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賞析

莊敬

【正見網2017年05月14日】

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
茅飛渡江灑江郊,高者掛罥長林梢,
下者飄轉沉塘坳。 (以上為第一層)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
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
歸來倚杖自嘆息。 (以上為第二層)
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鐵,嬌兒惡臥踏裡裂。
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 (以上是第三層)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風雨不動安如山!
嗚呼!
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以上是第四層)

這首詩是杜甫晚年的作品,也是杜詩中的現實主義名篇。全詩按其內容,可分為四個層次。

開頭五句是第一層,“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八月秋高”點明時間是深秋,“怒號”使人想見狂風來勢兇猛,寫得有聲有色。

“卷”、“三重”,寫出草屋受害之慘重,“三重”是“多重”的意思,是說茅草被風吹得七零八落,一層又一層地被狂風捲走。接下來的三句,細寫茅草被吹走後,散落在對岸的江邊,有的掛上了樹梢,有的落進了溝壑、池塘。“飛”、“灑”、“掛罥(讀絹,牽絆、掛礙)”、“飄轉”、“沉”,詩人巧妙地連用動詞,寫出了他賴以棲身的草屋,被狂風吹去屋頂茅草的慘狀。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以下五句,是第二層。群童抱茅草跑入竹林,體力衰竭的老人在後面無力地呼喊。“欺”、“忍”、“呼不得”、“倚杖自嘆息”活畫出一個孤苦的老人,遭受頑皮的孩子們戲謔,又無可如何的情景。

“俄頃”以下八句,是第三層,寫詩人家中屋漏、床濕的慘狀。“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勾勒天氣的轉變,又寫時間的推移,夜晚到來,黑暗降臨,蓋了多年“冷似鐵”的“布衾”,又加上“嬌兒惡臥踏裡裂”(小兒睡在被子裡不老實,亂滾亂蹬,把被裡子都蹬爛了。這是典型細節!),被子己破爛不堪。更有甚者是“床頭屋漏”、“雨腳如麻”,真是苦不堪言。

“自經喪亂”二句,是第三層意思的結束,又為最後的一層(第四層)作了鋪墊。“喪亂”指“安史之亂”。在國破家亡的時局下,詩人憂國憂民,本來就“少睡眠”,更何況是在這樣一個風雨交加、被褥被“沾濕”的“長夜”呢!“何由徹”三字含意深刻,自己的屋子是如此境況,國家也在風雨飄搖之中,詩人由自己的遭遇,想到苦難的民眾,這深重的災難何時是個盡頭呢?這句話語意雙關,“長夜”既指眼前實實在在的漫漫長夜,又指國家的災難、社會的黑暗。

結尾六句,是第四層,直抒胸臆,表示詩人熱愛人民的博大胸襟。他在自己屋漏難以棲身的時候,想到的不是如何設法改善自己的住宿條件,想到的是天下寒士,最後兩句,更表現了詩人倘能為受苦受難的人謀福利,甘願犧牲自己的高尚情操。“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那前提是“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何等博大的胸襟。

語言通俗平易,造句靈活多變,不受任何束縛,但細讀又發現字字閃光,如玉似金。偉大詩人杜甫在語言上千錘百鍊的功夫,顯而易見。

如上所述,本詩不僅是杜甫作品現實主義名篇,在我國古典詩歌寶庫中也是不可多得的現實主義佳作。全詩依據切身的生活,如實寫來,感情真切,語意深沉,有感人至深的力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