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48期 天警世人專輯(二)



【正見網2003年04月25日】

  • 天怒昭示的四年:乾旱一年甚過一年

  • 人禍天災共始終 ― 「十年文革」與八大地震

  • 被瘟疫滅亡的明朝

  • 瘟疫風沙是樓蘭王國消失最後一擊

  • 天災的譴告:感知天災的警示

  • 天災的譴告:天災伴隨朝代的變遷


  • 天怒昭示的四年:乾旱一年甚過一年

    周同 編輯整理

    據來自中國的報導, 中國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有關負責人說,從1999年至2002年,中國發生了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持續乾旱,波及2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農作物受旱面積累計19億畝,成災 12 億畝,絕收3億畝。乾旱導致北方一些大中城市出現嚴峻的缺水局面。今春旱情持續蔓延,全國已有2.5億多畝農作物受旱,1000 多萬人吃水困難。

    自1998年以來,山東持續5年大旱,中小河道全部斷流,去冬今春的旱情進一步加劇,目前全省農作物受旱面積已突破1500萬畝,有625 萬人吃水困難,50多家主要企業被迫限產、停產。持續乾旱使越冬小麥出苗率低,一類苗比常年減少20個百分點。

    河北省由於連續6年發生嚴重乾旱,目前全省大中型水庫蓄水比常年減少10億立方米。過量超采地下水導致水位下降,海水內侵,全省已有5萬多眼機井報廢,18萬眼機井出水不足或根本抽不出水來。目前全省受旱面積已達4600萬畝,並有303萬人飲水困難。

    吉林省19條主要江河已有4條斷流。吉林省正面臨有氣象記錄以來最為嚴重的旱情。作為糧食主產區,嚴重的旱情已使全省小型水庫全部乾涸,大型水庫蓄水減少40%以上,大片農田減產或絕產,造成近 400 萬農戶缺糧。

    近年來,瀋陽地區連續遭受乾旱,瀋陽市水資源在日趨緊缺,地表水資源量不斷減少,地下水位持續下降,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僅是遼寧省的二分之一。去年春旱時,瀋陽市曾有23萬人口、10萬頭牲畜出現飲水困難。

    黃河下游省市乾旱嚴重,黃河上游省區同樣缺水。由於持續乾旱和雨雪稀少,使黃河上游來水出現了近50年來的最低值,大面積河灘外露,位於黃河上游的龍羊峽與劉家峽區間來水比多年同期減少50%以上,短短一年時間,龍羊峽水庫蓄水已減少約40億立方米!

    在黃河流域和東北地區出現春旱的同時,一向「水多為患」的南方也出現「守著長江吃水難」的怪現象。水利部的有關負責人說,長江出現16年來的最低水位。在重慶,因雨水稀少,乾旱加劇,今年2月份以來,全市已有60多萬人、50多萬頭牲畜出現飲水困難。

    (資料來源:天地人和--中國環境與發展信息檢索)


    人禍天災共始終 ― 「十年文革」與八大地震


    提起中國近代史上的人禍,人們不會忘記「文化大革命」,那是人性泯滅、黑白顛倒的十年∶「仁、義、禮、智、信」被當作「封、資、修」以清洗大腦的方式從人們的信念中清除出去;佛教的「善」被批倒批丑從根本上打擊人的善念;道館廟宇被打砸洗劫;到處是「同天鬥、同地鬥、同階級敵人鬥」的喊殺聲……。這是人的行為嗎?

    提起中國近代史上的天災,人們不會忘記「唐山大地震」,整個城市在大地的怒吼中瞬間被夷為平地,淪為廢墟。

    包括唐山地震在內,中國50年來發生的八次震級最高、破壞最大的地震災害,無一例外地發生在十年「文革」期間。更讓人震驚的是,八大地震始於「文革」開始的1966年,而終於「文革」結束的1976年。天災與人禍共始共終!是巧合嗎?是天意嗎?

    法輪大法師尊在《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講道「其實我告訴大家,這個空間中極微觀下,包括那個龐大的瀰漫物質,他們都是神,人的一舉一動做了什麼,他們都很清楚。人做壞事的時候,總覺得自己乾的壞事別人看不見,知道自己乾的是壞事還給自己找個騙自己的理由,好讓自己心安理得。」「我們世界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你就看一看,如果哪一個民族,哪一個地區,或者哪一個人做了壞事,緊接著會有特殊的現象出現。人的災難,人的一切都是人自己搞出來的。」

    這八大地震是神佛的慈悲的警鐘聲!也是天怒!

