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 兌現神的誓約

美國青年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23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初跟隨父母一起得法修煉,在大法洪傳25周年之際,寫下我這些年來修煉的點滴,以證實大法的偉大與殊勝,向師父匯報,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生來本無望 大法賜新生

在得法前,我曾經是一個幾乎無望的生命。母親剛剛懷孕就有非常強烈的孕吐反應,半個月的時候去醫院檢查,由於醫生的誤診而做了半個小時的鋇餐,還吃了各種磺胺等孕婦絕對不能碰的藥,可是之後症狀並沒消失或減輕,再去檢查才知道是已經懷孕了,父母當時特別後悔,一直擔心我會不會有什麼問題,結果在我出生的時候,就成了先天的唇齶裂,在我半歲去做縫合手術的時候也發生過血噴,差點沒命。

由於先天不足,在得法前我根本就無法自己走路,腦袋似有千斤重,一走路就開始頭朝下的摔跤,聽媽媽說我摔過二百次都不止,還有一次從很高的沙發上頭朝下的摔下來,摔成了大頭娃娃,被帶去醫院從腦袋裡往外抽血,差點做開顱手術,後來聽學醫的同修說我這種症狀是腦癱,根本活不了幾年,之後又得了心肌炎,那時心臟就像豆腐一樣一捏就碎,醫生也一次次囑咐家人說,這孩子不能生氣,不能激動,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劇烈運動……就這樣,在得法之前,我從來沒有下地走過路,即便出門也是被家人背著、抱著……

一九九六年年初,緣分到了,媽媽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戰友送給爺爺的《中國法輪功》,從此我們全家正式走入大法修煉。沐浴在大法恩澤下的日子無比的幸福,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都不翼而飛,也像所有正常的孩子一樣能跑能跳,甚至第一次上了幼稚園,大法開智開慧,剛得法不久的我就可以通讀《轉法輪》,《精進要旨》〈警言〉前面所有的經文都會背,每天跟著同修一起學法一起煉功,盤腿無論多久都不疼,遇到任何事情也都會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我深深的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一切,無論是對於一個腦癱的孩子、還是對於一個剛剛上幼稚園的孩子來說,無一不是大法修煉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如果沒有師父,我也許早就離開這個世界,可是現在卻擁有了全新的人生。謝謝慈悲的師父賜予新生,替我承受消去那巨大業債,謝謝慈悲的師父賜予大法帶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弟子無以為報。

二、修煉懈怠遭大難 師父慈悲生命挽

2014年,我獨自一人來到美國,一邊適應著美國的環境,一邊體驗著這裡的生活,由於本地同修彼此住的分散,而且我剛來,所以跟同修們還不熟,很少接觸,加之之前在國內大部分時候都是被父母帶著、催促著學法煉功,自己的那種自覺性並未養成,所以一個人的時候便漸漸開始變得懈怠,安逸心逐漸的膨脹卻又是那樣的不易察覺,後來又因為在學校的學習較好而開始執著起了成績,每天都被各種考試分數弄得心裡面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寧,日子一天天過去,可是我的修煉反而退步了,漸漸混同於常人,終於在一個多月後的一天被舊勢力下了狠手迫害,我出了一場很嚴重的車禍,並撞斷了我的脖子。

當時因為是跟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在一起,把他們嚇得不輕,緊急叫了救護車把我送進了醫院,那個時候我全身都無法動彈,但是經醫生檢查過後,發現一件很神奇的事情,雖然我的脖子被撞斷了,但是脖子上的神經卻完好無損,所有骨骼錯位的地方都像安排好了一樣給神經留了一定的空隙,但是因為他們發現我的情況太過嚴重,本地醫院根本無法治療,便又連夜用直升飛機把我空運到了我們州的另一個城市。

在這段時間裡我並未接受任何治療,但是在第二天同修們來看我的時候,我的手已經有了力氣可以握東西了,之後更讓我驚喜的是,當我的寄宿家庭驅車趕來看我的時候,他們除了幫我帶了幾件衣服之外,手上唯一捧著的竟然是我的《轉法輪》,那一幕這輩子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知道這一定是師父安排讓他們帶來的,即便當時的弟子如此的差勁,可是慈悲的師父依舊不離不棄的守護著我,因為他們從來都不知道我把《轉法輪》放在哪裡,他們也並不清楚這本書於我而言有多麼重要,他們甚至不知道我在看這本書,但大法是我在難中唯一的希望與支柱,他們卻那樣「自然的」為我帶來了《轉法輪》。我緊緊懷抱著《轉法輪》,在心裡默默的跟師父說,謝謝師父再一次挽救了弟子的生命,今後弟子一定好好修煉,再不懈怠,再不懈怠……

