到了殯儀館裡,在給管戈遺體穿衣服時,發現管戈頭頂上有一個大腫包和幾個小腫包,天靈蓋上有一個半厘米深的一個坑,耳朵被打塌陷了,左胳膊上缺一塊小肉,後脖子上有一個大腫包,後腰部位有三厘米長紫黑色的傷痕,整個左小腿都是青綠青綠的,兩隻手緊緊的攥著拳頭,兩隻大拇手指甲攥的黑黑的,掌心呈現紫紅色斑塊。從這些現象來看,我的女兒咬緊牙關,忍受著難以忍受的酷刑折磨。

一個姓張的便衣警察曾跟我兒子說:六月四日早晨,別人都做體操,管戈煉法輪功。我兒子說:那你們就開始動手了,是不?姓張的沒有吭聲,默認。那個姓張的還問我兒子:你上網了沒有?你要是上網了,我們這些人全都完了。

法輪功學員管戈被 “約束衣”酷刑致死,只是千千萬萬個被中共酷刑致死案例中的一例。但足以說明中共江澤民集團在迫害法輪功中的慘無人道和慘絕人寰。

管戈的母親在訴狀中說了這樣一段話:“這一切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災難,都是江澤民一手製造的。在此,我為被迫害致死的女兒管戈向最高法院提出控告,控告江澤民這個罪魁禍首,早日把它繩之以法,送上歷史的審判台,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被迫害的千百萬大法弟子的正義、公正與良知!”

這是一個母親,也是一個大法弟子向這個已經喪失正義、公正與良知的社會發出的吶喊!是的,人類不應有罪惡和邪惡的存在!人類需要正義、公正與良知!人類需要信仰自由與安定!人類更需要“真善忍”這個恆定人間乃至宇宙的普世價值!

在今天人類社會出現的退黨大潮和訴江大潮,就是在蕩滌著人間存在的一切罪惡和邪惡,一切污濁與敗物,一切不公與恥辱,還人類應有的清淨與美好!願這位母親的吶喊能夠激起人類對這場血腥迫害的關注,步入到退黨大潮和訴江大潮中來,讓這種慘絕人寰的罪惡永不再發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