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校的公開課:小學三年級 個個當場作俳句

劉如

【正見網2017年06月11日】

日本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其中包括我自己的女兒,居然能在國語課,等老師講解完俳句的要領後,個個都能在十分鐘左右,作出俳句,有的簡直就是一揮而就。然後就可以當眾發表,太不可思議了,若非親眼所見,怎會相信?

《紅樓夢》的公子小姐 人人作詩 並非高不可攀

提起俳句,在日本,如同中國提到的古典詩詞,講究音律,有固定的格式,我只要一聽到作俳句,就會認為那是文學家詩人的天才之作,高不可攀,一般人就遠距離地欣賞吧。

然而這堂日本小學三年級的國語課結束後,連我都覺得自己可以做俳句了。於是我開始問自己,為何過去我從來沒想過我也可以作詩呢?甚至以前看《紅樓夢》,看到那些公子小姐都會作詩,只是覺得很仰慕,覺得離自己那麼遠呢?其實是可以做到的,只要,如果,當年的老師也會這樣教導,也如此上課,就一定能做到。直到現在,我心中依然有心痛和難解的失落感。

在中國,我過去上課,小學是否開始講解格式要領,我已經想不起來,即使提到,也不重視,從來就是被動地象徵性地欣賞而已。遠遠地,聽著老師念古人的詩作,念完,聽老師一頓講解不懂的字句,整句詩表達了什麼,大概屬於五言還是七言。詩人如何如何抒發了何種情懷,詩人有何挫折,有何遭遇等等,一頓評價,就完事了,彷佛這些詩詞,是老古董,跟我們毫無關係。

即使到了大學,我當年讀的,可是專門的文學系,講解詩詞,雖然格式具體到了如何壓韻,如何平仄,如何有音律,如何嚴謹等等,但是,也只是限於更詳細地有所了解,根本不會讓學生自己寫作。欣賞完了,也就完了。

因此,當我看到日本小學如此教學,個個都能當場作出俳句,實在吃驚不小,聽完女兒的國語課,心中泛起說不出的感觸,是羨慕,是驚訝,是遺憾還是追悔,我自己都無法分辨。到底自己算不算真正的中國人,為何對自己的文化,如此陌生。為何我們那浩瀚如海的詩詞文化,彷佛被埋在了歷史的過去。

也許大家會問,難道日本孩子都是天才嗎,又或者老師的講解,有多麼高明嗎?都不是,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們面對古代文化的心態,是連通的,是親近的,是古今一體,融入自己生活的。

課堂的俳句範例 只是該校學生的作品

日本常常為了讓父母了解孩子上課的情況,隔一段時間,就會讓父母自己親自來到孩子的課堂,進入教室來聽課。這一次國語課,同樣如此。

一開始聽到這次國語課,講俳句,我心裡頓感無趣,古代的詩詞,在我心中,就是高不可攀的、成為了脫離人生活的文學藝術,這麼小的學生,能懂什麼俳句,這不太難了。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老師不僅講解格式要領,還要學生親自作出,當場發表。整堂課,我若非親眼所見,真的難以置信。

當時,老師一說要學俳句,學生並未表現很吃驚,吃驚的只有我,只見老師很快地,在黑板列出格式要領,這一課,就給出第一個要求,就是告訴你俳句的字數是如何安排的。5-7-5就是基本字數的格式,第一句五個字,第二句七個字,第三句也是五個字,而且非常嚴格,超出一個字,都不能算作俳句。這裡的字數,指的是平假名的音拍數。

講完後,我以為老師要拿出古代名作讓大家欣賞,講解如何如何富有藝術性,作者如何如何出名,沒想到老師給出的例子,居然是該校自己的學生、也就是現在五年級的哥哥姐姐們兩年前,同樣還是三年級的時候,自己親自做的排句。

老師拿出一本俳句作品的書,告訴大家,這本書,記錄的,全是當地各校小學生自己寫的俳句,不少都是現在五年級的哥哥姐姐們寫的。

老師講完,把其中一首寫在黑板上,翻譯成漢語,大致意思是說,暑假,在水族館,孩子們大聲歡鬧。頭一句是「暑假」,日語的暑假,正好五個字,第二句「在水族館」日語用了七個音,第三句,孩子們大聲歡鬧,也正好是日語的五個音。

以四季為題材 當場作俳句 人人才思敏捷

講解完,老師突然發給每人一張紙,讓大家當場寫出俳句,內容以春夏秋冬四季的生活內容作為題材,自己選一個季節,寫完後當場發表。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孩子們好像誰也不覺得意外,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大概早就習慣了的樣子,馬上開始思索。很快,大部分的孩子就都宣布自己寫完了,連我的孩子,都寫完了。我很好奇地,過去一看,你還別說,挺像回事兒呢。她寫的內容是,暑假,跟朋友約定,去登山。我認真數數字數,一字不差,全都在限定的字數。

很快,大家發表,每個孩子都發表,只不過,按春夏秋冬的順續。大家站出來,當面讀完後,老師給貼在黑板,發現寫秋天的只有兩人,最少。夏天最多,因為夏天的活動最多,水族館,游泳,爬山,看煙火,內容很豐富。春天主要提到三月三女兒節吃糯米餅等傳統節日,冬天多為聖誕節和正月(日本過新曆年)的內容。幾乎都合乎格式,內容講述著各自的童心,寫的都是孩子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樂趣。在場的父母,聽一個樂一個,我也幾乎忘記了這是在上課,彷佛被這些充滿童趣的即興俳句,帶進了童年的時光。

俳句就是生活樂趣 人人能作

不知為何,我內心頗為激動。原來俳句這些藝術,在日本人心中,並不遙遠也不陌生,是大家非常喜愛的,感覺就是自己生活一部分的東西,雖然不一定是傑作,但人人皆可用它來陶冶自己的情趣,就是自己生活的其中一項樂趣。

那一日我仿佛卸掉了一個頑固的心理障礙,這堂課告訴我,詩詞,是人做出來的,你我都是一樣的人,古人能寫,今天的人一樣能寫,都是人,只管寫就是了,讀多了寫多了,自然就會了。《紅樓夢》公子小姐的詩作,你我也都能寫,哪怕如法炮製,只管享受其中的樂趣。這原本在古代,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就是表達生活情趣的。古代的人,日常生活中,估計作詩的心態,就跟現在日本的孩子一樣, 沒想過自己做得好不好,也不怕人恥笑。不過是一種愉悅性情的生活常態。所以他們第一次接觸俳句,便敢於實踐。

日本的課堂,最高明的地方,就是讓你毫無思想障礙地,輕鬆融入傳統文化,給出的範例,不是高高在上的名作,而是師哥師姐的作品,都是自己身邊熟悉的同學寫的,這一點,馬上消除人畏難的障礙,老師的用心,令人感動。整堂課,就是讓你自己感受其中的樂趣,成為你自己的東西。並相互看到各自的趣味和豐富多彩的個性。每個作品,都在笑聲中得到眾人的肯定。日本學生,真的很幸福,也很幸運。

我心中的古典詩詞,也不再是古董般的存在。感謝日本老師的教誨和啟發。

註:俳句,是日本的一種古典短詩,由「五-七-五」,共十七字音組成;以三句十七音為一首,首句五音,次句七音,末句五音。要求嚴格,受「季語」的限制。它是中國古代漢詩的絕句體詩經過日本化發展而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