    以下是十年文革期間的八大地震。

    邢台地震 ― 1966年3月8日,在河北省邢台地區發生6.8級和7.2級地震。 極震區位於隆堯縣、寧晉縣、新河縣和巨鹿縣境內。災區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極大損失。

    通海地震 ― 1970年1月5日,在雲南省通海、峨山間發生了7.7級地震,通海、建水、峨山、華寧、玉溪一帶遭到嚴重損失。

    爐霍地震 ― 1973年2月6日,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內的爐霍縣發生了7.9級地震,甘孜、道孚、色達、新龍、壤塘等縣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 。

    昭通地震 ― 1974年5月11日,在雲南省昭通地區發生了7.1級地震。雲南永善、大關、鹽津、綏江等縣和四川雷波縣受到破壞。

    海城地震 ― 1975年2月4日,遼寧省海城、營口地區發生了7.3級地震。這次地震發生在人口稠密、工業發達的地區,工礦企業、交通、電力和水利設施以及民房等遭到破壞。

    龍陵地震 ― 1976年5月29日,雲南西部龍陵縣先後發生了7.3級和7.4級地震。龍陵、施甸和璐西等縣受到破壞。

    唐山地震 ― 1976年7月28日,在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帶發生了7.8級強烈地震,地震波及天津和北京市。這次地震發生在工礦企業集中、人口稠密的城市,造成了極嚴重的災害。

    松潘地震 -- 1976年8月16日和23日,在四川省北部松潘,平武之間相繼發生了兩次7.2級的強烈地震,使松潘、平武、南坪、文縣等縣遭到破壞。



    被瘟疫滅亡的明朝

    周同 編輯

    編者按:歷史是重複的。每個朝代的末期,往往是昏君當政,天災人禍頻增,兵亂四起,內外交困。這是因為人違天而行,天對人的警告。如果人一意孤行,天將把其毀滅。

    明萬曆年間,政府的賦役越來越重。隨之全國各地幾乎連年遭災。先秦晉,後河洛,繼之齊、魯、吳越、荊楚、三輔,並出現全國性的大旱災。萬曆、崇禎年間,旱災變得越來越頻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最後波及華北數省的大鼠疫終於在山西爆發。

    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瘟疫大作,十室九病,傳染者接踵而亡,數口之家,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闔門不起者」。同年,在太原府(治今太原)的太谷縣、忻州、苛嵐州及保德州都有大疫的記載。次年,疫情傳至遼州(治今左權),再傳至潞安府(治今長治),疫情進一步擴大。萬曆《山西通忘》卷26記載,潞安「是歲大疫,腫項善染,病者不敢問,死者不敢吊」。患者表現為腫項,傳染性極強。

    萬曆十年鼠疫傳到相鄰的河北宣府(治今宣化)地區,這裡是軍衛密集的軍事重鎮。疫情發生時,「人腫頸,一二日即死,名大頭瘟。起自西城,秋至本城,巷染戶絕。冬傳至北京,明年傳南方。」此疫不僅造成懷來衛城中的人口大量死亡,並且傳入北京。

    北京周圍地區,直到清末光緒年間當地人仍然能夠回憶:「萬曆十年四月,京師疫。通州、東安亦疫。霸州、文安、大城、保定患大頭瘟症死者枕藉,苦傳染,雖至親不敢問吊。」「大頭瘟症」就是頸項腫大。

    在疫區,死亡人口約占總人口的40%,如真定府(治今正定)新樂縣,「萬曆十年春夏大頭瘟疫,民死者十分之四」,武強、欒城二縣的記載相同。另外,來自各地方志的資料表明,鼠疫還傳播到了山東及河南北部等地區。

    從崇禎六年(1633年)開始,華北鼠疫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流行。這次爆發地點仍是山西。一條來自山西興縣的報告說:崇禎「七年八年,興縣盜賊殺傷人民,歲饉日甚。天行瘟疫,朝發夕死。至一夜之內,百姓驚逃,城為之空」。「朝發夕死」、「一家盡死孑遺」是對鼠疫發病迅速,病死率高特點的描述。

    崇禎十七年(1644年)秋天,鼠疫南傳至潞安府,順治十八年《潞安府志》卷15《紀事》記載這次疫情,「病者先於腋下股間生核,或吐淡血即死,不受藥餌。雖親友不敢問吊,有闔門死絕無人收葬者」。

    山西鼠疫也向周邊省份傳播。崇禎九年至十六年,榆林府和延安府屬縣相繼發生大疫,如崇禎十年「大瘟,……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

