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走的正 誰也動不了我們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1月23日】

這些年我們本地有幾位同修去世。對我們證實大法也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明慧網和正見網上也有同修們在這方面的切磋文章,我也想就這個問題談一談自已的認識,有不妥之處,望同修予以指正!

師父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對師父講的這段法深有感觸!師父是創世之主,是萬王之王,造就蒼穹、造就眾生,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是法中的一個粒子,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想一想誰還能動得了我們,誰還敢動了我們,根本就不敢動!根本也就動不了!這是千真萬確的!師父講的這段法一點也不玄,那為什麼有的同修會出現這種狀況呢?難道師父的法身保護不了你,還是師父講的法不行了?根本就不是!也絕對不是!這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常人念句大法好就能死裡復生、化險為夷!何況我們是修煉人呢?!比如說我親兄弟在九七年患上食道癌,吃不下飯,痩的皮包骨頭,體重只有六、七十斤,走不動路,求醫拜神都不起作用,後事都準備好了。後來他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後說了一句話:“這功這麼好,我將來要是好了我也煉”。就這一句話三天就能吃飯,而且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十來天后就能去上班,到現在已十八、九年了,身體一直很健康。還有一位同事在二零一一年患上口腔癌,每天只能喝點面水,生不如死,幾家大醫院都治不好。我知道後給她講真相,並給她退了團隊,讓她念“九字真言”,十來天就痊癒了。象這樣的神奇事簡直太多太多了!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

大法弟子出現的這種情況我看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不是把自已當作一個真修弟子,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已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這很關健。因為我們修煉是正法,修的是主元神,是史無前例、前所未有的!師父的法身、各層空間的佛道神、包括負的生命,象舊勢力都在看著,稍有一點不正或執著,舊勢力就會鑽空子把你拽下來,因為你沒按師父的要求去做,那就是按舊勢力安排的去做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那就是生老病死,生命也不會延長的,該啥時候走就啥時候走。例如我們一位同修是一位國企的廠長,對法也很堅定,7•20邪惡迫害以後,放棄名利,毅然兩次去北京上訪,做的很好,可是在一些小事上卻沒嚴格要求自已,根本的執著放不下。例如菸癮很大,早上起床就抽菸,一天嘴都不閒著,除吃飯、睡覺時不吸,還喝酒,這是我們在表面上所能看到的,其它內在的執著就很難說了。在零三年突發腦溢血死亡,給大法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還有一位同修講真相做的很好,曾幾次被邪惡綁架、勞教、判刑,遭受很多酷刑折魔,但始終對大法都很堅定!但在家庭中,尤其是夫妻生活上悟偏了,她為了怕丈夫跟她同居干那種事,就讓女兒跟她睡在一起,女兒三十五、六歲了,不讓出嫁,誰說媒提親她就反對,結果造成女兒神經失常,而她本人卻在一四年突然死亡,在常人中造成了很壞的影響。

二、不二法門也很重要!就像師父講的“你如果腳踩兩隻船,又修這個,又修那個,什麼也得不到”。(《轉法輪》) 作為一個修煉人要走那條路、信那一門都很關健。在我單位裡有位同修,他比我年長几歲,我稱他大哥,人老實本份是個好人,他是九七年修大法的,但他家庭生活很艱苦,妻子沒工作,而且長年患病,還有三個孩子,全家的負擔全壓在他身上,他家經常不買菜,都是他到菜市埸去撿的。但他每隔一段時間把省吃儉用省下來的幾個錢和一些夜班費,瞞住妻子捐給資料點,很是精進!可有一天一個工作同事,是信其它宗教的,連著兩個晚上到他家裡,跟他滔滔不絕的講其它門派的東西,他礙於情面,沒有抵制,還倒茶敬煙的。據她妻子說:兩晚上吸了他兩盒煙,很是心庝人!他頭腦裡被裝進了一些邪的東西,從此開始對大法懷疑。我到他家裡看到屋裡條几上擺滿了宗教方面的神像、牆上貼的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告訴他要不二法門,但他沒給我說實話,他說:“這都是你嫂子(他妻子)請的”。結果他不長時間就患上了肺癌,在零四年走了。過後我見到他妻子埋怨她說:“我們是修法輪大法的,講不二法門,你們屋裡不該敬其它東西”。他妻子說:“這都是你大哥請的”。我這才明白了大哥離世的真正原因!