接下來我順利做了手術,幾個同修一直守護在手術室門外為我默默發著正念一直到手術結束,當我仍處於麻醉狀態但已然能感知到疼痛的時候,同修們帶著我的寄宿家庭一起為我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我安然入睡。我很感激同修們那個時候為我付出的一切,雖然大家那個時候正在忙著推廣神韻,但是當知道我的事情之後一直都在為我不停的發正念,我在醫院的時候也有同修每天都來看我,跟我交流,陪我學法,為我增添著正念。

從車禍發生入院到出院回家,整個過程僅歷時6天,這在人中是根本不可能的神跡!術後第二天,我開始在床上煉第五套功法,第三天下地走路,第六天出院回家,而且從此傷口處再未感受到任何的疼痛,兩週內拿下脖子上固定的支架,一個月後開始跟同修一起出去配合推廣神韻,然而就在我回家後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的同時,每天不時會感覺鎖骨處偶爾像針刺一樣,我知道這一定是師父在為我調整身體所以並未放在心上,一個月後的某一天,當我照鏡子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由於先天不足而造成的雞胸沒有了,高低不平的肩膀也恢復了,當時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跟父母視頻的時候我讓他們看,他們也都流著淚說:是的,一切都好了,都好了!

又一次的死裡逃生,脆弱的生命在師父的守護下再一次延續與挽救,又一次生命在法中更新與從生,我真正的清醒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曾經的孩子該長大了,其實我早就該明白,在成為大法弟子的第一刻起,我的生命就已經不再屬於凡塵,無論身在何方,無論周圍的環境是松是緊,都應該牢記師父的教誨好好修煉,在勇猛精進的同時兌現曾在主佛前立下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願,因為為眾生,是我在這宇宙中存在的意義……

三、選擇了救人 師父便給了我最好的一切

在來到美國第二年協助推廣神韻期間,我當時正面臨一場很重要的升等考試,正在猶豫不決有點不想去的時候,同修來了電話問我的意見,左思右想之後還是決定跟同修一起去掛門把,雖然學業重要,但救人更重要,眾生可都在那眼巴巴的盼著呢。就這樣我們一起掛了一天的門把,晚上跟當地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和交流。

但是當到了考試那天的時候,還是不免有些緊張,一直以來,我的英文都不是太好,而且前兩次的模擬考試,我的成績對於過線分數還有一定的差距,我就這樣在沒有做任何準備的情況下膽膽突突的參加了考試。但是整個過程卻異常順利,就好像有人在帶著我寫一樣,甚至最後還破天荒的提前交了考卷。雖然在交卷的時候我仍舊很擔心不知道能不能通過,但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還是把一切都交給師父吧。

那天吃過午飯後我偶然遇到那個老師,剛開始她神情很嚴肅的叫我去辦公室說有問題要問我,當時一看她的表情心裡就涼了半截,心想這下完了,就沖教授這表情估計我八成是考砸了,可是當我在她辦公室坐下後老師卻問我:「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咋學的?你去找人輔導了嗎?還是花了很多很多時間學習?還是用了我給你們推薦的練習網站?」我先是一愣,然後結結巴巴的說:「我周末有事還沒來得及複習,您給我們的網站我也只是做了一遍題,但是至於那些錯了的題目暫時還沒時間看……」

這個時候教授突然撲哧一聲笑了,然後很開心的告訴我,說我考了我們學校有史以來最高分,甚至超過她教的所有的美國學生的成績,整張試卷上我只錯了四個小錯,她興奮的告訴我在她任教期間還從未見過考的這麼好的,那天我的教授不但到處得意的跟別的老師講這件事,甚至還告訴我她希望我下學期繼續選她的課。

從教授的辦公室出來後,我再也抑制不住眼裡的淚水,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是師父在鼓勵我,也僅僅是因為在大法需要我的時候我選擇了救人,而今天師父卻安排了這麼好的結果。