    同樣,河北地區也深受鼠疫流行之害。崇禎十三年,順德府(治今邢台)、河間府(治今河間)和大名府(治今大名)均有大疫,並且是烈性傳染病的流行,「瘟疫傳染,人死八九」。崇禎十四年,疫情進一步發展。在大名府,「春無雨,蝗蝻食麥盡,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歲大凶」。死亡人口的比率相當高。廣平、順德、真定等府,類似的記載相當多。崇禎十四年七月,鼠疫再一次傳入了北京城。

    崇禎時人劉尚友追述北京城中的情況時說:「夏秋大疫,人偶生一贅肉隆起,數刻立死,謂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間又有嘔血者,亦半日死,或一家數人並死。」「疙瘩」是對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結腫大的稱呼。崇禎十六年夏秋間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約為40%甚至更多。

    北京郊區的疫情也很嚴重。在通州,「崇禎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傳染,有闔家喪亡竟無收斂者」。昌平州的記載中稱為「疙疽病」,而且「見則死,至有滅門者」。又如河間府景縣,「崇禎十六年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當時北京實際已是一座恐怖的疫城。如一份清代檔案就提到崇禎十六年北京城的大疫情:「昨年京師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抱陽生在《甲申朝事小計》卷6中提到崇禎十六年二月的北京城,「大疫,人鬼錯雜。薄暮人屏不行。貿易者多得紙錢,置水投之,有聲則錢,無聲則紙。甚至白日成陣,牆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則痛哭咆哮,聞有聲而逐有影」。死人太多,白天已可見城中處處鬼影,真令人毛骨悚然。

    谷應泰在《明史紀事本末》卷78中說當時「京師內外城堞凡十五萬四千有奇,京營兵疫,其精銳又太監選去,登陴訣羸弱五六萬人,內閹數千人,守陴不充」。京營兵士在遭受鼠疫侵襲之後,元氣大傷。以至於北京城牆上,平均每三個垛口才有一個羸弱的士兵守衛,怎麼能抵擋李自成精銳之師的進攻。事實上,北京城是不攻而克的。

    崇禎十六年,天津爆發肺鼠疫流行,上引同一份清代檔案說:「上天降災,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傳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數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門逐戶,無一保全。」……一人染疫,傳及闔家,兩月喪亡,至今轉熾,城外遍地皆然,而城中尤甚,以致棺蒿充途,哀號滿路」,一片悲慘悽惶。奇怪的是,李自成的軍隊轉戰南北,文獻中不見這些人死於瘟疫的記載。

    河南北部也是崇禎年間的鼠疫流行區,在汝州郟縣、開封府的陽武、滎陽、通許、商水以及河南府、彰德府、歸德府等地都有鼠疫流行的記載。如在陽武縣,「瘟疫大作,死者十九,滅絕者無數」;在滎陽縣,「春大疫,民死不隔戶,三月路無人行」。人口死亡也是相當驚人的。

    據估計,明代萬曆和崇禎二次鼠疫大流行中,華北三省人口死亡總數至少達到了l000萬人以上。由於鼠疫的流行與旱災、蝗災及戰亂相伴隨,所以,這一時期華北人口的死亡數應當更多。清兵順利入主中原。乃是天意。

    順治元年(1644年),即清兵入關的次年,華北日趨風調雨順,大範圍的鼠疫流行也已熄滅。社會開始復甦,直到1661年迎來了康乾盛世。明亡清起,天意也。



    瘟疫風沙是樓蘭王國消失最後一擊

    據《水經注》記載,東漢以後,由於當時塔里木河中游的注濱河改道,導致樓蘭嚴重缺水。敦煌的索勒率兵1000人來到樓蘭,又召集鄯善、焉耆、龜茲三國兵士3000人,不分晝夜橫斷注濱河引水進入樓蘭緩解了樓蘭缺水困境。但在此之後,儘管樓蘭人為疏浚河道作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和嘗試,但樓蘭古城最終還是因斷水而廢棄了。

    有的說樓蘭的消亡,是由於人類違背自然規律導致的,樓蘭人盲目濫砍亂伐致使水土流失,風沙侵襲,河流改道,氣候反常,瘟疫流行,水分減少,鹽鹼日積,最後造成成王國的必然消亡。

