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商聖范蠡

榮欣 整理

【正見網2017年08月23日】

范蠡,字少伯(公元前517—前448),春秋時楚國宛三戶(今河南南陽)人,是春秋末年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和經濟學家。公元前四九六年前後入越,輔助勾踐廿餘年,終於使勾踐於公元前四七三年滅吳。相傳范蠡師承老子,受老子「不爭」思想的影響,以為大名之下,難以久居,而越王勾踐可共患難而不能共富貴,於是拒絕了勾踐的挽留,乘舟泛海而去。他輾轉來到有海有地,人們生活富足的齊國,變更姓名為鴟夷子皮,帶領兒子們和門徒們在海邊結廬而居,戮力墾荒耕作,兼營副業,養雞、養豬等,致產數十萬。齊人聞其賢,使為相。三年後,范蠡辭去相職,定居於陶(今山東定陶西北),經商積資巨萬,稱「陶朱公」,成為一代商聖,也是中國商人的鼻祖。

相傳范蠡在漕湖(巢湖,又稱蠡湖)時,夏天,當漕湖一帶的竹子上市時,范蠡就買來竹子,將粗的製成鐵鎝柄,細的削薄為掃帚。秋天,漕湖邊的蘆葦上市,他又買來蘆葦,把蘆花紮成既漂亮又柔軟的掃帚,蘆杆編成蘆簾,而較粗的壓扁織成蘆菲席……就這樣慢慢積累了一些資本。范蠡也開始走上了從商之路。

范蠡經商不僅注重經營的誠信、道德,也遵循經商的規律,綜合考量貨物的地域、經營的品種,更看重時機。「夏則資皮、冬則資絺、旱則資舟、水則資車,以待乏也。」也就是所說的候時轉物。

范蠡發現漕湖一帶需要好馬,他知道在北方收購馬匹不難,而在漕湖賣掉馬匹也不難,肯定能從中牟利,問題是將馬匹運到吳越一帶卻很困難:千裡迢迢,人馬住宿、伙食費且不談,最大的難題是時值兵荒馬亂,沿途的強盜劫匪眾多,怎麼辦呢?通過了解,范蠡得知北方有一個勢力很大、經常販運麻布至漕湖的巨商姜子盾。姜子盾因為常常販運麻布到南部,用金銀錢財買通了沿途的強人,於是,范蠡派人寫了一張榜文,張貼於姜子盾居住的城門口,大意是:商人范蠡新組建了一支馬隊,在開業期間酬賓,可以免費幫人向漕湖一帶運送大宗貨物。不出所料,姜子盾果然主動找到范蠡,請求運送麻布。范蠡自然滿口答應,如此一來,他與姜子盾一路同行,貨物連同范蠡的馬匹都安全到達了漕湖,近百匹良馬在漕湖很快銷售一空。

范蠡有一次做生意到了商洛,據說是中國最早發明青銅器的地方。當時上至豪門,下至百姓都以使用青銅器為榮耀。范蠡打聽到鄰近的秦國需求量大,他想:物以稀為貴,如果把商洛的青銅器運到秦國,肯定能夠牟取高利。范蠡於是到商洛地區收集青銅器,然後到秦國去賣。在去秦國的時候,為了標明身份,就在牛車上和青銅器上都鑄個「商」字,「商」的意思是「買賣」。

到了秦國國都咸陽,秦人看到牛頭上寫著「商」字,青銅器上鑄著「商」字,加上一件件器具光亮耀眼,精美絕倫。於是人們都叫著「商人來了,商人來了」,很快就把器具搶購一空。「商人」後來就成為買賣商品人的代稱,「商人」的名稱由此而來。

「逐什一之利」也就是現在社會所講的「薄利多銷」,范蠡不主張過分囤積居奇,牟取暴利,不抬高賣價也不壓低進價,即買即賣。「候時轉物」,加快商品和貨幣的流通以及資金的周轉,從而擴大銷售的的總額,這樣智慧地運用價值規律而致富,范蠡不愧為中國古代商人的典範。

後來,范蠡遷居到楠溪江邊的碧蓮白泉鄉前山後,帶領家人在那裡挖了三十來條溝,每條溝有十來丈長,三四尺寬,一尺來深。挖好後,放上柴草,飼養白蟻。白蟻養起來後,把雞放到溝裡吃。雞長得又大又肥,蛋又下得很多。每逢青黃不接時候,范蠡常常到外坳、長坦一帶看看山下幾個村莊,哪一戶屋頂上若升不起炊煙,就把糧食、雞蛋送去。

他仗義疏財,施善鄉梓,很受鄉親尊敬。范蠡的賢明能幹被齊人賞識,齊王把他請進國都臨淄,拜為主持政務的相國。他喟然感嘆:「居官致於卿相,治家能致千金;對於一個白手起家的布衣來講,已經到了極點。久受尊名,恐怕不是吉祥的徵兆。」於是,才三年,他再次急流勇退,向齊王歸還了相印,散盡家財給知交和老鄉。

范蠡經商講求誠信,他在經商中發現,人們買賣東西都是用眼睛估計,很難做到公平交易,便想創造一種測定貨物重量的工具。一天,范蠡經商回家,在路上偶然看見一個農夫從井裡汲水,方法極其巧妙:井邊豎一高高的木樁,一橫木綁在木樁頂端;橫木的一頭吊木桶,另一頭系石塊,此上彼下,輕便省力。范蠡頓受啟發,回家仿照著做了一桿秤:用一根細直的木棍兒,一頭鑽上小孔,小孔系上麻繩,用手來掂;細木一頭拴上吊盤,裝盛貨物,一頭系鵝卵石為砣;鵝卵石移得離繩越遠,吊起的貨物就越多。秤做出來了,一頭掛的貨物多,鵝卵石就要移得遠,才能平衡,他覺得必須在細木上刻出標記才行,但用什麼東西作標記呢?他苦苦思索了幾個月,仍然不得要領。

一天夜裡,范蠡偶然外出,一抬頭看見了天上的星宿,突發奇想,便用南鬥六星和北鬥七星作標記,一顆星一兩重,十三顆星是一斤。從此,市場上便有了統一計量的工具—秤。但時間一長,范蠡發現有些心術不正的商人,賣東西時缺斤少兩,剋扣百姓。如何杜絕奸商的惡行呢?范蠡又是一番苦思冥想,終於想出了改白木刻黑星,為紅木嵌金星,在南鬥六星和北鬥七星之外,再加福、祿、壽三星,十六兩為一斤。范蠡告誡商人,缺一兩折福,缺二兩折祿,缺三兩折壽。這種十六兩秤,一用就是兩千多年。

如今,一代商聖已逝去,但他在經商中的誠信理念以及「候時轉物」、「逐十一之利」、「富好行其德」等的經營之道至今流傳,也豐富了中華神傳文化的內涵。

添加新評論