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歷的正念的作用與威力

緣歸


【正見網2016年05月23日】

師父在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講:“其實有一些在不同空間能使用功能的弟子與各界眾生一直在運用功能、功力參與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

故事一、承載誣衊法輪功的舞台垮了

我家陽台正對著“花園”小區的廣場,距離大約七、八米。每逢大的節日,廣場上都要搭建舞台,請市裡的文藝團體來演出。周圍的幾個小區居民都來看演出,觀眾非常多。我在家裡就能聽到演出的內容。2007年有一次演出,廣播裡傳出來一些誣衊法輪功的內容。我想: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謊言毒害老百姓的宣傳,真是無孔不入惡毒至極!我作為大法弟子必須正念制止邪惡。為了不讓那些觀眾受毒害,為了他們能順利的了解法輪功真相,從而能得救。我立刻站在陽台上,對著舞台發正念:解體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讓承載誣衊法輪功的舞台垮掉!發正念大約十幾分鐘後,房間裡的電話鈴響了,我去接電話。只聽到外面人聲嘈雜,廣播也沒傳出演出的聲音了。後來我才知道真的舞台垮了,演不下去了。

故事二、我和兩大包真相資料順利通過特區關卡

我家當時住在特區城市關外。從關外到關內設有檢查站關卡。一般坐公交車進關,很少遇到檢查。我在家做好的真相資料(文字的、音像的) 每周都要送到關內去,同修在約定的關內地點接收。這樣運作了兩年多。期間,2006年有一天,我背了兩大包真相資料坐在公交車上,到了檢查站關卡時,有兩個檢查站的工作人員上車來。一個工作人員對乘客講話:要求乘客都下車,從檢查站大廳通過,進行檢查;另一個工作人員注視督促著車上的乘客下車。當時我很緊張,心裡求師父呵護弟子順利過關!同時我就對著那個講話的工作人員發正念。車上的乘客都下去了。我坐著絲毫不動。那人對我說:“老太太,你年紀大了,就不下去了。就坐在車上進關吧(當時70歲)!我喜笑言開謝謝他了。心中非常感謝師父呵護弟子過關了!也非常明白是正念清除了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迫害,才得以順利過關卡。

故事三、我的血壓高危(210/110)被拋甩,生命安然的奇蹟

2008年中共又借“奧運”為由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我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當時已經72歲。突然血壓高到210/110,又遭到非法判刑入獄,血壓超過210/110,心跳過速120次/分鐘左右。監獄醫院在我的病歷首頁寫著“高危病人”。我打坐煉功時,七、八個包夾犯人把我拉扯抬起來拋甩。我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不准迫害法輪功!不准迫害我!我把手腳一伸,人就昏迷了。她們互助之間腳踩腳,那幾個犯人以為我死了,慌忙把我放在地上。我醒過來了,生命奇蹟般地活下來了。拋甩我的那幾個犯人互相把腳趾踩破了流血,結果還到醫院去縫針了。

故事四:排除藥物,不准污染身體

我被非法囚禁監獄遭迫害時,不僅血壓非常高(210/110,而在醫學上高血壓的臨界是140/90),心動過速(120次/分鐘左右),而且還是血液粥樣化,時常心絞痛。幾次暈倒,被抬進醫院輸液、打針、吃藥等。我的病歷首頁註明:高危病人。我沒有怕死去。一直都遵照師父講的法理髮正念:讓藥物從我的汗水及大小便中全部排出去,絕不准藥物污染我修煉人的身體。果真如此,我每次解的大小便都有很濃的藥味。高血壓也逐漸下降,接近正常。在獄中的四年多,一直強制我服用降壓藥,一日三次,一次也不能少。我每天都堅持發正念,排除藥物,不准污染我的身體。我出獄回家後,趕快學法、煉功。根本就忘了什麼“高血壓”,更不曾想什麼“吃藥”的事,身體健康恢復的很好。我今年80歲了,人們都說:“你哪像80歲的老人哪!” 我每周都有五至六天去景點講真相救眾生,往返乘坐兩個小時輕軌車;參加本地和外地的多次遊行及法輪功的許多活動,都感到非常殊勝!

故事五:監區長誣衊法輪功的訓話嘎然停止,當場逃跑了

在監獄中有一天,監區把這一層樓的190多名犯人集合在樓層的活動室。都被強制排隊坐在難受的塑料小板凳上。周圍站著很多警察。監區長兇巴巴的開始訓話了。我的位置被排在第一排,正在監區長面前,與她只相距不到50厘米,近在咫尺。不知她在訓斥哪一個法輪功學員,她又誣衊法輪大法。我立即對著監區長發出強大的正念:剷除宇宙中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剷除監獄 所在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黑手爛鬼和亂神!剷除監區長背後的邪惡附體,解體她體內外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及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切邪惡的生命! 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滅!滅!監區長惡言惡語的訓斥嘎然停止,她快步跑出了活動室會場。大家都不知道監區長為什麼話沒訓完就跑了。會場一片莫名其妙的沉靜。幾分鐘後一個警察宣布:散會。各組犯人都回到監室去。我才明白:一定是發正念的威力使邪惡消滅了。她受不了趕快逃跑。

