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歸真的路有多遠?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7月17日】

小的時候,我也是個喜歡童話的孩子。童話世界裡那種唯美的環境,那種純淨的心靈,那種不染人間煙火的氛圍都讓人嚮往,讓人感動。多少次,我在那個夢境裡奔跑,嬉鬧。幻想在林中,一個超脫的身影白衣翩然,和動物為鄰,和花草作伴。只願這天地間只有我這一個主人。因為我有慈悲,我有純淨。所以我可以唯我獨尊。

什麼時候讓我墜入了人間?讓我有了觀念。有了情慾?有了任人而分?有了需要人保護的奢求,有了享受人愛護的雜念?有了在眾星捧月中的狂傲和歡喜?甚至一度喜歡那個高高在上的武則天?讓所有的臣民匍伏於地。原來在我謙卑的背後還有這麼多名利情。原來在我願意幫助人的同時還是希望有回報。原來在我付出的時候還是希望感恩?原來做的一切還是為了自己享受?得不到就怨恨。原來。原來。我還是原地踏步。我還是沒回到原來。原來的我沒有貧富貴賤之分,沒有才華與愚笨之分。沒有美麗與醜陋之分。沒有私慾求得人愛慕保護之分。甚至沒有選擇。沒有怨惱。只是聽天由命的遵從神的安排。

原來所有的煩惱都是私字。都是想在人間得到好處。都還是被才情色氣所迷。被人間虛幻遮蔽了眼睛。如果在你意想不到的人生裡,遇到的不是美麗與帥氣,遇到的不是才華與勇氣,遇到的不是保護與給予;而是白痴,醜陋,癲狂,殘疾,貧窮,負擔,你還會動心麼?你還會無私的給予與保護麼?你的人性會不會暴露無遺呢?會不會恨自己躲避不及呢?所以何必用肉眼為自己編織美好的夢境,那都是慾望帶來的枷鎖。只有大法弟子的慈悲才是最高尚的。不能用任何外在的物質來衡量。

所以何必總是被才情驅使抒發感情,那都是貪求的慾望所致。如果帶著不純淨的心寫文章,不能給別人帶來借鑑。那麼和常人的文學家何異?瓊瑤的才情几上顛峰,可是給人帶來了什麼?或許只是災難。一個不識字的大法弟子,寫出的證實法的路也可以感天動地。是因為真誠,是因為捨命換來的慈悲。是因為在法中修出的聖魂。讓文章也有了生命。所以再美的辭藻沒有聖潔的為了眾生的靈魂在裡面。也是一紙空文。

返回林中從新行走吧。讓那一樹的慾望中的牽掛紛紛灑落。讓那一叢叢華而不實的花朵落盡。讓那一襲的白衣踏上返本歸真的路。讓每一個細胞都同化「真、善、忍」。原來,我的世界可以這樣的美,這樣的幹淨。這樣的無私。離家的路可以這樣的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