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十三:孝順的殷商人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正見網2017年07月14日】

0714

〝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後禮〞,說的是商王尊崇上天,帶領商朝的民眾敬侍神明,極其重視對先祖的供奉,以此為大。鬼,指的是過世了的祖先。

為什麼過世者稱為鬼?《說文解字》這樣說明:鬼:人所歸為鬼。回歸到另外的世界去了。

商族人尊神、尊祖,怎麼尊?他們的方法是祭祀。隆重的祭祀、不斷的祭祀。

商族人祭祀的神很多,宇宙裡〝住〞著的很多神都是他們祭祀的對像,日神、月神、風神、雨神、河神等等;還有他們的祖先神,即鬼神,遠世的先公、先王以及對商朝有貢獻的其他神,伊尹就是其中的一個。

〝統治〞一切的上帝,太威嚴神聖了,懷著這樣的敬畏,商王對上帝反而是不敢輕易叨擾的。

令後世的人們最為驚嘆的,可能是商族人祭祀的頻繁。祭祀的名目繁多,專家統計,歷代的商王幾乎每天都要進行祭祀,而各種祭祀的名字就有211個之多。

商族人不會引以為異,既然是神賦予了生命,經常的祭祀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縮小到家庭看,每天記得向長輩問安的,是個禮貌的孩子;經常送給長輩禮物的,是個孝順的孩子。天下何嘗不是一個大家庭,商朝人用眾多的祭祀和豐盛的祭品供奉神靈,做好孩子。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在中國古代,祭祀是重中之重的大事。帶領著天下人敬天法祖的商王,應該很繁忙。

祭祀用的犧牲,要經過特殊的飼養。經過特殊飼養的牛就不叫牛了,叫〝牢〞,經過特殊飼養的豬和羊也有另外的名字,叫 〝冢〞和〝
〞。因為奉獻給神祗的都應當是最好的。同理,供奉的果品也是最潔淨、飽滿的。

祭品除了牲畜,還有青銅器、玉石器、陶器,甚至還有人祭。

商族人進獻給神靈的祭品之豐盛,也是令後人驚異的。用幾百頭動物當祭品,在商朝很平常,出土的甲骨文中有大量的記錄,殷墟出土的實物骨骼也說明用牲數字:少則數頭,多則二三百頭。甚至,商朝的飼養廄舍裡,還經常準備著上千頭牛來供祭祀使用。

要不是甲骨文言之鑿鑿地銘刻著這些,恐怕沒有人會相信。遙遠的上古,畜牧業有這麼發達嗎?有的,他們把大象都馴服了,還用來打仗,《呂氏春秋‧古樂篇》說:〝殷人服象,為虐於東夷,周公遂以師逐之。〞

商代的建築物,最少不了是祭壇,祭壇有簡單的,也有複雜的,有臨時的,也有長期的,有在荒郊野外的,也有在生活區域的。

祭祀用的貢品,用火燒掉以祭祀天上的神靈,或深埋以祭祀大地,或懸掛以祭祀山神……商族人將祭品用多種方法奉獻給神靈,殷墟出土的祭祀場,範圍有10萬平方米之大。

談商族人的祭祀,還要說一下人祭,就是以人為犧牲品祭奉與天,這在今天的觀念看,是反人道的,但在商朝人的觀念中,卻是理所當然的。這和古人的生死觀有關。

商朝最高級別的祭品是人,最著名的祭品是成湯王。商朝剛成立時,連續七年大旱,求了無數次雨都沒能奏效,最後成湯決定親自做人牲,把自己奉獻給天,表明對上帝的虔誠,在他齋戒、淨身數日之後,被放置在乾柴堆上,將要點燃薪火時,大雨落下來了。

成湯禱雨的事,記載在很多的歷史資料裡,挽留他珍視生命的諫言卻無記錄,討論他離世將給天下造成損失的文字也同樣不見。蓋因當時的人們都知道,他們的王去的是上帝那裡,將〝賓於帝〞──敬陪在天帝身邊的,生命也不是隨肉體湮滅而終結的。

但是,天下人又眾口一詞讚美他──祭品的規格是如此之高,不是牛羊,不是羌人,是天下的王──在商朝人心中和眼裡,還有比這樣更高的虔敬上天、仁愛子民麼?

殷墟遺蹟中有大量的人殉與人牲,還有甲骨文的記錄,向人們昭示了商朝人對生命的認識:人死就是換個空間生活而已。商朝人喜歡喝酒,所以在親人的墓中放入酒器,放入這個人的個人物品,甚至也為這個人準備好侍者隨從──人殉。人殉的情形比較複雜。有臣下或家人心甘情願主動的,也有強迫性的。我們以後再講。如果人死就是一切的結束,還要陪葬做什麼呢。

商朝人祭祀最多的是祖先,故去的商王以另一種形式存在並關注著子孫,子孫後代們祭祀他,紀念他,也向他們求助。因為是家人,所以祭祀頻繁而稍有簡略。商王在祭祀祖先時,以十天為一個單位,用五種祀典,周而復始地進行。

將中華文化的反哺、孝敬推到商朝人對神祗的祭祀,是不是有一點異曲同工?

中國人對先祖的祭祀,在這裡找到了有文字記錄的源頭──現代人祭祖,雞、鴨、魚、肉都是必需品,不然不足以表示對祖先的敬重──卻原來是:三千多年前的遺風傳承到了現代。

參考文獻:
1.《商代宗教祭祀》
2.《甲骨文合集》
3.《殷商辭卜綜述》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