故事六:感恩師父的慈悲,在監獄中得到寶貴的《新經文》

中共迫害法輪功16年多以來,我被關押在看守所、囚禁監獄共八年兩個月。作為大法弟子,最需要的是學法、煉功。最痛苦的是聽不到師父講法,看不到師父的經文。師父看到了我的這顆心,看到了我的正念。於是讓我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殘酷,最嚴厲的環境裡得到了29篇新經文和23首《洪吟》新登出的詩。我每次得到,都淚如泉湧,感恩師父的慈悲!每一篇新經文,每一首洪吟詩飛越“高牆”,傳給我或者其他法輪功學員時,都是多種形式、巧妙靈活的方法,都凝聚著同修們信師信法、真誠援助、堅毅智慧,及常人向善的心!

例1:有一天是看守所的“傳件日”。外面給我傳進一件西服上衣。我說;“這不是我的衣服,誰傳的呢?”正在想,可能是同修傳經文。同監室的一個犯人說:“一定是你們同修傳的。可能衣服裡有新經文。”她接過衣服一邊聞一邊說:“這衣服好香啊!”接著她又高聲說:“這衣領最香!也許經文就縫在衣領裡邊。” 她立即拆開了衣領。果然有新經文:《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列印的字很小,我看得很吃力。有一個後來也修煉了的人,幫我放大字抄寫了全文。我三、四天背會了。

例2:在監獄裡,有一天中午很清靜。包夾我的一個犯人(我給她講了真相,她明白了)悄悄給我一小卷印刷品。她說:“是新經文。你趕快看了要傳給別人的。我給你觀風。你趕快看”。我一看標題:北美巡迴講法。我如獲至寶,如飢似渴的看完了。她傳給別的法輪功學員了。後來我問她這篇經文怎麼傳進來的?她說:”今天監獄是接見日(合規定的犯人可以見家屬)。有個犯人的家屬給她送來一盒滷菜,其中有滷肉、滷雞蛋、鹵海帶卷。經文就是封在小塑膠袋裡,再裹在海帶卷裡紮好了,這樣傳進監獄的”。傳經文的學員與這個犯人過去在看守所認識。她讓這個犯人明白了法輪功真相,這個犯人很佩服法輪功學員。

例3:監獄裡知道我是拒不“轉化”的。有一天早上通知我,從即日起,監區每天出幾道題要我書面回答。寫一個星期。如果回答不合監獄要求,即不“轉化”的話,一個星期後就嚴管關“小號子”。這是非常殘酷的。我想這是我證實法的好機會。我在警察出的每道問題下的答案都是默寫的相關經文。我每天從早到晚,都寫十七、八張紙交給監區。其中沒有寫一句我的話。這樣寫了四天。第五天上午,一個包夾我的犯人來對我講:“指導員說你這麼大年紀(當時67歲),還能背那麼多經文。你真的是個法輪功。算了,不要你寫了。” 從此以後,她們再也不提關“小號子”的話了,還對我的監管放寬了。後來主動給我申報減刑。

故事七:在獄中講真相救眾生

我被非法兩次判刑共10年。關押和囚禁在看守所、監獄八年多。是師父的偉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力,使我能對接觸到的犯人、警察講真相救人。

在看守所,有一個販毒品的毒梟,大約不到40歲,她知道自己要被判死刑的。她調到我們監室後,要求睡覺的位置挨著我。她說,她犯的罪後悔已來不及了。希望來世轉生做一個好人。她每天晚上要我教她背《洪吟》裡的詩。過了兩個月,她調到死刑犯號子裡了。後來她被判死刑執行槍決了。報紙上報導過。

故事八:我們倆人乘坐一架“專機”的奇妙

我出監獄後,學法、煉功修整了幾個月,繼續做真相資料。半年後,兒子(常人)出於孝心要我和他爸爸(常人)一起到海邊去旅遊幾天。往返日期、時間、飛機票、住宿酒店等都是兒子安排訂好的。我們返回家的那天上午,到機場去,按通知登機時,剛走到玄梯下,玄梯上方的機艙門口站著四、五個空姐和飛機上的男士工作人員,對著我們倆開玩笑的喊道:“你們是哪來的大老闆哪?!倆個人包一架飛機。”我和先生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樂呵呵的上了飛機,果然只有我們兩個乘客。機長告訴我們,這是一架公務專機,有一百多個座位。沒有“公務”的時候就參加航班飛行。可他們也從來沒有遇到兩個乘客坐一架飛機的奇蹟!大家都很興奮!但飛機上的工作程序一絲不苟,同樣嚴謹。我們順利回到家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