三、要學法不學人,同修之間只能是比學比修,共同精進,不要過份的去崇拜一些同修,特別一些比較精進的同修,這樣往往容易使被崇拜者產生驕傲自滿情緒,產生顯示心理。我地一位老同修曾參加過師父在鄭州辦班,而且在講真相救人方面做的很好,那真是不管是酷署嚴寒、還是風裡雨裡,長年累月堅持不停,周邊縣市的村村鎮鎮都留下了她的足跡,她救的人數至少也有一萬多人,同修都很崇拜她,附近縣鄉的同修們有事也要找她商量,無形中她把自己當成領導人了。由於文化低,又忙於做事,學法少,基本的法理還不懂。例如:嗓子疼了、頭疼了,自己不知道這是在消業,總認為這是邪惡在干擾,就讓同修們圍著她發正念,可是越發越重,最後連床也起不來了。同修們每天十來個人來給她發正念,就連外縣的同修也絡繹不絕的來發正念。她自已、她兒女(同修)都看到師父的法像在流淚,但都沒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她。1、同修們圍著她發正念耽誤了救人講真相的大事。2、是舊勢力看著都崇拜她就讓她早走,看你們還修不修了,以此來考驗大法弟子。3、是自已正念不足。在她出現病業假象之前,常常一到晚上就害怕,每晚要女兒摟著她睡。誰問她怕啥?她就是隱瞞著不說。4、根本執著沒去。在這之前她曾對兒女們囑託:她要死了不要和丈夫埋在一起。因為在年輕時跟丈夫感情不合。5、對本該早就修掉的東西沒修去。比如對財物這東西還看的很重,對人事方面很吝嗇。如有位同修被邪惡迫害,躲到她家住了幾天,每天吃飯她都要限制不讓多吃;在她臥床不起時找了一位保姆,她在床上指揮著保姆幹這干那,就是不讓人閒著,她以為掏了工錢了就應該干好,就應該多干,生怕自已吃虧,保姆幹了幾天實在累的受不了了,就辭退不幹了。6、是把法悟偏。在她彌留之際我去看她,同修們說:她已經不認識人了。我到她床前喊她,她搖頭不認識了。可她突然說了一句:“朝聞道,夕可死”。我接著說:你悟偏了!我們是大法弟子,是有救人使命的,我們要等到法正人間時跟師父一塊回家,可不能早走啊!結果她早走了。

這些例子就不一一再舉了,總之我們信師信法達到百分之百嗎?我們有些同修在平時一些小的魔難中還能過的去,可在大難來時卻摸不著北了,忘了自已是大法弟子,尤其是過生死關時不能放下生死,不能坦然不動的信師信法,對師父講的關於病業方面的法忘的一乾二淨。有的甚至稍微有個頭疼發熱的也總認為是病,放不下那個心,去打針輸水去了,一下子把自已降到常人的位置上去了,結果病業假象越來越重,一關沒把住,以後就更難守了,最後被舊勢力奪走了生命。我們還有一部分同修對時間很執著,特別是對一些預言很執著,如不兌現就懈怠消沉了。早些年那種精進狀態沒有了,沒有了修煉如初的狀態,整日圍著兒孫們轉,多年戒掉的菸癮、酒癮又拾了起來;多年就不看電視了,又看了起來;多年就不摸麻將牌了,經不住別人的引誘,就又開始摸了起來,把自已混同於一般常人,忘了自已是一個修煉人,忘了自已是一個大法弟子,忘了自己的使命,雖然也做些三件事,但也是草草了事。這些漏洞最容易被舊勢力、邪魔鑽空子,最容易掉下來!師父講:“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我們要千萬要注意!

我們的老同修們有很多閃光的一面,雖然存在著這麼那麼的不足和執著,但這也不是舊勢力迫害的理由哇!但畢竟是我們修的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只要我們走的正,誰也動不了我們!末法時期只有師父能度我們,別的誰也做不到。只要我們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嚴格要求自已,在大災大難面前,在生死攸關面前,放下那顆心,真能做到坦然不動,巨難馬上就會過去。師父講:“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轉法輪》)真的也可以說是枊岸花明又一村。只要我們走的正,舊勢力是沒有任何理由迫害我們的。它們要是無理由迫害我們,師父的法身不允許,法也不允許!它們就會自取滅亡、神形全滅的!我們的生命來源經歷的太多太多,生生世世大複雜啦!因緣關係也錯綜複雜,境界不同、來源不同、層次不同、悟性也不同。不管怎樣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目標:圓滿把家還!所以說我們修煉是一個嚴肅而又複雜的過程,必須堅定的按照法的標準去做,做好三件事,來不得半點的虛偽和瑕疵。千萬不要因為一個小小的執著,使自已前功盡棄、毀於一旦啊!

只是一點粗淺的認識,有不妥之處,望同修們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