    無論怎麼說,有一點是肯定的,給樓蘭人最後一擊的,是瘟疫。這是一種可怕的急性傳染病,傳說中的說法叫「熱窩子病」,一病一村子,一死一家子。在巨大的災難面前,樓蘭人選擇了逃亡――就跟先前的遷涉一樣,都是被迫的。樓蘭國瓦解了,人們盲目的逆塔里木河而上,哪裡有樹有水,就往那裡去,那裡能活命,就往那裡去,能活幾個就是幾個。樓蘭人慾哭無淚。他們上路的時間,正趕上前所未有的大風沙,是一派埋天葬地的大陣勢,天昏地暗,飛沙走石,聲如厲鬼,一座城池在混濁模糊中轟然而散…

    (資料來源:http://ezeem.com/Forum)

    天災的譴告:感知天災的警示

    正見網 《人與環境》編輯組

    「天人合一」,「天人感應」是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文化的基石。傾聽天災的警示是古人生活和社會活動中的基本實踐。在高境界的道德水準支撐下,帶著對天的敬畏之心,古人也容易感悟來自於天的警示譴告。周成王從一次異常的風暴中,意識到了自己陷害周公的過錯,自省而改之,迎回了周公,從而為國迎來了一代明君,為民造就了平安繁榮。中國歷史上許多明君多能以天災為警示,審視和檢討自己的所作所為。

    康熙在位時,有一年北京發生了地震。康熙對大臣說,「朕躬不德,政治未協,致茲地震示警。悚息靡寧,勤求致災之由。豈牧民之官苛取以行媚歟?大臣或朋黨比周引用私人歟?領兵官焚掠勿禁歟?蠲租給復不以實歟?問刑官聽訟或枉平民歟?王公大臣未能束其下致侵小民歟?有一於此,皆足致災。惟在大法而小廉,政平而訟理,庶幾仰格穹蒼,弭消戾。用是昭布朕心,原與中外大小臣工共勉之」(引自《清史稿》聖祖本紀一)。正是這樣一種敬天愛民、反躬自省的精神,成就了康熙大帝「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的偉大功業。

    古人的觀念中,人的惡行和道德的敗壞會引發上天的憤怒,天怒會通過地震、旱災、水災等自然災害表現出來,所謂自然現象都是上天對人的警告。所以,如果天下不太平,皇帝要發布「罪己詔」進行自責反省,而普通百姓也同樣敬畏天命、信奉善惡有報,自覺約束自己。

    天災警示譴告不是由於古人還沒有認識天災,而是因為是隨時發生著的客觀現實。宇宙中存在著無窮的不同層次的生命。佛道神是高層次生命。人不能感受他們的存在,是因為人的心性與道德境界的低下。人通過艱苦的修煉實踐,淨化心性,提升道德境界,實現返本歸真,就能感受他們的存在。人世間發生的一切都是在更高層次生命的控制下發生。甚至人的生命過程都是由高級生命安排的,人類社會狀態也是由高級生命安排的。高層生命為人類安排一切,是按照人類的業力狀況和道德標準來進行的。世上每一個人,都帶著兩種物質,一個叫做德,一個叫做業。人的幸福美好源於德,而痛苦災難則源於業。德與業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德是人吃了苦,承受了打擊,做了好事得到的,而業則是人做了壞事,占有別人的東西,欺負別人得到的。德與業力生生世世帶著。當人類私慾膨脹,唯利是圖,人的業力就會不斷加大,人也就多災多難。反之,人類普遍人心向善,慈悲於世上萬事萬物,人就會不斷積德,相應環境也就好轉,人類生活也就會變得安泰。所以,環境的好壞,天災的多寡,完全決定於人自己的所作所為,人自己的心性。也就是說神佛慈悲於人,但人能否沐浴在神佛的慈悲的之中,取決於人的德行是否具備。

    所以善惡必報這種因果關係必然是天理。有什麼因就有什麼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做了好事就會得福報,做了壞事就要遭惡報。福報不是能求得來的,惡報也不是對人的不公正,是在還自己欠下的罪業。有人說:我看有的壞人活得很好,而有的好人卻活得很遭罪啊?怎麼能證明善惡有報呢?善惡報應不只是這一世中思想和行為的體現,佛教中講「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民間亦有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古人說「善盈而後福,惡盈而後禍」。在惡未盈之前就是在給人一個幡然悔悟,棄惡揚善的機會。這也就是古人所說的「天之善」。

    有人可能會想,暴君暴政作了惡,要遭惡報,但不應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一介老百姓,往往做事是由於受上面壓迫不得已而為之,災難為什麼要降臨到我頭上呢?事實並不那麼簡單。捷克共產黨獨裁政權結束後就任第一屆捷克民選總統有這樣一段評論: 「我們全部已經習慣了,適應了這個極權制度,接受了這個制度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從而成全了它的運行。換言之,我們大家都多多少少對這部極權機器得以運行負有責任,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僅僅是這部機器的受害者。要知道它之所以能運行,我們每一個人都曾出過一份力。」

