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十四歲的漢昭帝 明辨忠奸

慧勉

【正見網2017年01月10日】

漢武帝臨死前,立八歲的弗陵為皇太子,並囑託霍光、金日、上官桀三個大臣,輔佐執政。漢武帝死後,弗陵即位,這就是漢昭帝。在三個輔政大臣當中,金日死得最早,剩下的霍光、上官桀二人,意見常常不一致,矛盾很深。霍光在漢武帝時代,與匈奴打過很多仗,因功勞大而升為大將軍。他為國忠心耿耿,一心一意輔佐昭帝。

上官桀則不然,他與昭帝的哥哥燕王劉旦的關係很好。劉旦因為沒有當上皇帝,參加謀反,而受到朝廷處分。昭帝繼位後,上官桀與劉旦仍然保持私下往來,並商量好:時機一旦成熟,就推翻昭帝,立劉旦為帝。正因為如此,他們便把霍光當成陰謀篡權的最大障礙,處心積慮地打擊他。

有一次,霍光外出,檢閱御林軍,事後又把一個校尉,調到大將軍府裡來。上官桀便抓住這件事,大做文章。他讓自己的親信,模仿燕王劉旦的口氣和筆跡,給皇帝寫了一封信,派心腹,經過喬裝打扮,遞進宮裡。十四歲的漢昭帝,接到這封自稱是燕王的來信,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據聞大將軍霍光,外出檢閱御林軍,居然坐著和皇上一樣的車子,又自作主張,擅自調用校尉,可見他心有異志。我擔心他對皇上不利,願意奉還燕王的玉璽,到京城來保衛皇上。”昭帝看了一遍又一遍,放在了一旁。

第二天早朝,霍光聽說燕王上書告發他,心裡很害怕,便躲在偏殿的畫室裡,等待發落。昭帝臨朝時,不見霍光,便問:“大將軍為何未來?”上官桀幸災樂禍地回答說:“大概是因為被燕王告發,不敢入朝。”

昭帝派人去請霍光。霍光見到昭帝,趕緊摘下帽子,伏在地上請罪。上官桀見霍光請罪,以為這是一個落井下石的好機會,想再添油加醋地說上幾句,把霍光扳倒。昭帝卻和顏悅色地對霍光說:“大將軍請戴上帽子,朕知道有人在陷害你,你沒有罪。”這番話對上官桀和與他親近的那些大臣來說,好比是潑了一盆冷水,而霍光聽了,又是高興,又是奇怪。他恭恭敬敬地給皇帝磕頭,說:“陛下,為什麼這樣說?”昭帝說:“大將軍檢閱御林軍的地點,離京城不遠,調用校尉也是最近的事,一共不到十天工夫。燕王遠在千裡之外,怎麼會這麼快就能得到消息?即使知道了,馬上派人來上書,也來不及趕到這裡。再者,如果大將軍真要謀反,也用不著調一個校尉。我看,寫這封信的人,乃是別有用心”。霍光和其餘大臣聽了,都很佩服這位少年皇帝的聰明智慧。

昭帝講完這番話,嚴厲下令捉拿製造和進呈假信的人。上官桀雖然作了防範,但是昭帝追問得很緊,怕事情敗露,多次出面阻撓,說:“區區小事,不必認真追究。”昭帝不僅沒有聽從,反而對他的忠誠,產生了懷疑。

後來,昭帝果然發現了上官桀和燕王劉旦的政變陰謀,派霍光將他們一網打盡。上官桀父子及同謀大臣,都被殺。燕王劉旦等自裁。國家避免了一次內亂。

漢昭帝在位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他卻能明辨忠奸,任用賢良,他當政的那幾年,天下很太平。用史書上的話來說,是“百姓充實,四夷賓服”。

持重深沉的人,處事是謹慎的。謹慎是三思而後行,是深思熟慮,所謂“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既然人生難測,前途未卜,有深淵,有薄冰,那就應該慎重選擇自己的腳步,只有成功地到達了目的地的人,他所採用的方式,才可以算是正確的。

漢昭帝平常就注意觀察身邊大臣的言語行為,知道哪些人忠於自己,哪些人則居心叵測。因此能作出正確的判斷。

(事據《漢書》)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