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

莊敬

【正見網2017年04月13日】

徐再思 《雙調 水仙子•夜雨》
一聲梧葉一聲秋,
一點芭蕉一點愁,
三更歸夢三更後。
落燈花棋未收,
嘆新豐逆旅淹留。
枕上十年事,
江南二老憂,
都到心頭!

【註解】
一聲梧葉一聲秋:夜雨落在梧桐葉上,一滴雨聲增加一點秋涼。

嘆新豐逆旅淹留:慨嘆羈旅在外不得志的苦悶。《新唐書•馬周傳》記載,馬周不得意時,住在新豐(今陝西臨潼縣東)的旅舍裡,店主人不理會他,對他的態度十分冷淡。馬周只好要了一鬥八升濁酒,獨自悶飲。 逆旅:旅舍。 淹留:較長時間的停住,久留。

枕上十年事:指夜不成眠,在枕上回憶十年來的往事。

江南二老憂:指住在江南的詩人的雙親的種種憂傷、憂患。

【賞析】

《夜雨》的題旨,在於抒發旅夜愁懷。詩意分三層:

“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後。”為第一層。夜雨打在梧桐樹葉上,不斷發出滴滴響聲,每一聲即增添一點秋意和秋涼。雨點打在芭蕉上,每一滴又澆注入旅人的愁腸,憑添了多少惆悵。直到三更時候,才隱然入睡,剛入睡便魂夢歸鄉。——這是寫“雨夜思鄉”

“落燈花 棋未收,嘆新豐逆旅淹留。”這兩句為第二層。直到三更時分,詩人才慢慢入睡,好不容易在夢中回到故鄉,正待與家人團聚呢,不料這時,同屋住宿的旅客們,下棋時,有人投子太重,“啪!"的一聲,將詩人從夢中驚醒。詩人睜開睡眼,但見燈花初落,棋局尚殘而未收。這是旅店的一個大房間,住的旅客至少有幾位,正是三教九流同寓之處,居住條件一定很差。詩人也投宿棲身於此,可見詩人的境況、地位,均不為佳。因此,詩人聯想到當年的馬周,在新豐住店時遭到冷淡的情景,慨嘆自己不得志的苦悶。——這是寫“雨夜苦悶”。

最後第三層,總繳前面二層之意:“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詩人被同屋的旅客下棋聲驚醒之後,再也不能入睡,輾轉反側,憂思不絕,想到自己近十年來的種種經歷、種種坎坷,培增感慨。 “枕上十年事”,這是照應第二層“嘆新豐逆旅淹留”所含之“不得志”的苦悶。詩人還想到身處江南的父母雙親,年高體弱,他們也有許多憂傷之事。“江南二老憂”,這是照應第一層之“三更歸夢三更後”的詞意。詩人一方面回憶起自己十年來的曲折經歷,一方面又想到雙親的境遇,兩種憂思苦情,一齊“都到心頭”。

《夜雨》的抒懷,採取“先分抒,後總收”的結構,層次井然,有條不紊;逐步深入,畫龍點睛。運思可謂巧矣!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這三句,語精意深,感情真切,反覆吟誦,不僅有精煉語言之功,而且能培養道德情感。雙親牽掛在外奔波的孩兒,孩兒感念父母勞苦的恩情:誠摯地每念一遍,可使人:情厚三分!這三句是全詩的畫龍點睛之筆。

(此小令還採用了“同文多復”的藝術技巧,並且相當成功。但因前文已有論述,茲不再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