    這段肺腑之言讓我們看到自己並不無辜。暴君暴政作惡,是把許多無辜在無意中被拖入深淵,但人自己對邪惡的麻木和認同,客觀上是助紂為虐,也是造業。暴君暴政作惡就是這樣以明的和隱的方式害人。

    傾聽天災的警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當異常天災出現之時,我們都可以捫心問一問自己世上發生了什麼,自己在做什麼,不要讓暴政暴君把自己拖入深淵。同時,應多一點慈悲心,把自己認識到的真相告訴人們。 



    天災的譴告:天災伴隨朝代的變遷

    正見網 《人與環境》編輯組

    無論東方還是西方,歷史上留下了許許多多的天災譴告和懲示的傳說。

    西方最著名的傳說就是聖經中記載的諾亞方舟的故事。耶和華看到人類的罪惡愈來愈大,終日所想的都是惡事,就很後悔造人,於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後悔了。」,才特降洪水懲罰世人。天災不是上帝的目的,他並不是要毀滅人類。所以他明白告訴依舊相信上帝的諾亞,讓諾亞打造方舟以躲避大洪水。諾亞相信。善良的諾亞還奔走呼號。悲哀的是,人們只相信自己的一生一世的經驗以及自覺不自覺的狂妄,沒有一個人相信諾亞,反而百般嘲笑他。諾亞善良的勸告沒有能拯救任何一個人。

    在中國有一個幾乎相同的傳說。遠古時代,地藏菩薩下到人間,發現當時的人們幾乎都不信佛了。就下決心尋找,找到一個信佛的人也要把他(她)度了。於是地藏菩薩就把自己演化成要飯的,來到一個村莊挨家挨戶乞討,尋找信佛的人。沒有人肯給他一口飯吃,也沒有一家再供佛。他走到了村口,發現一個老太太正在給佛上香,就走上前去討飯。老太太為難地說:「就這一碗飯了,給你半碗吧,那半碗我還得給佛上供呢。」地藏菩薩一看老太太對佛如此虔誠,心地善良,臨行時就指著一對石獅子對她說:「你什麼時候看見這對獅子的眼睛紅了,就是要發大水了,你就趕快往山上跑,保你平安。」善良的老人馬上把這一消息告訴了村民們,結果全村的人沒有一個相信她的,還譏笑她,辱罵她,說她是神經病,搞迷信,這石頭的獅子,眼睛怎麼會變紅呢?決不可能!老人家不顧人們的冷嘲熱諷,簡直就是在懇求鄉親們相信她不是在騙大家……。 老太太牢記這個要飯人的話,每天都要看一看這對石獅子的眼睛。一天,村裡幾個愛搞惡作劇的壞小子想了個壞主意:「咱們拿老太太開開涮,用紅顏色把石獅子的眼睛染紅了。」老太太一看石獅子的眼睛果然紅了,焦急地沖村民們大喊:「快跑哇,要發大水了!」村民們一看老太太如此「歇斯底里」都笑彎了腰,樂得上氣不接下氣。老太太無可奈何地自己朝山上跑去。跑到山上回頭一看,整個村莊一片汪洋,再也聽不到村民們的狂笑。

    象諾亞方舟和地藏菩薩這樣的傳說,不是古人杜撰出來的,往往是歷史的真實記錄。我們在這裡從歷史記錄和考古發現中收集了一組史實來考察天災譴告和懲示是如何發生的。

    我們已經看到,自從在1999年七月在中國大陸法輪大法被殘酷迫害以來,中國各種各樣的天災立即出現大範圍的奇異變化,並且許許多多天災的程度都達到歷史極端的。以史為鑑。歷史上出現許多的天災,直接同當政的暴行無道和人的道德行為相連。歷史上人們已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今天的人們不應該去重複歷史的悲慘。

    1.天災伴隨朝代的變遷

    有的人會問,那為什麼不同的地方會有不同的災難。這是有原因的。中國的古人根據陰陽五行演繹出了一套異象與人間罪惡關係的規律,並在許多史書中據此來記錄天災與人事。這裡從《晉書》中整理了史實供讀者參考。

