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轉世的明代崑曲作家王濟

【正見網2017年03月03日】

明代崑曲作家王濟,字“伯雨”,號“雨舟”,後世一般稱呼他為“王雨舟”。他曾官至廣西橫州通判,為官清正深得民心,後辭官。他與當時名士祝允明、文徵明等都有往來,著有劇作《碧梧館傳奇》三種,現存《連環記》一種,《連環記》至今仍是崑曲舞台上的保留劇目,“不唱《連環記》,不謂識崑曲”。

《連環記》取材自《三國演義》中貂蟬的傳奇故事。明代文學家呂天成在傳奇劇作評論集《曲品》中盛讚王濟:“人以曲稱,曲緣事重。頗知煉局之法,半寂半喧;更通琢句之方,或莊或逸。我欽高手,世想令名”,並極力推崇《連環記》,將其與元雜劇名作《奪戟》並列,稱《連環記》“詞多佳句,事亦可喜”。這樣看來,王濟為崑曲的發展有突出的貢獻,而崑曲歷來又被稱作中國戲曲的“百戲之祖、百戲之師”,又可以說對整個中國戲曲發展都是有功的。

關於王濟的出生有一段神奇的故事。王濟之父王英,為當地大富人家,沒有兒子,生性吝嗇。王宅旁邊就是一大集市,集市臨河,原有橋,但年久失修,無法使用,人們出行往來很不方便。一天,有位老僧登門化緣,開口就要王英捐錢修橋。王英幾次連聲叱罵,想將老僧趕走。不料老僧愈加懇切的請求王英捐錢,王英說:“你去集市上化緣集資吧,就說捐款是由我帶頭的”。老僧一步不讓,非要王英以一人之力做成此善事。王英見他態度誠懇無比,為之感動,便一人掏腰包,花費白銀百兩為大家重修此橋。同時又在橋旁修了個亭台屋舍,供老僧居住其中,見其嚴守戒律生活清苦,更加欽佩,倆人竟成好友,往來談笑,非常融洽。

十年之後,王英的夫人有孕即將生產,一日夜晚,王英夢見老僧踉踉蹌蹌走入夫人閨房之中,認為他不守禮儀私闖閨房,頓時大怒而醒。一醒來,便聽見夫人房中傳來新生兒的啼哭聲,有下人來報夫人生的是個兒子,於是全家歡喜。第二天一早,又有人來報老僧已於昨夜坐化。王英大為驚訝,知道自己的兒子就是老僧轉世再來,他悟到自己能有後,乃聽老僧勸善,行善積德、修橋濟民而來。於是給兒子取名為王濟以紀念此事。

《碧裡雜存》的作者為董榖,他的父親董澐,與王濟終生交好。這事是王濟在董家做客時親口告訴董榖的,可信度很高,於是董榖便將此事記錄下來。王濟一生頗為樂善好施,也許因為知道前生是僧人的緣故,他對佛教供養捐贈頗多,始建於北宋,後於元末被毀的白蓮塔,就是他出資重修的,今烏鎮尚有“一觀二塔九寺十三庵”之說,二塔的其中之一就是這座白蓮塔。

看了王濟的故事,更加證明了人是有靈魂有元神的,輪迴轉世是真實存在的。王濟一生能做出許多貢獻,也是與他知曉自己前生有關,可見有神論不僅是對的,對人對社會也是有好處的。那麼反過來看,無神論絕對是錯誤的,在無神論基礎上建立的共產主義與共產黨也都是錯的,是邪的,對人對社會都是有害的。既然共產邪黨是害人的,那麼要讓自己不受害,首先要做的就是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資料來源:《碧裡雜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