四、在項目中救人與修心

由於專案的關係,之前從未碰過專業軟體的我不得不開始邊做邊學PhotoshopIllustratorInDesignCorel VideoStudio 等一系列軟體,雖然我完全屬於純菜鳥級別,但並沒有多少畏難的心,因為我相信,大法無所不能,只要救度眾生需要,再難我也一定可以學會,但其中最難的倒不是技術,而是做事過程中被千磨百鍊才去掉的那一顆顆人心。

去掉不耐煩的心以及後天觀念。在跟同修一起配合做真相圖片的時候,每一張圖在成為成品前幾乎都會被專案負責人要求修改好幾遍,有的時候五、六遍,有的時候十一遍、十二遍,剛開始的時候心裡真的是極為不情願的,就是覺得自己最開始做出來的東西最好,為什麼要讓我改?而且每改動一次都需要再自學新的技能,這太麻煩太難了。

但是我心裡也知道,畢竟不符合要求的圖片用不了,我也知道,帶著強烈自我觀念與人心做出的圖也根本發揮不了救人的作用,所以剛開始只能是強忍著耐著性子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修改,漸漸的,通過每天的學法以及一次次心性的磨練,不耐煩的心沒有了,不服氣的情緒也消失了,內心由開始的躁動不安變得寧靜與祥和,我開始認真的考慮著同修中肯的建議,虛心完善著手中作品的每一處不足,甚至有的時候跟同修在電腦上遠端配合可以保持五、六個小時不動地兒,在我們圓滿完成任務之後,同修驚喜的告訴我,我說話的時候吐字發音變得清楚了。

去掉自滿以及證實自我的心。一次被同修找去幫忙做網站logo,當我滿心歡喜的拿著我做了好幾天的東西交給同修的時候,卻不幸傳來了需要再次修改的消息,同修要求我把其中一部分的顏色換了。那種不滿的、不服氣的情緒又再次涌了上來,也許是因為做了一段時間的設計而有了自滿的心,覺得要求修改的同修並不懂設計和配色,他又怎麼知道換一種顏色就一定好看呢?當時原本是抱著要跟同修證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心去按照同修的要求換了顏色,但是結果卻出乎意料的好看,看著漂亮的logo我意識到自己錯了,原本是因為正法需要才被師父賦予的能力卻妄自尊大的想要貪天之功,我一定去掉想要證實自我的心,做一個真正純淨的法粒子。

這方面的例子還有許許多多,在經過了許多事情,偶爾回頭看一看自己走過的路,看看那一張張被打磨、修改過後的圖或視頻,我發現,每一次,當我按照師父的要求純淨自己,當我按照法的要求去修自己,放下那許多的觀念、放下那許多的抱怨與堅持的時候,都會收穫意外的驚喜,整個畫面變了,有時甚至是跟最初的設計完全不同的感覺,就好像親眼看到了一個生命因自己的改變也同時幫助它們同化大法的更新的過程,在放下執著、丟棄自我以及後天觀念的過程中,手中的作品也完成了它本身生命的更新與改變,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完整發揮著自己小小的力量。

五、了悟情 修煉如初

為了更好的向中國大陸的眾生講清真相,RTC平台新成立了寫作組,有簡訊組、彩信組以及配圖組。因為我曾在早前就一直在給彩信做配圖,對這一塊比較熟悉,所以協調人便讓我做了配圖組的組長。剛開始一直情況都很好,我也謹記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的一切,並不去限制組內同修作圖的構思、內容以及形式,我相信每一個人看到同樣的一封彩信的時候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我也知道每個人只要做出自己的特點,也一定會有屬於同修的眾生因為看到圖片而得救。

但是時間長了,被同修誇讚的多了,歡喜心和顯示心也逐漸的冒了出來卻沒有察覺。有一天我忽然很得意的在想,看我組長做的多好,一直這麼平穩的帶著項目,從來沒有什麼矛盾。但便是因為這不正的一念而招來了磨難,也因為我一直用很重的人心和人情來處理和對待跟同修之間的關係而埋下諸多的隱患。忽然間就跟其中的一個同修發生了很大的矛盾,而我在這個時候也並沒有找自己的問題,也忘記了要守心性了,一股無名火衝著同修便發了出去,結果也因此我跟這位同修從此斷絕了聯繫,而他也從小組裡退了出去。