    「蝗者,在上貪苛之所致也」

    蝗災的出現是因為當權者的殘暴造成的。在中國,由於江XX的發號施令,對法輪大法迫害的極其殘暴,至今至少已有近500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出現蝗災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公元222年七月,冀州大蝗,人飢。案蔡邕說,「有了蝗蟲,是因為皇帝與官員們都貪婪、殘暴」(蝗者,在上貪苛之所致也)。當時,孫權歸順皇帝,皇帝卻派兵圍剿。

    公元274年六月,出現了蝗災。當時,荀、賈在朝中當權,殘害忠臣。

    公元310年五月,出現了大的蝗災,許多地方草木和牛馬的毛都被吃光了。當時,天下兵亂四起,當權者都無度地殘害百姓。

    公元318年六月,蘭陵合鄉出現蝗蟲,為害莊稼。接著,東莞蝗蟲遍布三百里,為害莊稼。七月,東海、彭城、下邳、臨淮四郡蝗蟲為害豆苗。八月,冀、青、徐三州的蝗蟲把草都吃光。第二年,當時中州淪喪,天下亂象四起。

    第二年五月,淮陵、臨淮、淮南、安豐、廬江等五郡蝗蟲吃秋麥。後來,徐州及揚州江西幾個郡出現蝗蟲,吳郡百姓餓死了許多。這一年,王敦占領荊州,十分殘暴。

    公元390年八月,f賈莩魷只瘸妗5筆保?餃菔轄?坪幽希?啃姓鞅???雜辛蘇獬≡幟選5詼?晡逶攏?苫卻幽戲嚼矗?奐?諤靡叵兀??ψ?凇5蹦甏禾歟?傻澆?荼??氖勘?卸??耍?沂裊?咔В?筧?克勞觥1囈?植歡險鞅???雜辛蘇獬≡幟選?p>旱災

    政府的命令不符合民意,就治理不好國家。無論君臣,做了超出自己本分的事情,都是不應該的。用刑罰來強制,就會造成陰弱於陽,上天就會用過度的陽來懲罰。所以就會有旱災。(上號令不順人心,虛Öœ憒亂,則不能治海內。失在過差,故其咎僭差也。刑罰妄加,群陰不附,則陽氣勝,故其罰常陽也。)中國北方連年大旱,就是江澤民違背天意、民意,一些地方官員助紂為虐造成的。

    公元255年,大旱,人民沒有食物。當時吳國的皇帝到處徵兵,民怨沸騰,士兵紛紛開小差。此亢陽自大,勞役失眾之罰也。其役彌歲,故旱亦竟年。

    公元266年,春夏兩季都旱。當時吳國皇帝遷都武昌,勞民傷財,所以有這個報應。

    公元290年2月,出現大旱。皇帝自十後前就重用奸臣。造成了忠臣被壓制。所以就每年都有旱災。

    公元309年5月,大旱,襄平縣梁水干竭,河、洛、江、漢都可以徒步走過。當時各地的諸侯多半為所欲為,殘害百姓,所以有了這場災難。

    公元317年6月,揚州大旱。前一年的12月,一位大臣冤死,所以馬上就有了旱災。第二年六月又有旱災。干寶早就說了「會大旱三年」,果然是這樣。這是皇帝亂用刑罰,造成陽氣過勝的災難。

    水災

    當政府不得人心,造成民怨沸騰的時候,就會使陰氣超過了陽氣,就會出現水災。(「百姓愁怨,陰氣盛,故大水也。」)

    公元237年9月,冀、f肌⑿臁⒃ニ鬧莘⒋笏??縊爛裰冢?鴰儼撇?;實垡患次唬?鴕?椅薅齲?骷?著??崛似奘遙?斐擅裨狗刑凇?p>公元261年5月,吳國大雨綿綿。早先建浦里塘工程,費了無數功夫,民工或是逃跑或是被殺,百姓愁苦怨恨,陰氣過盛造成的。

    公元275年9月,徐州發大水。第2年7月癸亥,河南、魏郡大水,死了百餘人。接著,荊州郡國發大水,四千餘家百姓流離失所。前一年皇帝選擇良家子女,親自檢閱。任何人敢有非議就以不敬罪論處,造成天下人都私下指責皇帝,所以陰氣過盛。

    公元371年6月,京城發大水,水深數尺。丹陽、晉陵、吳郡、吳興、臨海五郡又發大水,淹沒了莊稼。兩年前就打了敗仗,去年又去征伐淮南,所以是民怨沸騰造成的。

    公元393年6月,始興、南康、廬陵發大水,水深五丈。第2年7月,荊徐發大水。下一年6月,荊徐又發大水。再一年五月,又發大水。當時政府十分腐敗,民怨很大,所以有了這場大水。

