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的優點和初探

陸章

【正見網2015年10月15日】

我的親身感受,古琴有一個最大最大的優點、是其他樂器所不具備的,我怎麼形容呢。就是當我感到很疲勞很累很睏乏的時候,此時我聽任何樂器比如鋼琴、簫、笛子、長笛等,我都感到聽這些樂器很累更疲勞,而只有當我聽到古琴那獨特的聲音時才感覺是舒服的。我覺得這是一種“治癒”的能力,這是古琴獨一無二的、目前我聽到樂器中是獨一無二的古琴治癒能力。就是當人疲勞時會給人一種解除疲勞的或舒緩神經的治癒能力。同時也很奇怪,當我興奮時去聽古琴,同樣的曲子卻又覺得沒什麼好聽,所以這事情真的很奇怪哦。

伏羲留下的古琴樣子完完全全是一種比喻形式的人體結構圖,連舌頭都刻上去了,有七弦(當然據說後兩弦是周文王、周武王時加的)有徽位,外形有肩、有腰、有足。稍微懂點中醫知識的一看就知道,這分明就是人體經絡穴位圖的另一種表達方式罷了。絲弦就是經絡,而徽位就是穴位嘛,其他地方無不處處告訴後人,這古琴其實就代表了人體。所以,我感嘆伏羲的良苦用心。這裡面絕對是有門道說法的,絕不是像現代人喜歡的什麼稀奇古怪的樣子搞出的形形色色的古琴外形,則是完全沒明白先祖伏羲的用心。

所以,我想說:古琴既然代表了人體經絡穴位圖,那麼為什麼要這麼搞呢?我的理解是通過彈奏通過一定的旋律,古琴的聲音會反過來影響人體經絡運行和穴位,聲音也是物質,只是眼睛看不到其具體形像罷了,現代研究至少能明白聲音是波、是一種震動。只要搭配良性優美的旋律,我猜測人體經絡內的氣或什麼物質會受到良性的影響和震動,從而達到調整人體健康的效果。所以,音樂的“樂”字,其過去的寫法是:“樂”,而醫藥的“藥”字,其過去的寫法是:“藥”。這兩個字何等接近,甚至可以說我們用的草藥是從土地生長出來的音樂罷了,樂和藥本就是一家。充分證明了,古人先人早就認識到了音樂如果運用的好,就能起到和草藥雷同的作用。就好像人體若長個腫瘤,吃藥通過體內循環去消滅腫瘤細胞;用放射性化療去直接殺滅腫瘤細胞;甚至開刀拿掉腫瘤物質;那是否有一種可能通過聲音的震動配合人體固有的經絡穴位系統裡面的物質發生作用,從而激活人體本就有的防禦和滅菌的功能呢?師父在“《法輪功》第二章 法輪功”裡講到:“有時念咒語很有效,為什麼呢?因為宇宙也有它的振動頻率,當你所念的咒語和宇宙的頻率發生共振時就可以產生效應。當然必須是良性的信息才可能起作用,因為宇宙中是不允許邪的東西存在。”所以假如古琴的這種聲音震動能和宇宙頻率產生共震或共鳴,那是否能把宇宙中的能量引入人體從來達到為人所用呢?那宇宙的震動到底是多少赫茲呢或用什麼去衡量呢?這些真的值得研究。抑或是伏羲留下的古琴樣式包括琴弦的長短就已經是他自己通過修煉而洞察到宇宙的一些真相而有意為之呢?就是那樣長短的琴弦發出的聲音震動頻率能和宇宙產生共振?這都是我的猜測吧。

現在早就已經有儀器可以看到人體光輝和經絡穴位了嘛,那何不研究下古琴不同的撥弦方式下不同的音,散音、按音、泛音發出這些聲音時人體的經絡和穴位的光輝會有什麼變化影響,以及整個曲子彈奏時人體經絡穴位的變化。我覺得這些對現在科學儀器來講,完全是可行的,也可以作為一個課題去研究的。

有善就有惡,一樣東西可以善用,其實也能惡用。其實人類的任何一樣發現發明都是這樣,發現了火可以驅寒驅蟲驅野獸、可以保暖、烹調等等等,但正因為有了火,人類也發明了火藥以致後來威力越來越大的炮彈甚至原子彈,如此看來發現新東西真的對人類有好處嗎?真的不一定。太原始了,人活的太痛苦,可是慢慢發達了呢,人類會走向繁榮,同時又會由於種種私心而給人類本身和整個世界帶來諸多災禍,這都是絕對的規律了,根本就是沒法避免的事情,因為人類就是這樣,整體人類的心不可能像神那麼純淨的,而且那麼多茬史前人類文明被毀掉已經足以證明這一點了。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 意念”裡提到:“人類的發展是高級生命在很高的層次中才能夠控制的,按照發展規律在進行著。”

聲音振動也是如此,可以善用,也能惡用。如果同樣的樂器採用火燥般的旋律,嘶聲力吼般,過於誇張的,那同樣會使人變得煩躁。聲音會影響人的情緒,其實就是影響了物質人體本身。因為聲音是物質,那物質肯定對物質的人體也會發生一定的作用。甚至有的國家還發展出了聲音炮可以摧毀建築物。

當然古琴的局限性也是有的,比如音量較小,而且它的彈奏方法決定了音量會呈現出一種遞減的現象,所以既塑造了古琴非常非常有韻味的特色,但是呢也成了它的一種局限性,所以古琴不是那麼太適合表演一些很激烈的樂曲。所以古琴在我看來更像是一件輔助調整自己身心的器具。

本文也只是拋磚引玉,更深的內涵還需要大家來完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