但是當協調人告訴我同修退組了以後,我好像一下子醒了一樣,我知道,無論從表面上看這件事情我有沒有錯,但是同修在這個時候決定退出專案便一定是我的問題,而且碰巧的是,在當天晚上學法的時候,正好是學師父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當讀到師父說:「那些個你們互相之間被你們用人心排擠出去的學員,當然也是沒做好了,憤憤不平的走了的,你不把他找回來你也是犯罪。你以為那象常人的事,過去就過去了?那麼簡單?」我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那天晚上,我幾乎是哭著讀完整個講法,那種心酸、絕望的情緒也一下子涌了上來,好像看不到希望一樣,可是與此同時我卻還是沒有向內找,而是鑽了牛角尖,我覺得如果我當初不當這個組長的話也許今天的一切都不會發生了,這是多大的罪呀,我要怎麼彌補呢?當時很極端的想著,不管這件事情將來我要承擔怎樣的後果,但至少我不能再讓自己有犯錯的機會,便很堅決的辭去了組長一職,也因此而刪去了連絡人中大部分同修。

正是因為並沒有站在法上向內找,我內心的痛苦並沒有減輕,反而卻更加的封閉自己,哪怕在跟少數幾個同修交流的時候,當他們指出我的問題所在的時候,我仍舊認為大家都在向著那位同修說話,卻一點也不考慮我,我也帶著情緒憤憤不平的亂噴一氣。第二天,很久沒有聯繫的父母同修來了電話,雖然相隔很遠但他們感應到我最近似乎出了什麼問題,我告訴了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邊說著,眼淚又出來了,覺得委屈的不行,與此同時,甚至連小時候被最好的朋友拋棄的片段也一股腦的涌了出來,我就在心裡想啊,我對你們每個人都那麼好,可是為什麼到頭來卻落得個「眾叛親離」的結果,如果不是因為在乎你們我至於這樣嗎?

正想到這裡的時候,曾經緊緊束縛著我的身心的繩索似乎一下子被打開,啊~我明白了,原來這就是情啊!因為我從小便是一個情很重的人,但也正是因為情重,所以才越來越封閉自己的內心,除了跟自己要好的朋友,旁邊的人我誰也看不見,可以視而不見的任意傷害,就好像一張大網,把自己,也把自己周圍的人緊緊的窒息,但是當所謂的自己在乎的人傷害了自己的情感的時候,為了自保,為了不被傷害,便會不顧一切的再去傷害那個曾經看似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但其實當自己陷在情中的時候,想到的也只有自己,只有私,卻從未真正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從未考慮過是不是真的對別人好,是不是會傷害到對方,但慈悲卻不同,那種包容萬物的能夠融化鋼鐵的神的慈悲原來竟是那樣的美好,洪大……

此刻,一股熱流通向全身,我終於第一次真正體會到慈悲的感覺,是慈悲的師父再一次將壞事變成了好事,給了弟子提高的機會。從這一刻開始,我決定要徹徹底底的放下情,嚴格要求自己,無論面對任何人或事,一定不用人的情去衡量一切、判斷一切。在感到被常人朋友傷害的時候,我告訴自己,這是情;在感到被同修刺激到的時候,我告訴自己這是情; 在感到被忽視的時候,我告訴自己,這是情,當很討厭某個人的時候,我告訴自己,這是情……漸漸的,情在我身上的表現漸漸減弱,雖然偶爾還是會不注意,但我已經基本可以做的在每一次情的物質湧上來的第一刻就抓住它並解體它。

從那之後,我似乎又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用心做好三件事,每天堅持煉功,不但在這過程中徹底去掉了曾經無論如何也戒不掉的看電視的執著,也學會了包容,學會了理解,學會了配合,我明白了當一個人能夠容納萬物的時候,你就是他們的主,一個人相對應的心的容量有多少,與此相對應的宇宙就有多麼的繁榮,同時這個生命能夠忍受痛苦的承受能力也就越大,包容的生命就越多,這些原來都是相輔相成的存在,同時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也能夠時刻記得自己是一個修煉人,不斷的用法的標準衡量與歸正著自己,體會著作為一個法粒子的殊勝與幸福。

六、結語

我的修煉歷程已經走過了二十一個年頭,我知道自己一直都修的很差勁很差勁,但慈悲的師父還是不離不棄的一次次點化、扶持著弟子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內心對師父的感激無法用任何一種語言去表達……在每一次過不好關的時候,在每一次因為自己的人心執著而創造出一堆麻煩的時候,我不知道師父又替我承受了多少,唯願在今後所剩不多的時間裡,可以更加的勇猛精進,永遠不忘修煉如初,用在法中修出的神的慈悲,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圓滿回天!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