    地震

    古人云:「地震,乃是五行失調的結果。天地之氣,不能失調。如果陽氣不能下降,陰氣不能上升,就會發生地震。」當政府逆天理行事,天災人禍就會降臨,表現在人間,即陰陽平衡遭到了破壞,災難接踵而來,比如地震,以警告世人。

    公元237年六月,魏國京都發生地震。那年秋天,吳將圍攻江夏,荊州刺史擊退了圍攻。不久,又發生叛亂。第二年,叛亂被平定。

    公元239年正月,發生地震。當時,皇帝獨斷專行,不信任大臣,陷害好人,因此,天災發生,這是專政的報應。

    公元241年十一月,南安郡地震。242年七月,南安郡再次地震。十二月,魏郡地震。245年二月,南安郡地震。當時,大臣專政,把太后遷往永寧宮,太后與魏王相泣而別。接連幾年的地震,足以證明是報應。

    公元248年二月,江東地震。當時,吳王聽信讒言,罷黜朱據,廢除太子。

    公元263年,蜀發生地震。當時宦官專權。當年冬天,蜀國滅亡。

    公元269年四月,發生地震。當年冬天,發生叛亂。第二年,吳王率兵攻入渦口。271年六月,再次地震。

    公元290年正月,發生地震。晉朝連續幾代,各朝官員貪圖利益,苟竊朝權。到了朝代末年,這種現象更為嚴重,因而地震頻繁,晉朝氣數已盡,不久終於滅亡。

    公元291年十二月,京都地震。當年夏天,太后設計殺死了幾個大臣。

    公元294年二月,上谷、上庸、遼東地震。五月,蜀郡發生山崩;淮南壽春發生洪水,山崩地陷,毀壞了城府。八月,上谷發生地震和洪水,死了百餘人。十月,京都地震。十一月,滎陽、襄城、汝陰、梁國、南陽都發生地震。十二月,京都又震。當時,太后亂朝,導致災禍。漢朝太后攝政時,郡國也發生地震。

    公元302年十月,發生地震,當時齊王專政。303年十二月,發生地震。當時,長沙王刈專政。

    公元309年十月,荊、湘二州地震。當時司馬越專政。

    公元314年四月,發生地震。315年六月,長安又發生地震。當時皇帝年幼,小人篡權,四方兵亂不息。

    公元345年六月,發生地震。當時,東晉皇帝年幼,母后聽政,大臣專政,所以連年地震。346年十月,247年正月,九月,248年十月,發生了五次地震。

    公元363年四月,揚州地震,湖泊滿溢。364年二月,江陵地震。當時,桓溫專政。

    公元373元年十月,發生地震。第二年二月,再次地震。七月,涼州地震,山崩。當時,皇帝年幼,將相篡權。

    公元377年閏三月,發生地震。五月,地震。

    公元385年六月,地震。當時連年徵兵役,勞民傷財。

    公元389年二月,地震。八月,京都地震。十二月,地震。

    公元391年六月,地震。十二月,地又震。當時,小人當權,天下怨恨不滿。

    公元392年正月,地震。二月,地震。

    公元408年四月,地震。九月,地震。當時,東晉皇帝年幼,大臣篡權。

    2 天災滅亡暴政

    經歷了遠古的大災難,人類進入新一輪的文明時期。從歷史記載中可以看出,中國的天災一朝代一朝代地增加。特別是到每個朝代的末期,往往是昏君當政,天災突降;ëS之天下刀兵四起,內憂外患齊至。

    自1999年中國鎮壓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修煉者以來,中國大地上旱災、洪水、蝗災、沙塵暴多是「幾十年不遇」,年年「災情加劇」。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還能經得起多少次警告呢?

    夏朝

    夏朝末年,發生過3次大地震:

    ・ 「帝發七年陟,泰山震。」
    ・ 「簾癸十五年,夜,中星隕如雨;地震,伊、洛竭。」
    ・ 「帝癸三十年,瞿山崩。」(均見於竹書紀年)

    帝發七年(約公元前1627―公元前1615)的那次地震,是中國、也是世界上最早有記錄的地震。在位七年的夏王發,也在這一年死去。

    接下來是夏王朝最後一個國王。他是中國古代有名的暴君。相傳他原本是一個有才智又有勇力的人,他能一人生擒野牛和老虎,能折斷鉤索。但是性情很暴躁,又很殘忍,動輒殺人。他酷好聲色,又好喝酒。繼位以後,不惜以殘暴的手段來維持江河日下、眾叛親離的統治局面。

