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才子戲官

鄭重

【正見網2016年04月27日】

明朝萬曆年間,有個兩榜出身的知府,到杭州上任,路過文昌橋,見橋上有四個漢子,袒胸露腹,橫臥地上。知府一問,原來他們是杭州臨川縣的秀才:張世純、艾南英、陳際泰、羅萬藻,都是著名戲劇家湯顯祖的學生,人稱“四才子”。

知府對他們不予尊重,命他們與他對對子。張世純先出上聯,念道:“上文章,下文章,文章橋上曬文章;”杭州方言“章”、“昌”諧音,“下文章”是說文昌橋在下,“上文章”是說橋上四人都滿腹文章,而袒胸露腹曬太陽,不正是“文昌(章)橋上曬文章”嗎?

知府思索良久,未能對出下聯。艾南英就告以下聯:“前黃昏,後黃昏,黃昏渡前遇黃昏。”原來黃昏渡,是附近的一個渡口。

知府丟了臉,還不知趣,也出一上聯:“香生玉茗春三月;”玉茗堂是湯顯祖的書室。陳際泰想,老師號稱“臨川先生,即對道:“光照臨川筆一枝。”

知府又指遠處的寶塔說:“寶塔七八層,中容大鶴;”杭州方言“容”與“庸”、“鶴”與“學”諧音,聯中暗藏了《中庸》、《大學》兩書名。羅萬藻靈機一動,對道:“通書十二頁,裡記春秋。”通書(皇曆)記載了四時節令,聯中也暗藏《禮記》、《春秋》兩書名。

知府又另出上聯,說:“文昌橋上,秀才赤身裸體,斯文喪盡;”四才子當場回敬下聯:“黃昏渡前,府尊搜腸刮肚,臉面丟光。”

這個知府,自討沒趣,只得打轎繞道而走。

當時的社會,尚文、尚理,不尚權、毆:人們可以用對對子或賽詩的方法,分出個高下,勝者為大哥,敗者為二哥:服勝、服敗,都是兄弟一般親。互相之間,既有交流和學習的好處;也有切磋、盤個高下的作用,公平合理!那位知府,敗下陣來,當即打轎繞道而走,也很識相。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