    夏王朝有個太史,是掌記事兼天象、曆法的宮。見皇帝暴虐,又貪樂縱慾不理朝政,多次向他進言,勸諫要愛惜民力,不能這樣奢侈。皇帝不但不聽,反而罵太史官多事。太史官眼看如此下去。不久便會亡國,於是就逃出投奔商湯。

    夏王朝還有一個大夫,見太史官勸諫無效,就手捧「皇圖」來見。「皇圖」也稱作「黃圖」,是古代王朝繪製有帝王祖先們功績的圖,給後代帝王們看,以便效法祖先們治理國家。夏朝的「皇圖」上繪有大禹治水等圖象,大夫是要皇帝效法先王,像始祖大禹一樣節儉愛民,以長久享國;若是像眼下這樣揮霍無度,任意殺人,亡國的日子就不遠了。這位末朝之君對這樣的忠言不僅不聽,反而將大夫殺害,並警告朝臣們說,今後再這樣來進言,一律殺頭。於是賢臣絕跡,勸諫消失,皇帝愈加驕橫。

    就在這種情形下,夏王朝星隕地震,河水斷流。以致後世談到夏末地震時說;「昔伊、洛竭而夏亡!」(《國語・周語上》)終於商湯順乎天意而起,取代了夏朝。

    西周的衰落

    公元前858到公元前853年,西周的西北連續六年大旱。關於這場大旱災,《詩經》描述道:「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饑饉,斬伐四國。」「民之無良,相怨一方。」

    這場旱災,由於時間持續太長,加上皇帝殘暴,結果是餓殍載途,白骨盈野。

    旱災結束後,皇帝又進一步實行「專利」。所謂專利,就是專山林川澤之利,把原來公有的山林川澤霸占為己有,不許人民樵採漁獵。這一下造成了「下民胥怨,財力單竭,手足靡措」(《逸周書・芮良夫解》),達到了「民不堪命」的地步。為壓制人民的言論,歷王從衛國請來巫師,企圖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巫師順從厲王的旨意,肆意指控國人「謗王」。一經衛巫指控的人便遭到殺戮。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見面,以目示意。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

    周王用巫師來監視人民的不滿,這與中國採用特務機構來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何其相似;一旦人有了讓皇帝不高興的私語就要遭到殺戮,這與當今中國,散發法輪功真相的傳單就能被捕坐牢是何其相似!

    當時,大臣召公見厲王如此倒行逆施,便屢屢向他進諫。一位大臣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把水堵上,一旦潰決,傷人更多……如果硬要堵住人民的嘴巴,不讓說話,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但皇帝根本聽不進這些話,繼續一意弧行。

    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摺磨下,「民之貪亂,寧為荼毒。(《詩・桑柔》),民不堪命,都不顧一切盼望天下大亂,寧願吃更大的苦頭,不惜與暴君同歸於盡。這一天終於到來了:公元前842年,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衝垮了厲王的殘暴統治。也是西周王朝從此江河日下、搖搖欲墮。

    西周的滅亡

    公元前803年,西周又發生了大旱災。這場旱災,持續時間更為長久。大旱不僅使河流、池沼完全涸竭,而且森林、草木皆乾枯而死。農田、莊園,都變成了一片荒野。沒有糧食,連人畜飲水都發生了因難。於是,人們四出逃亡,可走到哪兒也沒有活路。旱災帶來的是一派庶民逃亡,邑里空虛,村落蕭條,田園荒蕪的衰落景象。

    這場旱災,一直持續到末代皇帝上台繼位之時。這位末朝之君,對國事不聞不問,只顧自己享樂。

    一場更大的天災--地震發生了。公元前780年,首都鎬京發生大地震,涇水、渭水、洛水三川乾涸。對於廣大百姓來說,這場地震不啻是雪上加霜,日子愈加難熬了。但皇帝依然如故,不理政事。此後,西周還出現了一些異常氣候和現象。《竹書紀年》載:「三年冬,大震電。四年夏六月,隕霜。」這裡所記述的,實際上是一種冬暖夏寒的異常氣候。冬暖則害蟲多,夏寒則傷莊稼。

    這些暖冬夏雪的異象都是對亡國之君的警告。然而,天不亡人,人自亡,那天也無奈。2001年5月30日石家莊降雪;1999年6月,為了給鎮壓法輪功做準備,「兩辦」發布了欺世謊言,此後不久北京降雪,這些都值得人們去深思。

    公元前771年,申候聯合犬戎,攻下了西周首都鎬京,殺死了皇帝,宣告了西周的滅亡。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